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弱點

第一百六十三章 弱點

    赤炎魔帝三四千丈高的魔軀,包裹在一團似金汁銅液涌動的煉魔神焰中焚煉,任它再高的修為,此時也是在荒土上翻滾掙扎,撞得殘山斷嶺天崩地裂,甚至還有一座天魔大陣直接受到牽連,被赤炎魔帝撞散。

    無數魔兵魔將沒有來得及撤走,只要沾染上一點仙元劫力所化的煉魔神焰,就化為灰燼。

    看此情形,待赤炎魔帝再翻滾過來,無數魔物都是一哄而散,驚懼之余,哪里還敢讓赤炎魔帝近身半寸?

    赤炎魔帝在侵入天鈞境二三百年間,雖然靠吞噬大量身具荒古血脈的人族,強行融合大量的大道印記碎片,修為提升梵天境巔峰,但這只是它神魂層次的修為境界。

    然而赤炎神魔煉體的肉身修為,提升卻沒有那么迅速。

    神魂修為境界高,神通廣大,攻擊力強;神魔煉體的肉身修為低,近身搏殺及防御力就相對較弱。

    而又沒有絕品防御道寶護身,赤炎魔帝也知道它的弱點在哪里,很容易成為人族刺殺的對象。

    這也是赤炎魔帝在魔族大軍之中,都要藏蹤匿形、不輕易以本尊露面的原因。

    陳尋也恰恰是因為如此,才千方百計的想著找到赤炎魔帝的本尊所在,施展斬首戰術。

    魔族唯強者是尊,在戰場上斬落赤炎魔帝的意義,自不待言。

    要不是有這樣的弱點,赤炎魔帝神魔煉體的肉身修為,都同樣提升到梵天境后期或巔峰層次,即便是承受仙元劫力所化的神焰焚煉,也不會完全失去反擊的能力。

    赤炎魔帝正極力承受神焰的焚煉,但在其他方向上,諸魔皆知,要救赤炎魔帝,就必需第一時間撕開仙元劫力凝聚而成的金色防護靈罩,斃殺陳尋。

    五樽由數百萬最精銳魔族經天域級天魔大陣凝聚的黑天魔神,連同青角魔帝在內的六個魔帝級以及數十千古魔頭級數的魔族強者,瞬時間聯手所爆發的攻擊力,絕對強到超乎想象,絕對不會比陳尋剛才借太元殘陣所發出的凌厲一擊稍弱。

    由太元仙陣殘剩仙元劫元凝聚而成的金色護罩,雖然看上去是那么樣的堅不可摧,但在瞬時也是支離破碎,像是被打得粉碎的金色晶球,散成裂谷上空漫無邊際的金色碎片、碎光。

    然而就在金色靈罩被攻碎的同時,一樽獨角巨魔與數道身影,從虛元珠中跨出。

    獨角巨魔雙手執持血腥巨斧,直接往當面撲殺過來的青角魔帝、黑天魔神斬去……

    諸魔看到這一幕,都快要將巨大晶石似的眼珠子瞪爆掉,黑巖魔帝怎么會拿著羅迦魔帝的血腥巨斧,朝青角魔帝殺去?

    黑崖這時候剛好飛到大裂谷的邊緣,看到這一幕,又再度受到強烈的刺激栽倒,發出凄厲的怒吼:“父帝!”

    諸魔轉念便想明白,眼前的黑巖魔帝,竟然是已被人族煉制成的魔神傀儡!

    黑巖魔帝殞落才三四十年,竟然就被人族煉制成魔神傀儡了?

    它們都能理解黑崖此時的悲憤,但此時已經顧不上它了,因為它們數念的停滯,已經令青角魔帝陷入九死一生的險境。

    雖然時間短至數念,但仙君魔帝級的強者相爭,爭的就是數念先機,諸魔因為震驚停滯的數瞬,孤身撲至裂谷上空的青角魔帝與五樽黑天魔神,卻要承受人族最暴烈的反擊……

    ******************************

    富貴險中求,也是魔族所奉行的至理。

    赤炎魔帝最先率部入侵天鈞,獲益最豐,不僅僅是它自身修為提升極速,所部魔兵魔將的實力也是最強,事實上成為入侵天鈞的諸魔首領。

    雖然赤炎魔帝實力凌架于諸魔,但正因為赤炎魔帝崛起的時間太短,給諸魔心里造成一種只要抓住誰都能取代它的錯覺。

    這種錯覺,在青角魔帝心里尤其的強烈。

    此時誰也猜不透陳尋手里還有沒有其他底牌,但誰都知道陳尋手里所持那枚青色靈珠,是控制太元仙陣的關鍵——此時誰能第一個擊碎陳尋的身骸,這枚青色靈珠就是誰的戰利品。

    而一旦掌握這枚青色靈珠,不僅未來將成為太元境的魔主,在接下來的地底仙府遺寶爭奪中,還將占盡優勢。

    此時誰知道地底仙府藏有多少上古仙魔遺寶?

    富貴險中求。

    其他魔帝、千古魔頭,第一時間都還有所猶豫,不敢以身犯險,或以手中魔兵,劈出千百道魔煞黑芒,橫越兩三千里的虛空,往陳尋這邊斬來,或者摧動浮空魔山,往金色靈罩猛砸過來,唯有青角魔帝直接與五樽天魔大陣凝聚的黑天魔神撲到大裂谷的上空……

    待金色靈罩破碎后,青角魔帝就伸出像巨大如小山似的青鱗巨爪,朝陳尋當頭抓去。

    然而迎向青角魔帝的,卻是羅迦魔帝那對遺落在七峰戰場上的血腥巨斧。

    青角魔帝還是有收手機會的,畢竟兩樽黑天魔神的位置比它更靠前,巨拳都已經轟臨陳尋的頭頂,血腥巨斧先要替陳尋化解這兩拳的攻勢,青角魔帝能在極瞬之間,退出血腥巨斧的攻擊范圍。

    青角魔帝看出從虛元珠跨出的巨魔,是黑巖魔帝殞落被煉制成魔神傀儡的身骸。在黑巖魔帝的死前,青角魔帝已就不甘示弱了,何況僅僅是黑巖魔帝身骸煉制的魔神傀儡?

    照道理來說,魔神傀儡頂天保持住身骸死前的戰斗本能而已。

    青角魔帝拼著受魔神傀儡一斧,青色巨掌僅僵硬了一念短時,猶徑直往陳尋抓去。

    “吼!”

    青角魔帝咆哮怒吼,

    血色斧鋒劃過,青角魔帝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那只青鱗巨掌斬落下來,往大裂谷的深處墜去,難以想象自己竟然連魔神傀儡的一斧都接不住!

    青色魔血飚飛,如暴雨怒灑。

    那只青鱗巨爪雖然是它修煉十數萬年的肉身法寶,但青角魔帝眼見又是一道凌厲的斬天斧芒斬來,此時哪里顧得上_將青鱗巨爪收回,身形破空而退,爆鳴陣陣,摧激山石崩裂。

    這道斬天斧芒,卻是奔青角魔帝右翼的那樽黑天魔神斬去。

    魔神傀儡跨出,諸魔都有極短時間的停滯,但五樽黑天魔神與青角魔帝已經撲到裂谷上空,在仙元劫力重新凝聚金色靈罩之前,首先要將眼前的威脅盡數化解掉。

    方嘯寒跨出虛元珠,封龍琉璃塔、紫凰神劍一起祭出,與魔龍星墟子、錢塘老妖以及迦黛同時往右翼那樽黑天魔神魔怒攻而去……

    陳尋執持虛元珠,隨時要與七峰靈山的璇元大陣保持遠距離感應,這才能摧動太元仙陣殘剩的仙元劫力,此時已分身無暇。

    沒有陳尋相助,常曦、蘇清影二女摧動混沌黑蓮,也是一連轟出七道滅世劫雷,將左翼一樽黑天魔神轟得寸寸碎裂。

    天域級天魔大陣所凝聚的黑天魔神,雖然有著堪比天域強者的肉身戰力,但就防御力來說,還是要比梵天境中后期的萬古魔頭略弱一些。

    混沌魔張開吞天巨口,一團粘稠的黑色魔霧翻涌而出,混沌玄天在極瞬之間就彌漫數百里,在陳尋摧動仙元劫力重新凝聚出堅不可摧的防護靈罩之前,為諸人提供一層脆弱到極點的防護。

    混沌魔此時的實力,不比混沌老祖陳徹稍弱,但他們所面臨的攻擊力實在是太強了,就連太元殘陣凝聚的防護靈罩都在極瞬之間被轟碎。

    要是同樣烈度的攻擊降臨,混沌魔豁出老命,也只能替陳尋他們緩沖兩三成的傷害。

    此時最強的,還是以黑巖魔帝身骸煉制的玄衍都天魔神傀儡,兕師、常暨所率的最為精銳的一萬黑衫軍,直接與魔神傀儡身魔合一,數念之間不僅斬落青角魔帝的右掌,還化解掉三樽黑天魔神的攻勢。

    血腥巨斧怒斬,血光彌漫,數百里范圍內的虛空,都被劈斬之間透漏的威能震碎,虛空亂流狂涌,就算是青角魔帝在一念之間退出五百里,護身玄煞還是被震得粉碎。

    青角魔帝此時背脊已經是嚇出一身冷汗!

    若是說以黑巖魔帝身骸煉制成的魔神傀儡殺死,嚇了諸魔一跳,此時這樽魔神傀儡戰力之力,更是令諸魔震驚,手里又慢下半拍。

    斬碎三樽黑天魔神之后,玄衍都天魔神傀儡不退反進,一步跨過兩千里寬的深壑,舉斧往右翼的諸魔斬去。

    此時右翼諸魔哪里還顧得上去攻擊裂谷上空的陳尋等人?

    右翼諸魔或閃身狂退,或將護身玄煞摧發到極致,或被魔傀儡的強悍激發出最兇殘的殺念與戰意,舉起魔兵往前圍殺過來。

    左翼的諸魔也遲疑數瞬,不清楚是要先圍殺魔神傀儡,避免右翼的天魔戰陣被沖潰,還是繼續攻擊裂谷上再次凝聚成形的金色護罩,先斃殺陳尋、解救赤炎魔帝!

    “你們就不想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控制太元仙陣的?”

    陳尋在金色護罩里,張口問道。

    諸魔又是一怔。

    是啊,它們怎么都不明白,太元仙陣怎么可能會受陳尋控制?

    雖然事發突然,從陳尋出手到現在才過去數瞬短時,但就是這數瞬短時,這個念頭在它們的腦海里已經轉了無數次!

    “人族狗賊拖延時機!”青角魔帝右掌斷去,但心智還沒有糊涂,此時怎么能停下手聽陳尋說控制太元仙陣的曲折?

    諸魔雖然才被陳尋唬住數瞬,但這數瞬短時,已經足夠,玄衍都天魔神傀儡硬生生承受十數千古魔頭的攻擊,抬腳就往被仙元神焰焚煉得滿地翻滾的赤炎魔帝踏去……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