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劍王朝 > 第三章 帝泣

    “我知道你生于此,長于此,但是這沒有意義。”

    白山水的臉色莫名的蒼白起來,她搖了搖頭,“就算我們能夠阻擋一些時間,楚都也不會阻止起有效的抵抗力量。”

    頓了頓之后,白山水加重了語氣,接著說道:“這種時候我比你更有經驗,這種都城里的貴人們,根本就沒有做好戰斗的準備,他們雖然在經歷戰爭,但是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所住的地方會變成占城。你完全想象不到,當看見軍隊涌入時,他們會表現得如何卑劣和懦弱。”

    “赴死的是軍人和一些修行者,但是這些權貴…只想著求饒和依舊能夠保證一些優越的生====小說===活。”

    ……

    聽著這些真摯的話語,看著白山水因為回首往昔而變得蒼白的面容,李云睿努力的呼吸著,說道:“國之將滅,今后再無楚,想盡最后一份力。”

    白山水搖了搖頭,帶著說不出的倔強之意,“你還有我。”

    李云睿微愣。

    “哪怕國沒了,但有我就有家,所以要死也不能像今日這樣沒有意義的死。”白山水看著李云睿,說道。

    李云睿冷僵的身體里出現了暖意,他想笑卻笑不出來,“你說的有道理。”

    白山水面容卻是寒了數分,看著已經徹底顯露出崢嶸,簡直將江面密密麻麻填充住的“幽浮”艦隊,道:“我說的本來就有道理。”

    李云睿不再猶豫,點了點頭,道:“那我們回楚都,帶一些人殺出去。”

    “你帶我回楚都,然后帶我和一些人殺出去。”白山水看著他,糾正他說法般說道。

    李云睿呆了呆,一時不能理解。

    “舟行水上,要進楚都,至少也不能讓他們進得這么輕易。”白山水說道。

    “一擊就走。”李云睿明白了,鄭重的看著她說道。

    白山水點了點頭。

    然后她抬頭。

    高空里掉落一顆透明的水珠。

    當這顆透明而純凈的水珠憑空生成,掉落下來時,她腳下的江面產生無數的漣漪。

    在陽光里顯得淡綠的江水色澤驟然變深。

    然后這些漣漪里出現了很多平直的白線。

    她體內的真元幾乎盡數噴涌而出,落入這些平直的白線里,融入江水。

    咚的一聲。

    那顆透明的水珠砸入江水之中。

    原本晴朗明凈的天空里突然出現了無數雨珠,天地元氣被這些雨珠牽引,變成狂暴的力量。

    整條江面像是固體一般,被切割成無數塊,然后一塊塊往上拋起,就像是要重新堆砌成什么東西。

    她和夜策冷是此時天下御水最強的宗師,此時全力出手,畫面宛如神跡,就連李云睿都感到窒息,感到整個天地都動蕩起來。

    那一艘艘剛剛在江面上穩定下來的鐵甲巨艦,頓時如被無數巨柱頂起,往上跳出。

    這些巨艦本身擁有不知多少萬斤的分量,若是互相撞擊成一團,那所受的損傷必定極為驚人。

    只在這一剎那。

    每艘巨艦內里響起無數聲嘯鳴。

    無數道透明的劍氣從艦身上涌起,形成一道道無比壯觀的劍河。

    與此同時,這些看似連一絲縫隙都沒有的鐵甲巨艦上驟然劃開許多道門,每一道門里都有驚人的黑灰色陰氣涌出。

    這些陰氣如山般往上拔高。

    每一艘幽浮大艦在他們的感知里,都變成了一座山。

    劍氣大陣和陰神鬼物元氣大陣兩重大陣,硬生生的壓住了沖撞之力,將江水下壓。

    白山水傲然的眼瞳里驟然充滿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劍氣大陣來自于這幽浮大艦本身的材質和符文,不知道需要多少匠師的布置,同時還需要數量驚人的劍師灌輸許久的真元。

    而更讓她震驚和憤怒的是,這些陰神鬼物元氣里,充滿了不同的七境氣息。

    這便說明她和李云睿的推斷沒有任何問題。

    大齊王朝在背后咬了楚一口。

    有許多大齊王朝的七境宗師說不定現在就在這些巨船里。

    一聲悶哼從她的口中不由自主的響起。

    她的身體被一股巨力撬動,反而往上空彈起。

    也就在這一瞬間,從那些幽浮巨艦上涌起的所有陰神鬼物元氣驟然凝成了十三股。

    空氣里嗚嗚數聲連響。

    這十三股黑灰色的陰氣形成了十三道颶風,跨越了長空,朝著她卷砸而至!

    李云睿的眼瞳劇烈的收縮起來。

    一聲厲喝之中,他體內元氣涌出,裹住了白山水,頃刻之間往后不知道倒退了多少丈。

    然而這依舊沒有能夠完全擺脫這十三股颶風的籠罩。

    轟的一聲。

    十三股黑色颶風轟中他和白山水的聲音,如十三條黑龍,硬生生將他和白山水的身影砸入水面之下,往上濺起無數道水浪。

    ……

    當晴空變化,天地元氣劇烈波動,暴雨襲來時,楚都里的修行者們就已經看到了江面上的大秦王朝艦隊。

    和白山水預料的一樣,整個城瞬間亂了。

    許多哭嚎聲響起。

    絕大多數的哭嚎聲不是來自于平民的院落,而是來自于一些貴人的院落,其中有很多是平日里看起來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在世人面前永遠不可能有痛哭流涕一面的大人物。

    皇宮也已亂。

    很多官員和妃子如沒頭腦的蒼蠅亂成一團。

    “我已經提醒過您,現在您應該明白我為什么會那樣提醒你。”

    最威嚴的金鑾殿里,先前曾代表鄭袖警告過驪陵君的那名官員看著龍椅上的驪陵君,誠懇的說道:“現在是您做出正確選擇的時候了。”

    驪陵君的身體在龍椅上扭動不安。

    他突然哭了起來。

    他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像個膽小鬼一樣,就真的這樣哭了起來。

    這是一種一切的一切,過往的所有努力都被徹底擊碎的感覺。

    “只要您愿意,您還是楚君。”

    他身前靜立著的官員的表情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誠懇的接著說道。

    “皇后娘娘的詔書我都已經帶來,只要你下令歸順為屬國,不要無畏的讓這里的楚人送死。您還是楚君。”

    “要么就死,尸首會被懸掛城門。”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