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六十五章 見面禮

第六十五章 見面禮

    蓮山巍峨萬丈,蓮書結界似一座虹頂覆蓋天穹,兩座青銅道宮掩映在云霧之中。

    這時候,方嘯寒、雷陽子、白無涯、張順等人從青銅道宮里魚貫走出,皆穿黑衫戰衣,頭臉都用帽兜遮住,露出星寒雙眸……

    陶景宏難以置信的看向陳尋,實在想象蓮書洞府竟然隱藏著這么一批高手。

    化身雷鈞老祖的混沌魔以及混沌老祖,他還看不出深淺,但方嘯寒、雷陽子絕對是涅槃上三境的逆天強者,白無涯、張順絕對是涅槃中三境的強者,而涅槃下三境的玄修也多達七人,而剩下的三十八人也都修煉到天人境圓滿,只要有充足的涅槃丹及資源,就都能隨時沖擊元胎……

    胡太炎、宗崖、鐵心桐、姜冰云、青璇都看傻在那里,他們都以為陳尋是孤身一人、歷經艱險才回到天鈞,沒想到還有這么多玄修強者與陳尋同行,而這批神秘人又都用黑色帽兜蒙住頭臉,陶景宏、胡太炎都不知道詢問姓名,會不會太冒昧了。

    “嘯寒見過胡師叔……”

    陳尋既然能讓陶景宏、胡太炎等人進入蓮書洞府,他們自然是陳尋能絕對信任的嫡系親信,方嘯寒也就將帽兜摘下來,朝胡太炎長揖施禮。

    “方…嘯寒……”

    胡太炎看清楚方嘯寒的臉,激動得都說不出話來。

    當年神宵宗破滅,師兄將掌教之位傳給方嘯寒,而方嘯寒為個人修行加入玄天教,棄神宵宗掌教之位不顧,沒想到相別三百年后,方嘯寒會與陳尋一起歸來,修為竟然還高深到他已無法窺測的境界。

    方嘯寒的修為太高了,卻朝他長揖施禮,胡太炎有些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應對的看向陳尋。

    陳尋哈哈一笑,朝胡太炎說道:“胡師叔,你擔得起嘯寒此禮,我與嘯寒不管修為如何,始終都是神宵宗出來的弟子,你與赤松師伯,都是我們的師門長輩!”

    在場誰都擔不起方嘯寒的如此大禮,即使是混沌老祖都是與方嘯寒平輩相交,但方嘯寒此時與胡太炎所敘還是神宵宗的情義。

    陳尋又朝姜冰云、青璇:“你們都過來見見我這個師兄,我這些年尋他可真不容易啊!”

    血海魔劫爆發之前,陳尋與常曦等人入墜星海取得雷霆銅柱、小瓏山,當時才發現方嘯寒乃北斗仙君轉世,但當時事關重大,他僅將此事告訴常曦。

    方嘯寒在抵達魔墟前,修為恢復到涅槃第六境不滅之身,而離開魔墟后又行十數年才達到天鈞境附近的星域,但在蓮山之頂的青銅道宮里,時間流逝已過百余年,方嘯寒修入涅槃第七境。

    方嘯寒乃北斗仙君轉世,又得陳尋分割的鴻蒙紫氣不畏風火大劫,蓮書洞府里又有混沌黑蓮這種能加快時間流速的仙階靈物,修為提升如此之速,實在沒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但在胡太炎、陶景宏等人,已經是無法思議了。

    天鈞境自荒古以來,諸仙道宗門,哪怕是轉世之軀,都沒能出現修為如此之速的玄修弟子。

    陳尋迷陷虛空之中,常曦毅然決然選擇與岐蛇大妖的元胎融合,也一舉提升到涅槃第七境,但也留下極大的隱患,不要說常曦今后無法再修行提升,平時絕大多數時間,甚至都要自己封印起來……

    而方嘯寒三百年不見,竟然從元丹境修入涅槃上三境。

    “師兄畢生能有陳尋與嘯寒兩位弟子,應能含笑九泉了!”胡太炎想起舊事,聲音顫巍巍的說道。

    想到郭真人,陳尋與方嘯寒都是喟然一嘆,有些遺憾,卻是怎么都無法彌補的。郭真人已魂飛魂散,即便他們此時都能橫渡諸大天域,也不可能找到郭真人的轉世之身。

    “陶景宏見過方真君!”陶景宏知道方嘯寒與胡太炎是敘舊宗情誼,他與其他人在方嘯寒面前,還是要遵循玄修之間的正常規矩上前行禮,但他心底更為震驚的是:

    方嘯寒都已經是涅槃上三境的修為,而他根本就看不透深淺的枯瘦老者,與那個紫眸玄修,修為境界又有多高深,陳尋是怎么跟他們遇到的,而他們為什么又與陳尋一起返回天鈞境?

    陶景宏心里充塞太多的震驚跟困惑,但又摸不清這些人與陳尋的關系,怕言語不當會壞了陳尋的大計,當下也是先按住心里的好奇,先給方嘯寒行禮。

    “陳尋敬你為師,在場除了混沌仙君外,其他人可就都當不起你此禮了!”方嘯寒哈哈一笑,將陶景宏托住。

    “仙……君!”陶景宏雖然修得涅槃第三境,但聽到方嘯寒的話,也是禁不住嗑巴起來,震驚的看向臉頰枯瘦、眼眸如琥珀的青衣老者,他原以為此人可能有涅槃第九境的修為,才叫他看不透深淺,但怎么都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是修入梵天境的仙君人物。

    “仙君是十萬年前就從天道宗失蹤的混沌老祖?”在場青璇修為最低,才修得法相境巔峰,在場諸人修為個個都要比她高出一大截,看到混沌老祖、方嘯寒等人,反倒要比陶景宏、胡太炎、宗崖他們鎮靜些,也迅速想到眼前這琥珀眼老者很可能就是天道宗十萬年前就赫赫有名的混沌老祖,脫口問出。

    “你們兩個女娃,一個修煉水之道,一個火之道,資質都不算差,但是修煉都還沒有跨入門庭啊!”混沌老祖哈哈一笑,張口吐出一縷火苗、一團青霧,分別從眉心打入青璇、姜冰云的靈海,說道,“我初回天鈞,手里也沒有好東西,但要是不拿出一點見面禮來,陳尋道友定是饒不過我,這兩道印記你倆拿去煉化,修入涅槃應是不難……”

    火苗、青霧實都是純粹的水之道、火之道的大道印記,有混沌老祖多年的參悟凝聚在其中。

    分割大道印記,即使是梵天境仙君人物都要損失一些修為。

    當初陳尋受六臂魔女襲殺,意外迷陷虛空之中,為避免百年苦心經營的局面不崩潰,青牛兕師才決心分割六道神魂印記,以助陶景宏、赤松子等人快速沖擊元胎、修入涅槃。

    這也是青牛兕師為大局做出的絕大犧牲。

    此時混沌老祖看似隨手分割出兩道大道印記,但眾人都知道這兩道大道印記是何等的珍貴,涅槃丹、渡厄丹什么的,壓根都不能與此相提并論。

    混沌老祖如此慷慨,除了看在陳尋的面子上外,同時他也看到,這次大劫已經不是他個人修為都高就能消彌的了,需要培養大量的新一代強者,才能將人族億萬精銳武修、玄修組織起來,擰成真正強大的力量,才能壓制住魔族一往無前的勢頭,阻止太古魔神復活。

    而就算他此時分再多的大道印記,就算是需要多花費幾百幾千年的時間才能修煉回來,但怎么都不及陳尋當初分割給他的那道鴻蒙紫氣珍貴。

    而陳尋不可能無限制分割鴻蒙大道印記,就需要他、方嘯寒兩人站起來,代替陳尋損失一些修為,助梧山新一代的弟子能成長崛起……

    胡太炎主要是修煉乾坤大道,也都已經修煉到天人境圓滿,只需要有涅槃丹就能沖擊元胎,而混沌老祖、方嘯寒都沒有乾坤大道,不能分割大道印記,直接提升他們的修為。

    而宗崖、鐵心桐、古劍鋒、蘇守陽等人目前主要是在天武大道上有所成就,天武大道的本身層次是要比十大天道略差一些,而將來沖擊元胎的難度也更大,但混沌老祖與方嘯寒又共分割四道天武大道印記給他們煉化,就能直接提升他們在天武大道上的修為……

    青璇沒想到剛見面,混沌仙君、方嘯寒就贈出分量如此之重、重到讓她們難以想象的見面禮,看向化身雷鈞老祖的混沌魔時,眼神不僅多了一些期待。

    “我窮光蛋一個,都不要看我。”混沌魔修煉的是混沌大道,即便是混沌老祖都決意不再修煉,除了黑蝰王蟒會由陳尋親自鎮壓,他此時能將混沌大道印記分割給誰煉化?

    此外,混沌老祖祭煉陷仙印是絕品道品、方嘯寒祭煉琉璃封龍塔是極品道寶、煉入琉璃封龍塔的魔龍器靈是千古魔頭級的存在,他除了替陳尋坐鎮蓮山,手里連件道器私藏都無,當真可以說是窮光蛋一個。

    青璇見混沌魔修為高深莫測,卻是這般窘態,甚是有趣,莞爾笑道:“青璇只是想知道前輩是何方大神,可不敢伸手討要見面禮。”

    “你們以后都要叫老魔我雷鈞老祖!”混沌魔絕意將雷鈞老祖冒充到底,說道,“不過,老魔我這個名號你們出去千萬不要瞎說,有個極厲害的角色在盯著我們呢!”

    除了制造血海魔劫的魔族外,陶景宏他們實難想象天地之間還有什么能讓陳尋他們畏懼的?

    不過,混沌魔既然都說出口了,他們也都鄭重其事的應充下來。

    接下來,陳尋才將他流落到玉衡界,在璇玉山與方嘯寒相遇、又助混沌老祖脫困的一些事,說給陶景宏他們知道。

    “此事列為絕密,我回天鈞后,除了赤松師伯、常曦、左、蘇、顧等人外,也不會讓更多的人知道,”陳尋說道,“此外,神衛軍以后所有遭受重創的元丹境以上的武修,你們都秘密他們轉移到昆州來,編入黑衫軍中;對外就宣稱他們都傷重不冶殞落了。與魔族的戰事不能再局限于天鈞境內了,我們在這殘破的昆州先秘密建立據點,待時機成熟,隨時在茫茫星域深處開辟第二戰場……”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