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師道成圣 > 第1721章翼啼謀帥【十二】

第1721章翼啼謀帥【十二】

    “看來他們不會追來了,我先瞧瞧你的傷勢。”

    翼啼掃了一眼四周,見到這處區域并無其他生靈,更無追尋之眾,心中倒是微微放下心來。

    此地乃是當初天界之淵一角,雖然不比當初那般的廣闊,但是靠著錯綜復雜的溝壑,已經那能夠隱藏氣息的能力,想來就算孫瑩追來,也無法在短暫的時間內,發現他們的蹤跡。翼啼打算先在這里,等待兩者恢復神軀,然后再想辦法救援其他神族族眾。

    “咦?這股能量似乎十分的粘稠啊?”

    翼啼伸手觸碰魔皇的半截斷臂,察覺那熟悉的能量,頓時知曉這便是混沌魔靈的能量,那些如同混沌之氣的詭異能量,就算他身為燭陽之時,亦是對此有些顧忌。

    “嗯,盤旋在傷口之處,難以祛除。”

    魔皇直接點點頭,咬牙堅持著道出口中的話語。

    “挺著點。”

    “好。”

    雖然不知道翼啼如何所為,但是魔皇依舊選擇相信對方,當然眼下也只能選擇相信對方,若不然又能有什么其他的辦法可行?

    “翼啼,你做什么?”

    嗖

    只見翼啼直接揮手召出一把短刀,不等魔皇反應過來,瞬間砍掉魔皇整個臂膀,若非魔皇反應慢了半拍,只怕都有心思給對方來那么一拳,而一旁的歌圩眼下無法行動,卻也掙扎其身,欲要攔阻翼啼這般的舉動。

    “好了,施展神力,重新凝聚出新的臂膀就是了,你的實力境界不比歌圩,根本無法驅除這般的能量,而我們與你的神力不符,也無法與你合力驅除。不過好在這股能量,盤旋在你的傷口左右,若是如同歌圩所受之傷,只怕要挖心挖肺了。”

    兩人聽聞翼啼平靜的言語,皆是眼中閃爍出一道后怕之色,甚至兩者背后皆是冒出一股冷汗,想到翼啼所言這般可怕的后果,雖然不會傷及他們的性命,但是那般的疼痛,只怕會讓兩人哭爹喊娘了,能夠堅持下去,都是一個未知數了。

    “謝了。”

    “客氣,你我雖然不是同族,但是眼下處于這般陌生的區域,無疑應該以性命相交,把背后交給對方的戰友,日后我若是有難,你們可能坐視不理?”

    “自然不會。”

    魔皇嘴角一翹,就連一旁的歌圩亦是微微點頭,兩者眼中閃爍一抹佩服之色,對于翼啼這般的秉性,倒是真的為之敬佩。相比之下,那馳拜頓時落了下成,哪怕是已經恢復神王之境的歌圩,也被對方所折服,亦是不由之主的愿意親近對方。

    “那馳拜他們?”

    想到馳拜,歌圩頓時為之擔憂,畢竟眼下他們只剩下三人,實力大不如從前,能夠保存一位神族之眾,皆是可以改變如此頹敗之勢,故此兩人也不顧得怨恨馳拜,急忙向翼啼開口,希望對方像個法子,怎么才能救出馳拜等眾。

    至于宿水隕落之事,兩者自然認為,對方應該是葬送在三娘等人之手,并沒有對翼啼有任何的懷疑。

    “無計可施,眼下,只怕他們亦要隕落了。”

    說著,翼啼看向遠方的蒼穹,眉頭亦是緊皺在一起,心中亦是不知如何謀算,才能改變眼下頹敗之勢,才好與諸位虛空神靈,爭奪這虛空的掌控權。

    “這?”

    就在魔皇重新鑄就胳膊之時,遠方那兩道消散的氣息,頓時令兩人心中為之一恐,心中為之惶恐難安。

    “翼啼,你腦瓜聰明,我倆今后愿意聽從你的調度,眼下我們該如何而為,全聽你吩咐就是了。”

    魔皇與歌圩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出這般的意思,哥舒更不敢以實力為尊,心中真是無計可施,充滿了恐懼之情,只能寄托翼啼的聰慧,想出個法子,如何與那些虛空神靈為敵。

    “找尋能夠契合源地的世界,同時我等其中一位要離開這方虛空,去往域外告知諸位至尊所有之事,方可解決眼下的困局。

    嗯,只有諸位至尊能夠再行派遣族人,前來支援我等,若不然我等早晚要死在此方虛空之間。”

    “這?就算我們想要啟稟至尊,亦是不知如何離去啊?”

    翼啼剛剛說完,兩者眼中便閃爍出慚愧之色,造成如此這般的狀況,只怕與他們明爭暗斗不無關系可言,若是此事被他們至尊知曉,怕是懲處是殞命才是大事。

    “諸位我知,我所吞噬的一位神靈之中,有關于如何離去之法,而這般的方法,當要有神王之境,還要靠歌圩兄之力了,我們的實力不允許離去。

    至于至尊那邊,歌圩兄完全不必擔憂,便把此事盡數加注于馳拜之身,非我等不用全力,而是因為他的小視,因為他的狂妄,故此才導致我等處于眼下困局,令諸位族眾受到如此損失。

    而眼下馳拜已經隕落,即便背上這等罵名,也好過我們被至尊懲罰,為了我們,也是為了其他的族眾,更是為了至尊之間的和氣,馳拜該承擔這般的責任,你們說呢?”

    嘶

    兩者聞聽此言,心中亦是微微范冷,可是轉眼之間,兩者便閃爍出一道精芒,這般事情必定要有族眾承擔,他們也并不是沒有責任,

    不過正如翼啼所言,馳拜已經死了,至于美名也好,罵名也罷,那都根本毫無用處了,而就算諸位至尊暴怒,也沒有可尋之眾,反而成就了他們的安全。

    “好,我去。”

    歌圩想到這里,頓時臉上現出笑容,若是真的如此所為,他也不會被至所懲罰。同時也遠離如此危機之地,自然欣然愿意前往域外,告知諸位至尊此中之事,或許還是大功一件。

    “嗯,記好了,一定要從這里離去。”

    說著翼啼已經施展神力,凝聚出一道虛幻圖像,至于神魂交流之法,翼啼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因此暴露,所以還是避免此舉為好。

    “記下了,那我何時離去?”

    雖然不知道翼啼為何如此,但是歌圩看到一旁的魔皇,亦是眼中閃爍出親近之色,再無剛剛之前那般的冷漠,頓時想到這是翼啼故意所為,其目的就是為了不讓魔皇,心中懷有其他的心思,心中更是為之佩服。

    “等我們出去之后,在天,嗯,不必等到天黑,我們可以全力出手,斬殺那些螻蟻,到時候這方世界的神靈見此,定會全力追殺我們,欲要除掉我們為之后快。

    那時候歌圩兄便有機會遠去,希望你能盡快感到虛空之外,面見各位至尊,說服他們援助我等,若不然我等兩者堅持不了多久,拜托了。”

    “好,那你們小心,一定要小心,我一定會盡快趕回來。”

    “嗯,你也保重,前路也并非不會十分的安穩,若是遇到什么危險?定要保存其身,莫要與敵人硬抗。”

    這般的囑咐自翼啼口中道出,更令歌圩為之佩服,眼中含著淚花,看著兩者縱身離去,歌圩的內心滿滿都是暖意,深深被對方這般的舉動所折服。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