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常真轉世

第二百一十一章 常真轉世

    蘇青影一襲青羅裙長,妍秀清麗的臉蛋,如芙蓉照水,然而攝魂奪魄的眼瞳深處,像是壓著一絲陰云,顯示她神魂深處受創不輕。

    修煉到天人境巔峰境界,肉身只要不徹底崩潰,殘肢斷臂之類的傷勢都容易恢復,梵天宮、天道宗這樣的仙道宗門,也少不了續骨生肌的寶藥。

    而神魂嚴重受創后,卻需要長時間的苦修,才能恢復修為……

    看得出蘇青影與她身邊那數名青年武修,在趕到齊州之前,都經歷過一番惡戰、苦戰。

    陳尋相信熹武帝、徐崢都會支持他的主張,但這事還需要有人能言辭激烈的挑明,將這一個個還心存畏戰的真君巨頭們當頭棒醒。

    他此時也不管其他真君巨頭到底怎么想他的那番話,朝蘇青影稽首道:“常曦就在城外;許久未見,蘇真人這是從何方來雪龍山?”

    雖然在云洲,天人境就當得上真君之謂,但在天道宗諸多真君巨頭面前,陳尋與其他天人境強者,都是以“真人”相稱,以示謙遜。

    常曦與蘇青影都是太元秘境的古仙殘魂轉世,但常曦經歷無數兵解輪回,都在為仙胎玉人之事奔波,而蘇青影則羈絆于轉世投胎后的宗族,已經選擇與常曦分道揚鑣,以致最近兩人數次相見,態度都極為冷淡。

    “……”蘇青影苦然一笑,說道,“澶州城破陷,我蘇氏族人慘遭屠戮,歷經千辛萬苦,青影才助數萬族人逃出——蘇護、蘇凌風,乃我族兄……”

    蘇青影介紹身后兩名青年武修,給陳尋他們認識。

    蘇護、蘇凌風是數名青年武修的首領,都有天人境巔峰甚至圓滿的修為,想必也是西陸頗為有名的新生代。

    “蘇護、蘇凌風?”熹武帝這時候頗為驚訝的說道,“原來蘇姑娘出身破軍州蘇族啊……”

    天鈞西陸的人族,數以千億計,蘇氏是天鈞西陸最常見的姓氏,沒有一百億,也要有三五十億,但自荒古時期以來,特別是近十萬年以來,天鈞都沒有特別強大的蘇氏宗族崛起。

    蘇青影身為梵天宮第一真傳,照道理來說,她所出身的宗族應頗為顯赫才是,陳尋沒想到就連熹武帝以及大殿內諸多真君巨頭,似乎之前都不知道蘇青影出身哪族蘇氏。

    破軍州隸屬澶州境內,但距離雪龍山頗近,熹武帝頗為關注破軍州新生代玄修的動靜,一直以來都有拉攏、以實澹州的心思——天道宗的真君巨頭,對破軍州蘇氏則沒有什么印象,想來破軍州蘇氏真是聲名不顯的小族而已。

    蘇護、蘇凌風等蘇氏武修,也算是上古姜氏的殘余勢力,這次過來就是投奔熹武帝的,都上前來給熹武帝及諸多真君巨頭見禮。

    熹武帝又與陳尋說道:“陳尋,你或許不知,蘇牧臣、蘇竣臣他們,也是從破軍州蘇氏分出的一支……”

    陳尋朝熹武帝身后的蘇竣臣看去,就見蘇竣臣此時的神色頗為尷尬,也沒有急于與蘇護、蘇凌風他們相認的意思,好像玉州蘇氏當年從破軍州蘇氏分出,隨熹武帝的先祖進入云洲開疆辟土,有著一段不堪回望、不足為外人道的過往……

    蘇牧臣、蘇竣臣出身的玉州蘇氏,是破軍州蘇氏分出的一支,而滄瀾蘇氏,又是玉州蘇氏分出的一支——至于到底是怎么分拆出來,往事都叫人不愿提及,以及外人很難知道滄瀾蘇氏、玉州蘇氏、破軍州蘇氏實是一脈……

    陳尋倒吸一口涼氣,往徐崢看去,見徐崢那雙似妖似魔的眼瞳里焰芒微斂,應是已經想到這某種可能了。

    破軍州蘇氏會是羿族殘裔的一脈,此時看上去聲名不顯,實是近萬年以來都無法真正的崛起,實是一直都被無形之手有意拆散、消弱?

    如此看來,秘殿遁藏滄瀾,也是冥冥中自有定數?

    上師蘇旦,到底是怎樣的人物,諸多閑子冷棋,此時看上去竟都像是謀定而動?

    此外,蘇青影作為太元秘境的古仙殘魂,投胎破軍州蘇氏,是意外巧合,還是蘇旦有意為之?

    羿族殘裔,雖然不知輪回之道的修煉真法,但戰魂殘碑卻是輪回之道的仙階殘寶——蘇旦作為戰魂殘碑的梵天級器靈,真要有心讓蘇青影的前世殘魂,在破軍州蘇氏投胎轉世,卻也不困難。

    蘇旦讓蘇青影在前世殘魂在破軍州蘇氏投胎轉世,用宗族親情牽絆住蘇青影,再將蘇青影送入梵天宮修行——這樣的布局,與徐崢入天道宗修行、常暨、常儀入靈墟宗修行,又是何其的相似?

    蘇旦到底是怎樣的人物,近萬年他在天鈞到底為羿族殘裔下了多少步棋,布下多少后手?

    青牛兕師近萬年來都陷入沉眠之中,但蘇旦作為梵天境器靈,真要有心做什么事情,一萬年能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只是相對于強大到無邊的叛帝而言,蘇旦布局一萬年的時間還是太短太短,要不是這次血海魔劫,他所布的這些棋子,大概還都不會浮出水面吧?

    蘇旦此時又在哪里,那塊戰魂殘碑會在破軍州蘇氏族人手里?

    只是陳尋并沒有辦法辦法驗證破軍州蘇氏就是羿族殘裔的一支,這一切也都只是他的猜測而已,看徐崢的神色,想必他也是沒有辦法猜測。

    “破軍州雖在澶州境內,但距雪龍山近,而距澶州城遠。澶州城破,蘇氏從破軍州撤出,傷亡應不至于太慘重才是?”徐崢微斂眼瞳,朝蘇青影問過來。

    徐崢老魔這樣的人物,竟然關心起破軍州蘇氏這樣的小族來,眾人都有些意外,但又猜徐崢老魔或許只是想搞清楚那兩頭萬古魔頭在澶州境內的動向罷了。

    聽徐崢問及此事,蘇青影又是苦然一笑,蘇護、蘇凌風更是慚愧的低下頭,不敢直面眾人。

    聽蘇青影解釋,陳尋才知道當年蘇青影離開雷云島后,就直接返回破軍州蘇族,想說服族人抽派精銳,助澹州抵御血海魔劫,但在破軍州的蘇氏族人知道血海魔劫的確切消息之后,卻選擇舉族遷到澶洲城附近……

    澶州城陷,蘇氏族人傷亡慘重,最終僅有十之二三的族人逃出來。

    蘇氏族人此時,主要往云荒嶺附近逃去,但還有數百精銳隨同蘇青影、蘇護、蘇凌風趕來雪龍山參與御魔之戰。

    他們這時候也都清醒的認識到,雪龍山、帝釋山若是不守,蘇氏族人就算成功逃到天道宗的山門重地云荒嶺,也不見得能安生。

    陳尋心里則一直琢磨著,要是能驗證破軍州蘇氏就是羿族殘裔的一脈,那羿族殘裔分散于澶州、北部荒原、靈墟山附近的后人,就都能陸續找尋出來。

    只是青牛兕師都沒有在蘇守思、蘇棠、蘇守陽他們身上發現異常,驗證之法,豈是他們能輕易找出來的?

    而此時也不見得就是將羿族殘裔后人聚集起來的良機……

    蘇青影、蘇護、蘇凌風率數百族中精銳,不愿投附永明帝朝,也不愿歸入玉州蘇氏,此時只愿意歸入陳尋麾下,參加御魔之戰。

    徐崢撇撇嘴,沒有說什么——其他人更不會有什么意見。

    此時每天都有三五萬天人境蠻武蠻修率領族人進入雪龍山參加御魔之戰,除了蘇青影之外,破軍州蘇氏還不值得他人多么重視。

    之后,徐崢、熹武帝都相繼表明要在帝釋山南麓血戰到底的態度。

    徐仲文、元澄等人就先行離開,他們要趕回帝釋山稟明這一切,看九蓮真君諸尊如何定奪。

    陳尋滿懷心思離開大殿,隨同蘇青影、蘇護、蘇凌風去見蘇氏族人,心想要如何將他們編入神衛軍之中。

    “蘇真!蘇真!”

    有一名腰挎雙刀的疤臉青年,從一座帳蓬里鉆出來,蘇青影喊住他,要他通知族人立時收拾行裝,隨她們一起登入伏龍舟。

    疤臉青年僅還胎境中后期的修為,這樣的武修在齊州城隨處可見——神衛軍此時所編的百萬精銳武卒,絕大多數人修為都在還胎境后期以上。

    這么一個名不經聞的青年武修,當他的臉、眼瞳出現在陳尋的視野里,陳尋神魂震顫,這一刻禁不住淚流滿面……

    蘇青影、蘇護、蘇凌風都傻在那里,怎么都沒有想到陳尋此時會突然有這么強烈的反應。

    “蘇真,你過來,”陳尋雙腳如灌鉛一般,將那叫蘇真的還胎境武修喊到身邊,說道,“前世你傳道授業于我,今世就讓我當你的師父吧……”

    “啊,此人是郭真人轉世?”松鶴真君震驚問道。

    輪回轉世太過飄渺,投胎轉世還能再次相遇,可以說是天大的機緣。

    陶景宏與郭真人是莫逆之交,神宵山破滅,為將魔龍乾余骨轟出云洲,郭真人與虛問子是神魂俱滅,哪里還有轉世的可能?

    紀烈卻是知道,眼前這青年武修是常真轉世!

    紀烈在秘殿見過常真的魂相真容!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