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 太古丹尊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玉石俱焚吧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玉石俱焚吧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玉石俱焚吧

    擊空老祖手握極品皇器,輕而易舉粉碎道峰大陣,今日拼得玉石俱焚,也擋不得他們步伐,那樣只會讓道門弟子徒添傷亡。

    姒別秋負了點內傷,與聶立單對單決高下,好過葬送整山弟子,因為改變不了結果。

    但他僥幸勝出,三宗高層親身見證,今日擊空派又帶來無數小勢力,縱然擊空老祖心有不甘,也不能打自己臉吧?畢竟,信諾已經放出去了。

    秦浩能夠看懂姒別秋用意,然而擊空派不可能放棄傳承,這一次拿不到,未來找個借口會繼續再攻道山。

    此刻,道場上空之地,姒別秋與聶立身軀越升越高,兩股皇威籠罩無垠空間,意志瘋狂滲透,欲壓垮對方。

    三宗之人聚精會神目睹戰局,人皇強者交手很難得,值得他們認真觀戰,從中感悟皇者武道精髓。

    而且這一戰,對兩宗命運至關重要。

    太歲山那邊顯得很興奮,無論勝負如何,皆與他們無關,又不是太歲皇打。

    擊空派帶領的修行者軍團之中,傳出震耳欲聾的助戰聲,聲勢強盛,排山倒海一般,帶給擊空道皇無比的自信。

    道門弟子則充滿擔憂,門主本就弱擊空道皇一階,何況又帶傷出戰,一旦戰輸,不僅得交出時東,從此也再無麒麟道門。

    “大哥,挺住啊。”時永年緊張的握起拳頭,三人一向同進同退,恨不能與姒別秋并肩共抗擊空道皇。

    “姒別秋,便讓本皇瞧瞧你近年來的武道進展吧。”聶立冰冷出聲,璀璨黃金氣焰呼嘯而出,高空似卷起洶涌可怕的旋風。

    姒別秋掌結道印,體內血脈之力翻滾,一輪刺眼的八卦道圖浮現雙腳下方,乾、震、巽、坎一枚枚古老字符從中流動而出,環繞他的身軀。

    這時候,姒別秋雙眸微微收縮,一枚古字受人皇意志召喚迸射奪目的光芒,宛若鋒銳的劍氣般朝著擊空道皇穿刺而去,無比凌厲。

    擊空道皇不屑輕笑,帶傷與他交手,還敢不動全力?

    “滅。”

    簡單一字落下,擊空道皇周身空間傳出洶涌波動之聲,不見他有任何動作,那穿刺的劍氣仿佛遭受無形龐大的力量碾壓,中途直接粉碎掉來。

    “嗯?”秦浩感覺高空空間之內存在一股強盛罡勁,與太歲山的太歲罡氣不同,無影無形粉碎劍氣,這擊空道皇竟可以驅使道意隔空傷人,難怪叫擊空派,有點意思。

    姒別秋臉上沒有絲毫波瀾,同為一個時代爭鋒的強者,彼此道法運用自然無比熟悉,腳下八卦道圖運轉,一枚古字直接飛出,意志融入其中,隨之光芒大盛,古字衍化巍峨山岳當頭鎮壓,這一瞬,虛空發出轟鳴之音,空間仿佛都被壓垮。

    擊空道皇抬頭,神色凝重幾絲,頭頂勁道很強,他體內血脈翻滾,絲絲皇力凝聚掌心,爆發璀璨的氣焰,快得不及眨眼,凌空一掌拍去,依舊不見任何動靜,但空間之內卻悶雷滾蕩,仿佛有無比恐懼的聲波一路往前,重重轟進山岳之內,頃刻間,山岳崩塌蕩滅。

    姒別秋悶哼一聲,嘴角緩緩流下幾滴血珠,周身氣息出現浮動。

    “內傷在身還要硬撐。”秦浩知道姒別秋受內傷影響,八卦道字衍化的山岳沒發揮該有的效果。照此下去,想要擊敗擊空道皇怕是極難。

    “七殺塔蘊藏的誅殺道意侵蝕你的五臟,若不將之化解,再與本皇消耗下去,你會傷勢蔓延,情況更嚴重,最終傷上累傷,終身落疾。”聶立出聲道。

    “那就傾力一擊決成敗。”姒別秋雙掌高舉,腳底道圖運轉的無比劇烈,更為洶涌的魂力化為光輝釋放開來,綿延不絕融進一枚枚古字當中,八枚古字驟然道意暴漲,發出沉重轟鳴之音,一道接著一道離開身體,并排轟向聶立的位置。

    這一剎那,道峰高空氣象逆轉,雷電交織,無數風暴誕生,一枚枚古字黃金光輝閃爍,釋放著不同的道意力量,吞噬了一切,欲埋葬擊空道皇。

    聶立眉頭繃緊,姒別秋這一回地確拿出了全力,盡管帶傷而戰,狀態不佳,卻容不得小覷。

    沉喝一聲,擊空道皇宛若戰神矗立,雙掌同樣高舉,周身化作萬道肆虐的氣流,整個人隱沒氣流之內,放在平日面對姒別秋八道古字,他或許忌憚幾分,如今姒別秋帶傷,他又何懼?

    一股股悶響傳開,穿透虛空,無影無形,眾人感覺空間像有無數道掌氣貫穿而過,暴雨般瘋狂轟擊八道古字,盡管看不見,但八道古字之上不斷閃爍爆裂光芒,如同挨了一掌又一掌,漸漸誕生裂痕,瘋狂的震動,直至裂痕布滿每一枚道字。

    轟轟轟轟!

    一連串音爆聲響徹天地,八字終于分裂崩塌。

    幾乎同一時刻,腳踩八卦道圖的姒別秋像遭受了成千上萬掌,護體皇氣漸漸被擊散,擊穿,青色麒麟道袍在暴雨般的轟擊下化為碎片飄落,他人皇軀體上誕生一道又一道觸目心驚的掌印,每一掌落下,姒別秋雙腿都給人跪倒的錯覺,但他硬生生挺著,口中鮮血不斷流淌,模樣十分凄慘。

    “門主。”

    “父親。”姒情與眾人落淚了,負傷的姒別秋,終究是抗衡不得擊空道皇。

    時永年與伯尚雙掌攥出青筋,那無數道至虛空貫穿的掌印,仿佛在同時也擊中了他們,目睹姒別秋遭受轟擊,內心痛苦萬分。

    但在這一刻,兩人并沒有亂,因為他們知道,姒別秋還有一招,一直未曾在外顯露過的道門至極帝法。

    “還要撐下去嗎?”肆虐的氣流之中,擊空道皇負手而立,人皇意志凝為一股股可怕掌印,傾盆暴雨般轟泄著姒別秋的身軀:“交出傳承,解散道門,你依舊是姒別秋。若頑抗到底,本皇怕你性命不保,何必如此呢?認輸吧。”

    “輸?”姒別秋抬起頭,口中血流如注,被轟擊的身軀隨時會墜落,然而眼神鋒銳不減:“輸的人,未必會是我。”

    “什么?”聶立眉頭擰緊,感覺有一絲不對勁。

    “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凝!”不顧鮮血嘔吐,姒別秋仿佛傾盡體內所有力量,雙掌結出一套古老道決。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