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七十章 敗降之策

第一百七十章 敗降之策

    除了坐鎮昆州的一名天人境、八名法相境玄修外,田氏其他四名天人境、三十七名法相境玄修,都在大殿兩側的青玉長案后盤膝而坐。

    算上直接依附麾下的中小宗門、宗族,田氏一族的勢力,實不比風后、大鴻兩族弱上多少;而神鋒軍三十萬將卒,也受田氏直接統領。

    然而風后、大鴻兩族,在風暴海北岸轄地十數萬里,田氏追隨熹武帝,在雪龍山東北麓轄地甚至都不足萬里之遙,轄地內供奉田氏的蠻荒族人僅三四千萬而已。

    即使昆州由田氏永世鎮守,但昆州為荒僻混亂之中小天域,十數萬里轄地所出,甚至都遠不及齊州城。

    這如何能令田氏諸尊心滿意足?

    而田無忌剛剛突破法相境的瓶頸,成為田族第五位晉入天人境的巨頭人物,也最是渴望開疆拓土、建功立業。

    唯有如此,他才能在田氏內部,獲得與其他四大天人尊者同等的地位跟修煉資源。

    而到底要怎么做,他們在座眾人都可以各抒己見,但最終還是要老祖田桓來定奪。

    田無忌往端坐大殿中央青蓮玉座之上的老祖看去,見他眼瞳如晦,似籠罩在烏沉雷云之中,誰都猜不透老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只是,也不能放泄議論一番,臨到頭一個結果都沒有,大家就拍拍屁股散去。

    田無忌咬牙手撐住長案,坐直腰椎,說道:“老祖,我們議也議過了,爭也爭過了,但最終該怎么辦,還要老祖您來拿主意。”

    田欒、田珙等人都微蹙眉頭,暗感田無忌真是膽大妄為,竟然要逼老祖表態。

    “城未破、兵未敗、便談降,徒惹天人下恥笑!”田桓眼瞳里陰翳陡然一收,射出直刺人心的寒芒,喝斥道,“你們真是一群沒有半點耐性的家伙,我都聽厭煩了!”

    田桓揮袖而起,往身后的銅壁跨去,卻見雕刻金爪巨龍的銅壁像水波似的晃動起來,下一刻田桓的身形已經隱沒于銅壁之中。

    銅壁之后是田桓潛修的玄機秘閣,也是田氏手里掌握的唯一一件中品道器。

    留下田氏諸尊面面相覷,摸不著頭腦,不知道是不是田無忌最后所說的話,惹惱了老祖。

    “無忌知道老祖心意了!”田無忌卻哈哈大笑而起。

    田氏諸尊這時候才驟然回過味來。

    田氏不是要背叛澹州,但援兵遲遲不來,兵敗城破,最后不得不降于諸宗聯軍,那也是無計可施了。

    最大的問題是,由誰統兵去打這必敗之仗?

    “是否派人去守陽山,以免諸宗聯軍誤會?”有人問道。

    “不可授人以柄!”田欒斷然說道。

    田欒身形枯瘦,卻是差半步就能修成元胎的田族強者,當初也是他與春陵君定計,想驅逐風陽氏殘族去打雷云島,沒想到弄巧成拙,令風陽氏殘族最后都被雷云島收編掉。

    而為御血海魔劫,澹州這次將數百年積攢的靈藥拿出來,助飛熊道人、松鶴真君、苦庵真君修成元胎,獨獨將他漏掉,要說心里沒有怨言,那是騙人的,但田欒知道老祖的心思。

    不授人以柄,即使最后事敗,還有轉寰的機會,他們是兵敗城破,不得不降,跟叛出澹州完全是兩回事。

    即使將來澶州那邊派人過來調停,他們也可以聲張委屈。

    田欒都這么說了,但還是有人心存疑慮:“倘若不暗中言語一聲,是歸附還是敗降,怕是會有很大的區別啊……”

    姜天仇與姜熹武同出姜氏,不至于趕盡殺絕,但姜熹武被逐出雪龍山后的利益分配,就極為微妙了。

    田氏要僅僅是“敗降”過去,怕是分不到最大的好處。

    田欒揮袖說道:“姜天仇沒有什么嫡系根基可言,將來要統治南到永明島、東到帝釋山、西到藏云澤的廣大地域,只能依賴四海盟、風后、大鴻及田氏,是歸附還是敗降,是有區別,但不會太大。現在問題是,由誰統兵去進攻守陽山!”

    “這敗兵之名,不能委屈諸位族兄承受,無忌一力承擔!”田無忌站出來,義不容辭的說道。

    其他人都順水推舟,將這事交由田無忌去辦……

    ****************************

    距離齊州城四五千里外的一座裂谷周圍,雷云密布、颶風狂卷,阻斷人獸闖入,也封堵一切靈識神念對裂谷深處的探察!

    誰都沒想到,就在這座裂谷深處,藏有八艘體形巨大的云蒙黑鱗船。

    武奕真人、趙承恩、蘇竣臣、宗崖率八萬神衛軍玄甲精銳,悄無聲息的峙守在戰船的甲板或船艙之中……

    陳尋、陶景宏、紀烈等人陪同熹武帝,站在一座崖山上,通過火翼妖猿修煉多年的玄冥魔眼,關注著齊州城外的動靜。

    姜天仇率諸宗聯軍匯合風后氏二十萬蠻卒,討澹州逆命之罪,兵鋒直指齊州城,熹武帝實是進退兩難。

    熹武帝也怕田氏、玉虛子心存異念,倘若派出援兵,極可能落入姜天仇的陷阱之中,但他在澹州坐看諸宗聯軍圍困齊州城而不援,不要說難對三十六神將宗裔有所交待,加入蕩魔盟的諸多散修宗派,也極可能會人心渙散。

    最終商議的主意,就是熹武帝暗中調集援兵,進伏到齊州城一側隨機應變。

    為了避三十六神將宗裔里有人與田氏暗通消息,熹武帝此時是從齊云島、雷云島抽調八萬神衛軍精銳,藏入雪龍山東北麓的深山之中。

    此時熹武帝還是澹州決定的掌控者,就算不借助虛元珠,在澹州境內悄無聲息的調動八萬兵馬,也非難事。

    只是田氏此時用護山法陣將齊州城遮閉得滴水不漏,火翼妖猿的玄冥魔眼,也只能看到城外的情形。

    此時就見無數龍牙戰舟正從齊州城緩緩升空,往城東南的空曠處聚集。

    面容枯瘦的田無忌深身金色戰甲,站在一艘驚虹舟上,正傳令諸軍聽他號令,往守陽山進發。

    守陽山就在齊州城東五百里外,諸宗聯軍數千玄修及風后氏二十萬蠻卒就駐守在那里。

    “田氏神鋒軍精銳全出,怎么僅派田無忌統領?”武奕真人看到這一幕,震驚問道。

    陳尋、紀烈、陶景宏、慶王姜瀾也都是面面相覷。

    齊州城設有兩座六陽山河陣,田氏所統率的神鋒軍近年來已經擴編到三十萬精銳,即使還不足以拉出去與姜天仇所率的諸宗聯軍數千玄修、二十萬風后氏蠻卒力敵,但姜天仇想強攻下齊州城,必然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此時田氏既不等澹州派兵來援,也不固城堅守,反而將神鋒軍主力精銳交給田無忌統領,進擊守陽山,這是唱哪出戲?

    “田桓這老賊是想‘戰敗’而降!”熹武帝眼瞳似有熊熊烈焰燃起,一字一頓的吐出十數字,但神色已然冷峻到極點。

    他以“老賊”稱田桓,也就代表從此之后,他與田氏恩斷情絕。

    數千年來征服六大天域,又在澹州開疆拓土,論及權謀,熹武帝不會在任何一人之下,又與田氏老祖田桓相交數千年,又怎么會猜不透田氏的心機?

    陳尋嘿然而笑,這不管怎么說,都是熹武帝的家事,他與紀烈、陶景宏、火翼妖猿僅僅是來助陣。

    慶王姜瀾震驚道:“田桓真就甘愿‘敗降’給姜天仇?”

    “‘敗降’聽上去不是什么美名,但實際上又有什么損失,即便往后澶州派人下來追問此事,田氏也有說辭。而姜天仇真要能將我等從雪龍山逐走,他手下要兵沒兵、要將沒將,最后還是只能依賴于田氏,收服其他神將宗裔及云洲諸域,田氏所得的好處,實是一點都不會少,”熹武帝喟嘆一聲,說道,“你們入世修行還是太晚,要知道四千年前,田桓這老賊可有智狐之譽啊……”

    “要是田無忌率二十萬神鋒軍到守陽山去送死,那我們該怎么辦?”慶王姜瀾看向身,心里想,僅憑裂谷中所藏的神衛軍八萬兵馬,根本就不足逆轉局勢啊!

    “夠了!”

    “夠了!”

    陳尋與熹武帝同時說道,兩人又相視一笑。

    慶王姜瀾不明所以。

    為防血海魔劫隨時會來,雷云島、齊云島及雪龍山南麓、澹州城的防御半點都不能松懈下來,松鶴真君、苦庵真君、飛熊道人以及雷云島的六蛟五貍都沒有調動。

    而拋開玉虛子、田桓等齊州城心存異念、隨時會反咬一口的這些人不談,諸宗聯軍會同風后氏蠻卒后,共有八位真君巨頭統領大軍;姜天仇更是涅槃第五境知陰陽、極可能持有上品道器的曠世強者,哪里會有他們半成勝算?

    “這雷云掩藏我們的氣息,才潛至守陽山多近不會被發現?”熹武帝說道。

    “就算姜天仇是修煉到涅槃第五境知陰陽的強者,我親自主持法陣的話,這雷云也足以讓我們進入守陽山千里范圍之內,而不被發覺!”陳尋說道,“但我們猝然側襲,神鋒軍那些被蒙在鼓里的普通將卒,怕是無法控制傷亡了!”

    “這筆血帳最終還是要從田氏、姜天仇頭上討回來!”熹武帝神色冷峻的說道。

    陶景宏、紀烈暗暗心嘆,心想熹武帝鐵血統治諸域,又怎么會在意二三十萬人的死傷?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