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六章 又見黑袍

第六章 又見黑袍

    玉寶樓是鳳州城內屈指可數的丹器堂之一,相距東曦門的明海堂不遠。

    十六層、百丈高的高樓臨街矗立,靈氣內斂,本身就是一件不弱的中品道器,顯然玉寶樓背后的主人,勢力極為不俗。

    陳尋此時還沒有能力,為雷云矛憑空修復完全破損的第四重禁制,但羿族的萬器補全真法,要旨在截長取短。

    他要修復雷云矛,首先需要收集大量的雷系道器殘片。

    道器殘破之后,修復極難,諸多真君巨頭多會棄之不用。

    而在修為低兩三個境界的修士手里,這些道器殘片里,那些沒有損毀的陣法禁制,就有可能拿來煉制頗多不俗的天器法寶。

    在鳳州城內,這樣的需求還是頗大。

    故而諸多丹器堂,會不時從各域收羅大量的道器殘片,到鳳州城出售。

    玉寶樓今日就有一場大型的鑒寶大會,陳尋與張順,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陳尋與張順跨入玉寶樓,陳翎也滿臉委屈的跟在后面。

    陳翎知道張順為助她捕殺幻面盲蛇,犧牲極大。

    雖然她滿心不信陳尋能修復道器,但天演大會即將到來,此時有一線修復雷云矛的希望,她也不真能再胡亂耍性子。

    陳尋這次沒有變換容裝。

    他要在鳳州城暫時立足,投靠張族只是權宜之計。

    鳳州城是玉衡修行界的重鎮,天人境巔峰修士,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他要是不出出風頭,露兩手,憑什么在鳳州城立足?

    **************************

    陳尋與張順、陳翎,剛坐下片晌,陸俊就與兩名涅槃境強者,在十數弟子的簇擁下,走進設于玉寶樓十二層的鑒寶廳中。

    其中那個青袍玄修,身上透出的陰戾氣息令陳尋頗為熟悉,就是他剛到鳳州城,受陸俊指使,暗中追蹤他的那個人。

    此時修為境界,與陸俊、張順相當,但陸俊能指使他干暗中跟蹤他人的勾當,想必也是陸族招攬的客卿。

    “怎么,終于覺得修復雷云矛無望,想到玉寶樓另尋雷系法寶祭煉了?”陸俊徑直朝張順他們走來,就在相鄰的小廂房里坐下,不掩嘰笑的問道。

    天演大會,并不是簡簡單單的弟子比試。

    東曦門嫡傳、真傳弟子嚴禁私斗,諸脈之間的利益分配,很多都是由天演大會上的比試結果決定。

    在張氏一脈的年輕弟子里,張順是能代表張氏出戰的最強高手。

    上次天演大會,張順技壓陸俊,就從陸氏手里贏得一座盛產天晶石的礦山。

    這一次的天演大會,張順與陸俊一戰,關系同樣重大——陸俊盯著張順的一舉一動,實在不叫人意外。

    張汝成也說了,陳尋只要能助張順修復雷云矛,張族將拿出一百萬績點相酬。

    看陸俊得意揚揚的樣子,陳尋跟張順傳音說道:“陸俊多半會不惜代價,阻攔你從玉寶樓尋到合適的雷系道器……”

    張順暗中一笑,知道陳尋說的意思。

    玉寶樓這次會拍賣的道器法寶,已經整理成小冊子,送到他們手里,能合他用的兩件中品雷系道器,也是這場鑒寶會最重要的兩件道寶,起拍價都在五百萬績點以上。

    陸俊真要攔他買下這兩件雷系道器,自然要付出數倍的代價,這樣實能消耗陸家潛在的實力。

    見張順明白他的意思,陳尋也就不再多言,耐著性子翻看手里的小冊子。

    道器破碎,殘片是成百上千,故而道器殘片多是打包拍賣——這些才是他與張順此行的主要目的。

    鑒寶會拍賣開始后,一切都波瀾不驚。

    即使有幾件道器法寶、絕品天丹叫諸多修士爭搶得厲害,但也跟陳尋他們沒有關系。

    一枚涅槃丹拿上鑒寶臺時,陳尋還是有些心動,但聽到起拍價足要一百萬績點,陳尋那點心動也迅速熄了火。

    這根本不是他此時能承受的。

    再者說,他修悟多條大道,想修成元胎,一枚涅槃丹還遠遠不夠。

    一名拿黑袍罩住頭臉的玄修,最后拿三百萬績點,買下這枚涅槃丹,而令陳尋困惑的,在玉寶樓鑒寶師最終落槌決定這枚涅槃丹的歸屬時,那黑袍玄修有一絲神識往他這邊掠來。

    雖然這絲神識一掃而過,但陳尋也立時驚覺起來:此人怎么知道自己對這枚涅槃丹也有動心?

    陳尋神識探出,想看這黑袍玄修的深淺,卻發現那人所穿的黑袍,就像是一面密不透風的護罩,令他的神識無法透入半分。

    這黑袍絕不像是什么厲害的防御道寶,難道說此人另有秘法,能阻止他人探查他的深淺?

    陳尋下意識猜想此人是迦黛那魔頭所變,但又覺可能性不大。

    即使迦黛能遮閉他的感應,就算她在短短十數日內,能得到三百萬績點,她需要這枚涅槃丹干什么?

    但除了迦黛這魔頭之外,玉衡大世界還有誰會暗中留意到他?

    “接下來要請諸君鑒賞的,也是本次鑒寶會兩件中品道器之一的五行雷印。有關五行雷印的一切,鑒寶冊都有詳細說明,就不作贅述了。五百萬東曦門績點或標準純陽丹為起拍價,每加一碼為十萬績點……”一名元丹侍者,托著一只用紅綢布蓋住的玉盤走上鑒寶臺,揭開紅綢露出五行雷印的真容來。

    滴溜溜的五行雷印僅五寸見方,透出古樸拙然的氣息,像是一塊青石雕刻而得,其貌不揚,但在玉寶樓涅槃境鑒寶師打入數道靈力之后,就有無盡秘符浮現出來,靈光流轉,極瞬之間匯聚五道小龍虛影,盤旋纏繞著五行雷印,真正散發出猙獰可怖的氣息,令全場眾人都禁不住摒住呼吸。

    果真不愧是中品雷系道寶,張順也情不自禁的動容起來。

    要是雷云矛無法修復,五行雷印無疑是他此時最好的替代法寶。

    能進入這種層次鑒寶會的玄修,道心都不會輕易受他人言語的盅惑,所以玉寶樓的鑒寶師也沒有太多的廢話,就直接以五百萬績點的起拍價請諸修相互競奪。

    “六百萬點!”大廳西北角,有人直接就加了一百萬績點的價碼,那人透出強悍的氣勢,睨視大廳里的諸修,以示他勢在必奪之心。

    但大廳里有心想得這件道寶的真君巨頭們,心里都是輕蔑一笑:六百萬績點就想將這枚五行雷印收入囊中,無疑是癡人作夢。

    就連陸俊都沒有往這邊瞥一眼,相必也知道這遠沒有到張順的底線。

    有能力將五行雷印收入囊中的玄修,未必都是東曦門下的弟子,也有可能來自于與東曦門不怎么友好的宗派,所以玉寶樓也會接受與東曦門績點一比一的純陽丹報價。

    修煉到法相境巔峰,諸多玄修差不多都能將元丹修煉到純陽金丹的層次,就能煉取純陽真元凝成純陽丹。

    法相境巔峰玄修,一天大體僅能凝煉一枚純陽丹,僅相當于東曦門一點功績。

    天人境后期的修煉,對純陽丹的依賴跟消耗,極為嚴重。

    陳尋想修成元胎,也需要消耗巨量的純陽真元,才能將元丹、元神及諸多法相神通融煉為一體。

    涅槃丹主要的作用,就是在沖擊元胎時,提供磅礴的純陽真元。

    一枚普通的涅槃丹,價值三百萬績點,都有人搶著要,并不是意味著一枚涅槃丹就蘊含相當于三百萬枚純陽丹的純陽真元。

    實際上,涅槃丹所蘊含的純陽真元,大約就在三千到一萬枚標準純陽丹之間。

    沖擊元胎時,沒有人能一口吞下三千到一萬枚純陽丹補充巨量消耗,但一枚涅槃丹就能輕松做到這點。

    這就是涅槃丹的珍貴之處。

    陳尋修成四條大道,想要在極短時間內修成四相元胎,至少需要四枚上品涅槃丹,相當于要一舉煉化四萬枚純陽丹,才夠完成沖擊元胎時純陽真元的巨量消耗。

    通常說來,天人境修悟的大道越多,沖擊元胎的難度越大,但真正修成四相元胎后,不僅要比普通的四胎強大四五倍,將來渡劫時也會有極大的好處。

    大劫引發的災風劫火,直接發生于靈海之中,這時只能依靠元胎抵御災風劫火,抵御住了,修為提升,進入下個境界,抵擋不住,灰飛煙滅……

    涅槃境真君巨頭,并非壽元無限;實際上都是壽元未盡、大劫已來。

    尋常的真君巨頭,每渡一劫,成功率只有二到三成的概率。

    倘若修成多相元胎,元胎要比較同境界玄修強出三五倍,抵御大劫引發的災風劫火自然要容易多得多。

    這也是擒龍子徐斌,為何憋著參悟第三條大道,遲遲不愿沖擊元胎的根本原因。

    基礎打得越牢,后面的修行道路才會越寬廣。

    然而凡事有利就有弊,陳尋現在極欲提升實力,沖擊元胎卻是他此時極難跨過去的一道檻。

    諸多中千小域,沒有涅槃丹這樣的靈丹妙藥,也偶有玄修能突破天人境桎梏,修成元胎,但那多是純陽元丹修煉到極致,引發雷劫,借雷劫所蘊的純陽雷霆之力沖擊元胎。

    只是利用雷劫之力,去沖擊元胎,要比服用涅槃丹,兇險一百倍、一千倍。

    想到這里,陳尋也是欲哭無淚,一枚品相普通的涅槃丹,就要三百萬績點,要需要四枚上品涅槃丹沖擊元胎,豈非需要兩千萬以上的績點才夠?

    要是在天鈞大世界,靈池大陣能直接凝聚純陽雷煞,積累一兩百年,也能攢出相當于兩千萬枚純陽丹的純陽元液來;或者讓純陽真元無比磅礴的老夔一旦幫著凝煉純陽丹,速度能提高一倍,但在玉衡大世界,陳尋就無計可施了……

    就算他打家劫舍,能得到兩千萬純陽丹,但是市面上哪里有四枚上品涅槃丹可換給他?

    想到這里,陳尋腦海里驀然閃過一個念頭,難道真無計可施嗎?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