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不好找對象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不好找對象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打完。”

    武器實在是落后。

    在這里,這輩子也再看不到,傘兵一路迫降,海邊站一排。嘩嘩嘩沖鋒槍掃射,迫擊炮咣咣幾下就給船炸翻。

    宋福生望著女兒搖了下頭:“誰知道了?追擊都需要追一陣,全靠腿走,且得打一陣。”

    宋茯苓立馬將這事扔了,纏磨著宋福生問,“倉場衙啥樣?下回送貨,要不然我換上男裝押運一趟?應該能讓我進吧,不讓我進,要不你去接應一下?”

    “就是個大廠房唄,有啥可好奇的?”

    “可是我好奇你辦公室。”

    “那你送貨也進不了辦公區,直接給你們趕到后面貨運門那里。”

    “唉,”宋茯苓忽然耷拉著肩膀,抱怨道:“這里對女性實在是太不友好,”都不讓上班的,連隨便出門也費勁。

    宋福生好笑道:“覺得沒意思,就看看烤爐房里的那些姐姐。”

    “可我是她們嗎?”

    對啊,閨女又不是打小就生活在這里會習慣,腦子里還有個現代的花花世界,也不如他,連點古代記憶都沒有。他這里,融合了還好點兒。

    宋福生掐指算了算,媳婦、閨女,幾個月沒出過村子了?

    “去找你娘,收拾收拾,跟我進城呆兩天。”

    “真的呀?”

    真的個屁。

    錢佩英才進來就聽到爺倆說進城:“米壽咋整?他還念書。辣椒基地又開始搭上大棚了,我還得指導。而且茯苓你走了,列巴那里,寶珠她們真能算明白嗎?你爹將工錢要回來啦,不給她們結算結算?管是人家領不領工資也要告訴一聲是多少錢,再過幾日的吧,聽話。”

    沒等宋茯苓泄氣,宋福生就說,不等過些天,過些天還會有別的事,永遠忙不完。

    擇日不如撞日,就明天,隨他一起走。

    那咋的?

    這里,離開他媳婦閨女地球就不轉啦?

    就不信那個勁了,愛咋咋滴,不管啦,進城晚上能給他下班后做做飯,娘幾個白天能出去逛逛街。

    “啊?你是說真的哪?”錢佩英半張著嘴問道。

    “我啥時候開過玩笑,”瞅了眼女兒,宋福生一掐腰:“我說話不好使啊。”

    “那米壽呢。”

    “帶著,我一會兒就打發人去告訴任族長一聲,這幾天讓他嚴抓蓋房子,再給我出一份怎么合理花掉賞錢的章程。”

    錢佩英嘖嘖兩聲:“哎呀你個學習不好的,也就你能干出這種事,還利用特權停課,不讓米壽好好念書。”

    宋福生卻沒理錢佩英,臉上帶著笑彎腰問坐在炕沿邊的女兒:“這么辦行不行?”

    “我看行,我也覺得米壽不差那兩天,哈哈哈。”

    宋福生望著女兒咧開嘴大笑,茯苓很少大笑的。

    大姑娘了嘛。

    人一大,心里存了事就會很少大笑了,倒是哭的時候多。最悲哀的是,慢慢的連大哭出聲的機會也會變少。

    反正他是這么理解的,泡著酸甜苦辣的水一路趟過來。

    所以此時看到女兒笑的沒心沒肺,宋福生很珍惜,就稀罕女兒這樣,最好永遠這樣,那才說明孩子甭管多大歲數心里幸福。

    也不知將來女兒真成家了,還能不能這樣了。

    他要再先走一步,不能再將孩子放在眼皮子底下護住了,給孩子一人剩這里哎呦我天,不能想了,不敢想。

    宋福生沒過腦的許諾道:“茯苓,你等爹不干那天的,你不是想去看看官衙啥樣嗎?爹領你進去。”

    “真的?”

    “真的,穿什么男裝,爹就領你女裝進去,穿漂漂亮亮的,讓你坐坐我那六七品的椅子,愛咋咋滴。”

    不怕受人詬病嗎?對名聲極其有礙。

    一般情況下,第一個人干出這種事會被流傳很遠,別胡鬧,低調些入鄉隨俗吧。

    錢佩英試圖攔住那虎爺們。

    結果那虎爺們當孩子面前就拽她手,“我也領你去,也讓你坐坐。”

    錢佩英一下子就憋不住笑了,“其實就是間破屋子唄,瞅把你顯擺的。”

    “哈哈哈,媳婦你說的咋那么對。”

    “我一猜就能猜出來,哈哈哈,老宋,啥時候發工資啊?”

    宋茯苓在父母的笑聲對話中,也咧嘴傻樂,心想:我不需要男朋友。

    現代,這里,老爸從未缺席過本該男朋友出現裝逼的場面。

    腦中回憶著在現代時,念小學,小伙伴與她顯擺“我這是什么什么牌子鋼琴,聽我爸爸講,咱縣里都沒有賣的噢。”

    這話讓她爸知道了,沒過兩天,她家就多了一架比小伙伴那架還貴的鋼琴。

    老爸還特意登門去小伙伴家,對人家爸爸說,“感謝給提供地址,”摸著小伙伴的腦袋:“去我家玩玩吧,也看看茯苓的鋼琴。”

    “哇,茯苓,我爸爸說,你的鋼琴比我的還好呢。”

    媽媽說,那是爸爸花了要買門市的錢。

    所以有一陣她特別厭煩琴也堅持彈,從沒說過煩。

    就這樣一路被小學中學的小伙伴們評價:“你爸爸可真好”到了大學。

    大二,舍友們度過了傻玩的大一時光開始談戀愛了,開始慢慢會有人顯擺男朋友來接啊什么的,臨要放暑假前顯擺的最邪乎,因為要搬行李箱回家。

    那時老爸大搖大擺的管朋友借了一臺當時最好的大奔,堵在那些舍友男朋友的車前。

    她一個人拎著箱子才一下樓,老爸叭叭對她按喇叭,穿著格外講究,襯衣休閑褲,頭發新理過,甩上車門摘下墨鏡,聲音磁性沉穩:“茯苓。”

    至今還記得自己坐在車里第一反應就是瞪他:“你這樣,不知道的以為我是被包養了呢。”

    “啊,裝過啦,對不住啊閨女。”

    情人節那天,第一次和一幫朋友去迪吧喝酒跳舞,中間有拍賣環節,追求閨蜜的男生喊價要送閨蜜的花。

    “7卡臺1500。”

    “樓上,樓上雅座的那位朋友出價1800。”

    “2000。”

    “2200,7這位朋友2200,還有沒噢,樓上已經示意我,直接叫價三千,三千還有沒有?”

    她當時想著誰呀,這是要買誰心花怒放啊?冤大頭吧。

    結果拿著卡片說,送給7卡臺,恩?她們這一桌全疑惑,不是沒有拍下了嗎?死在2200上。

    “送給宋茯苓。”全場,音樂。

    一仰頭,趕緊尋找是哪位男士偷偷看上了她,真有眼光,她爸在對她招手。

    眼下,到了古代,老爸又開始了,領她逛官衙就是個開始。

    我很看好你呦,希望你在這里,經常帶著特權從逆光中向我走來。

    么么噠。

    “閨女,你瞅我笑啥呢?”他和佩英都過勁了,這孩子怎么還在笑。

    “啊?沒沒沒,沒有,我看你和我娘高興。”

    “你是想進城高興吧?”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