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八十九章 祭煉戰車

第八十九章 祭煉戰車

    陳尋朝王青長、趙道臨等人施禮道:“還要煩請諸道兄護法,助我祭煉這乘戰車……”

    “這是當然。”王青長等人都說道。

    陳尋若能成功祭煉九獄神王誅魔戰車,他們的戰力就會倍增,至少在太元秘境,蕩魔盟就不再容那些強宗弟子小窺了。

    道器能不能祭煉是一回事;祭煉后能不能煉入器靈是一回事;煉入器靈,器靈神魂與陣法禁制能不能契合是一回事;器靈神魂與陣法禁制契合,擁不擁滋生自我靈識、靈性,又是另一回事……

    有些涅槃境真君,即使獲得一件中下品道器,甚至一兩千年都不能將道器最大的威力發揮出來,更不要說上品、珍品、極品、絕品道器了。

    蛤十八雖然早就將九獄神王誅魔戰車祭煉成功,也將第二元神煉入九獄神王誅魔戰車之中,但蛤十八的修為有限,第二元神還遠未能與九獄神王誅魔戰車內部的陣法禁制完全契合。

    不然的話,九獄神王誅魔戰車化變九神王、九獄龍,就絕非陳尋此時能敵。

    蛤十八殺戮甚重,王青長、天音夫人、趙道臨等人,以及陳尋都差點喪命它的手中,此時成為九獄神王誅魔戰車的器靈,也許是它應得的下場。

    蛤十八此時也不敢要求更多,能保持靈識不滅,對它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毫無反抗任陳尋將一滴命元精血煉入它的元神之中。

    剩下的,蛤十八就是進入九獄神王誅魔戰車之中,融合它的第二元神,從此之后,九獄神王誅魔戰車就是它的百骸妖身;蛤十八就是九獄神王誅魔戰車的器靈。

    陳尋此時的元神修為,祭煉九獄神王誅魔戰車已非難事,何況還有蛤十八全力配合他。

    連續七天七夜,陳尋就將神魂印記附入誅魔戰車的陣法禁制之中。

    誅魔戰車祭煉成功,就能初步的變化大小,最小還能縮到四丈大小,與夔龍閣煉制的玄雷戰車相仿,完全可以收入小須彌戒中;最大能變化到百丈方圓,體形有如羅剎巨魔的三五樽戰甲神將,都可以站在車中搏殺強敵。

    然而誅魔戰車的陣法禁制太玄奧繁復了,簡直要比絕品天器都要繁復玄奧千倍、萬倍;要沒有器靈蛤十八的相助,陳尋與敵搏殺時,根本就沒有那么龐大磅礴的神識御使戰車……

    九獄神王誅魔大陣之中,除了陣法禁制形成最大、器靈存身的玄奧主空間外,還存在十八竅穴,其中九竅已由蛤十八煉入九枚精魄戰魂。

    這也是誅魔戰車能化形九頭獄焰神龍的關鍵。

    只是這九竅之中,怨煞沖天,可見蛤十八此前為了提升戰車的威力,強行將不少散修、妖修的神魂生煉其中。

    陳尋當初擊碎魔帥赤火明手里的那面都天拘魔旗,也曾被少許怨煞纏身,知道能反噬神魂的怨煞絕非什么好玩的東西。

    玄衍訣乃羿族煉器總綱,所載煉制精魄戰魂的秘法,還遠比其他宗門的傀儡戰魂煉制之法精妙得多,但絕大多數時候,也只是搜集妖獸神魔死后的殘魂煉成精魄。

    生煉,則是趁妖獸神魔未死之前,將其攜有種種精神印記、記憶碎片的三魂六魄,整個的都煉入精魄之中。

    生煉而得的精魄戰魂,通常都極其厲害。

    然而諸事有因皆有果,那些被生煉的魂魄,陷入永世無法超生的境地,前世今生所形成的種種怨念,就會化變怨煞,成為反噬元神最兇烈的毒藥。

    邪散不計手段、后果時,通常會用這種手段在短時間內大幅提升實力。

    仙道宗門不宵此法,除了怨煞之外,還與神秘莫測、能焚煉仙人神魂的罪孽業火有關。

    誅魔戰車擁有瞬穿虛空的異能,是陳尋目前為止見過的最強道器——羿族戰魂秘殿、玄將印他此時都不能祭用,自然不算——他當然不會讓誅魔戰車留下這么大隱患。

    萬一他與強敵搏殺到最激烈之時,怨煞反噬,那可是要老命的。

    陳尋將誅魔戰車的九竅精魄,強行拆散,任那些帶怨煞的殘魂散歸天地,最終所剩的九竅精魄甚至都不足此前的十分之一。

    陳尋倒沒有什么好可惜的,只要誅魔戰車在手里,搜集殘魂散魄逐步提升戰車的威力,也非難事。

    此外,誅魔戰車能否發揮多強的威力,跟器靈的強弱則有著直接的關系。

    玄修神識不足夠雄渾磅礴,才要借器靈御使道器,器靈太弱,自然也無法將道器的威力盡數發揮出來。

    蛤十八的元神修為還是太弱,想要跟九獄神王誅魔戰車的陣法禁制完全契合,少說需要元胎級的修為才勉強夠。

    到時候不僅能化變九神王、九獄龍出戰,九神王、九獄龍還能通過戰車聯結在神王誅魔大陣,威力將強到難以想象……

    九神王、九獄龍結成神王誅魔大陣,才是九獄神王誅魔戰車真正的威力極致,也才是中品道器應有的真正威力——陳尋此時所見識到的,絕大多數都只能稱之為準道器。

    哈十八除了璇龜古鏡、九獄神王誅魔戰車兩件道器,其他私藏也是不少,自然都落入陳尋囊中。

    清點下來,竟然兩件絕品天器,而且都是陳尋組入小千劍陣所急的天器靈劍。

    此外還有上品天器玄兵戰戟、靈甲計有九套。

    這些是蛤十八為九蛟化變人形時御敵所準備的,但蛤十八太小心謹慎了,怕九蛟不受控制反噬,這九套玄兵戰戟、靈甲平時都收入自己的囊中,不讓九蛟有機會接觸。

    陳尋當即就拿出四套玄兵戰戟、靈甲給四蛟穿戴上,又將擒龍戟傳授給它們。

    陳尋又從蛤十八的私藏中,拿出五套天器法寶、靈甲,授給五貍。

    只是五頭貍妖被蛤十八控制后,都修煉媚功,沒事就習慣拋個媚眼啥了,陳尋他自己都受不了,但他也不可能去喝蛤十八的洗腳水,就將五貍交給紅茶統御,平時眼不見心凈。

    除開這些,蛤十八私藏中的天器法寶、天階靈丹,陳尋都拿出去,跟蕩魔盟的散修交換修煉資源。

    法寶更主要還在于合用。

    要能有一種與自身所修法相神通契合的法寶,哪怕僅是天器層次,所能發揮的威力也不會弱于道器。

    尋找合用的法寶,通常是諸多玄修,一生孜孜不倦的追求目標。

    只是散修手里資源有限,哪里能有那么多的天器法寶可以挑選?

    能得機緣獲得一兩件天器法寶,就是一狗屎也得吃下去,罕有人寬裕到拿天器法寶出來交換的。

    太元仙殿即將出世,魔族集結于西北方向,雖然暫時沒有什么異動,但終究是大敵。

    而宗門弟子與散修之間也心思叵測,真要有什么上品、珍品、極品甚及絕品道器級的重寶問世,極可能會一擁而上、血腥爭奪。

    陳尋將蛤十八私藏的一些天器法寶拿出來交換,也是希望盡可能提升蕩魔盟諸修的實力。

    陳尋此時所得雖豐,卻是他死戰、苦戰所得,所以這些天器法寶、天階靈丹也只是拿出來交換,而不是白送。

    當然了,陳尋也是半贈半送,只是有些原則底線不能突破,畢竟蕩魔盟只是松散的散修聯盟,回到天鈞大世界后,絕大多數人都要各奔東西。

    這些事做完,陳尋整日就是駕御九獄神王誅魔戰車,與紅茶、四蛟、五貍在山嶺之間演煉聯手御敵的戰術,盡快熟悉九獄神王誅魔戰車的異能。

    “真是小人得志!”宋離站在七神玲瓏塔前,恨恨說道。

    陳尋驅使九獄神王誅魔戰車此時瞬間破開虛空,下一刻已然橫穿到萬丈之外。

    而誅魔戰車在破空而出的同時,九頭獄焰神龍皆化形而出,張牙舞爪,猙獰的盤距在誅魔戰車的周圍,要將試圖接近戰車的一切焚為灰燼。

    看到這一幕,不要說宋離了,元澄道人的小心臟簡直都別扭到極點……

    看到陳尋轟碎綠袍公子妖身的那一刻,眾人心里都有一個念頭,就是絕不能讓陳尋近身搏殺。

    玄辰碎星拳這種以命換命的武道神通,威力真是太驚人。

    綠袍公子的妖身修煉到堪比絕品天器的地步,進入太元秘境的宗門弟子、散修,可沒有幾人有道器級靈甲護身。

    這也就意味著沒有幾人能近身承受疊勢九拳,而夷然無損。

    不讓陳尋近身,也許才是針對陳尋這種強橫武道神通的最佳戰術,但陳尋得到九獄誅魔戰車之后,能瞬穿虛空,沒有封禁空間的法寶,誰又能阻止他近身?

    想到這點,宋離、元澄道人都是糾結之極,都知他們單打獨斗,已不再是擁有兩件道器的陳尋的敵手,這令他們驕傲的心如何能夠忍受?

    偏偏徐昭容又立下大誓,十年過后才會出手誅殺此子,難道大家都要捏著鼻子看他十年風光?

    “陳尋如此張揚,在太元秘境沒有幾人能制他,但回到天鈞大世界,就難說了……宋師兄、元澄師兄,你們說呢?”趙綠彤從后面飛過來,看到他們都注視著陳尋御使誅魔戰車的方向,忍不住說道。

    “確實,天鈞大世界,那么多涅槃境真君巨頭,可擁有中品道器,還真沒有幾人,絕不會有人會坐看他如此張狂下去。”宋離說話聲雖微,但爆發戶似的陳尋整日御使誅魔戰車在他們面前晃悠,他心里實在難忍那難以言喻的怨毒……

    這會兒,一陣猛烈的劇震從地底突如其來的涌出……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