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七十四章 啞駝子

第七十四章 啞駝子

    在云荒山西嶺的深處,一座沒有什么名氣的山峪之中,風黎氏所立的石寨,在風雨中已經屹立有一百四十七年。

    這是十幾萬人聚族而居的大寨,但是西嶺相對安全的區域,都不到十萬里縱深,又是山多地少,上百億人丁擠在這里,風黎氏能擁有這么一座石寨、控制一片三四十里長的山嶺,已經是相當不錯了。

    祭奠先祖英靈的石殿里,是一座百丈見方的校場,一群十數歲以下的少年,正在校場上苦修戰技,增強氣血真陽,有數名少年拳勢之間已隱約有山崩海嘯之音發出,這已經是將崩山裂海拳修煉到小成境界,即將能功成走出石寨,走出伏牛嶺,加入永明麒麟軍,去誅殺魔族了。

    一個頭發蓬亂的獨臂老叟,蜷縮在祭殿前的角落,老眼昏黃,昏昏欲睡的抱著一把大掃帚,一副風燭殘年的樣子,似乎隨時頭一歪就會悄無聲息的離開人世。

    寨子里人都叫他啞伯,只是知道他專門負責英靈石殿及校場的打掃,看到誰都啞啞的一笑,跟老樹皮一樣的枯瘦老者,好幾道傷疤縱橫,十分的丑陋跟恐怖,笑得比哭還難看;背也駝得厲害,少年們都喜歡叫他啞駝子。

    都說啞駝子是從兩百年前麒麟角血戰存活下來的悍卒,死在啞伯手里的魔物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但這些子虛烏有的傳說有誰會信?

    當年的澹州帝朝真要這么厲害,怎么會就灰飛煙滅了呢?

    啞駝子要是那么厲害,又能活過兩百年,那他必然是天元境的蠻修,怎么不加入永明麒麟軍,會回到寨子里干這么端茶遞水、掃屋清舍的低劣事,甚至端把掃帚都顫巍巍的抓不住?

    上午的苦修完畢,啞駝子撐起顫巍巍的身子,佝僂著身子,抓起大掃帚要來清理校場,有幾個頑皮的少年,撿起幾塊碎石朝他的駝背扔去,啞駝子痛得嗷嗷直叫,呲牙咧嘴要將這些頑皮的少年嚇退。

    那幾個少年都有青陽境中階的水準,哪里會怕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啞駝子,撐腰嚇唬他道:“要是校場上有一塊碎石沒有清掃干凈,明天崴到我們的腳,小心打碎你的那個破碗,再餓上你幾天!”

    幾名專門負責教訓寨中少年的蠻武,看到這情形也都是咧嘴一笑,沒有人上前阻止那幾個頑劣少年。

    這些事他們當年也干過,現在長大了,不會再這么捉弄人畜無害、老實巴結的啞駝子了,但看到別人重復他們當年所做的事情,也是當作一笑。

    “黎海,宗主回天鈞了!黎海,撿起你的戰戟、披上你的戰甲,宗主回天鈞了,又該是我們這些老骨頭,為這片大地粉身碎骨的時候了!”

    突然間有極遠處的山嵴之巔,有一聲長嘯,初時極為飄渺,轉瞬間如雷霆往石寨這邊滾滾而來,仿佛天威仙音直接滲透到眾人靈海神魂深處。

    校場上的諸多蠻武、少年都震驚在那里,傳音之人的修為得有多高,傳音才有如此震懾神魂的威能。

    而黎海又是誰?他們寨子里有叫黎海這個人嗎?

    站在校場邊上,手里握著大掃帚的啞駝子,聽到這聲音,佝僂的身軀驟然起顫抖起來,仰天一遍遍的嘶吼長嘯起來:

    “蒼天有眼,宗主他回來了!黎海又能披上戰甲、拿起戰戟,為這片土地而戰了!”

    “蒼天有眼,宗主他回來了!黎海又能披上戰甲、拿起戰戟,為這片土地而戰了!”

    “蒼天有眼,宗主他回來了!黎海又能披上戰甲、拿起戰戟,為這片土地而戰了!”

    大家都愣驚在那里,啞駝子發什么神經,他這反反復復的鬼哭狼嚎怪叫什么?

    那幾個頑劣的少年,又想撿起碎石,去扔他的駝背,就見啞駝子背脊猛然間拉直,像是一棵挺拔直立的青松佇立在校場邊,氣勢陡然拔高到令諸多頑劣少年心驚的地步。

    不,啞駝子的氣勢還在節節拔升,像是一座石崖,像是一座石峰,像是寨前的伏牛山,充塞了整個天地……

    眨眼之間,諸多少年以及在校場前負責教導少年苦修的中低階蠻武,這時候就覺得啞駝子的氣勢,已經充塞了他們的整個神魂,已經達到令他們仰望而不可及的地步!

    這就是幾十年任他們欺負,只會瞪眼呲牙的啞駝子嗎?

    無數人從房子里走出來,看到校場這一幕,都震驚得難以置信。

    這就是幾十年在英靈石殿前默默打掃、從來都沒有吱一聲的啞伯嗎?

    石寨深處,數道長虹飛掠來,為首是風黎氏已經修得元丹境巔峰的族主黎勵飛。

    校場前所發生的一幕,令無數人措手不及、震驚不己,看到族主出現,都找到主心骨似的往他看去,想知道到底發生什么事情,竟令啞伯發生這樣的異變。

    “爺爺,你這就要出山嗎?”

    黎勵飛走到啞駝子面前,雙膝跪下,滿臉淚流的問道。

    他沒想到在石殿前隱姓埋名、自我糟踏了數十年的祖父,在這一刻胸臆間激蕩的戰意,突然間就澎湃到令他們這些元丹境巔峰武修都要高山仰止的地步。

    “宗主他回歸天鈞了啊,我就知道宗主就是死,英魂也會守護這片大地。我這把老骨頭終于能派上用場了啊——拿我的戰戟來,拿我的戰甲來!”啞駝子仰天長嘯。

    什么,缺條胳膊的啞駝子,竟然就是曾與神王戰魂并肩作戰的老族主!

    無數人都愣驚在那里。

    是啊,黎海可不就是老族主的名字嗎?

    只是老族主不是早就在雪龍山戰場殞落嗎,怎么會在英靈石殿前隱姓埋名掃了近百年的地?

    兩名元丹境宗老神情激蕩捧上戰甲、黑鐵戰戟!

    那副戰甲有如活物一般,飛快的附到啞駝子的身上;黑鐵戰戟到啞駝子的手,更是一頭復活的毒蛟,猙獰的窺視這天這地!

    絕品天器戰甲、絕品天器戰戟!

    雖然這些年來,寨子里連一件地器法寶都極其罕見,但諸多蠻武還是聽說過絕品天器法寶的威力,煉入器靈,就能給人一種上古荒獸活過來的感覺!

    “黎厲飛,你等集結我族兒郎,我先去拜見宗族,不要給你叔祖黎虎丟了,你要知道你叔祖黎虎可是宗主身邊的神王戰魂!”啞駝子振聲說道,他話音未落,身形已經一道長虹,往西南方向掠去……

    這時候眾人就見附近的山嶺石寨,又有十數道長虹離地飛出,與啞駝子一起往西南方向掠去。

    西南不都是被魔族摧毀的廢地,他們都趕去哪里做什么?

    即便是要集結,難道不應該往神宵山方向集結嗎?

    傳話之人,嘴里所說的“宗主”又是誰?

    為何這個“宗主”回到天鈞,隱姓埋名多年,甘在石殿里清掃百年的老族主,會如此激動的再次出山,說什么要為這片大地粉身碎骨這樣的話?

    眾人都困惑不已的看向族主黎厲飛,太多的疑問困惑著他們。

    “麒麟角血戰,是一段被人故意掩藏在歲月煙塵之下的歷史,當年魔族才剛剛入侵天鈞,我也就跟你們差不多年齡。我們世代棲息永明島的九黎一族面臨滅絕的絕境,無數視凡民為螻蟻的真君巨頭,卻根本不可能為我們這些螻蟻凡民冒什么風險,去與魔族血戰。只有一個人與一批真正愿為螻義凡民粉身碎骨的修士跑到永明島,跟我們說,我們要為自己爭命!他就是宗主陳尋……”

    黎勵飛從對往事的回憶中收回心神,眼瞳里神華陡然也是燦爛起來,對身邊數名宗老說道:“速派人去永明麒麟角,跟我族的兒郎們傳話,愿為這片大地粉身碎骨,愿與魔族同歸于盡的人,十天之內,尋找種種借口,回到寨子來集結!我們不能再這么拖延下去了,唯有我們粉身碎骨的戰死,我們的族人、我們的血脈子嗣,才能延續下去!”

    ****************************

    玉虛子、田桓、孟庭等人站在誅神峰之巔,看到神宵山以北的群山深嶺里,最初是上百道長虹驚天而起,很快就是千道、萬道,都越過誅神峰,往西南的青梧嶺飛去。

    在神鋒軍、靈天軍解散之后,一個個借傷病隱退的元丹境、法相境、天人境蠻修、武修,一個個永明帝朝、神宵宗死活都拉攏不了的老家伙、賊骨頭,這時候竟然都生龍活虎的跳出來,跑得比兔子還快,往青梧嶺方向集結,這他媽算什么回事!

    田欒與陽云沖對望一眼,當即也不再猶豫,朝大殿里眾人稽首施禮,也都架起遁光,先往青梧嶺方向集結而去,再沒有半點詢問田桓、陽金宵的意思。

    陽金宵、田桓像是被人抽去脊椎的癱坐在石殿之后,這一刻他們也終于想明白過來,他們遠遠比不上陳尋,不是陳尋那曠世妖孽般的修煉天資,不是陳尋神出鬼沒的算計,他們遠遠比不上陳尋的,是人心向背。

    眾生愿力、浩然天道雖然虛無飄渺,卻是真實存在的。

    而這一切的背后,又涉及到更虛元飄渺的氣運。

    當陳尋為人族氣運興蓑而戰時,人族氣運自然就更多的聚集到他身上來。

    想到這里,田桓、陽金宵對望一眼,皆從玉案走出來,跪到陳尋面前,泣聲說道:“這些年過來,雖然心存間隙,但我等絕無相害之心,從今往后,但凡有所差遣,田氏、風陽氏便是粉身碎骨,也無不遵從宗主之令!請宗主能寬裕我等的前罪!”

    這他媽算什么回事,玉虛子、孟庭、姜天仇、徐至龍都傻在那里,田桓、陽金宵這兩個老狗賊,就不能掩飾一下,就這么赤裸裸投向陳尋了?

    田珙雖然不解,但老祖田桓及田欒都做出選擇,他也只能跪到大殿前,對陳尋表示效忠。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