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二百零六章 分封藩國

第二百零六章 分封藩國

    (思路還是不順,今天就五千字一章,欠的章節,明后天再補)

    徐崢御浮屠戰舟而來,破開烏沉雷云,綻放萬丈靈光的那一瞬時,雪龍山億民沸騰。

    麒麟角血戰為人族爭得一線曙光,但沒有人認為僅憑澹州這點兵馬,真就能抵擋住億萬魔族大軍風卷云吞似的侵伐,真就能將血海魔劫封堵在風暴海之內。

    每時每刻都有成千上萬的蠻武涌入雪龍山、帝釋山,從麒麟角血戰看到一線曙光僅是很小的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北部荒原數以百億計的人族北遷需要時間,需要有人站出來為億萬族人犧牲,爭取這個時間。

    當然,在麒麟角血戰之后,相當多的人,也都開始意識到天道宗、南海仙府等仙道宗門不會輕易雪龍山、帝釋山一線的防線,任魔族血洗雪龍山以北縱深數百萬里的荒原。

    這也是大量蠻武、蠻修會奮不顧身涌入雪龍山、帝釋山的一個關鍵原因。

    之前都是推測,進入雪龍山、帝釋山的蠻武,也都做出粉身碎骨、死守防線的心理準備,但真正看到天道宗派出逆天強者來援,那歡欣狂喜也是發自肺腑。

    熹武帝、陳尋、飛熊等人,將徐崢迎入澹州城。

    熹武帝、飛熊他們也都心甘情愿將蕩魔盟的主事權拱手讓出,也明確表示,不僅僅蕩魔盟諸散修宗派的弟子外,駐守澹州、雪龍山南麓、齊州等地武卒,也都聽從徐崢的調遣,抵御魔族。

    熹武帝支持陳尋率澹州援兵血戰麒麟角,并沒有認為將兩百多萬蠻武撤到雪龍山后,就真能夠擋住億萬魔族大軍席卷的步伐,麒麟角血戰實際爭的是士氣、是人心,同時也是大勢。

    他們就要通過麒麟角血戰,讓北部荒原的蠻荒部族、天道宗、南海仙府以及澶州的姜氏殘族,看到勝與生的希望,然后才能將真正有志于抵抗血海魔劫的力量,聚集到雪龍山來,才有可能凝聚成真正的銅墻鐵壁,御魔于雪龍山之外。

    徐崢親自到雪龍山來抵御魔族,他身為金曦峰宗主,是除掌教以及梵天境祖師之外的天道宗七巨頭之一,在沒有比他更高身份的人物出現之前,他在雪龍山自然也就能代表天道宗。

    不僅僅蕩魔盟這邊愿意聽從他的調遣御魔,帝釋山那邊的諸宗聯軍,在有更重份量的人物出現之前,也要唯他馬首是瞻。

    事實上,天道宗差不多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弟子以及真君巨頭級的人物,都是出身云荒嶺與雪龍山之間的北部荒原。

    要沒有一線機會,他們大多數或會選擇放棄族人,但此前也盡可能幫助族人北遷。

    麒麟角血戰為人族生存爭得一線機會后,這十數日來,就有越來越多的天道宗弟子選擇南下,紛紛加入雪龍山、帝釋山。

    在徐崢之前,以六名真君巨頭為首,就有將近萬名天道宗弟子,聚集到帝釋山,加入以姜天仇、余幼薇等人為首的諸宗聯軍。

    諸宗聯軍畢竟還掌握著抵御魔族的大義名份,真正奉命增援南線的仙道弟子,自然沒有棄帝釋山,而聽從雪龍山號令的道理。

    此前的摩擦,使得帝釋山、雪龍山有極深的間隙很難彌合。

    不過在雪龍山這邊,以擒龍子徐斌、趙醒龍、呂孝瑞三人為首,也有近千名天道宗弟子聚集。

    徐崢的到來,自然也沒有人會再去提發生在齊州城的那場血戰。

    魔族大軍還在從永明島南靖往北端轉移的過程當中,短時間內也難從麒麟角發動渡海攻勢,姜天仇、余幼薇等人很快也趕到澶州,想請徐崢到帝釋山主持諸宗聯軍的御魔事務。

    坐在大殿的中央寶座之上,徐崢睜開雙瞳,透出淡淡的神焰金芒,說道:

    “南海仙府的九蓮真君,不日就會趕到帝釋山主持諸宗聯軍御魔一族,此時帝釋山那邊還是暫以天仇真君為主,我就留在雪龍山……”

    澶州姜氏、天道宗、南海仙府三家距離海墟口最近,抵御血海魔劫自然也要以這三家為首。

    此時澶州姜氏已經被魔族突襲打殘,殘族還剩下幾分實力,暫時還沒有誰能搞清楚,那就只能天道宗與南海仙府共同承擔起最大的責任。

    九蓮真君率南海仙府弟子,匯聚諸宗援兵,守帝釋山;徐崢率天道宗弟子匯聚姜氏殘族以及北部荒原的蠻武、蠻修,守雪龍山,是再合理不過的安排——大家都沒有什么異議。

    南海仙府的弟子,倒是早一刻知道了消息,但其他人還是第一次從徐崢嘴里知道南海仙府涅槃第九境的人物、九蓮真君會親自到帝釋山主持御魔一事,都是十分欣喜。

    這意味著南海仙府會投入大量的弟子、資源,鞏固帝釋山防線。

    熹武帝、飛熊道人也極為欣慰,徐崢留在澶州,也就意味著天道宗六大真君巨頭將率萬余天道宗弟子,從帝釋山過來加強雪龍山的防務。

    更不要說徐崢一人就足以百萬蠻武了。

    天道宗僅金曦峰一脈,后續還能抽取十余真君巨頭、數千弟子,加強雪龍山的防御。

    而天道宗對北部荒原的影響極其深厚,徐崢在雪龍山現身的那一天,諸族就有三十余天人境蠻武、蠻修率部趕來投奔,參與御魔之事。

    這些蠻武、蠻修才是北部荒原諸以百億人族真正的精銳力量,此前熹武帝與陳尋還是沒有聲望召集的。

    北部荒原的面積是永明島的百倍,數以百億的蠻荒部族,潛力也是永明倍的百倍,但此時唯有天道宗才有可能將北部荒原人族的潛力挖掘出來。

    徐崢接下來安排姜蜀、季常到雪龍山西麓的伏牛嶺立國,收編大鴻等族,后續聚攏有可能東移的姜氏殘族勢力,加強雪龍山西麓的防御,也沒有人會提出異議。

    伏牛嶺縱橫三萬里,是雪龍山西麓最主要的支脈山系,面積大約是此前劃定永明郡國的三十余倍。

    原先棲息于伏牛嶺的大鴻氏,族內擁有兩名真君巨頭、百萬蠻武;附庸部族大小千余、共治蠻荒族眾近三億。

    此時在血海魔劫的威脅下,大鴻氏選擇投附姜蜀,共建永明帝朝,也沒有人會覺得有任何的異常。

    雪龍山南麓,以雷云島、齊云島為兩大突破部。

    雷云島有天地雷霆玄陣,有松鶴真君、苦庵真君、青龍老人(老夔),后續飛熊道人將率齊云宗及王青長、趙道臨、天音夫人等,移駐雷云島、狼牙半島等地,而齊云島后續則將天道宗六大真君巨頭率萬余弟子進駐。

    雪龍山西麓,將由季常、徐至龍與宵宇道人、顧長舟率麒麟宗弟子助姜蜀收編大鴻氏百萬蠻武,建立永明帝朝;同時出身天道宗、勢力也主要在云荒嶺以南的孟氏,將由族主、修得涅槃第三境的孟庭,率千余精銳子弟進駐伏牛嶺,協守雪龍山西麓。

    徐崢則將留在澹州城,與熹武帝坐鎮中樞。

    陳尋肩上的擔子,就陡然輕松下來,諸多事商議完畢,就先趕回雷云島。

    后續雷云島所負責的防線,包括狼牙半島兩翼,往東到烏江,總計都不到一萬五千里;再往東就是策應齊云島,往西則是策應伏牛嶺。

    即使將來還要面臨血腥戰事,但陳尋此時也不需要提心吊膽的睡不著覺了。

    ***********************

    “徐崢老魔也真是好算計啊,孟氏助姜蜀收編大鴻氏,孟氏子弟也將順理成章的融入永明帝朝,主持軍政諸事,加上他兒子也在伏牛嶺——伏牛嶺永明帝朝的控制權,實際也就落入徐崢老魔的手里,姜蜀圖有帝君之名而已……”

    常曦也是在陳尋返回雷云島之后,召集眾人密議此事,才知道徐崢竟然也是出身羿族殘裔,甚至在羿族殘裔里有著遠高過老夔、常暨都不及的地位。

    常曦自然能想到成功抵御血海魔劫之后,徐崢把控永明帝朝的局面,不會對陳尋有利。

    “那也等熬過此劫再說吧,”陳尋微微一嘆,說道,“要是天道宗弟子不大舉南下增援,我們怎么守雪龍山?”

    “熹武帝就沒有意見?”趙承恩問道。

    雖然雷云島猶奉姜熹武為帝君,但梧山眾人心目的領袖,永遠是陳尋。

    趙承恩擔心熹武帝心存怨念,會誘發不必要的矛盾。

    這次將直接由天道宗對姜蜀及永明帝朝進行冊封,這也就意味著,跟此前的計劃完全不一樣,永明帝朝不再是澹州的屬國;而姜蜀在名義上,與熹武帝是平起平坐的。

    對此,陳尋心里略有愧疚。

    紀烈此時輕聲嘆道:“血海魔劫當前,熹武帝也應會先求能生存下來;再者,就算沒有血海魔劫,天道宗也絕不可能容忍勢力范圍之內,有一個能與天道宗分庭抗禮的強大帝朝崛起。”

    趙承恩點點頭,心想紀烈所說也是。

    倘若熹武帝本身就有涅槃上三境的修為,或許還會有很強的野心,但他此時才修得涅槃第二境,天道宗修為境界比他高的,沒有一百也有八十,短時間內他應該不會對代表天道宗的徐崢,有太大的意見。

    陳尋又對趙承恩、紀烈說道:“我雖然沒有言及羿族之事,但就永明帝朝有可能會吸納姜氏殘族后實力繼續膨脹一事,提醒熹武帝。熹武帝倒也沒有說什么,但他在雪龍山分立藩國的想法不會因此而中斷……”

    陳尋召集到夔龍峽地宮里議事的紀烈、趙承恩、赤松子、蘇守思、左青木、胡太炎、宗崖等人,無不諳習世務,知道熹武帝明面上不會對徐崢有什么意見,但此時在雪龍山分立藩國,加強防務之余,也是防備徐崢后續會從雪龍山挖走更多的地盤。

    此時澹州分封藩國,藩國下面分封郡候、城主,將澹州的統治體系建立起來,除非日后徐崢撕破臉,不然也不可能再侵吞澹州一城一地了。

    然后待血海魔劫過去,雪龍山以東、以西、以北都將出現大片的真空地帶,相信徐崢也不會再盯住澹州這巴掌大小的地方了。

    “……”眾人都是沉默,想從陳尋嘴里聽熹武帝后續有何安排。

    “除立衛氏永襲齊州,立松鶴真君嫡子衛缺為齊州國主后,熹武后續還打算在雪龍山東麓、南麓新立月州、明州、武州等藩國拱衛澹州。武州位于齊州之南,將立飛熊道人的嫡孫熊延慶為國主;明州位于烏江以東,是原先計劃劃立永明郡國的地域,將立陽金屑為國主,算是兌現戰前許其重新立族的承諾。月州則以月牙城為核心,轄狼牙半島兩翼萬里之地,熹武帝要梧山推薦一族永襲國主之位,你們看誰合適?”

    “國主之位,啥時候比大白菜都便宜了?”常曦笑著問道。

    大家都是一笑。

    彈指百年,百年前雖然紀烈、赤松子、胡太炎都有不弱的修為,但也沒有想到有隨便推薦國主的一刻啊。

    “宗崖可任國主之位……”赤松子說道。

    宗氏本身就是北山九族之首,陳尋最初也是宗氏烏蟒寨成長。

    滄瀾立國,紀氏永襲國主之位,那明州國主之位,要是選擇權在他們手里,自然就要立宗氏。

    陳尋未必會直接偏袒宗氏,所以赤松子代他將這話點破。

    “我還是要回歸宗門修行的。”宗崖說道。

    “那就讓宗凌擔當此任吧。”紀烈搓手說道,明州國主之位由宗氏襲承,這個是沒有疑義的,既然是宗崖還是宗凌擔當國主之位,實在是沒有什么重要的。

    月州接受澹州的冊封,會擁熹武帝為帝君,但月州正式成為藩國,將擁有很大的自主權——那樣,雷云島所需要的一些基本修煉資源,就可以由月州直接供給。

    而此時月州遷入的人族,十數年間驟然增加到三千萬人。

    月州人丁看上去都不足滄瀾的五分之一,但滄瀾是中千天域的藩國,月州是大千世域的潘國,兩者實不能相提并論。

    而月州新遷入的五六百萬人族,都是從永明島北撤出來的,也可以說是永明島億萬人族的精華所在,未來必然會有大量的資質優異的弟子踴現,成長為雷云島的后備力量。

    唯擁有這些,雷云島才有發展為一流宗門的潛力跟底蘊。

    ******************************

    麒麟角已成焦土,山脈川河早已經面目全非,一道道深不見底、貫穿數十里甚至數百里的地裂,或能想象十數日前血戰的兇烈。

    天妖魔將級以上的魔物尸骸,都叫澹州援軍收入洞府法器帶走——實難想象那件道寶的洞府空間有多大——剩下的魔物都用烈焰焚毀,化為一堆堆觸目驚心的殘骸,散落在已經被徹底摧毀的越山城周圍。

    再次進入麒麟角,赤火明猶為十數日的血戰心驚肉跳,誰能想到禁流、乾泰兩大魔君所部的近八成精銳,竟然會被永明島低劣的人族蠻武拼光掉?

    閻羅坐在一座垮塌了半邊的斷崖上,他的一條胳膊在惡戰中被斬斷,想要重新生長出來,需要些時日,看著赤火明往他這邊飛來,問道:

    “庾嶺那邊此時還在為首先攻打雪龍山還是帝釋山爭吵不休……你覺得我們如何做才最好?”

    “我說什么,還有什么重要的?”赤火明苦澀一笑。

    它之前是堅決主張進攻麒麟角的,現在禁流、乾泰兩大魔君所部,出現這么慘重的傷亡,有些怨氣自然就要撒它頭上來。

    萬余里外的庾嶺,此時是魔族大軍的大本營,目前有四個九劫大魔君主持事務。這種層次的議事,已經完全將它排斥在外,赤火明并不覺得它此時說什么話,能起半點作用。

    赤火明眺望北面烏沉的雷云以及雷云那洶涌怒嘯的狂浪,黑色颶風倒懸在海天之間,無盡的雷霆轟劈下來;十數萬里寬的麒麟海峽,對人族來說是禁域,魔族想要渡海北攻雪龍山或帝釋山,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而在麒麟角血戰之后,人族士氣大振,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蠻武、蠻修涌入雪龍山、帝釋山,相信天道宗、南海仙府等天鈞西陸的仙道宗門,很快也會做出反應——而在魔族登上陸地之前,就會進入人族法陣的攻擊范圍之內,會使后續的戰事,要比想象中更艱難一些。

    麒麟角一戰,影響實在是難以估算。

    想到這里,赤火明忍不住又說起來:“我主張等大帝歸來才從長計議,或可先在永明島站住根腳,但想必諸魔君不會聽我。然而一定要打,要么傾盡全力一舉擊垮雪龍山;倘若沒有這個決心,僅僅還是試探性挫擊人族的抵抗意志,那就繞開雪龍山,進攻帝釋山好了。這樣,或能先將帝釋山的諸宗聯軍擊垮掉,將雪龍山孤立起來……”

    經歷麒麟角血戰之后,閻羅倒是能明白赤火明為何這么說。

    雖然此次通過海墟口,進入天鈞的魔族大軍也有上億之多,但在數量上終究是遠遠無法跟天鈞西陸的蠻荒人族相比。

    倘若進攻雪龍山,不能將澹州兵馬一下子擊潰,形成消耗拉鋸,雪龍山以北的蠻荒人族以及諸宗聯軍必然會源源不斷的聚往雪龍山,雪龍山將有可能越打越強,后期局面將對魔族非常的不利。

    相比較之下,以南海仙府為首所聚集的諸宗聯軍,實力不見得比雪龍山弱,但堅守帝釋山的決心,就不能跟雪龍山相比了……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