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劍王朝 > 第四章 燼

    水聲轟鳴,龐大的鋼鐵艦隊充斥著江面在朝著近在咫尺的楚都前進。≯

    江面的水流被鋼鐵巨艦上的元氣擠壓著,出近乎琉璃碎裂的聲音。

    這就像是一個新的世界和時代的來臨,無法言語的壓迫感。

    這沿江的碼頭和港口內,也停留著不少大楚王朝的兵船和商船,然而光是水流的沖擊,就已經使得這些船只都擠壓在一起,沖撞起來,很多船只甚至直接船體變形,炸裂。

    沿江的城墻上,很多修行者和軍士面露苦意。

    他們依舊如鐵鑄般站立在城墻上,一步不退,然而就連白山水這樣的宗師都未能阻擋這支艦隊分毫,被沖入江底,生死不知,他們又如何能阻。

    站在這里,已經是他們最后的榮光。

    城里的許多權貴和富商在想著逃離或是投誠,紛亂的車隊甚至撞擊在一起,堵住了平時顯得很寬闊的道理。

    一些狂生文士則頌詠著一些千古流傳的名句,自投于江水。

    唯有這接近的幽浮巨艦保持著絕對的森冷,在劍氣的包裹下,這些巨艦的甲板上甚至空無一人,誰也不知道當一些艙門打開之后,這些大秦王朝的巨艦之中將會涌出什么樣的東西。

    昔日絲竹陣陣的楚皇宮里卻是一片死寂,連一些混亂和哭泣的聲音都徹底消失了,就如同變成了一個死氣沉沉的墳墓。

    趙沐進入皇宮深處,他的雙腳踏過精美的玉磚,進入最為華美和威嚴的金鑾殿。

    這座殿宇是人類歷史上迄今為止最偉大的建筑物之一,看上去纖細,然而每一處細節,甚至每一根梁上的浮雕,都要花去一名頂尖匠師數十年的苦功。

    建造一座這樣的殿宇,恐怕要近百年的積累,但是建造一個能夠擁有這樣建筑物的王朝呢?

    外面看上去很纖細,然而內里看上去卻無比空曠,即便是平時朝議群臣匯聚時。

    這就是匠師的功力所在。

    此時這殿內唯有龍椅上的驪陵君一人,所以便顯得更為空曠,空曠得甚至如一汪海洋之中漂浮的一片樹葉,空曠得讓人心慌和難受。

    趙沐距離驪陵君百步止,跪拜,按君臣見禮。

    然后他起身,看著龍椅上這名年輕的君主,等著他說話。

    驪陵君臉上的涕淚和污垢都已經擦干,但是臉色分外的白,就像涂抹了一層白面。

    他的身影在龍椅上不斷的顫抖,雪白的肌膚在陰暗的光影里晃動著,隔了數息的時間,一道乞求般的顫聲在這殿內回響起來:“降了吧。”

    趙沐有兩道非常好看的細眉,但此時聞言一豎,卻是如同銳利的刀鋒。

    “不能降。”

    驪陵君說的簡單,他回應的也很簡單,同樣是三個字。

    驪陵君的身體一僵。

    他似乎根本沒有想到這位在他面前顯得十分謙卑的大將竟然回絕得如此干脆和平靜。

    這種平靜,讓他聯想到一位在長陵街巷之中遇到過的少年。

    死寂的大殿里響起很多細碎的聲音。

    這聲音就像是很多老鼠在走動,在撕扯著衣物。

    趙沐抬起了頭來。

    他直視著驪陵君,目光不再像是看著一名帝王。

    “我對你很失望。”

    他緩慢而沉重的說道:“帝都能丟,但魂不能亡。以前不管你有多幼稚,有多少問題,你始終是大楚的帝王,代表著的便是大楚。哪怕我們逃不遠,在國土上戰死,我楚依舊還有不少國土,還有許多軍隊在外。但你若是以皇命下令降,便是背叛了整個大楚,令外面那些在為大楚殊死戰斗的邊軍都一起丟棄了,令他們徹底腹背受敵。”

    “他們難道不可以降么?”驪陵君的聲音顫抖得更厲害。

    “不要想得太幼稚。”

    趙沐搖了搖頭,說道:“秦人不會讓百萬楚軍留存下來,你想想昔日的趙王朝數十萬軍隊投降之后的下場。”

    驪陵君說不出話來。

    “今日生在這楚都的一切,都會記錄在后世的史書里。所以我勸你最后再認真的想一想,想想自己留在后世的書上是什么樣的記載。”

    趙沐深吸了一口氣,認真而緩慢的說道:“不要背棄整個王朝,想想你身為大楚皇血的意義。不要想著我不降便要殺死我,哪怕你已經在這皇宮里設好了殺局。”

    驪陵君低埋著頭,不敢抬起。

    趙沐的眼睛微微的瞇了起來。

    這種懦弱在他看來便已經意味著答案。

    “不只是我想要殺你,鄭袖她也做好了準備。”驪陵君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他的聲音再次響起之時,這金鑾殿里那如無數老鼠啃噬的細碎聲音瞬間如暴雨般密集。

    無數殺意籠罩住了趙沐的身體。

    “你不會有下達旨意投降的機會。如果生死是必然的,那關鍵在于最后的態度。我愿化作星光,在夜空里為迷途的人指引方向。”

    趙沐沒有任何的動作,他只是遺憾而用可悲的目光看著驪陵君,說出了這句話。

    驪陵君突然感到了恐懼。

    “我愿化作星光,在夜空里為迷途的人指引方向。”

    這句話不是趙沐的創,而是記載在大楚王朝軍典里的話語,說這話的是一名昔日楚軍的名將,在苦守要塞戰死之前,他留下了這句話。

    就在充斥殿宇的殺意將趙沐要撕裂之前,一股無比炙熱的氣息籠罩了整個皇宮,所有的一切瞬間要燃燒起來,就像有上百個太陽同時墜落到了宮里。

    “你…”

    驪陵君終于明白了趙沐要做什么,駭然的尖叫起來。

    “如果不是你要殺我,招我過來,我又怎么能有讓親軍隨我到宮外的機會。”

    趙沐沒有得色,悲哀的輕聲說道:“我楚器天下第一,鎮守楚都之器用于拼命,還燒不掉區區一座皇宮?”

    他和驪陵君的身影以及這座華麗的金鑾殿,以及皇宮內的所有一切殿宇,庭院,瞬間消失在金黃色的火焰里。

    他的聲音還在火光里繚繞,一切卻都迅的化為焦土和氣焰。

    許多軍士在宮外出悲鳴。

    凝聚的金黃色火焰在爆燃中一道道沖起,就像是百千金黃色的鳳凰在火中飛出,飛上天空,又像是很多高傲的靈魂,在撲向高遠寂滅的星空。

    楚宮燼。8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