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黑巖魔帝

第一百一十八章 黑巖魔帝

    (十月人氣榜第一!十月更新很勉強,但兄弟們如此給力,真是十分的意外,十分的感激。萬分感激wangyeniunie、健康第一、李晨歌等兄弟們的堅定支持,希望十一月人氣榜能有一個更好的開局,兄弟們,保底月票什么的,都投出來吧,不要藏在手里啦!)

    一縷殺機襲來,初始就像捅破窗紙的一抹艷陽,極瞬之間就澎湃浩然,似汪洋大海充塞了整個天地吞噬過來。

    陳尋沒想到魔族強者的殺氣,竟然也是如此的浩大沛然,但細想也不奇怪,殺戮魔道、吞噬魔道、暗日魔道,都是一種道,修煉到極致,都有道的浩大沛然。

    在人族援軍即將抵臨東勝洲的一刻,蟄伏在雁蕩山深處的這樽魔帝,終于是忍不住登場了,它必定是以為人族聯軍的底牌已出,便要趕在援軍將臨未臨、退無可退之際,先將已經被壓縮到雁蕩山深峽里的天道蕩魔軍殺潰。

    這樽魔帝除了極為隱忍,非要等到陳尋亮出一張底牌才出手外,同時也有著難言的貪心。

    它趁人族援軍已經進入九天罡風層、退無可退之際再出手,自然是要將天道蕩魔軍以及援軍一起留下。

    要不是陳尋早就悟得鴻蒙大道,魔帝仙君級的威壓已經對他沒有絲毫的影向,換作其他剛晉入涅槃上三境的玄修,很可能在這一瞬,神魂就被這無盡彌漫的殺氣壓得破裂開來。

    就算如此,陳尋眼前也是昏暝一片,仿佛被這樽魔帝拖入一個獨立的精神世界之中。

    陳尋雖然在陷仙大陣里,跟雷鈞老祖及混沌老祖都交過手,但當時雷鈞老祖與混沌老祖都受到壓制,所以他還沒有直接感受到魔帝仙君級的角色,是何等的強大。

    說徐崢老魔能逆抗魔帝仙君級的角色,也僅僅是說徐崢老魔能在魔帝仙君級的角色支撐幾個回合,但真正的實力也有著巨大的差距。

    此外,徐崢老魔有仙器殘寶,魔帝仙君級的角色在這天地間存在數萬年、數十萬年,即便沒有仙器靈寶,頂級的純陽道寶、玄兵魔器,又豈會有缺?

    這樽魔帝雖然還有數萬里之外,但陳尋已經感受到它的強大。

    陳尋再次將上萬枚純陽丹擲入藏劍塔中,雪色劍氣洶涌而出,形成層層疊疊的劍氣屏障,將他周身護住,又將赤血冥蛇劍所化的黑色巨劍撤回來,懸在頭頂之上。

    黑蝰王蟒的兇烈氣息也徹底的爆發起來,不放過昏暝世界里任何一縷微弱之極的殺機。

    這樽魔帝雖然沒有直接撕開虛空,但數萬里之遙對它而言,也只有咫尺。

    一縷殺機就像是黑暗之河貫穿蒼穹,百分之一瞬就拉近兩三千里,實比瞬穿虛空還要快速,陳尋心里清楚,在十分之一瞬后,他就會面臨這輩子以來所見過的最暴烈的攻擊。

    而在這之前,錢塘妖君的九顆猙獰頭顱已經猛然咬過來,懸在陳尋頭頂的黑色巨劍,一分為九,往錢塘妖君的九顆頭顱斬去,但斬在軟綿綿渾不著力的虛空之處。

    錢塘妖君那件展開似烏云的黑兜,不僅將一分為九的大混沌劫劍抵擋住,還化作一片吞天烏云,反而朝陳尋罩來。

    這件吞天烏云兜,曾是上古姜氏手里的一件珍品級道器,是從九幽地脈汲取黃泉圣水后再凝煉成玄陰真煞,浸淬大量的烏金絲煉制而得,是一件防御兼困敵的法寶。

    澶洲破陷,除開激戰中破碎的道寶、大陣之外,上古姜氏有好幾件珍品、極品道器都落入魔族之手。

    吞天烏云兜雖然跟能自成世界的陷仙印無法相比,但也厲害無比,沒想到最后竟然落到錢塘妖君手里。

    這些年過去,想必錢塘妖君已經將這件吞天烏云兜祭煉到極致,不然難以輕松擋住陳尋分斬出的九道混沌劍煞,看得出錢塘妖君剛才也隱藏了實力。

    陳尋陷在魔帝施展的昏暝世界之中,但他周身千丈以內的一草一木都在他的感應之內,摧動藏劍塔,無盡劍氣凝聚成一座峻偉無法的峰形,將吞天烏云兜撐住,使其落不下來。

    赤血冥蛇劍這時候則化作一頭血色冥蛇,纏繞到陳尋的身邊,張開猙獰的血口,含著一團混沌黑炎,以應對其他魔君會趁火打劫撲殺過來。

    錢塘妖君這次也是隱忍到極點,此久激戰那么久,它都只是謹守自家的門戶,僅僅是承接陳尋半數的攻勢,但沒有絲毫要反擊的意圖,這時候見有機可趁,才摧動吞天烏云兜往陳尋頭頂罩來。

    陳尋知道它必是看中藏劍塔及赤血冥蛇劍兩件法寶,但它要想分得其一,必需要在此時立下大功才成,所以它選擇趕在這一刻全力出手了。

    不僅錢塘妖君全力出手,黑巖部少帝黑崖額頭的犀魔角這一刻也焰芒爆漲,它嘴里大叫道:“父帝,你瞞我好苦,孩兒都不知道父帝您已經到東勝洲了!”

    黑巖魔帝!

    聽到黑崖的話,錢塘妖君等胸臆間殺戮意志更是熾烈,沒想到竟然是黑巖魔帝親自降臨東勝洲,更沒想到就連少帝黑崖連被蒙成鼓里,此前都不知道它父帝的行蹤。

    魔帝都是高深莫測的存在,想必也是早就注意到止魔嶺慘敗的諸多細節,這才刻意隱身藏在東勝洲;事先不跟它們聯系,就是要暗中觀察天道蕩魔軍的真正實力,就是要反復確認人族聯軍到底有沒有更深的詭計。

    不管怎么說,誰都知道陳尋才是這路天道蕩魔軍的真正核心人物,真正的靈魂人物。

    不管人族聯軍還有沒有暗藏其他底牌,錢塘妖君、翼魔九海、少帝黑崖心里都沮楚,只要它們能將陳尋殺得神魂俱滅,這一戰魔族就將徹底奠定勝局。

    黑崖渾身魔血都要沸騰起來,從今往后,魔族大軍內部將再沒有誰敢輕視黑巖部的存在。

    無盡的虛空亂流就像無數金色靈蛇破壁而出,往陳尋吞噬而來。

    雖然陳尋不斷將海量的純陽丹打入藏劍塔,但在黑崖與錢塘妖君的攻擊下,巍峨千丈的峰形劍氣立時被打壓不足百丈高矮,岌岌可危到即將崩潰的邊緣。

    常曦驅動岐蛇身外分身,將翼魔九海纏住,或者說她已被翼魔九海瘋狂的纏住,此時也已經無法脫身去助陳尋。

    迦黛身份不便暴露,此時自然要替魔族出戰,揮舞金剛骨刀,層層疊疊的刀芒仿佛巨浪狂濤一般,斬向一樽由山河殺伐戰陣凝聚的羅剎魔神。

    千丈之間的空間都徹底破碎,大量的虛空亂流席卷而出,不分敵我的朝戰場吞噬過來。

    虛空亂流兇烈之極,迦黛當年即便是修煉成不滅魔軀,陷入虛空亂流之中都沒有支撐數瞬短時,最后還是借一截斷臂逃過大劫,這時候就見一座座山峰高崖,就像紙糊似的被摧毀。

    這一刻迦黛心里沒有絲毫的擔憂,反而有著激蕩胸臆的興奮或者說是亢奮,恨不得將陳尋揪到跟前歡呼:你這小子隱忍到這時,終于是將魔帝級的角色誘入陷阱了,竟然是黑巖魔帝親自降臨東勝洲,雙方的算計真是太陰險、深沉了。

    **************************

    數萬里之遙,就像咫尺,黑色身影以難言詭異的極速,十分之一瞬就已經踏入血腥殺場,一只黑鱗巨爪同時從虛空中探出,攜帶著無盡的毀滅意志,卻是先往老夔的猙獰頭顱印去。

    老夔才修入涅槃第三境,龐然龍軀兩千余丈,但以一己之力抵住數頭大魔君級魔族強者的圍殺,已經將太古神獸的威力盡數的發揮出來。

    但不管怎么說,老夔此時在戰場上表現出來的實力,比陳尋、常曦還是差了一大截,龐然龍軀已是被數頭大魔君級的魔族強者殺得傷痕累累。

    黑色身影沒有直接攻擊陳尋,黑鱗巨爪甚至都沒有想著先將常曦的岐蛇分身轟碎,竟然先往老夔攻去。

    眾人、眾魔這一刻,眼珠子也是掉了一地。

    但魔帝出手,自有它的算計,諸魔只是倍加摧動攻勢,心里都想,此刻有黑巖魔帝親自掌控戰場全局,它們就不用再擔心什么,只要將在這一刻將最強的戰力爆發出來即可。

    天道蕩魔軍的將卒,這一刻心臟則都提到嗓子眼,而姜云涯站在驚虹舟之中,心里更是波瀾狂涌,沒想到竟然有魔帝級的存在出現東勝洲戰場之上。

    上古姜氏殘族,手里已經沒有更強的戰船了,十數艘驚虹舟還是勉強拼湊出來的,此時他們已經進入九天罡風層。

    東勝洲生靈幾近滅絕,天道殘破,天道神雷微弱到極點,完全可以無視,但還有無數的烈焰從九天罡風層釋出,附到驚虹舟的外層。

    姜云涯等人要全力助驚虹舟去抵擋這些烈焰的焚煉,之后才算是真正進入東勝洲。

    好在東勝洲僅僅是中千天域,九天云宵之中所產生的罡風烈焰還不算多么兇烈,但也絕不容忽視。

    眾人這時候都能看到下方雁蕩山里的戰局,沒想到竟會有魔帝級的角色存在,而且一下子就要直接將人族極重要的一員戰將斃殺,大家心里都驚駭到極點,心里都在想:他們來援東勝洲,原先是指望與陳尋所率的天道蕩魔軍匯合,圍殺一路魔族大軍,這次豈不是恰好落入魔族所設的陷阱中了?

    就在驚虹舟里眾人驚懼之時,就見一道赤血雷光劈空轟出,將快到印到老夔頭顱上的那只黑鱗巨爪轟成粉碎……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