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第二元神

第一百五十八章 第二元神

    神魂仿佛從永寂黑暗的玄冥地泉中浮出,驟然醒來的那一刻,岐千山清晰的想起脫離母胎那一瞬時的強烈感受,強烈到在這一瞬時就想抓住一切機會大口的呼吸。

    它想呼吸,卻呼吸不了。

    下一刻,它才意識到自己此時是元胎體,而非重入輪回后從母胎中孕育而生的幼蛇。

    元胎是元神、元丹、法相神通煉合為一所得,相與形似,卻無五臟六腑,自然無法呼吸,也無需呼吸!

    竟然真的沒死!

    竟然真就借岐萬海那倒霉蛋留下的的純凈元胎直接重生了!

    “宗主,你看這頭蛇妖是不是被打傻了,它一個元胎體,醒過來卻拼了命張大嘴巴想干嘛啊?它沒腸沒胃的,就算塞兩把仙丹靈藥,它也沒辦法咽下去啊!”

    乍然看到赤海鋪展暗金色的骨翼懸停到眼前,岐千山嚇了一大跳。

    幼時被頭兇烈魔鷹追殺數萬里的慘痛記憶瞬時閃回識海,岐千山下意識就想閃避,但念頭剛起,云遁法訣未待成形,神魂深處就傳來一陣難以承受的撕裂劇痛,岐千山差點從半空栽下來。

    “你此時不能妄動真元法力施展術法神通,岐萬海留下來的元胎,與需花費百年苦功才能修成的第二元神畢竟不同,你先耐心待我助你穩固神魂!”

    岐千山以往聽得這個聲音,牙都恨得癢癢的,這時候卻恨不得撲上去猛親兩口,沒想到陳尋真是半點都沒有欺騙它,真就助它借萬海的元胎重生了。

    岐千山此時還是元胎體,很難服煉丹藥,陳尋用丹火直接將一枚蛟髓丹化開,化為金色丹霧,將岐千山裹住,一點點的滲入元胎之中,助它殘魂與元胎徹底融合。

    ***********************

    必須要等到岐千山將留守岐蛇山的諸多岐蛇大妖誘走,陳尋他們才有機會趁虛而入,抄走九首岐蛇老巢,行此策,陳尋他們是冒著九死一生的兇險,而岐千山所冒的兇險,則可以說是百死無一生的必死之局。

    陳尋他們動手之后,被騙出老巢的諸多岐蛇大妖必然會迅速有所感應,反應過來,到時候岐千山根本就沒有逃脫的可能。

    因貪生才屈服于陳尋的岐千山,哪里會肯冒這百死而無一生的風險助陳尋他們去抄九首岐蛇的老巢?

    就算僥幸成功,九首岐蛇回到岐蛇山后,看到空空如也的老巢,會有什么反應?

    但陳尋最后只給岐千山兩個選擇:一個是違命不從、煉滅神魂,一個是同意岐千山將第二元神煉入岐萬海留下的純凈元胎中,以防不患;只要岐千山的神魂不被諸多岐蛇大妖徹底煉滅或拘住,只要有一縷殘念游魂散入虛空,都有借第二元神直接重生的機會。

    岐千山萬般無奈,只能選擇后者,沒想到陳尋計策竟然真就成了,岐瓠它們在意識到老巢被抄的那一瞬時,震怒之下將它的元胎、神魂打碎,將它的肉身百骸吞噬,但急于返回岐蛇山,情急之下卻沒有想到要將它的神魂徹底煉滅。

    當然,也虧得事先有所準備,將第二元神煉入純凈元胎之中,才得以直接重生;不然的話,重入輪回,也不知道有無修煉的可能,更不知道要修煉到何時才能覺醒前世的記憶。

    岐千山心緒波動萬千,但也知金色丹霧極為珍貴,當下收斂心神,一點點的將金色丹霧煉入元胎之中,也不知過了多久,才感覺到心神魂意所在的神念、神識與元胎體融合在一起。

    當然,岐千山修煉兩三萬年,也知道這才是初步,想要神念與第二元神、岐萬海留下的純凈元胎真正的融為一體,少說需要數百年的苦功,才有可能恢復到巔峰修為。

    而此時岐千山對陳尋是真正的心悅誠服,雖然看陳尋都未能修成元胎,但真正的強者不會完全拘泥于修為境界;何況它助陳尋等人抄了九首魔君的老巢,除了跟陳尋一條道走到黑,也沒有別處可去了。

    想到這里,岐千山翻身跪下,說道:

    “請上仙許千山入門下修行……”

    “雖然才有幾縷殘念回歸,與第二元神融合,卻能輕易就成功重生,看來你的求生意志不是一般的強,但你倘若要入我雷云島門下修行,還要你能知眾生皆有求生之念,切記不得擅造殺孽,少沾染因果惡緣!”陳尋看到岐千山從入寂修煉中醒過來,鄭重的告誡它道。

    “這蛇妖明明是貪生怕死,但這話從宗主的嘴這么一轉,聽上去怎么就跟道心虔誠似的!”赤海在一旁不屑的撇撇嘴,渾無顧忌的拆陳尋的臺。

    陳尋恨得牙癢癢的,彈出一指氣勁,將赤海從蜃龍山的崖脊上打下去,省得聽他在耳畔呱噪不休。

    “宗主,你今日收這蛇妖入門,是不是講究一個先來后到,它得先拜我跟老蛇為師兄啊?”赤海又從蜃龍山的別一側爬上來,六只暗金色的利爪趴在崖脊,探過尖嘴猴腮的腦袋來問道。

    “雷云島之中,求道無先后、術業有專攻,能者為師。你只要打得過岐千山,不要說這個師兄了,連師傅都做得。”陳尋拿赤海沒轍,看來他已經感覺到地位危機,想要趁岐千山尚且虛弱、心神還有些迷糊之時,要搶先將師兄弟的名份給定下來。

    “現在就比斗?”赤海忍不住竊喜的問道。

    “自然是等岐千山元胎與這具岐蛇妖軀靈肉融合之后!”陳尋手指向橫臥在湖谷外那具四首岐蛇的妖軀,笑道。

    赤海“絕望”的抱頭往后一倒,直接從崖脊上倒栽下去,“啪”的一聲六爪朝天倒栽在湖谷如茵的草地上,激起一片草屑。

    四首岐蛇的妖軀,比人族涅槃第三境的玄修都要強悍數倍,陳尋他們祭出都天拘魔旗、玄辰七星印、九獄神王誅魔戰車,眾人聯手,才將其打得殘破——不要看這具岐蛇妖軀此時殘破不堪,但只要岐千山能奪為身舍,借虛元靈地孕生的鴻蒙元息、龍脈靈氣,先修煉到靈肉融合,繼而再借夔龍一族的劫煉真法修行,肉身境界就能在此前的基礎上,直接提升了一個境界!

    到時候赤海在肉身修為上,整整差三個境界,暗感或許要一百個自己,才有可能打過岐千山……

    想想前程黯然如晦,赤海翹著腳爪,望著靈地上空的幽幽藍天唉聲嘆息不止。

    岐千山則是喜出望外,驚喜來得太突然,沒想成功重生之后,還能再奪岐魈的妖軀為身舍!

    陳尋卻是微微一笑,將靈肉融煉之法,傳授給岐千山,就讓他鉆入那具四首岐蛇的殘軀之中,吞吸鴻蒙元息修煉……

    他們這次能成功抄到九首岐蛇的老巢,岐千山將大部分的岐蛇大妖誘走,實是居功第一。

    再者岐千山助他們抄到九首岐蛇的老巢,從此往后除了跟他們一條道走到黑,再無叛投回九首岐蛇麾下的可能,陳尋對它自然也不會再有太多的保留。

    岐千山也沒有太得意忘形,也知道靈肉融合非一時半會能夠競功,詢問道:“宗主,千山的殘魂在虛空中飄蕩了多久,宗主你們又是如何逃過岐瓠他們的追殺?”

    “我們抄到九首岐蛇的老巢,在茫茫星域又飄蕩了三年,卻無其他岐蛇大妖追殺過來。”陳尋說道。

    “岐瓠他們怎么可能沒有追殺過來?岐瓠他們沒能守得老巢,九首魔君回到岐蛇山,絕不可能輕易饒過它們!”岐千山沒想到它此次重生已然過去三年之久,更沒有想到岐瓠等妖,竟然沒有追殺過來。

    “它們連老巢都沒能守好,不要說沒有十足的把握能追上我們,就算能追上我們,九首魔君回到岐蛇山看到一地狼籍,就一定會饒過它們嗎?”陳尋微微一笑,反問岐千山。

    岐千山微微一怔,想到九首魔君的狠辣手段,背脊猶生寒意,喃喃自語道:“總比什么都不做強啊!”

    “換作我是它們,平時忍氣吞聲,屈從九首魔君的淫威之下,那也就罷了,但此時犯下大錯,將功贖罪也是惶惶不安、難逃罪罰,還不如一走了之,找一個九首魔君絕不可能找到的星域深處逍遙自在!”

    岐千山想想也是這個道理:

    雖然九首魔君在諸岐蛇大妖神魂深處都施有禁制,但茫茫星域飄渺無垠,只要岐瓠等蛇能遠遠離開岐蛇山,找一個九首魔君感應不到的深淵角落,確是能逍遙自在。

    而它經陳尋用黃泉圣水,更是早已將元胎深處的神魂禁制洗除掉了。

    想到這里,岐千山不由關心起陳尋他們抄九首魔君的老巢,成績到底如何,有沒有將九首魔君的老巢抄個干凈,說道:

    “雖說九首魔君在龍淵洞設有陣法禁制,但岐瓠它們被我誘走,剩下岐魈那兩個蠢貨,都不能主持法陣,宗主闖入應無困難。而除了幾件極厲害的道器法寶、天級靈丹,九首魔君都會隨身攜帶外,這些年我等掠奪來諸多法寶,都叫九首魔君都丟到龍淵洞底。雖說我等平時都無緣見那些私藏,但想來這些年有入無出,積儲定是不少,不過龍淵洞里,最珍貴的還是九首魔君為防意外而煉成的那樽身分化身——宗主抄九首魔君老巢,可沒有將那樽身分化身錯過去吧?”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