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二十九章 稱兄道弟

第二十九章 稱兄道弟

    (感謝新盟主佟不顧的慷慨捧場,今天在外地,只有兩章更新,抱歉……)

    方嘯寒看著陳尋將混沌黑蓮收入蓮書殘頁之中,滿心苦澀,卻無法說出一句話來。

    陳尋將蓮書殘頁收入須彌戒中后,又伸手遞給到方嘯寒跟前,說道:“給你。”

    “什么?”方嘯寒眼睛木木的看著陳尋伸到眼前的拳頭,不知道他這是什么意思。

    陳尋翻手攤開手心,露出那枚從混沌黑蓮蓮心摘下的青蓮珠。

    “……”方嘯寒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難以置信的看向陳尋,問道,“你可知此物有多珍貴?”

    陳尋微微一笑,說道:“洞府法寶的煉制,都要先用靈物開辟一個獨立空間出來。這枚青蓮珠可以說是開辟洞府空間的絕佳靈物,開辟出的洞府空間還有無限成長的可能,我自然知道它有多珍貴,我即使獲得混沌黑蓮,也興許數十萬年都不能再結出新的一枚青蓮珠來。不過,你雖然不將我當成同門師弟,但我始終記得郭師逝世前跟我說過的話,郭師說師兄你面冷心熱,要我遇到什么事,多找你商量。現在,師兄你為這枚青蓮珠苦苦謀劃了這么多年,不惜輾轉到云洲小域轉世重生,我豈能在你眼前,將這枚青蓮珠奪走?”

    方嘯寒伸向青蓮珠的手,此刻就像是被重逾億噸的巨峰壓住,怎么都沒有辦法將那枚比拳心大不了多少的青蓮珠接過來,心頭被那無形的異物堵得結結實實,連呼吸都困難起來。

    陳尋哈哈一笑,伸過手去,將青蓮珠塞到方嘯寒到手里,說道:“我當年從師兄那里借了好些好東西,以后也沒有打算歸還,師兄這次就不用再跟我客氣什么了。再者說了,師兄不將這枚蓮實收下,我也不好意思跟你談別的事情。”

    方嘯寒這些年都不習慣與他人如此親近,咧開嘴,想笑,卻比哭還難看。

    陳尋隨手劃下兩塊星隕鐵石柱當凳子,請方嘯寒坐下,將迦黛喚過來,說道:“迦黛,你快過來拜見我師兄。你或許不知,我師兄前世可是赫赫有名的北斗仙君……”

    迦黛十分不喜陳尋真拿她當侍妾一般呼來喝去,但聽得方嘯寒的真正身份,也是愣怔在那里,艱難的問道:“前輩可是荒古七域第一仙的那個?”

    方嘯寒苦澀一笑,不想再提那久遠的過往。

    陳尋哈哈一笑,迦黛這魔頭雖然被他控制住,但沒有真正懾服于他,難得見到她滿眼都是震懾的神色,心想六臂魔君生前也就修行了十萬年,而方嘯寒前世則是上百萬的老怪物,說出來也真是夠嚇唬人的。

    不過,陳尋心里又想,等他們知道混沌魔前世是什么老怪物,知道百萬年前肆虐玉衡境、令無數玄修殞落的黑風災,就是混沌魔前世闖出來的禍,不知道他們會有怎樣的表情……

    陳尋讓迦黛侍立一旁,跟方嘯寒繼續說道:“實不瞞師兄,東曦門弟子張順在四百年前,就曾進入師兄留在星墟深處的仙府,此前有沒有人進去,我不知道,但這次皇曦宗赤霞仙君的嫡傳弟子蕭易,與雷陽子逼迫張順帶路,目的還是師兄留在星墟深處的這處仙府……”

    迦黛自從知道方嘯寒的真正身份,再聽陳尋與方嘯寒稱兄道弟,就覺得十分的怪異,聽到陳尋將話題岔到方嘯寒前世留在星墟深處的仙府上去,她也感起興趣來,說道:“前輩雖然轉世重修,境界一時提升不上去,但蕭易、雷陽子等人,我看未必能是前輩之敵。”

    聽迦黛這話,陳尋眉頭一豎,冷哼訓斥道:

    “這星墟之中,強悍魔物不知凡幾,也有通道進入玉衡境,但這數十萬年來,有什么強悍魔物能橫行玉衡境的?我知道,要論單打獨斗,你都絕不會畏蕭易、雷陽子任何一人,但蕭易、雷陽子身后,是皇曦宗及附屬宗派近三百弟子,絕大多數修為都在天人境以上,不要說皇曦宗必也有玄奧戰陣,單上千天器法寶一起轟殺過來,你能抵擋?”

    陳尋這次是要勸說方嘯寒不要再單打獨斗了,是要為梧山再拉回一員大將,迦黛卻沒有一點眼色,還帶著對方嘯寒的敬畏之心一味吹捧,這怎么能成?

    迦黛連坐的地方都沒有,這時候還要忍受陳尋的冷言喝斥,心里委屈之極,就想甩袖走開,不再給陳尋蹬鼻子上臉的機會。

    “好了,不要再使性子了。”陳尋見迦黛繃緊一張臉,也是一副勾魂奪魄的樣子,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見迦黛肩頭微聳閃過去,心想下回直接拍她的屁股或許有些冒險,但實在是值得一試。

    方嘯寒沒看到陳尋收服迦黛的一幕,見六臂魔女這樣厲害的角色,竟然被陳尋當成侍婢呼來喝去,心里也覺得十分的古怪。

    陳尋繼續剛才的話題,跟方嘯寒說道:“師兄這些年都沒有回來,要是我所料不錯的放在,此時的星墟仙府里也不知道有多少魔物鉆進去棲息繁衍——師兄這時候再想控制星墟仙府,將其收入青蓮珠中,也不是易事吧?”

    “……”方嘯寒眼睛盯著地面,有無數話堵在喉結,一時間卻不知道要從何處說起來。

    陳尋知道方嘯寒從來都沒有打開心扉,跟他人吐露心腸的習慣,要打開他的話匣子不是易事,繼續說道:“據我所說,赤霞仙君應該已經知道星墟仙府是師兄前世所留,這才有蕭易此行——至于赤霞仙君為何不親自出馬,或許是畏懼師兄仙府內所留的仙陣禁制,或許認為蕭易等人有足夠能力破開師兄的仙府,將師兄所留之物取走,又或許是不希望當年的舊事被他人知曉……”

    說到這里,陳尋往方嘯寒的眼睛看見,就見他眼瞳里充滿的仇火,幾乎都快要燃燒起來,心想方嘯寒與赤霞仙君等皇曦宗六尊,果然很有故事可挖掘。

    “你在天鈞的事還焦頭爛額,我與皇曦宗、北辰宗的恩怨,不能將你拖進來。不然的話,你都不知道你日后會面對多么恐怖的強敵!”方嘯寒遲疑片晌才說道。

    陳尋心里一笑,心想方嘯寒前世殞落,果真還是與宗門中人有關,不過方嘯寒也不要想拿這么簡單的話就將他打發走。

    “北辰宗幾乎控制著玄辰境三分之一的仙山神域,都可以說是北斗七域的第一仙宗,其掌教北辰仙君據說近一萬年來都在閉關沖擊金仙境。不要說北辰仙君了,就算是惹上赤霞仙君這樣的強敵,真是叫人做夢都會驚醒啊,”陳尋淡淡一笑,說道,“但師兄你問問迦黛,麒麟角陳尸千萬,不要說我了,雪龍山的兒郎,可有幾人肝膽皆喪、畏敵而逃的?”

    “……”方嘯寒苦澀的說道,“麒麟角大戰時,我當時確也在雪龍山附近,希望你不要怪我。”

    “師兄你有你的前仇舊緣要結,我怎會怪你?”陳尋說道,“但我此時猶希望師兄能隨我回天鈞,一起修行。我想師兄你至少待重新修得焚天境,再離開宗門找赤眉仙君、北辰仙君了結舊怨不遲……”

    “……”方嘯寒還是沉默不語。

    迦黛看到這一幕,心想方嘯寒沒有將蓮實扔陳尋臉上,就算是對他客氣的,想方嘯寒當年是什么身份、地位,今日卻要忍受他的呱躁。

    “師兄不愿隨我回天鈞也罷,但我定要助師兄成功收取仙府后,才能放心離開。”陳尋說道。

    迦黛一臉鄙夷看向陳尋,心想這孫子拉人家親熱的寒暄了半天,還不是眼饞人家前世留在星墟里的秘寶?

    “確如你說,就算沒有皇曦宗的門人,我此時想重新控制仙府,也是不易,”方嘯寒說道,“我手里除了這五根雷霆銅柱外,別無長物,或許玄辰碎星拳訣,能助你實力提升一層……”

    陳尋剛才那番刻意的親近,方嘯寒十分不習慣,但又不能將世界種子還給陳尋甩袖就走,也只能默默忍受著陳尋言語的摧殘。

    他這時候決定將玄辰碎星拳傳授給陳尋,心情陡然舒坦起來,心想以后還是跟陳尋一碼歸一碼的交換條件,或許才不會那么別扭。

    “多謝師兄。”陳尋哈哈一笑。

    梧山有很多傳承都來自瓏山,但都是半截子傳承,修煉到前半截就沒有后續。

    玄辰七星陣、玄辰碎星拳、斬龍戟以及當年濟月島從瓏山所得的煉丹傳承等等都是如此。

    陳尋這次之所以忍著惡心,硬將方嘯寒拉住親熱的家長里短,勸他隨自己回天鈞,除了方嘯寒重新修得梵天境修為,戰力會極其不凡外,他更主要的還是想著這些傳承唯有方嘯寒能補全。

    而唯有體系完善而龐大的傳承,才是一個宗門千秋不倒、永世傳續的根基所在。

    當然,陳尋也絕不會白占方嘯寒的便宜,除了難言珍貴的青蓮珠外,洞穴里橫七豎八的十數具巨大殘骸,陳尋也是二一添作五,與方嘯寒一人一半。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