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姜氏老祖

第一百一十九章 姜氏老祖

    一道赤血雷光劈空轟出,替夔龍擋住必殺一擊,但真正難抑內心激動的,卻是身在九天罡風層中、正抵擋罡風烈焰焚煉驚虹舟的姜云涯等人。

    姜云涯等姜氏殘族的高層,自然是接到經熹武帝秘密傳送的老祖秘信之后,才聚集殘族子弟,作為天道蕩魔軍的援兵進入茫茫星域的,但即使看到附有老祖神魂印記的秘信,姜云涯等人心里還是多少有所疑慮的。

    老祖殞落后,他們找遍澶洲大小角落,也暗中派人進入諸多附庸于澶洲、老祖早年曾踏足過的中小天域,但兩百多年過去,都沒有發現有絲毫老祖轉世的跡象。

    他們甚至都已經不再抱以希望了,都打算分裂各立門戶了,這時候作為與澶州都沒有太大直接關系的旁系子弟熹武帝跑過來,跟他們說,老祖早就在青梧嶺秘密轉世了,此時就與陳尋在一起,誰人心里會沒有一點疑問?

    此前兩百年找遍那么多的地方,誰都沒有發現老祖轉世的蹤跡,而老祖轉世之后竟然都沒有直接與姜氏子弟聯系,沒有想著收編姜氏殘族,卻在陳尋兩百年回歸后突然出現了,派人傳信過來,誰人心里會沒有一點疑問?

    要不是陳尋與熹武帝絕不可能投靠魔族,他們甚至懷疑這一切有可能是魔族的陰謀。

    畢竟熹武帝那邊暫時還不能將所有的細節,都透漏給姜氏子弟知道。

    最后還是姜云涯力排眾議,將他所還能影響到的姜氏殘族二十一名涅槃境強者,都聚集起來,湊足百萬精銳戰力,進入茫茫星域深處。

    只是眾人心里的疑云,還是很難完全清除的,特別在進入茫茫星域深處,孤寂的飛行數年,疑云也不可能清除,甚至都擴散到嚴重影響士氣的程度。

    大家都擔心姜氏殘族這一部精銳,要是都葬送在茫茫星域深處,姜氏很可能就要徹底沒落下去,再沒有復興的可能了。

    這一刻,看到一道赤血雷芒劈空而出,看到赤血雷芒之后虛空透出一樽巨大的古瓶虛影,姜云涯等人靈海仿佛都叫一道明亮的閃電劈入,心情在驟然沸騰起來,是那樣的激動,是那樣的難以拿言語形容。

    “是老祖,是老祖在祭用五雷遁空瓶!”

    埋藏在心里數年的疑云一蕩而空,無數人神魂深處都有難以抑制的激顫在涌動、在沸騰,無數人站在驚虹舟里,歡騰的呼叫起來。

    苦盼兩百多年,這一刻看到老祖在東勝洲現身,姜云涯都難以自抑的流出兩行清淚,從臉頰掛下來,揮手直指下方的血腥戰場,沉聲說道:“殺滅魔族,復興姜族!”

    “殺滅魔族、復興姜族!”

    “殺滅魔族、復興姜族!”

    姜氏子弟與魔族才是真正的深仇血恨,想想澶洲陷落時,有多少城池破滅,有多少姜氏子弟淪為魔族腹中的血食,連輪回都不得入?

    而這十數艘驚虹舟里的百萬將卒,主要都是來自澶洲及附屬宗族、部族,又有誰沒有嫡親血脈喪命魔族之手?

    在疑云一蕩而空之后,他們胸臆意涌動的則是無邊報仇血恨的怒焰……

    一頭頭血色蒼龍凝聚起來,在九天云宵之上吟嘯奔騰,以千萬雷霆奔殺之勢,往下方的戰場怒卷過去……

    *****************************

    一道赤血雷芒轟碎黑鱗巨爪,姜晨歌隨后踏出蓮書洞府,祭出五雷遁空瓶,就往黑色身影轟去。

    五雷遁空瓶本體就重逾億鈞,堪比一座巨峰,陳尋當初也是以真龍臂,才勉強能將五雷遁空瓶托起來,但那時候姜晨歌還沒有施展什么法訣,去摧動五雷遁空瓶的什么神通。

    此時的五雷遁空瓶,極瞬之間就在蒼穹之上變成萬丈巨大,金色雷霆滾滾,像一座雷霆異力組成的巨湖,將看似修長的古銀瓶身淹沒,攜億鈞之勢,往黑色身影鎮去……

    “姜晨歌!沒想到赤炎攻陷澶州時,竟然都沒有將你的神魂煉滅,又讓你在這里還魂了!”

    黑色身影初時還是人形,但它也知人形難以抵擋攜億鈞之勢鎮壓過來的五雷遁空瓶,身影極速變大,化變成比黑崖還要高大兩三倍的犀魔,像是一座兩三千丈的巨峰,矗立在天地之間,舉手竟將五雷遁空瓶托住。

    姜晨歌雖然才恢復到涅槃中三境巔峰、肉身不滅的境界,但五雷遁空瓶乃是絕品道器。姜晨歌祭用五雷遁空瓶,哪怕是只能發揮五雷遁空瓶三五成的威能,就足有與魔帝仙君級角色一爭高下的實力了。

    絕品道器,雖然還沒有達到仙器靈寶的層次,但威力已經不是絕大部分魔帝仙君,甚至梵天境后期仙魔強者所能抵擋了。

    當年能將混沌老祖困住十萬年而不能脫身的陷仙大陣,核心陣品、化變陷仙峰的陷仙印,也僅是絕品道器而已。

    姜晨歌此時所恢復的神魂修為,嚴格說來,要比陳尋弱許多。

    理論上他都還沒有能力去祭煉絕器道器,甚至極品道器在他手里都發揮不出三五成的威能,但這樽五雷遁空瓶在姜晨歌手里祭煉了十數萬年。

    姜晨歌前世甚至投入大量的心血與精力,將五雷遁空瓶從極品道器提升到絕品道器,五雷遁空瓶已經祭煉成能隨他轉世的本命法寶,神魂可以說是達到完全契合的層次。

    此時除了混沌老祖陳徹,也只有姜晨歌能將五雷遁空瓶的威能發揮出三五成來。

    然而黑巖魔帝并非梵天境后期的仙魔,此時竟然能只手托住五雷遁空瓶,也很是出人意料。

    但不管怎么說,天道蕩魔軍剛才瀕臨覆滅的局面,在這瞬時,因為姜晨歌的出戰,算是徹底逆轉過來了。

    “……”黑崖憤怒咆哮起來,沒想到狡詐的人族竟然還藏有這樣的底牌。

    錢塘妖君暗暗心驚,看到赤血雷芒乍現的那一刻,下意識就會抽身逃走,在看到黑巖魔帝從容不迫的將五雷遁空瓶托住,才稍定心神,但九道蛇脊也是嚇出一陣發麻,心里想,要不是黑巖魔帝早就暗中降臨東勝洲,以它們突然面對橫空出世的五雷遁空瓶,該是何等的慘淡?

    姜晨歌在澶洲竟然沒有魂飛魄散!

    姜晨歌竟然轉世了,甚至一直都藏在天道蕩魔軍中!

    人族太他娘狡詐了,它們看似給人族聯軍挖下陷阱,卻未想人族聯軍也給它們挖下更深的陷阱。

    **********************************

    趁錢塘妖君分神、黑巖魔帝暫時被五雷遁空瓶鎮住之際,陳尋打開連接防護大陣與九天云宵的蒼穹之門,將十數艘驚虹舟接入防護大陣之中。

    姜云涯仗劍殺出,與十數血色蒼龍一起,撲向最為殘酷、血腥的戰場核心,與陳尋他們并肩而戰。

    姜云涯以天地法相接引天地精元,化變成一樽高達四五百丈高的金甲神將,手持金色巨劍,就往黑崖斬去。

    姜云涯修行數萬年,雖然近萬年來一直都停滯在涅槃第九境,一直都不敢輕試最后一重、也是最殘酷、最兇烈的天劫,但作為涅槃第九巔的人物,他還是有足夠的實力將黑崖的攻勢承接下來。

    看到這一幕,特別是看到姜云涯出現,錢塘妖君才真正想明白眼前這一切,都是陳尋早就為他們挖好的陷阱。

    對啊,要不是姜辰歌早已轉世,姜云涯這一級數的強者,怎么會聽從陳尋的調動?

    而姜云涯率姜氏殘部子弟從天鈞境出發,出現在東勝洲,穿越茫茫星域就需要數年之久,要不是一切都是事前安排好的,哪里會如此湊巧的抵臨戰場。

    西賀洲慘敗以后,它們只關注西賀洲附近的虛空、星域,有沒有異動,卻沒有想過,陳尋率天道蕩魔軍進入茫茫星域之初,就將這一切都計劃好了。

    好在陳尋此賊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黑巖魔帝會暗中降臨東勝洲,不然的話,它們這次真就要都死翹翹了,姜晨歌畢竟還沒有恢復前世的巔峰修為。

    *******************************

    錢塘妖君生出退縮之心,攻勢就弱了三分,黑崖的攻勢又叫姜云涯承接過去,陳尋就能騰出手,摧動藏劍塔,摧動天河一般的磅礴劍氣,往黑巖魔帝吞卷過去。

    “人族果真狡詐!”黑巖魔帝的聲音如雷霆震驚,但語氣還是輕松之極,就見他張口吐出數面黑色魔幡,在周身形成一道有環形天河一般的黑色虛影,竟然就將天河劍氣封住……

    陳尋淡淡一笑,這時候他將蓮書祭出。

    這一刻,蓮山也真正的在人魔兩族面前,展露出萬丈巍峨真形,往黑巖魔帝的頭頂鎮壓過去。

    擒龍子徐斌、趙醒龍、呂孝瑞等人這時候直接從半山腰的青銅道宮里殺出,全力將魔君、魔將以及天魔大陣所凝聚的羅剎魔神都封擋在最核心的戰場之外,以便陳尋他們能騰出手,從容不迫的圍殺黑巖魔帝。

    魔族只要細心一些,都不難追查到徐斌等人已經陳尋進入茫茫星域深處,因而這時候徐斌他們當成伏兵從道宮中殺出,還不會暴露黑衫軍的存在。

    億萬魔物,誰又能想到,混沌老祖、混沌魔、青牛兕師、方嘯寒等級數的強者,以及上萬元丹境以上的黑衫軍精銳,還深藏在蓮山道宮之中?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