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七十五章 人族養殖場

第七十五章 人族養殖場

    (距離縱橫2015年度最佳作者投票,還有最后四小時,請兄弟們拿起手機,打開縱橫中文網的手機APP,投上免費的七票,支持一下更俗)

    修行五百年不到,就渡過雷劫,修成元胎,寧東辰不僅在大寧部族內部的聲望上升到一個以往遠無法想象的新高峰,就是在伏龍山附近數百萬里方圓、上百大小部族里,寧東辰的聲望也直追金世海。

    伏龍山附近的部族,攏共也有二三百位涅槃境玄修,強者也經過災風劫火的洗煉,有涅槃第二、第三境的修為,此時以絕對實力而言,少說能挑出一百人能壓過寧東辰,但修行一事,除了看修為境界之外,還要看修行的潛力。

    金世海作為伏龍山第一強者,作為寧東辰之前伏龍山區域第一個渡過雷劫之人,也是修行三千年之后,才敢接引純陽雷霆元力沖擊元胎。

    即便是屠魔宗的宗門之內,修煉五百年通過服食涅槃丹就能修成元胎的真傳弟子,也是鳳毛麟角,何況是無數傳承都斷絕的蠻荒部族大寧子弟不依賴涅槃丹,直接渡雷劫修成元胎?

    以寧東辰這樣的資質,要是進入屠魔宗,極有可能會被屠魔宗哪位仙君看中收到門下,從而成為比真傳弟子地位還要高出一大截的仙人嫡傳。

    有著這樣的潛力跟無限可能性,寧東辰的地位與聲望,就已經不是普通涅槃下三境玄修能相提并論的。

    大寧部族內部,也決定在煉金峽直接設立紫微宮,交由寧東辰執掌。

    這也就意味著寧東辰在大寧部族內部,地位已經上升到與其父寧鴻德等四大長老并駕齊驅的層次上來;原煉金峽附近數萬里方圓的山嶺,都劃為寧東辰的領地,以便遷入凡民,用以培養、組建部曲。

    寧東辰渡雷劫之事,是怎么都無法遮掩的,大寧部族索性決定在十年后大開誕席,邀請附近的部族玄修強者,到洛龍城參加寧東辰正式晉升為真君巨頭的慶典。

    慶典安排在十年之后,也是寧東辰剛剛修成元胎,晉入涅槃境,需要一段時間閉關鞏固境界,不能立即就出來與眾人談經論道。

    ***************************

    寧東辰說是閉關十年,鞏固境界,陳尋實際是要他進入混沌空間之中苦修二百年。

    寧東辰唯有修煉到涅槃第三境,真正成為伏龍山第一強者,才有足夠的聲望與資歷,去掌握大寧部族的所有資源,與諸族聯合,抵抗極可能會在十數二十年間就大舉侵入伏龍山的魔族大軍。

    進入混沌空間,看著混沌真煞靈火匯聚成的焰湖,寧東辰目瞠口呆的懸停在半空中,不敢有絲毫的異動,即使混沌空間里那翻騰的混沌魔氣,也不是他此時能沾染半點的。

    “資質雖然不錯,但以你的身份、地位,卻在這樣的小角色身上耗費這么大的精力,說出來真是要笑掉無數仙君魔帝的大牙了;而說到修煉資質,諸天神魔又有誰能及得上你自己?”

    聽到如銀鈴般的戲謔笑語從身后滾滾混沌魔氣深處傳來,寧東辰嚇了一跳,沒想到陳尋用法寶開辟的洞府空間里,除了他與陳尋之外,竟然還有第三人的存在,這十多年來他竟然都毫不知情。

    陳尋揮手蕩開層層混沌魔氣,寧東辰才看到混沌魔氣深處被魔蛟聚鞭捆縛的黑衣少女小筠。

    陳尋總算是照顧黑衣少女的顏面,以混沌魔氣凝聚成一件黑色似星夜的華美裙衫,遮住她那會令無數男人心動狂跳的赤裸嬌軀,即便是如此,她那清艷絕倫的仙姿嬌容,猶是令寧東辰看了怔愣半晌后,才意識到失禮,面紅耳赤的低下頭。

    “東辰,你可愿入我門下修行?”陳尋省去旁枝末節,開門見山的開口問道。

    旁邊以為寧東辰以是一己之力渡過雷劫,唯有寧東辰自己心里清楚,以他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完成最后一步。

    即使是傳說蒙天境未遭遇魔劫之前的上古大能,都沒有誰能直接助他沖擊元胎。

    寧東辰雖然每每都極致想象的高估陳尋的修為境界與地位,但陳尋每次都能給他更大的震驚,而聽黑衣少女的口氣,似乎陳尋的修煉資質,甚至在傳說中的諸天神魔之上。

    “東辰愿入師尊門下修行,終身矢志不悔伺奉師尊。”寧東辰在半空中就翻身跪下,行叩拜大禮。

    陳尋饒有興趣的瞅了黑衣少女一眼,黑衣少女此時對他的警惕力已相當弱了,有時候斗氣之語里會下意識地流露出一些意想不到的秘密出來。

    黑衣少女小筠拿他與諸天神魔相提并論,陳尋心想她的來歷還真是神秘啊!

    不過陳尋暫時還沒有時間去細究這些事情,鄭重其事的跟寧天辰說道:

    “為師本名陳尋,來自距離蒙天境億萬之遙的玄辰星域,玄辰星域也正遭受魔劫,我在與此女惡戰時,一同被卷入時空亂流,才落入蒙天境的。蒙天境近百萬年來所遭遇的魔災,與玄辰星域此時正爆發的血海魔劫,兩者之間有著密切的關系;而我被時空亂流卷入此域,背后必然也有我暫時還沒有悟透的因果牽絆。因為這種種事,我才會在大寧部暫時滯留下來……”

    陳尋絮絮叨叨,將七域魔劫諸事以及他對屠魔宗、神秘黑衣人的一些猜測,說給寧東辰知道,臨了說道:

    “我的敵人,此時正千方百計尋找我的行蹤,屠魔宗又實在可疑,我日后還會與你一起通過戮魔試煉混入屠魔宗,或許還要潛入太煥境刺探背后的關連。入屠魔宗,會有梵天境強者審視你的靈海,而你此時也難以在焚天境強者面前掩藏你內心的這些秘密,我會額外在你的靈海深處加一道輪回封印,防止他人窺探。這道輪回封印也確保你遭受強敵即使不敵,也還能有一縷殘魂遁入虛空,不至于連輪回都入不了……”

    陳尋所說的這些神通手段,寧東辰聞所未聞,更令他震驚的,則是陳尋推測蒙天境這些年的魔劫魔災,很可能都在蒙天境的控制之下。

    寧東辰自修行就以入屠魔宗修行為己,寧昊、寧景天二位大寧部的靈魂人物,也是入屠魔宗修入涅槃境后,再回部族主持諸多事務,怎么會想到這些年來的魔劫魔災,竟是受屠魔宗控制的?

    這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寧東辰雖然打內心尊崇,但不意味著他就是沒有靈魂、沒有自己理想的人,也不可能毫無保留的接受陳尋灌輸給他的一切,困惑問道:“這于屠魔宗有什么好處?”

    陳尋指向黑衣少女小筠,問寧東辰:“你說她是人是魔?”

    黑衣少女小筠被魔蛟所聚之鞭五花大綁的縛住,寧東辰自然知道她是陳尋的大敵,但以他的修為,壓根就看不出黑衣少女的深淺,搖頭說道:“東辰看不出來!”

    “她們看似人族之身,卻在玄辰星域暗中助太古魔神復活,助億萬魔族屠戮七域凡民及億萬生靈,”陳尋說道,“屠魔宗絕大多數弟子,因為都是從諸族選拔上去,我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有立志抵御魔族、衛護人族的心志,但要是屠魔宗的高層被這些神秘的黑衣人控制,或者說屠魔宗自崛起之始,一步步就是受這些神秘黑衣人操控的,如果說蒙天境是這些神秘黑衣人故意為魔族制造的人族血肉養殖場呢?”

    寧東辰心里掀起驚天狂瀾,跌坐在半空中,他雖然難以接受這一點,但通觀蒙天境自第一次血海魔劫之后上百萬年的歷史,蒙天境不就是魔族收割血肉的養殖場嗎?

    陳尋說道:“除了屠魔宗外,蒙天境諸族每有勢力遇到機緣崛起,都要遭遇一次大規模的魔族入侵,雖然近百萬年每一次魔族入侵都會被擊退,但蒙天境諸族的總人口始終被壓制在一個水準線以下,這也太過蹊蹺了。”

    “只是每遇魔劫,屠魔宗也都派出大量的精銳玄修,奮不顧身的與魔族血戰,近百萬年屠魔宗前后都有十數梵天境強者,殞落于御魔之戰中啊!”寧東辰猶是難以完全相信陳尋的推測。

    “這些恰是幕后黑衣人布局的高明之處,”陳尋說道,“他們將涅槃境以上的精英玄修,都集中到屠魔宗的宗門之內,而將天人境以下的精銳將卒都留在部族之中,因為這種割裂,使得蒙天境始終無法聚集起能一次重創魔族的強大戰力。要非如此,屠魔宗與魔族何以維持將近百萬年的平衡,而不被徹底的打破掉……”

    說到這里,陳尋朝黑衣少女看去,問道:“小筠姑娘,你說我推測有道理?”

    黑衣少女小筠臉色微變,情知這些事不是她否認,陳尋就查不出來的,只是寒臉說道:“這些都是你的臆測,甚至連你自己的嫡傳弟子都說服不了,又如何去說服別人?”

    “我所料不錯,伏龍山很快就會爆發一次大的魔災,這一步步驗證下去,那距離最后的真相揭開,還遙遠嗎?”陳尋說道。

    “你又不能親自出手,卻要拿大寧部四五千萬族人的性命,去驗證你的臆測,這是你對這位嫡傳弟子的厚愛?”黑衣少女嬌笑問道。

    寧東辰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不管他信不信陳尋的推測,不管他對陳尋有多推崇,絕不希望看到大寧部陷入慘遭屠滅的兇險之下。

    陳尋見黑衣少女這時候還不忘離間他與寧東辰之間的關系,心里一笑,不過他也不希望寧東辰愚忠于他,笑著跟寧東辰說道,“不要萬不得已,我是不會親自出手,但我這些年在此間煉制這些靈劍,到時候大寧部聯合諸族,湊足千名天人境劍修,結成劍陣,魔帝可斬……”

    陳尋伸手一揮,已經煉制成的五百余柄紫庚金劍皆從焰湖中飛出,送到寧東辰跟前說道,“倘若魔族出動魔帝級的強者,屠魔宗也必然會派出大量的援兵,到時候御魔血戰早已經發展到脫離大寧部控制的地步,也就是說大寧部的凡民子弟會在發展到這一步之前就遷移出去。至于你等武修子弟,倘若沒有粉身碎骨之決心,何必享受萬民之貢奉?”

    “師尊教訓極是,”寧東辰誠惶誠恐的認錯說道,“只是這些靈劍都是師尊煉制護身用的,怎么能分散出去……”

    “這些靈劍我要派上用場,需要湊足一萬柄才夠,所以一時間我也不短差這千余靈劍,”陳尋說道,“你且耐心在這里潛修二百年,我用二百年將一千柄紫庚金劍湊齊。”

    “二百年?!”寧東辰又是震驚。

    “我們是在一件仙階法寶之中,你在此間修煉二百年,外間才過去十年而已,耽擱不了正事。”陳尋說道。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