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帝釋峰

第一百九十三章 帝釋峰

    (感謝凡樂……)

    帝釋峰巍峨三萬丈,山巔之上、凜烈罡風之下,玄冰百萬年沉積不化。

    帝釋山與雪龍山,是兩座緊挨著、甚至在山嵴地脈上有所延續上的龐大山系,但由于帝釋山、雪龍山都有十數萬里綿長,以致澹州與帝釋山的中樞之地帝釋峰,相距猶有十七八萬里之遙。

    魔族破襲上古姜氏圣地澶洲后,姜天仇就率風后氏二十萬蠻武,倉促退回帝釋峰;而其他駐守永明島的諸宗聯軍,在確知海墟口出現異常之后,也是第一時間選擇渡海北撤。

    帝釋峰在猝然之間,就取代永明島南的四海城,成為諸宗聯軍的大本營;天地四階的十天陷魔護山大陣,也撤到帝釋峰來。

    此時距離澶州遇襲已經過去二十天,但澶州之核心,距離帝釋峰還是太遙遠了;即使有什么消息,也是第一時間在仙道十宗、上古四族的宗門要地之間傳遞。

    此時退守帝釋山的姜天仇及諸宗玄修弟子,都還沒有搞清楚澶州怎么就一下子被魔族攻破了。

    是的,魔族突襲的就是上古姜氏圣地澶州城。

    消息已經由澶州外圍區域的玄修,傳到雪龍山、帝釋山一帶。

    差不多也能確定就是姜氏老祖姜晨歌仙人在魔族突襲中不幸殞落。

    不過,暫時還沒有玄修從澶州城逃過來,魔族是如何穿越九天罡風陣、如何在瞬間突破澶州城防御、擊殺姜晨歌仙人,這一切都還是謎。

    退守帝釋山的眾人,暫時還不清楚上古姜氏的元氣到底傷到何等程度,也不清楚姜晨歌仙人殞落后,短時間內還有無轉世的機會,一時間人心惶惶。

    大家都知魔族此次來勢洶洶,僅憑他們這邊的人馬,想守住帝釋山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但十天前從天道宗、南海仙府傳來的令旨,則是要求他們兩宗的弟子在帝釋山待命,等候諸宗后續援兵的到來。

    只是除了天道宗、南海仙府,各派出四名涅槃下三境的真君巨頭率千余弟子進入帝釋山外,所謂的后續援兵,到這時連影子都沒有看到。

    帝釋山眾人,都懷疑兩宗是想利用他們試探魔族大軍的實力跟北侵的決心,一時間怨聲載道,士氣低迷到極點,大有一哄而散之勢。

    天道宗、南海仙府無法勒令其他宗門、氏族的弟子遵從法旨,但其他宗門的玄修弟子,本身就奉令駐守永明島抵御魔族。

    此時見魔族來勢洶洶,這些玄修弟子隨大流撤出永明島還情有可緣,但此時連魔族大軍的影子都還沒有看到呢,就私自返回宗門,怎么都交待不過去。

    他們中絕大多數人,暫時都還同樣選擇留在帝釋峰待命、觀望動靜,心里卻也早早就打定主意:要是魔族勢大,而援兵遲遲未至,他們再從帝釋山撤出,宗門也不能苛責他們不戰而退;絕計不會在此坐以待斃就是了。

    而對姜天仇而言,則是撤無可撤。

    澶州失陷,血云貫空,即使姜氏在澶州城之外的力量得到保存,這次也將元氣重創,他要是棄守帝釋山,能退到哪里去?

    姜氏蓑敗或已不可避免,但不管怎么說,姜天仇此時卻是諸宗聯軍的統帥,也是此時在帝釋峰的唯一涅槃中三境強者。

    姜天仇心底雖然是同樣的惶然不安,但第一時間還是勒令風后氏及附近蠻荒部族的蠻武、蠻修,都集結到帝釋山來,聽候調動,將來無論是撤是守,都不至于陷入徹底的被動之中。

    風后氏轄地十數萬里,不比永明島稍小,但在帝釋山所采取的,是大部族轄領中等部族、中等部族轄領小部族的統治方式,故而風后氏直轄的蠻武規模,一直都沒有機會超過百萬。

    而血海魔劫當前,在姜天仇的嚴令動員之下,諸部族都極為配合,二十天時間內,聚集到帝釋山的蠻武、蠻修,加上田氏投附帝釋山的子弟,很快就超過兩百萬之巨。

    只是這么點兵馬,怎能擋得住魔族億萬大軍?

    不要說那些做好隨時開溜準備的仙宗弟子了,姜天仇他自己都沒有丁點的信任——這么點兵馬,連攻下澹州都難,又談何抵擋魔族億萬大軍?

    ***********************

    濺鶴峰高逾兩萬余丈,位于帝釋峰西南兩千余里。

    田氏離開齊州城,投附帝釋山,近二十萬族人折騰了個人仰馬翻,近日才亂糟糟的在濺鶴峰北的深峽里暫歇下來。

    但這一刻誰都不敢放松警惕,甚至連族人的行囊都不許從銅車上解下來。

    誰也不知道魔族億萬大軍何時會渡海北上,誰也不清楚諸宗還有無后續的援兵趕來,他們都要做好隨時北撤的準備。

    田欒、田珙負責主持今日的守值,懷抱塔、鞭法寶,一動不動的站在濺鶴峰之巔,極目眺望南方,隨時關注天地間的云氣變化。

    王沖、王騰、谷陽子從峽谷里飛上來,準備接替田珙、田欒守值峰崖,施禮問道:“我師與田尊還沒有從帝釋峰回來?”

    血云貫空之時,玉虛子率王沖、王騰、谷陽子等嫡系弟子已經離開齊州城一段距離,但田桓很快就派人追上他們,邀他們一起投奔帝釋山。

    這些年在諸域浪跡,玉虛子都沒有獲得立足之地,門下也就王沖、王騰、谷陽子等數百余弟子侍俸。

    門庭零落也有門庭零落的好處,至少在大難臨頭之際,不會像田氏有數十萬族人牽絆。

    數百弟子收拾起行囊,說走便可能走,甚至一件天器級洞府法寶,就勉強能所有修為低微的弟子都裝進去。

    也正因為沒有什么牽累,田桓相邀,玉虛子最終還是折返,率諸弟子,隨田氏一起投奔帝釋山。

    當時他們也是認定諸宗聯軍不可能守帝釋山,就想著要是能隨諸宗聯軍一起北撤到天道宗的宗門重地云荒嶺一帶,說不定憑借著這份一起逃跑的交情,能在云荒嶺以北,獲得一席落腳之地。

    誰都沒有想到,形勢在這十數日,竟然發生些意想不到的微妙變化。

    “我卻不明白,還有什么好議的,陳尋那狗賊跑去永明島送死,難不成我們還要聽趙醒龍的鼓動,也渡海跑去永明島送死不成?”王騰翁聲說道。

    雖然十數萬里的麒麟海峽,對法相境以下的玄修、武修而言,還是百死一生的禁域,但從傳聞陳尋會率澹州援兵在麒麟角接應永明島人族渡海,一直到越山城血戰持續三天,麒麟角所有動靜,實際都處在帝釋山的密切關注之下……

    但帝釋峰掀起援救麒麟角助永明島億萬人族渡海的爭議,卻是在趙醒龍中途渡海趕到帝釋峰之后。

    王騰卻是不明白,這有什么好爭議的?

    魔族億萬大軍席卷而來,不僅僅永明島,帝釋峰、雪龍山都必將灰飛煙滅,他們應該早早離開這是非之地才是正經。

    田欒、田珙對望一眼,心想這王騰修為不弱,卻性子粗野,不諳世事,竟然到這時都沒有看出局勢的微妙所在。

    帝釋山、雪龍山往北,差不多有百余萬里縱深的荒原、嶺岳,都沒有特別強大的散修宗門,也沒有特別險峻的絕域地形能守——要是北撤,可能要一直撤到天道宗的宗門圣地云荒山,才能擋住魔族億萬大軍的鋒芒。

    對天道宗而言,在摸清楚魔族底細之前,不會傾盡全力壓上來,與魔族決一死戰,但要是有一線可能,也絕不可能放棄帝釋山、雪龍山一線,任魔族億萬大軍長驅直入,兵鋒直指云荒山的……

    諸宗沒有后續援兵趕來,憑借他們這點人馬,原本是絕無可能抵擋住魔族億萬大軍的;而在摸清楚魔族底細之前,諸宗也不可能將宗門依重的逆天強者派出。

    只是,誰能想到陳尋率澹州數萬援兵,在麒麟角足足支撐了三天,竟然沒有露出半點敗跡?

    這實際意味著此次從海墟口入侵天鈞的魔族,可能沒有想象中那么強,意味著他們還有守住帝釋山、雪龍山的一線可能。

    這時候田桓與玉虛子聯訣從帝釋峰方向御空飛來,田欒、田珙、王沖、谷陽子等人迎過去。

    田欒焦急的問道:“老祖,諸尊在帝釋峰可議出什么條陳來,要不要派援兵前往麒麟角誅魔?”

    田桓說道:“永明島天時地利人和皆失,魔族主力距離永明島就五六日的行程,而且隨時會增派前哨魔兵,我們派多少援兵過去,都極可能會陷在麒麟解難以脫身——天仇真君決議派人通知陳尋立時從永明島撤出,他此趟能救多少人族算多少,都算是大功——帝釋山這邊會考慮半道派人接應一下!”

    “就怕這廝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好歹死活,死硬頭不愿撤走,那怕是難逃一劫了。”谷陽子冷冷一笑,幸災樂禍的說道。

    田欒眉頭微微一蹙,問道:“連一個援兵都不派?”

    田氏雖然被陳尋與熹武帝聯手逐出雪龍山,但不意味著他會因怨恨,連眼前的形勢都看不明白。

    陳尋是存是亡,對守帝釋山與雪龍山的人心及士氣影響太大了。

    玉虛子他們隨時能夠北撤,所以能夠幸災樂禍,但田氏在此還有二十萬族人,在云洲、昆洲還有百萬族人,能撤到哪里去?

    田桓落到濺鶴峰的山頂,連走邊說道:“誰若愿隨趙醒龍渡海增援麒麟角,天仇真君不會阻攔!”

    “師尊,請恩允成乾隨趙真君渡海!”這會兒守在旁邊的諸弟子,突然有一人跑到前邊來,在谷陽子面前跪下來。

    見此時沖出來請求渡海、要去增援陳尋這個宗門逆賊的,竟然是四百年就晉入天元,之后卻無半點精進的廢物弟子樊成乾,谷陽子就氣不打一處來,袍袖一揮,將他扇到一旁去,冷哼喝道:“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余地?滾下去。”

    “好了!”玉虛子阻止谷陽子再說下去,他能明白田氏眾人的心思,他們再有幸災樂禍的心思,也不能在田氏眾人面前表露出來,說道,“天仇真君那邊都說,誰愿渡海,帝釋山這邊不會阻攔;那你就隨成乾去吧!”

    谷陽子原本是玉虛子的再傳弟子,之后是得玉虛子重新收錄門下,對玉虛子絕不敢有半點違逆,如看死物的朝樊成乾看去,說道:“隨你去。”

    “請師尊恩允我等也隨樊師兄渡海!”

    當下又有十數人跪到前面來,都是從云洲相隨進入天鈞的弟子,谷陽子臉色驟然難看得跟豬肝一樣,氣得在罵:“都是不知死活的東西,滾,都給我滾!”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