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三十二章 八臂之軀

第三十二章 八臂之軀

    陳尋愣怔在那里,未曾想彈指一揮間,三千年就過去了。

    在他從星墟摘得這株靈蓮之后,陳尋也陸陸續續的靈蓮前閉關修行近兩千年,但都是他在緊張激烈的御魔戰事期間斷斷續續進行的,因而也沒有覺得時間有多漫長,沒想到這一次竟然已經整整過去三千年了。

    陳尋看向迦黛,雖說嬌妍容貌未改,但似水美眸藏著三千年沉淀下來的清冷孤寂,令人心憐,心頭一暖,伸手想將她摟入懷里。

    “說得好好的,你怎么又動手動腳起來?”迦黛將陳尋的手抓住,卻是不愿讓陳尋覺察到她心頭的砰然悸動。

    “看你怎么抓得住我八只手?”陳尋嘿然一笑,這時候他才徹底體會到八臂之軀的好處來,八條胳膊齊出,像八腳章魚似的往迦黛雪艷嬌軀纏去,結結實實的纏住她柔軟的腰肢、臀背,將她緊緊的摟在懷里。

    迦黛也都恨不得融入陳尋懷里,假意抵擋片晌,便任他輕薄。

    迦黛在陳尋寬闊的胸膛前依偎良久,才將他推開,說道:“大家都巴望著這一刻,你不能賴著不出去……”

    迦黛這時候化變成人身,精致的容貌未改,但縮小數百倍,一襲天青色的裙衫,仿佛天仙玄女降世,懸立在大殿的中央,等著陳尋重塑肉身,好一起出去與眾人見面。

    “你張開口……”陳尋說道。

    迦黛微微一怔,不知道陳尋什么意思,她此變成人身,約六尺高矮,在陳尋百丈法身跟前,小如芥石,飛到陳尋的眼鼻前,微張檀口,疑惑的問道:“你要干什么?”

    陳尋張口吐出一滴金色的血液,徐徐送入迦黛檀口之中,說道:“這是當年你父帝煉入我體內的那滴玄元圣血,紅蓮業火將我的肉身百骸煉化,這滴血竟然藏入鴻蒙紫氣之中沒有被煉化。單就從紅蓮業火煉化的先后次序來說,這滴血應屬于仙階靈寶層次的靈血,但于我用處已經不大。此時也該還歸你族了,由你修煉了……”

    除了肉身、法身外,陳尋隨身所攜帶、藏于須彌戒里的諸多法寶、丹藥,包括十數輪回殘石、藏劍塔,都被紅蓮業火煉化——幸虧事先將封印六臂魔君的那枚輪回殘石已經交給迦黛保存了,不然六臂魔君的本源靈識這次也會徹底的湮滅;也好在赤血冥蛇劍一直都由混沌魔執持,不然的話,才極品道器級的赤血冥蛇劍注定會被紅蓮業火焚煉湮滅。

    除了諸多令陳尋心痛如刀割的法寶、丹藥外,就連天道龍魂所蘊藏的神邸之力都消耗殆盡,最后唯有附有陳尋本源靈識的鴻蒙紫氣(天道龍魂最后融入鴻蒙紫氣之后,隨后能重新衍生出來)、混沌黑蓮以及這滴玄元圣血沒有被煉化——依照紅蓮業火焚煉諸物的次序,陳尋推測玄元圣血即使不如混沌黑蓮,也不會相差多少。

    陳尋修入梵天境后,就已經超越了身骸境界,玄元圣體及隱脈,對他都沒有特別大的意義;而玄元圣血融合道意的神通,也不會比陳尋此時所掌握的、作為諸道之源的元初鴻蒙更強。

    無論怎么說,既然玄元圣血最終從他的身骸中煉取出來,自然就要交給其他人發揮其更大的作用來。

    常曦與蘇清影都是轉世仙軀,修煉速度也快,渡天劫時要相當容易一些,而迦黛從這一世才開始修煉,就需要更多的靈寶輔助,才有可能不斷的提升境界。

    迦黛修入涅槃第八境之后,進展就明顯拖慢下來了,她這次雖然在虛元殿里閉關三千年,但也才剛剛修入第九境。

    迦黛想要渡劫修成真正的神魔之軀,有相當大的檻要跨過去,要遠比姜晨歌、常曦、蘇清影、青牛兕師等人更為艱險。

    要是沒有足夠的把握渡過天劫,迦黛以后就只能反復的選擇轉世重修,陳尋自然不忍心看她經受這樣的煎熬。

    陳尋這覺得這時候是該將玄元圣血還歸修羅一族。

    是助六臂魔君重生之后,交由六臂魔君煉化這滴玄元圣血,還是交由迦黛煉化,答案自然是不問自明的。

    迦黛美眸怔怔的看著陳尋,一時間任這滴金色血液停留在體內,俄而又微微抬起下巴,問道:“你這么急著想騙走我的身子?”

    聽迦黛這么說知,陳尋差點將一口老血噴出來。

    他這么情深意濃的想助迦黛修煉神魔之軀,沒想到這么令人感動的安排,竟給迦黛這魔女歪到天邊去了。

    陳尋伸出手指,將她化變的人身嬌軀捏住,伸出舌頭舔過去,惡狠狠的說道:“我現在要占了你的身子,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嗎?”

    看著陳尋黏_濕的巨舌卷過來,迦黛直覺好笑,只是將手擋在臉前,未曾想陳尋法身急遽變小,整個人就死皮賴臉的擁吻過來……

    **********************

    迦黛任陳尋八只手在她身上輕薄許久,裙衫凌亂,直覺渾身發軟,嬌_喘微微,過了許久才感知到有許多人已經飛抵到虛元殿附近等著她與陳尋出關。

    她忍住滿心的羞郝,將陳尋推開,但陳尋八只手,她哪里都推得開,咬著檀唇問道:“我以人族之身,煉化玄元圣血可好?”

    修入梵天境,依舊有著不同的途徑。

    一種是修煉神魔之軀,妖族、魔族通常都修神魔煉體,將肉身魔軀當成肉身法寶修煉,渡天劫時,將妖魔元胎與肉身魔軀融合,修成無劫神魔之軀。

    而即便是剛剛修成的神魔之軀,都要比珍品級防御道器更加堅不可摧,近身搏殺要比珍品級道寶更加銳不可擋。

    古神裔族及仙族,又將此稱為無劫金身。

    而另一種則就是人族通常會選擇的修煉無劫法身。

    對于妖族、魔族而言,修煉到法相化形境,是可以選擇人身繼續修煉的,但人族身骸過于孱弱,幾乎沒有誰會輕易的放棄本尊身骸,而從頭開始去修人族之身。

    雖然這兩種修行之法,在晉入梵天境之后的區別不大,可以說是殊途同歸,但迦黛此時放棄已經修煉到涅槃第九境的魔身,而以人族之身煉化玄元圣血,卻要白白耗費諸多的曲折。

    不過,陳尋也明白迦黛的心意,她想最終的修行以人族之身為根本,是想努力融入人族,是真心實意想留在他的身邊,諸事也是為他著想——而她雖然不會在常曦、蘇清影面前直接低頭,此舉也實際是示了弱,以她的性子實是決心要做很大的犧牲。

    陳尋將迦黛的嬌軀摟入懷里,輕輕吻著她的臉頰,說道:“這樣也好,卻是更方便大被同床了……”

    迦黛咬住嫣紅的檀唇,美眸剮了陳尋一眼,嬌嗔道:“你要能說服那兩個賤婢,我便遂了你的心意……”

    看著迦黛美眸流波,陳尋心旌搖蕩,要不是方嘯寒他們已到虛元殿外,都想將迦黛就地正法了。

    ***************************

    涅槃第六境肉身不滅,身骸破碎后,只要元胎不滅,就能隨時重塑肉身;而到梵天境更是超越了肉身軀殼。

    陳尋留迦黛在虛元殿閉關煉化玄元圣血,他重塑肉身,飛出虛元殿與方嘯寒他們見面。

    虛元殿緩在熔巖湖的湖心,四壁都是陡峭數萬丈的懸崖,地火巖漿在虛元殿四周涌動……

    陳尋此時早已達到見微識著、推演天地萬象的境界,踏出虛元殿的一刻,從這四壁懸崖的變遷,不難推知外界才過去一百七八十年,心想在不知不覺中,混沌黑蓮已經能更快的改變時間流速了。

    即使是如此,時間也過去太久了。

    璜洲戰事雖然結束了,但玉衡境正瀕臨更大規模、更大范圍的血海魔劫,億萬人族隨時都會被魔物作為血食吞噬,而太古魔神的分身也隨時會完成最后一步蛻變,他卻被迫在虛元殿里苦修了這么久而無所作為。

    “金瞳、銀瞳拜見仙主!”

    看到陳尋從虛元殿中飛出,金瞳、銀瞳上前行跪拜之禮,以示絕對的臣服。

    看到方嘯寒、混沌魔、金瞳、銀瞳環立左右,陳尋猶是感慨萬千。

    在被陳尋拖入天劫的十數準梵天級巨魔里,以金瞳、銀瞳兩魔的修為最差。

    金瞳、銀瞳是青狐魔一族,也恰恰是他們兩個修為最差,吞噬荒古血脈人族,吞噬大量的大道印記碎片,卻沒能很好的融合到一起;也恰恰是他們兩個的修為最差,在被拖入天劫神雷之中,他們所修的根本大道印記很快就被劫雷轟滅。

    照道理來說,金瞳、銀瞳應該最早就灰飛煙滅的,但當時陳尋還留有余力,就用磅礴的道源神念,將他們兩個的本源靈識包裹起來,又融合諸多大道印記碎片,替他們重筑的道基……

    旁人很難想象,陳尋竟然在天劫神雷的轟劈之下,替金瞳、銀瞳二魔重塑了神魂,這也是陳尋為自己所留的最后一張底牌,在他引發業火之劫后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除了神魂深處有陳尋種下的禁制外,金瞳、銀瞳劫后新生,也知道清楚天劫之中重筑道基的艱險跟幸運,對陳尋心悅誠服,更無半點叛意,這些年一直忠心耿耿的在熔巖湖守護……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