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十九章 三魔殺戮

第十九章 三魔殺戮

    赤海在諸靈妖靈獸里,修煉起來最會偷滑耍奸,陳尋拿他沒撤,最后將翼魔鐵木的魔胎、魔骸交給他強行融合,稍有空閑就親手將他關押起來閉關苦修,才好不容易修煉到身骸合一的境界,這時候算是勉強晉入千古魔頭的層次。

    雖說真正說到道基深厚,赤海都還不如才涅槃第六境的紅茶,動起手來,更是被兼修諸道的紅茶壓著打,但他此時透出的氣息,更多還是與翼魔鐵木生前的魔軀有關,看上去也煞是駭人,甚至不比魔龍星墟子、錢塘老妖弱上多少。

    錢塘老妖當初降服于陳尋,被迫斬落七首以示忠誠,這些年過去雖然還沒有徹底恢復巔峰時的修為,但也相差無比,與魔龍星墟子,都是最頂尖的千古妖魔,透漏出吞卷山河的氣勢,與赤海對望一眼,他們三人廝混日久,此時也是心意相通,當即就決定先往左翼的魔族大軍撲去。

    此時唯有將魔族的左翼大營踩翻,才能達到先聲奪人的效果。

    太元天壁血戰過后,他們也好久沒有痛快淋漓的大戰一場了,更何況等陳尋、方嘯寒出手后,他們就完全沒有什么風頭可言了,此時有機會怎能不好好的表現一番?

    這樣才能在玉衡界,留下他們三魔的威名啊。

    為防止人族散修里的涅槃境玄修逃走,魔族大軍已用煞陣將歧天山東麓的虛空封鎖起來,一道道強烈的波動在虛空深處傳蕩,山嶺上空的光線都微微扭曲起來,誰這時候強行遁入虛空,不被虛空亂流撕成粉碎,也必然徹底迷失茫茫星域深處。

    這個怎么辦?

    星墟子、錢塘老妖都往赤海看去……

    赤海嘿嘿一笑,但比哭還難看,他振動骨翼,如山崩海嘯的巨力狂涌而去,千丈方圓內的空間寸寸崩碎煞陣對附近的虛空封鎖,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被打碎。

    但這只是附近千丈方圓的虛空封鎖被打碎,不足以讓他們橫渡虛空,直接殺入魔族左翼大營星墟子、錢塘不知其意,赤海這時候卻討好的往陳尋那邊看去。

    照道理來說,他們此時距離魔族大營不過萬余里,赤海、魔龍、錢塘老妖遁速都是極快,不需要多久就能撲殺過去,順便還能將東面山嶺間的四座天魔大陣踩翻掉,但看到赤海先打破魔族對附近虛空的封鎖,又討好的看過來,陳尋知道他還是偷懶,想借蒼穹之門省走一段路程。

    魔族將方圓三五萬里虛空都封鎖住,赤海這滑頭才打碎附近千丈方圓的虛空,自然不會以為真就將魔族對虛空的封鎖解除掉,只是陳尋拿赤海沒轍,心神魂意皆沉浸到虛元殿的陣法禁制之中,揮袖卷動天地元力,在赤海、魔龍星墟子、錢塘老妖與魔族左翼大營之間,打開蒼穹之門!

    *****************************

    左翼的魔族大軍是有一位千古魔頭坐鎮,它卻怎么都沒有想到,煞陣對虛空的封鎖根本就不管用,三頭實力都不弱于它的巨魔竟然就在頃刻間,就殺入大營深處……

    虛元殿沒有在太元天壁血戰中大展神威,一方面是虛元殿當時的修復還剛剛涉及到第八重陣法禁制,另一方面則是南山仙人熊弼也在太元,陳尋擔心熊弼手里很可能有克制虛元殿遁穿虛空的法寶,才沒有急著將虛元殿拿出來用。

    而此時,虛元殿的第八重陣法禁制都已經修復如初。

    除非是天地頂階的防護大陣或真正梵天境修為的強者,不然都不要想能在執持虛元殿的陳尋面前,封鎖虛空。

    皇曦宗或許很早就隱約猜到陳尋、方嘯寒藏身苦奴軍中,但魔族怎么可能意識到一點,它們往左翼增派兵力,主要還是要將御魔聯軍大營的兵馬調動起來。

    猝然之間,發生這么大的變故,魔族在左翼的大營,還擔心數十萬散修會漫山遍野的逃走,正分出數股大軍,往歧天山東麓殺來,哪里會想到三位千古巨魔會直接聯手往它們的老窩踩踏而來!

    魔龍星墟子張開血盆大口,吐出琉璃封龍塔,當下就將兩頭魔君級的蛛魔打成數截,琉璃封龍塔射出萬丈清離毫光,往倉促間聚結但還沒有結成的天魔大陣鎮壓過去。

    那清濛濛的毫光,看似虛如無物,此時仿佛億萬噸海水往天魔大陣里的十數萬魔兵魔將碾壓過來。

    十數萬魔將要是結成天魔大陣,或許還能抵擋住琉璃封龍塔的鎮壓,但這時除了數頭魔君級、數十頭魔帥級的魔物見勢不對逃出去外,其他的魔兵魔將無不被碾壓成渣……

    看到這一幕,無數高等魔族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對于梵天境強者而言,極品級道器才是他們的主力法寶。

    按照道理來說,尋常的涅槃上三境強者,還沒有辦法將極品道器的威力都發揮出來,但魔龍星墟子作為魔龍,神魂上與封龍塔就有很大的契合。

    而在離開星墟子時,魔龍星墟子就一直都是琉璃封龍塔的器靈,神魂與陣法禁制早已經修煉到魂塔合一的境界,方嘯寒此時也主要將琉璃封龍塔交給星墟子祭用。

    不要說普通的魔兵魔將,就是此時坐鎮魔族左翼大營那頭千古魔頭猿魔,猝然間與魔龍星墟子交手,也必然要吃大虧。

    錢塘老妖沒有再重新修煉出更多的猙獰頭顱,兩顆猙獰的頭顱昂然咆吼,張開血盆巨口,噴吐至陰至陰的兩種玄煞,在頭頂上空抱合形成一個無比巨大的漩渦,下一刻就見有無盡金色雷光從漩渦飛漩而出,往四周八方狂射而去,無數魔兵魔將避之不及,沾之無不被打得肢殘骸斷。

    看星墟子、錢塘老妖如此威風,赤海是郁悶之極。

    他才初步融合翼魔鐵木的魔骸,還沒能將這具魔骸作為肉身法寶所具的神通完全掌握,此時只能仗著強大無比的魔軀,與那頭千古魔頭級的猿魔廝殺在一起。

    就場面來說,可以說是難看到極點,就像一頭無比巨大的巨猿與一頭無比巨大的鱗鷹在山野間抱打在一起,就算是打得山崩地裂,也遠沒有錢塘老妖、魔龍星墟子那么好看,赤海心里就想著,等這場戰事過后,怎么也要從陳尋手里磨一兩件極品道器來祭煉,就算極品道器沒有,珍品級道器也是最低的底限了……

    ************************************

    無數散修原本還對苦奴軍還有很深的遲疑,擔心苦奴軍里即便有一二神秘強者坐鎮,但也絕不足以成為他們的依賴,更不清楚皇曦宗為何會突然拋棄他們撤軍,但在這時候看到苦奴軍里三頭巨魔飛出,就殺得魔族左翼大軍人仰馬翻,心里再多的猶豫、猜疑,在這一刻都化為虛無。

    被魔族截斷在岐天山東麓山野間的散修,以及天羅等三宗的弟子,這時候皆拼命摧動靈劍法道,往苦奴軍所立的方向飛遁過去,漫天如流星群在飛舞。

    魔龍星墟子、錢塘老妖、赤海三魔的聲勢如此之強,陳尋、方嘯寒、迦黛、紅茶又站在巨艦的艦艏,平靜的看著這一切,令諸多魔族強者也頗多顧忌。

    此時諸多魔族強者,龐然魔軀在天地間若隱若現,透漏出吞卷天地的氣勢,但這時卻沒有誰敢直接沖入散修人群之中,大開殺戒。

    陳尋伸手往陳翎方向虛抓過來,就見十數金色焰流破空射去,仿佛電劍雷刀,眨眼間就將那十數頭圍殺陳翎的魔物都斬成兩截,沉聲喝道:“沖擊元胎!”

    陳翎早就進入入寂狀態,靈海都封閉起來,對外界已是充耳不聞,即便是神念傳話,也不能叫陳翎聽見。

    要是連念頭都傳遞不進去,更不要想能調動法力助他人沖擊元胎了。

    按照道理來說,這時候除了護法之外,不讓外界因素干擾陳翎之外,誰都不能助她沖擊元胎但陳尋借助混沌黑蓮,將普通的念頭提升到道源神念的層次,陳尋的意志及念頭不僅能輕而易舉滲透到陳翎封閉的靈海之中,陳尋的真元法力也能蘊藏在道源神念頭之中,送入陳翎的靈海,更不要說道源神念本身就蘊藏著無比神秘的道源造化真力。

    陳尋看到陳翎已經將雷劫中的純陽雷霆元力導入體內,在靈海深處形成無比巨大的真元漩渦,其元神、金丹以及諸多法相神通此時都卷入純陽真元漩渦中分解成虛無碎片,卻怎么都無法融合起來,距離塑成元胎就差最關鍵的一步不能成功……

    “融合!”陳尋以道源神念所蘊藏的無上法力,將陳翎修煉的大道印記定住,以此為根本源源不斷輸送道源神念進去,凝聚道源真火,助陳翎塑就元胎。

    外人不知其中的蹊蹺,只看到見陳翎頭頂上空雷云散去,瑞光霞云匯聚,數千里層層疊疊,照得血腥戰場一片明澈!

    陸原、虞菡也是在這一刻進入傳送法陣,看到這一幕雖然也替陳翎高興,但心里更是震驚無比:

    這個陳尋到底是具備怎么樣的神通,竟然能在雷劫中助他人塑成元胎!

    p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