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七章 刺魔小隊

第七章 刺魔小隊

    沒有誰會希望自己生于斯、長于斯的家鄉,遭到慘絕人寰的摧殘,但雷陽子、白無涯、張順等人心里再苦澀,卻也知道陳尋所言,才是他們目前唯一正確的選擇。

    天鈞境血海魔劫的轉折點,就是陳尋率黑衫軍、天道蕩魔軍殺出天鈞境,進入茫茫星域,攔截入侵其他中小天域的魔族大軍,使得魔族大軍在中小天域失大于得,最終迫使魔族將兵力收縮到太元。

    而在太元天壁一戰之中,魔族再度受挫,被迫提前強行激活太古魔神的分身……

    要是當初陳尋不能殺伐果斷,拖延上幾十年的時間,或者說跟其他仙道宗門一樣,就想著守住云荒山,那在太古魔神從諸多中小天域吸噬大量的生靈血肉之后,不要說最終將魔族大軍擊退了,可能天鈞境此時已經被魔族吞噬了。

    現在魔族又故計重施,他們能怎么做,應該怎么做?

    要是拖延下去,等太古魔神分身完成最后一步的蛻變,成為真正堪比金仙境中后期、都天魔神一樣的強悍存在,玉衡境最后到底有幾分可能,能抵擋住太古魔神分身攜億萬魔族大軍的吞噬?

    熊弼及上千萬熊氏子弟,此時是抱著在玉衡境立足的心思,但他們必然也是要等到魔族正式入侵玉衡境之后,才會真正出手相援。

    因為到時候,才能體現他們的分量,到時候才是玉衡境的宗門有求于熊氏——加上玉衡境有大片的地域被魔族摧殘,有大量的玄修宗派被魔族摧毀,自然就有足夠的空間,容納熊氏在玉衡境立足,成為玉衡境第五大仙道宗門。

    不然的話,玉衡四宗,豈會輕易容忍新的勢力,打破玉衡境已經維系數十萬年的勢力平衡?

    但真要讓時機拖延下去,拖延到太古魔神分身完成最后一步蛻變,玉衡境抵御魔族的最終勝機都變得極其的飄渺莫測,熊氏三祖還會率上千萬的熊氏子弟,參與這場血戰嗎?

    雖然殘酷、雖然心底有諸多的不忍,雷陽子、白無涯、張順等人心里都清楚,此時必須打草驚蛇,迫使魔族在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就直接侵入玉衡境,提前全面揭開玉衡境血海魔劫的大幕,玉衡境才有可能贏得最后的生機。

    這個道理想是想得明白,但想到生長于斯的鳳州,很快就要被魔族吞噬,數十億、甚至上百億凡民根本就沒有時間從鳳州撤離,將徹底淪為魔族的血食,雷陽子、白無涯、張順他們猶覺得渾身無力,臉色蒼白的站在那里。他們彼此對望數眼,艱澀的說道:“請宗主許我們三人此時就趕往鳳州,或許還能做些事情……”

    陳尋看向方嘯寒。方嘯寒沉吟片晌,說道:“魔劫當前,赤霞他的目標是我,即便識穿雷陽子、白無涯、張順三人的身份,興許會隱忍著不發作,但還是要盡可能的掩藏身份,只與張、陳二族單線接觸——也唯有通過這兩族與東曦門、雷陽宗,才能加快凡民的撤離,但你們絕不要妄想能守住鳳州……”

    雷陽子、白無涯、張順點頭,毅然說道:“我們不會做無謂的犧牲,我們還要看到宗主親生斬死太古魔神的那一幕!”

    陳尋點點頭,說道:“鳳州是鎮守墟口的大鎮,皇曦宗已經在鳳州投入足夠的防御力量,也開始在往外圍疏散凡民,只是對魔劫的慘烈程度還認識不夠。我會輾轉諸中千天域之間,獵殺魔將,或能為你們多爭取三五年的時間……”

    陳翎剛才是完全為血海魔劫的慘狀所震懾,許久心神還陷入震驚與恍惚之中無法自拔,聽到陳尋最終只給鳳州三五年的撤退時間,下意識的問道:“就算魔族不封鎖墟口,乘御星云舟,從北鈞洲經墟口趕往玉衡,一切都順利,也需要十數年之久,雷前輩、白長老、師兄跟我,怎么能趕得及回鳳州報信——要么我先回鳳州?”

    “我會封印他們的元胎,直接從北鈞洲去玉衡,待他們到玉衡后,再解開封印不遲,陳姑娘你只要將他們送入前往玉衡的傳送法陣即可……”陳尋說道。

    陳尋可以將雷陽子、白無涯、張順三人的元胎封印到輪回殘石之中,用第二元神代替元胎,控御他們的肉身,這樣就能解決涅槃境強者不能進入中小天域的難題——這也是手里沒有洞府法寶時的權宜之計——雷陽子他們就能借北鈞洲與玉衡境之間的空間通道(傳送大陣),直接前往鳳州,省去茫茫星域中的諸多周折。

    不過,雷陽子他們要是中途被人識破身份,又不能及時解開封印,就會陷入難以預料的險境。

    只是情勢都要這一步了,雷陽子、白無涯、張順三人決意趕往鳳州,不會連這點風險都不闖一把。

    “好,我陪師兄他們一起回去。”陳翎說道。

    “陳姑娘,你要跟我們,”陳尋說道,“三五年時間內,我不會大張旗鼓的驚動魔族,但也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陳姑娘你是赤霞的記名弟子,能幫助我們掩藏身份進出諸多中千天域,襲殺魔帥、魔將……”

    雷陽子當年為了成為赤霞的記名弟子,甘愿受蕭易驅使進入星墟險地,可見赤霞的記名弟子,在玉衡境的份量有多重——至少在北鈞洲,陳翎帶他們混入人族大軍,不受會到質疑。

    “襲殺魔將?”陳翎困惑不解的問道。

    魔族每侵入一座中千天域,都是數千萬甚至上億的魔兵魔將,陳尋他們要是不想暴露身份、不想立時就打草驚蛇,怎么在億萬魔族大軍之中襲殺魔將、魔帥?

    但她轉念又想到,自己不就是在悄無聲息之間,被陳尋帶出北鈞洲,出現在這茫茫星域之中的嗎?

    “也好,我們也都封印元胎,組成一個刺魔小隊,由陳姑娘領著混入人族大軍之中,在戰場之中將那些天妖魔將、魔帥逐一拔除,也能極大減少人族抵抗大軍的壓力。魔族或許真要到三五年后,才可能回過神來!”方嘯寒此時洞悉陳尋的全盤計劃,點頭贊同道。

    此時也只有利用陳翎的身份,才能悄無聲息的混入人族大軍之中,同時他們還能借用玉衡與諸域間的傳送法陣,快速穿梭于諸中千天域之間,以陳尋不受天道限制、在中小天域無敵于世的特殊性,暗中瓦解魔族對中小天域的攻勢……

    當然了,這種事做多了,魔族必會察覺到異常,也許頂多能為鳳州凡民的撤離,多爭取三五年的時間。

    陳尋看向徐崢:“你們怎么說?”

    封印元胎雖然是一件危險的事情,但在陳尋身邊,其他人也都不怕在中小天域會有什么閃失,但刺魔小隊實際只需要陳尋一人即可,徐崢心想他跟著混入中小天域,也是難有作為。

    徐至龍卻是不怕碌碌無為,徐崢沉吟片晌,說道:“你若是信我,便將星云舟交給我們,我們也可以提前進入玉衡境。將來你們打草驚蛇,或雷陽子等人身份被意外識破,我們或能接應他們……”

    陳尋點點頭,知道徐崢不會冒險進入皇曦宗玄修聚集的鳳州,但他這也是老成之言,有他們在鳳州外圍負責接應,雷陽子、白無涯、張順暴露身份后,撤出鳳州的把握要更大一些。

    ******************************

    諸人皆將元胎封印起來,由陳尋帶入北鈞洲,進入陳翎在人族抵抗聯軍里的營帳。

    陳翎這時候才發現,皇曦宗的同門師兄弟,都沒有一人發現她離開過大營,同時她對陳尋竟然真就能不受天道的限制,也是震驚無比。

    她心里明白,陳尋既然不需要封印元胎就能進入北鈞洲,那上千萬魔兵魔將,在陳尋那高深莫測的修為下,比一群螻蟻強不了多少……

    魔族在中小天域所能結成的煞陣,也不可能對陳尋產生什么威脅,陳翎暗感或許唯有魔帝級數的魔族強者,強行進入中小天域,才能對陳尋有所限制吧?

    陳翎雖然還不是北鈞洲人族聯軍的核心統帥,但她的身份特殊,她的營帳里出現幾個陌生面孔,說是陳氏一族流落在北鈞洲歷練的子弟,需要提前撤回玉衡前,也沒有誰會質疑她。

    在徐崢、雷陽子他們進入受人族大軍嚴密防護的傳送法陣之前,陳尋分出三億枚純陽丹以及將六十余枚渡厄丹,都交給徐崢、雷陽子帶往玉衡。

    血海魔劫在玉衡境還沒有全面暴發,玉衡境的涅槃境玄修,還沒有出現大量的傷亡——在諸宗沒有急于補充涅槃境中堅力量之前,涅槃丹在玉衡境的價格,應該還是相對公允的,與渡厄丹的比價,應該還沒有出現嚴重的倒掛。

    在血海魔劫全面爆發之前,陳尋希望徐崢、雷陽子在玉衡盡可能多的收購涅槃丹,以備黑衫軍諸多天人境玄修沖擊元胎所用。

    天壁一戰,陳尋前后斬落四個魔帝,收獲大量的大道印記碎片,是比渡厄丹更珍異、能助涅槃境玄修渡過風火大劫的替代品,陳尋索性就將渡厄丹拿出去交換黑衫軍更急需的涅槃丹……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