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火中取栗

第一百八十一章 火中取栗

    (月票榜改了?)

    眾人皆不解陳尋為何前腳剛將宵宇真人拒走,后腳又決定攜帶虛元珠,前往永明島救援。

    慶王姜瀾勸道:“我們絕無可能將永明島十數億蠻荒族人都救出,實無必要為四海盟弟子的親族冒此兇險——在十數年前,我們就百般聯絡四海盟,希望他們能積極應對魔劫,那時還有將蠻荒族人從永明島大規模遷出的可能,而拖到今日,局勢已經崩壞、無可挽救,我們也于心無愧啊——說實話,即使將三五百萬人接到雪龍山來,最終也極可能湮滅于血海魔劫之中。”

    “我們雖然問心無愧,但局勢千變萬化,”陳尋神色凝重的說道,“姜天仇退到帝釋山,沒有回永明島的意思,諸宗真君巨頭,多半也會退到帝釋山觀望形勢。而諸宗后續若有援兵,必然也將往帝釋山集結——如此一來,雪龍山反倒成了帝釋山薄弱的側翼,極可能會成為魔族的重點攻擊對象——澶州的力量,還是太微弱了啊,即使是火中取栗,我們也要伸手去取啊。”

    飛熊道人、松鶴真君、苦庵真君、陶景宏對望片晌,知道陳尋的謀算,實是有他極深遠的考慮,非是婦人之仁。

    陳尋讓赤海、黑翼雷鵬趕到永明島散布消息,要求想撤出永明島的人族,在十數天之內趕到永明島北部麒麟角集結,實際上,十數天時間內能橫穿半個或半個永明島,趕到麒麟角的,必是永明島人族最精銳的力量。

    永明島縱橫十數萬里,即使島內不受雷霆風暴的影響,從腹地到北部的麒麟角,也是大片的開闊谷原,沒有地形上的阻礙,但除了最精銳的蠻武乘御最強大的戰獸能攜兒帶女及時趕到外,普通蠻荒族人怎么可能在短短十數天時間,翻山越嶺走數千里、上萬里甚至數萬里的路?

    雖然沒有什么真君巨頭級的人數,但能將永明島蠻荒部族最為精銳的三五百萬族人接到澹州,對加強雪龍山的防御力量,意義有多重大,這是不言自明的。

    雖然對剩余的永明島族人,是極其殘酷的決定,這卻極可能是雪龍山能堅持到最后的勝負手所在。

    只是此舉,兇險太大了。

    前腳將宵宇真人拒走,后腳讓赤海、黑翼雷鵬趕到永明島散布消息,是能暫時迷惑各方的視野,甚至也不用考慮四海盟內部可能有魔族的奸細。

    也唯有完全陷入絕境的永明島蠻荒部族,才將看似不靠譜的傳聞,視為救命稻草,但數以百萬甚至上千萬的蠻荒族人往北部麒麟角聚集,魔族就算再遲疑,就算億萬魔族大軍行動遲緩,前哨精銳也不可能完全無動于衷!

    而雪山龍南麓的防御,只能繼續加強,不能削弱,能隨陳尋一起前往永明島的人手極其有限。

    魔族那邊只要有三五魔君級巨魔出馬,就有可能令陳尋陷入九死一生的絕境之中。

    “這個險是必然要冒了,成功了,雪龍山的防御力能夠增倍;不成,也就我等殞落在外,不會傷及雪龍山的根本,”陳尋淡淡的說道,“兇險也是必然的,魔族實在不蠢,不可能讓我們輕松將永明島數百萬精銳接走,很可能在麒麟角就要血戰一番,說不定我們在此就要永別了……”

    此時不將生死看淡,還不如躲回云洲去得了。

    “我隨你走一遭。”苦庵真君說道。

    “諸多天地法陣,離不開苦庵真君你們,”陳尋說道,“我這次除了抽調一座山河殺陣的骨架兵力外,其他弟子都自愿前往,但絕不能削弱到雪龍山南麓的防御。”

    苦庵真君頹然一嘆:在血海魔劫當中,真君巨頭的作用實際上也極微弱,但諸多天地護山法陣,卻非他與松鶴真君、飛熊道人等率諸弟子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抽調一座山河殺陣的骨架,實際是抽調二到三名法相境、十到二十元丹境、一百名天元、千余名修成神識的還胎境后期武修。

    這樣,陳尋到永明島后,從諸蠻荒部族挑選悍卒編入,就能隨時組成萬卒山河殺陣……

    ************************

    齊州城附近的部族已經開始緊張往澹州核心區域轉移;田族最終還是選擇趕往帝釋山,投奔姜天仇去了。

    天鈞西陸,要是山川有主,要么就是兇險絕煞之地。

    田氏在齊州有二十多萬族人,并不是隨便找個地方就能落腳的。

    魔族的動向,誰都難以預料,二三十萬人在荒天野地遷徒,擺明了會吸引強悍的巨魔過來吞殺。

    而在魔族大軍狂卷到雪龍山之前,雪龍山東北麓三五千萬蠻荒族人跨越萬余里山川,還是能勉強辦得到的;畢竟神鋒軍沒有完全潰散掉,從澹州也能調集大量的浮空戰船、靈禽戰獸,幫助轉移人口。

    原蕩魔盟所轄區域,蠻荒部族也極盡可能集中,或往雪龍山中麓的深山老林疏散——好在有云洲中小天域等大后方在,雪龍山中麓哪怕是十數億蠻荒族人的聚集,短時間內都不怕糧草會成什么問題。

    在田族遷出齊州城后,熹武帝就不用再留在雪龍山東北麓坐鎮,緊急趕到月牙城來。

    陳尋這邊也準備齊當了:

    趙承恩、宗崖率兩千名修為在還胎境巔峰及元丹巔峰不等的精銳戰將,以便隨時能擴編結成山河殺陣。

    雷萬鶴、谷承卓率三百梧山弟子,主持虛元靈地布設于蜃龍湖谷中的鎮魂山河陣——也必然要防備有人借亂從內部暴_亂、爭奪虛元珠的控制權。

    古劍鋒率兩千精銳弓手及兩百萬支升級版的青焰蓮箭。

    陳尋已將青焰蓮箭的煉制之法,授給策天府。

    策天府當年為了限制梧山的發展,曾截斷九幽鐵流入西北域。

    這個針對梧山的策略,無意間使得策天府在上百年時間里,不知不覺就囤積了將近十億斤的九幽鐵,使得在雪龍山中大規模煉制青焰蓮箭成為可能。

    策天府的煉器水平可能不怎么樣,但煉器規模絕對是夔龍閣望塵莫及的。

    熹武帝畢竟是掌握六大中小天域的帝君,真正的潛力實非風后、大鴻等部族能及。

    為備血海魔劫,過去十年間,策天府在周陽等人率領下,秘密煉制了數千萬支青焰蓮箭,這個數量是以往所難想象的。

    而此時云洲諸域,還在大規模的開采九幽鐵以源源不斷的輸送到澶州來。

    此外除了常曦、紅茶、玄龜、陽云沖外,就是趙醒龍及十數在雪龍山修行的天道宗弟子,將隨陳尋東渡風暴海,前往永明島。

    ***************************

    熹武帝也知道將永明島蠻族精銳接到雪龍山的意義有多重要,沒有阻攔陳尋冒這個險,但與陳尋親自到黑甲將季常與姜蜀在月牙城東暫居的山院拜訪。

    季常這才知道短短數日間,陳尋竟然決定要火中取栗,親自趕到魔族吞噬永明島之前,將島上最精銳的蠻族接應出來。

    而熹武帝與陳尋前來,是要請他同往。

    這樣的計劃,真是膽大破天。

    魔族非但不蠢,還極擅謀略。

    那意味著不管陳尋怎么故布疑陣,只要數百萬蠻族精銳在麒麟角附近集結,魔族都不可能坐視不理。

    魔族大軍行動遲疑,但前哨精銳必定會趕在他們撤出之前,殺上麒麟角。

    三五百萬精銳,豈是那么容易撤出的?

    但季常也能明白陳尋、姜熹武為何如此冒險。

    “血海魔劫當前,我個人修為實在是有些微不足道。”季常眉目垂觀,不動聲色的說道。

    “季尊答應陪同陳尋走這一趟,在最危險之時,季尊自可以孤身而走,我們都無怨言,而不管事情能不能成,只要是我能力范圍之內,季尊都可以提一個條件。”熹武帝在季常對面端容而坐,神情肅穆的承諾道。

    “血海魔劫若能抵擋住,雪龍山日后能扶持姜蜀在永明島或哪個地方稱帝?”季常問道。

    “這當然不是問題,”熹武帝說道,“但能問季尊這是為什么嗎?”

    扶持姜蜀在永明島建立帝國,可不是簡單的事情,首先要幫助姜蜀培養一支能統治十數萬里疆域的嫡系力量。

    姜蜀身邊才幾名美姬、三五十個修為低微的仆役,離這個目標太遙遠了。

    季常提出這樣的條件,陳尋覺得異常的奇怪,就連姜蜀他本人都摸不著頭腦,愣在那里,半晌不言。

    相比較而較,確保姜蜀修成元胎這個條件,更容易實現些——真要能抵擋住魔劫,雪龍山日后在姜蜀身上投入三五枚涅槃丹,還是能辦到的。

    “姜蜀的娘親,前世是我師妹,今世意外殞落,神魂不知歸于何處,或許湮滅在無盡星域之空——她在云游之前,或許已經料到這個結局,所以要我承諾助或姜蜀修成元胎,或助他成為人君。我開始以為不過是戲言,但現在卻必須要了卻這樁因果,才能放手遠去修行。”季常娓娓道來,似乎在說一段久遠極其的往事。

    看姜蜀張大嘴能吞下幾枚雞蛋的樣子,陳尋心想他都未必知道這樣的淵緣糾纏吧?

    熹武帝說道:“近十年內遷入雪龍山南麓的無封邑部族,姜蜀可隨意挑選三族附從;待永明島蠻族精銳撤到雪龍山后,你們可以挑選兩萬精銳充實私兵……”

    熹武帝所給予的都是實實在在的條件,有三族數十萬人附從,有數萬精銳私兵,比空口許諾要實在得多,但季常、姜蜀接受這樣的條件,暫時就要跟雪龍山捆綁在一起。

    血海魔劫當前,畢竟不是誰都能輕易將數十萬人遷走他地。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