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霸道帝少惹不得 > 第2314章:我同桌女生,幫我送了一封信給你

第2314章:我同桌女生,幫我送了一封信給你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他是誰。”

    “別啊,萬一你也喜歡他呢?”

    慕念安搖搖頭:“我只想好好的學習,這樣的話,就能夠考上京大。”

    夏天回答:“學習跟戀愛,兩不耽誤嘛。

    你想想,他要是也是一個學霸,你們兩個一起,一加一,是大于二的啊!”

    兩個人說說鬧鬧的,走遠了。

    慕以言還站在原地。

    他什么都沒說。

    只是,那被他撕碎的紙張,緊緊的攥在他的手里,已經成為一團了。

    有男生喜歡上了他的妹妹。

    這怎么可以!不允許!絕對不允許!她她現在還是學生,學習為重,學習為主,怎么可以把心思,放在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上?

    這個念頭,在慕以言的惱火里,瘋狂的滋長。

    對,對,是這樣的,沒錯。

    可是很快,另外一個想法,侵占了他的腦海。

    現在,慕念安是年紀還小,這些事情,對她來說,還太早了一點。

    于情于理,都不太合適。

    可,等她長大了呢?

    長大以后,又會是一番什么樣的光景呢?

    不僅會有人喜歡她,而且,她也會喜歡別人,會在一起,會談戀愛,會牽手,會接吻,會最終的最終,她還會嫁給那個人,成為那人的妻子。

    慕以言重重的閉上了眼。

    那團紙,握在他的手心里,被他緊緊的攥著。

    可是,他卻覺得,手心很疼。

    下午,放學。

    慕念安從傭人手里,接過晚餐的餐盒,把午餐的餐盒遞給傭人,然后給慕以言送去。

    夏天肚子疼,跑去廁所了,所以就沒有陪著她。

    慕念安把餐盒遞給慕以言:“哥哥,記得吃完。

    我就不陪你了。”

    “你要去哪?”

    “回家啊。”

    慕念安回答,“夏天還在等著我。”

    “她去哪里了?”

    “她上廁所去了。”

    慕以言卻緊皺著眉:“你一個人?”

    “嗯嗯。”

    她點點頭,“我在校門口等她,哥,你去忙你的吧。”

    高三是強制要上晚自習的。

    每個人都必須要上。

    其他的年紀,則沒有這個要求。

    不住宿的學生,晚上是可以回家的。

    慕以言卻疑慮重重。

    他總覺得,慕念安一個人落了單,很不尋常。

    她似乎是想避開什么人。

    但,明面上,慕以言是什么都沒有問。

    他接過餐盒,“嗯”了一聲。

    慕念安朝他揮揮手,轉身走了。

    慕以言看著她的背影,眼眸里,閃過一絲復雜的光。

    慕念安往校門口走去。

    為了給慕以言送飯,這一來一回的,她已經耽誤了快半個小時了。

    放學的高峰期,也都已經過去了。

    路上,沒有一大批成群結隊的學生了。

    只有三三兩兩的,慢慢悠悠的,往校門口走去的一些學生。

    慕念安低著頭,走著,看著自己的腳尖。

    其實她的心里,也還在捉摸著,到底是誰,給她寫了一封情書。

    今天夏天本來是要告訴她的,但是她拒絕了,死都不肯聽。

    可,她的心里還是疑惑,又好奇的。

    她平時,也只認識班上的同學,連隔壁班的同學,她都不太認得。

    所以,她和其他的男生,也沒有什么接觸啊。

    而班上的男同學,對她也并沒有特別之處。

    正想著,忽然,面前一暗。

    她的帆布鞋前,多了一雙男士的帆布鞋。

    對方高她很多,起碼有一個頭。

    身高的差距,還有他忽然出現的陰影,讓慕念安一下子,就停住了腳步。

    她慢慢的抬頭,看著對面的男生。

    慕念安還是很客氣禮貌的問道:“同學你好。

    請問,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賀禮彬。”

    “你,你好”慕念安也下意識的說,“我叫慕念安。”

    “我知道你是慕念安。”

    賀禮彬看著她,笑得很是陽光,“我找的就是你,沒錯。”

    “你找我有,有什么事?”

    慕念安看著他笑的這么的溫暖陽光,自己倒是也不自覺的跟著笑了起來。

    是一個和善的人。

    賀禮彬看著她,眼睛里亮晶晶的:“你不認識我嗎?”

    “啊?”

    慕念安搖搖頭,“不好意思,我,我沒有印象了。”

    賀禮彬的眼里,閃過失望。

    但很快,他又重新振作起來:“沒事,以后,我們就算是認識了。”

    “嗯。”

    慕念安點點頭,“不過,你找我有事嗎?”

    “有啊。”

    賀禮彬說,“我今天讓我同桌的女生,幫我送了一封信給你,你沒收到嗎?”

    慕念安的大腦,當場就死機了。

    什么?

    寫信的人,現在現在就站在她的面前?

    慕念安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你我,我你”“你收到了,是吧?”

    賀禮彬說,“那就好。”

    “你”賀禮彬看著她:“其實,我是不想這么麻煩又繁瑣的。

    但是,他們都說,給我出主意,說什么太直接,會嚇到你。

    所以,我才這么委婉的。”

    什么?

    送情書還叫做委婉?

    那,那這個叫賀禮彬的,還想當面?

    “我還有事。”

    慕念安低下頭,“我先走了,以后以后再見。”

    她恨不得現在就插上翅膀,飛得遠遠的。

    而且,怎么她現在就是一個人啊。

    要是夏天在,就好了。

    不對,夏天在也不行。

    說不定夏天還會拋下她,讓她和賀禮彬,更加發展。

    “不要這么著急走,我不是壞人,我也不會對你做什么的。”

    賀禮彬說,“只是,你真的不記得我了?”

    慕念安搖搖頭。

    她的印象里,是的確沒有這號人的存在。

    而且說實話,賀禮彬長得很帥。

    能讓慕念安都覺得帥的人,那一定是長得相當的可以了。

    畢竟她是天天都看著慕以言那張臉的人呢。

    這個賀禮彬,高高大大的,而且還剃的是一個平頭。

    要知道,敢剃平頭的人,都是絕對的大帥哥。

    賀禮彬的五官,眉眼,很是深邃。

    慕念安眨眨眼,忽然意識到,自己這樣盯著一個男生看,好像有點不太好。

    她趕緊又移開目光。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