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四十章 怪叟

    陳尋他們當初在黑隕星時,從深淵黑霧中所釋出的混沌黑炎,淡得像縷縷黑煙,但即使是如此,當時已經修成不滅魔軀的迦黛,沒有道器法寶護身,也就只能勉強支撐十數瞬短時。

    而此時無盡混沌烈焰從灰蒙蒙的虛無深處滾滾涌出,黏稠得就像洶涌的黑色海水,將星云艦整個的吞沒。

    聽著星云艦表面霹靂啪啦的爆鳴聲,眾人都擔心星云艦的防御禁制隨時會支撐不住崩潰,而一旦艦體被混沌烈焰焚穿,他們這些人在頃刻之間,就都會被焚成灰燼。

    好在這艘星云艦堪比極品道器,防御禁制甚至能承受梵天境仙人的猛攻,一時半會還不怕被混沌烈焰焚毀。

    雷鈞老祖、蕭易、雷陽子等人都為混沌烈焰所阻,此時都在星云艦之外進退不得。

    而留在皇曦宗留在星云艦之內的近兩百弟子,雖然還有近十名涅槃境強者,但此時也無心上前來圍殺陳尋。

    不過他們心神與星云艦的大陣禁制相連,還掌握著星云艦的控制權,退出中樞大廳,就將進出中樞大廳的門戶封閉起來,將陳尋他們困在星云艦中。

    只要雷鈞老祖不能返回星云艦,陳尋暫時還不用擔心什么,先祭出蓮書殘頁,將中樞大廳里的那堆混沌烈焰收了進去。

    他這是免得將中樞大廳先燒出個窟窿來,到時候沒有等外面的混沌烈焰將艦體焚穿,內部就先將防御禁制摧毀掉了。

    “滅世蓮書?你這小子手里所持,竟然是太元仙族的滅世蓮書!”

    被困陷仙峰頂的枯瘦老者,這時候又大呼小叫起來,比起剛才幸災樂禍的癲狂,他此時的言語間又有著壓抑不住的狂喜,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陳尋手里所持,是舉世罕見的仙寶。

    陳尋他們身在中樞大廳,能通過一個叫“玄光之幕”的禁制,看清楚星云艦外所發生的一切,但明明隔著星云艦好幾層銅壁,陳尋也不知道這枯瘦怪叟在外面,怎么能將中樞大廳里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

    即便梵天境仙君的神識感知再敏銳,也不能完全替代眼睛啊!再者說,星云艦此時被混沌烈焰與防御玄光雙重包裹,難道對枯瘦怪叟的神識感應就沒有一點屏蔽?

    方嘯寒心里也困惑,轉頭看向張順,說道:“此人或在張順靈海深處留下神魂烙印,他此時應是通過張順感覺此間的一切……”

    聽方嘯寒這么說,迦黛就要上前封住張順的百骸竅脈,以便他被怪叟控制住搞出什么妖蛾子來。

    陳尋看張順雙眸清亮,這時還不像是被控制神魂的樣子,暗感枯瘦怪叟在張順靈海深處動的手腳,應該極為隱蔽,不然的話,東曦門也有涅槃上三境的逆天強者,很容易看出異常來。

    陳尋攔住迦黛,從懷里取一枚玉制小瓶,倒出數滴玄陰真水隔空遞到張順面前,說道:“你將此水煉入元胎之中,看有無什么異常?”

    “黃泉圣水,你這娃到底是什么來頭,身上竟然都是好東西?”

    怪叟激動得大喊大叫,但他的聲音尖銳刺耳,就像是夜梟鳴嘯,如魔音入耳,陳尋都修煉到涅槃第六境,百骸氣血都禁不住有躁動之感,皇曦宗修為較低的弟子,這時候難受得就像將腦漿挖出來……

    怪叟不停的尖嘯叫道,

    “有黃泉圣水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老怪我隔三岔五就能深入九幽地脈煉取黃泉圣水,但你們妄圖憑借黃泉圣水洗去老怪留在這娃體內的神魂印記,只會先將這娃洗成白癡!”

    任憑怪叟怎么亂叫,張順都毫無猶豫的將數滴黃泉圣水捻到指尖,就要自眉心煉入體內。

    陳尋此前沒有跟張順進一步解釋什么,還是要考驗張順的心志,此時見張順寧可神智受損,都要擺脫怪叟的控制,暗中傳音說道:

    “此人真要將神魂印記附在你的體內,我們是無法煉滅,但你用數滴黃泉圣水洗煉元胎,至少能知道哪里出了異常,也不用擔心會傷及神智……”

    “那就煩請陳兄幫我看元胎有何異常。”張順生性豁達,經歷種種劫難后,這時更是沒有什么畏懼,元胎直接從身骸中跳出來,就像尺許高矮、粉雕玉琢的一個小人兒站在地上,眉眼間與張順極為相肖。

    張順這是要陳尋、方嘯寒直接看他在用黃泉圣水洗煉元胎時,會有什么異常情況發生。

    “蠢貨,蠢貨,”怪叟看到張順竟然真將黃泉圣水洗煉元胎,狂怒叫嚷起來,“不叫你們嘗嘗我的厲害,真以為能輕易擺脫我的控制!”

    陳尋早就將輪回殘石扣在手里,看到張順的元胎里有一道金色異紋浮漏而出,就祭出輪回殘石,射出一道青芒將那道金色異紋罩住。

    陳尋隨后就將這道神魂印記收入輪回殘石之中封印起來。

    “這是什么東西,竟然能封印我的神魂印記?”怪叟咆哮怒叫。

    輪回石自太古以來,就出世過一塊,后被羿族上古大能煉成六塊圣碑,怪叟以及方嘯寒再見多識廣,還也沒有見過輪回殘石的樣子。

    陳尋自然不會多費口舌,去跟怪叟解釋什么。

    他剛剛祭用輪回殘石,也是引動混沌黑炎從虛空中洶涌卷來,但他照例舉起蓮書殘頁一刷,就將混沌黑炎收了進去,暫時還沒有引火焚身之憂。

    怪叟在陷仙峰頂一時間沒有了動靜,但陳尋還是放心不下,叫張順照樣用黃泉圣水洗淬元胎,確認沒有異常之后,便讓張順安心休養傷勢,又將雷云矛以及陸俊留下來的那面獸首大盾都給了他。

    “你們可曾都看到,那頁殘書可是太元仙族的不傳秘寶,也是破解陷仙大陣的關鍵……”這時候,陷仙峰頂的怪叟又癲狂叫嚷起來,但他這次不再是對陳尋他們威逼利誘,而是沖雷鈞老祖、雷陽子、蕭易他們大叫大嚷起來。

    雷鈞老祖、雷陽子、蕭易他們自然知道陳尋手里的蓮書,僅僅是一頁殘卷,再強應也極為有限,但怪叟說得如此篤定,他們也將信將疑起來。

    畢竟陳尋能將混沌烈焰收入蓮書之中,他們是親眼目睹——雷鈞老祖、雷陽子、蕭易他們都將神魂氣息煉入星云艦大陣之中,只要他們有需要,星云艦內的一切都難瞞過他們的神識感應。

    看到雷鈞老祖、雷陽子、蕭易等人,徐徐往被混沌列焰包裹的星云艦逼近,陳尋也大感頭痛。

    陳尋心知怪叟此舉,是知道他自己被困在陷仙峰頂無法脫身,尖嘯魔音對他與方嘯寒、迦黛又不起什么作用,此時就只能借雷鈞老祖、雷陽子、蕭易之手,逼迫他們向他屈服。

    蓮書僅剩一頁殘卷,三座大陣還毀了兩座半,就剩半座殘陣威能極為有限,怎么都不可能從內部破解陷仙大陣。

    而他能將混沌烈焰收入蓮書之中,實是借混沌黑蓮進行鎮壓。

    難道說破解陷仙大陣的關鍵是混沌黑蓮?

    怪叟早就猜到他將一枚混沌黑蓮收入蓮書殘頁之中?

    附入張順體內的那道神魂印記雖然被陳尋封印起來,但怪叟的神識感應極其強悍,此時還是能大概感應星云艦內發生的一切,這時候見陳尋他們陷入沉默,他又大叫起來:

    “想必你們也不想落入皇曦宗這些蠢貨手里,快將滅世蓮書獻來,待我從這鬼陣脫困,心情舒暢了,指不定心血來潮就將你們收入門下,到時候什么仙法秘寶沒有,何苦來這窮兇極險之地尋找機緣?”

    陳尋知道怪叟絕不值得信任,但這時雷鈞老祖已將琉璃寶塔重新祭出。

    琉璃寶塔祭出,雖然牽動混沌烈焰從周圍的虛空洶涌吞噬過去,但琉璃寶塔射出萬丈毫光,短時間內,將這洶涌的混沌烈焰封擋在雷霆老祖百丈之外。

    “他想干什么?”看到這一幕,迦黛大吃一驚。

    “他是要將星云艦防御禁制的強行中止下來。”方嘯寒還用黑袍罩住頭臉,悶聲說道。

    星云艦防御禁制全面啟動后,只要包裹艦體的混沌烈焰不滅,大陣禁制內的元力則鼓蕩不休,則進一步牽動更兇烈的混沌烈焰從虛元深處釋出。

    這一切仿佛是陷入永無止境的死循環之中,直至星云艦被混沌烈焰徹底焚毀……

    但雷鈞老祖作為赤霞仙君的分身,即便沒有修得梵天境,也無限接近梵天境,此時自然有強行中斷星云艦防御禁制的神通。

    但是,星云艦防御禁制中斷之后,混沌烈焰并不會馬上就消失,到時候必然會直接焚穿星云艦的船體,涌入星云艦中。

    皇曦宗除了手持道器的弟子或能支撐數瞬短時之外,絕大多數人都會在瞬息間被混沌烈焰焚為灰燼!

    陳尋心里寒氣直冒,沒想到雷鈞老祖為了搶先一步奪得蓮書殘頁,根本就不管困在星云艦中兩百多皇曦宗弟子的死活……

    “師尊,還有那么多弟子困在星云艦中……”雷陽子看到雷鈞老祖這時要強行中斷星云艦的防御禁制,而星云艦里還有十數人都是他從小看到大的弟子,于心不忍的勸道。

    “在這陷仙大陣之中,他們本來就沒有活命的可能,早死晚死還不是一樣,你是修行大道的人,此時惺惺作態作甚?”雷鈞老祖冷哼一聲,雙眸射出無情的神芒,不悅的瞪了雷陽子一眼。

    雷陽子故意點破,明擺著是要提醒困在星云艦里的弟子,要不是他在陷仙陣里缺少幫手,真想一掌就斃了這廝。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