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五十八章 天鈞近況

第五十八章 天鈞近況

    迦黛原計劃趕往赤炎魔帝的領地,不是要去與赤炎魔帝麾下什么魔君匯合,而是要離開黑巖魔帝、九海魔君等魔族強者的視線,然后再尋機離開魔墟。

    此時九海出口相邀,陳尋考慮到,雖然速度會慢很多,但與魔族增援天鈞戰場的援兵同行,可以刺探到很多絕不可能探知的情報,即使返回天鈞的速度會慢一些,但也絕對物超所值。

    見迦黛答應下來,九海魔君頗為興奮,邀請迦黛、陳尋一起前往黑星堡暫歇。

    黑星堡位于一座魔山的腹心處。

    雖然剛才一場激戰,左右近千里方圓的山嶺都紛紛垮塌崩裂,化為砂礫齏粉,雖然黑星堡所在的這座魔山距離空間裂縫口不過三四百里,這時候卻是夷然無損,聳立在滿是巖漿流淌的黑色墟地之間。

    有一層淡淡的血色魔煞,像是血色云氣在魔山的峰崖間流淌。

    黑星堡實是魔山深處的一座天然溶洞,內部極其廣闊,即使九海魔君以翼魔真身進入,都絲毫不會覺得擁擠。

    千魔巨頭級的存在,不會在乎低級魔兵魔將傷亡慘不慘重,陳尋他們走進黑星堡,就看到剛才那個背負黑鐵巨戟的巨魔,此時變成黑衣青年,正將羅剎魔衍鳴拎到身前來喝斥。

    而看羅剎魔衍鳴誠惶誠恐的樣子,而另一頭千古魔頭級的翼魔站在黑衣青年身后,妖瞳冷漠的掃過來,陳尋暗感化變成黑衣青年的巨魔,在魔族的地位應該非同尋常。

    陳尋暗中問迦黛,才知道巨魔所化的黑衣青年名叫黑崖,是黑巖魔帝之子,也是他們所站這片魔墟的少帝,地位要比另外兩位千古魔頭級的翼魔九海、鐵木都要高出一截。

    看到迦黛、陳尋走進黑星堡,黑崖、鐵木神情冷淡,并無特別的表示。

    千古魔頭,也是魔君中的巨頭,地位都極其超凡,通常勢力也極其強大,每個巨頭手下大多都統領十數大魔君、百余魔君,魔兵魔將更是不計其數,黑崖的勢力則要更強一些,鐵木、九海兩大魔君巨頭都要受它節制。

    黑崖、鐵木、九海三大魔君巨頭,剛才第一時間增援黑星堡,但這時候它們麾下的大魔君、魔君,差不多將有四百余魔族強者,都陸續趕到黑星堡上,以防止玉衡境的人族,對魔墟有什么動作。

    事實上看到黑星堡這邊無機可趁,陸原、虞菡二人就與其他皇曦宗弟子,躍入空間裂隙之中,離開魔墟。

    看到黑星堡大廳里擠擠捱捱的魔族強者,陳尋心里也是暗暗震驚,知道他們這時候不小心暴露行蹤,就算黑巖魔帝不出手,他們在四百余魔族強者的圍殺下,怕也是沒有多大機會能夠脫身。

    迦黛雖然突破大魔君瓶頸,實力提升到千古魔頭的層次,但諸多魔族強者對她也沒有特別的恭敬。

    實情也是如此,迦黛在魔族內部沒有真正建立起自己的勢力,就算衍鳴這樣的大魔君都敢對她拿主意,在魔族內部的地位,又怎么可能與九海、鐵木相比?

    更不要與黑巖魔帝之子黑崖相提并論了。

    “迦黛見過黑崖魔君,這是我族的陳寸,是個沒用的家伙。”迦黛此時化變人族少女的模樣,身穿一襲雪色裙衫,脫俗出塵,肌膚似初雪一般潔白純凈,清亮的眸子仿佛藏著無盡星辰。

    諸多魔族強者都不加掩飾的咽起唾沫,黑崖頗為不滿的往左右掃了一眼,但它對迦黛的態度也是冷淡,微微點頭,魔瞳在陳尋臉上掃過一眼,又去訓斥羅剎魔衍鳴。

    陳尋心里一笑,從翼魔九海剛才的話里他都能聽出,黑崖對收編修羅殘族一事頗為熱切,但迦黛名義上又屬于赤炎魔帝的部屬,還輪不到黑崖來拉攏。

    不要看黑崖的真身魔軀是個大塊頭,但還是有幾分小心思。

    雖然迦黛反復說他是個“沒用的家伙”,多少有借機發泄私憤,但因此引起諸多魔族強者的輕視,也更便于陳尋掩飾身份。

    看眼前的形勢,黑巖魔帝不會直接露面,但只要沒有羅剎魔拿玄冥魔眼亂看他,他還暫時不用擔心偽裝會被這些魔族強者看穿。

    接下來魔族強者議事,主要圍繞兩方面進行。

    皇曦宗弟子如此大規模闖入魔墟,是近數千年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很多魔族強者主張謹慎看待此事,應大幅加強黑星堡的防御,防止此次還僅是小規模的試探,接下來很可能會有更大量的玄修殺入魔墟。

    更多的魔族強者,都主張它們此時還是應該全力增援天鈞戰場,才有可能從天鈞掠奪更多的利益增強實力。

    陳尋雖然竭力表現得平靜,也表現得對增援天鈞戰場的濃厚興趣,但心里五味陳雜,一股股難以抑制的痛楚似洪水泛濫,也是毒液一般燒灼著他的心,恨不得立時插翅飛回雪龍山去。

    血海魔劫持續都快兩百年了,陳尋真不敢想象天鈞西陸已經被摧毀成什么樣子了,甚至都不知道綿延十數萬里的雪龍山,此時早已被打得陸沉,不復存在了。

    在黑星堡里,諸多魔君強者夸夸其談,談論的都是人族這時又是有哪個涅槃上三境的逆天強者殞落,談論的是這次又從人族那里捋掠到多少身具荒古血脈的藥胎能助它們提升血脈天賦,談論它們進入天鈞戰場,要怎么好好的享受一番人族的美味……

    臨到最后,陳尋才大體搞清楚,在持續近兩百年的血海魔劫中,南海仙府也已經陷落,戰線已經推進到天道宗的云荒山一線。

    雖說這時候天鈞西陸諸宗已經聯合起來,其他兩陸的仙道宗門也都派出大量的弟子增援云荒山,然而魔墟這邊也已經遠遠不止僅三位魔帝率部侵入天鈞了,此時至少有十一位魔帝級魔族強者進入天鈞,魔君級魔族強者更是不計其數……

    天鈞戰事雖然僵持于云荒嶺一線,但魔族已開始有計劃的征伐天鈞附近的中小天域。天鈞附近的諸多中千天域暫時還沒有大規模的陷落,畢竟中千天域的天道守護極強,魔族此時舍不得損耗太多,但此時已經陷落魔族之手、億萬凡民被魔族吞噬的小千天域就多了。

    聽著魔族強者在黑星堡里夸夸其談,陳尋心里卻是凄涼一片,也不清楚左青木、蘇守思、常真、陶景宏、蘇竣元、苦庵真君、飛熊道人、王青長、慶王姜瀾等故人此時幾人安好、幾人已經從這世間殞落……

    雖然在血海魔劫真在降臨之前,眾人都有粉身碎骨的覺醒,但想到這次回天鈞,所見將是物非人非的慘局,陳尋心里也難抑劇痛。

    “陳寸魔君可是有什么不適?”黑崖注意到陳尋的情緒波動,一對魔瞳往陳尋身上掃過來,沉聲問道。

    “我剛剛聽九海魔君說到魔族大軍已經攻陷天爐秘境,我倒想起一件事來,”陳尋的情緒波動在魔瞳里化變出一片凜冽而寂滅的殺氣,平靜的回應黑崖的話。

    “什么事?”黑崖饒有興致的問道。

    它知道迦黛在修羅一族里的地位,在遭遇強敵時,眼前這樽六臂魔不說拼命護住迦黛的周全,竟然連躲入洞府法寶之中,留迦黛在外獨自對付強敵,這點多少令它想不透。

    “我族圣者已經探明我族大帝極可能在天爐附近的某個中小天域殞落,既然魔族已經攻陷天爐秘境,我怕是不能隨同迦黛魔君、黑崖魔君你們一起去天鈞戰場了!”陳尋說道。

    迦黛微微一怔,聽陳尋的話意思竟是要單獨離開,而留她與黑崖魔君它們同行前往天鈞。

    轉念間她又想明白過來,在知道天鈞戰事的進一步消息后,陳尋此時已經是迫不切待的想返回天鈞去,但留她與黑崖魔君它們同行,陳尋就可能隨時以蓮書洞府暗藏人族精銳戰力,進入到魔族在天鈞的腹心之地,對魔族的一部精銳施以毀滅性打擊。

    不管怎么說,戰事膠著拖延了兩百年,人族極可能需要一場輝煌、提振士氣的大勝,而她留下來,將成最關鍵的一枚棋子。

    迦黛通過神念問道:“你就這么放心我?”

    “不是信與不信,有些事必需要做,”陳尋冷冽的說道,“你也要知道,我對修羅一族并不無成見,而我答應你的事,一定會做到!”

    黑崖、九海、鐵木都知道陳尋與迦黛在暗中通過神念交流,也就耐心等他們交流再給出一個解釋。

    “黑崖魔君或許知道我族傳承的一些情況,我族大帝既然在天爐附近殞落,不管能不能成功轉世,我都要到天爐附近找尋一番,以完成我的使命。而迦黛是我族少主,倘若我族大帝真不能轉世重生,那天下誰能迎娶我族少主,不但能得我族強者的效忠,還能得到我族的大道傳承,還望黑崖魔君能善待我族少主,不要讓此前朱仙角的事件再次發生了……”陳尋說道。

    迦黛知道陳尋這一番說辭,是確保她能在魔族內部獲得足夠重視的地位,以便他發動突襲時,能真正打擊到魔族大軍的要害,但也不得不承認,陳尋陡然間氣勢高如峰崖,令黑崖、九海、鐵木等魔君巨頭都不得不側目相看。

    陳尋將藏入竅脈深處的鴻蒙紫氣調動起來,以便能在潛移默化之間對黑崖、九海、鐵木三魔形成更深刻的震懾,但在這一瞬時,陳尋心頭泛起一股異樣的感覺,就覺得他們所處的黑星堡,或許所黑星堡所在的魔山,竟然是一頭活物!

    陳尋心里震駭,趕忙將鴻蒙紫氣藏入竅脈深處,剛才那異常的感覺隨后就陡然消失,但陳尋知道元初鴻蒙所帶給他的感應絕對不會是錯覺,他這時候想到一個恐怖到令他心驚的傳說:

    魔墟本身就是太古魔神殞落后的魔軀所化,要是他剛才在黑星堡、在魔山之上一剎那所得的感覺無誤,豈不是意味著這樽太古魔神正在復活之中?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