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五十三章 亂戰

第五十三章 亂戰

    (青蓮花瓣都開到十四層啦,感謝……)

    海天之間,黑煙彌漫十數里,內部雷光隱隱震動,卻怎么都無法將黑煙撕破。

    陣陣慘嚎厲叫更是撓人心腑,誰都不知道那名修士能撐住多久,肉身百骸連同神魂才都會被這黑煙徹底煉滅。

    但看綠袍公子如此兇煞,誰還敢為這個言行猛浪的散修出頭,去招惹這么一個強敵?

    便與那散修同行的數人,也是一臉驚駭的逃開,生怕綠袍公子遷怒,甚至連替同伴救饒的勇氣都沒有。

    看綠袍公子透漏的氣勢,陳尋就知其修為已臻至天人境巔峰,差半步就能修成元胎,成為天地間真正的大妖。

    而看這黑煙瞬時彌散十數里的氣勢,陳尋心驚暗想:這或許不是混沌玄天所化的災風劫火稍差啊。

    “屁!這不過妖蛤采取地火毒焰煉成一縷毒煙而已,煉成是有些年頭了,但想比本魔的災風劫火,連提鞋都不配。”混沌魔困在小須彌戒中,憤憤不平的傳來神念,對陳尋小看災風劫火的威力表示極度不爽。

    綠袍公子氣勢洶洶出場,陳尋心里也是暗暗震驚,一時不察,竟然叫混沌魔趁虛而入,窺破他心里的想法。

    陳尋沒有理會混沌魔,掃眼見王沖、王騰、姜矍三人已經先一步不動聲色的御使核舟寶船往外圍飛去,擺明了是不想牽涉進來,不想在進入海墟之前,就招惹上這么一個強敵。

    身為玉虛子座前第一嫡傳,王沖修為或許不比綠袍公子差多少,但綠袍公子座下那乘古戰車有瞬穿虛空的異能,必然是三階甚至更高層次的道器法寶。

    有這乘古戰車在手,綠袍公子實力籍之能提升十數倍,王沖手里沒有強悍法寶,拿什么與綠袍公子分庭抗禮?

    而王騰與姜矍兩人加起來,給那九頭妖蛟提鞋都不夠資格。

    更不要說綠袍公子身邊那裙裳輕解、玉腿隱現的九名美姬,也都是化形天妖級的妖修,實力都是不弱。

    綠袍公子身為妖修,卻敢在諸宗弟子云集的海墟入口處如此囂張蠻橫,視法相境散修如螻蟻,說殺就殺,卻是有他囂張的資格——面對這么一號角色,王沖自然也是能躲多遠躲多遠,絕不會輕易就去招惹。

    陳尋往王青長、趙道臨那邊看去,見他們臉色皆有猶豫,似乎都不愿再與天音夫人牽扯,招惹強敵,心里微嘆:都還沒有進入海墟,遇到強敵大家就各打算盤,所謂明心結盟,還真不如一張白紙。

    然而看天音夫人南宮薰雖滿面驚駭,但眼眸流轉似在找逃路,并沒有束手就擒的意思,陳尋心念一動,朝王沖、王騰等人揚聲喝道:

    “王沖真君,此時不殺綠袍蛤蟆,更待何時?”

    陳尋這句話雖然沒有多么宏亮,卻如驚雷在眾人心間炸響。

    王沖、王騰、姜矍不愿招惹強敵,卻沒有想到陳尋竟然敢在這時候巔倒是非、嫁禍他們。

    王騰沒有吃過陳尋的虧,沒想到世間真有如此陰險狡詐之人,勃然大怒,九道靈劍從儲物戒中飛騰而去,九道百丈劍光就要合成一股,朝陳尋斬去。

    王騰動作雖快,但綠袍公子的速度更快,袍袖怒張,毒焰黑煙就像一頭黑鱗巨龍狂卷而來,瞬時就逼近到王騰他們眼鼻子。

    陳尋朝王沖、王騰他們喊話瞬時,氣機與天地相融,王騰鎖不住陳尋的氣機,但被激怒暴起出手,他心間沸騰洶涌的殺機是往前彌散的,又怎么可能不被綠袍公子誤會?

    看到毒焰黑煙卷來,王沖心想解釋都沒有機會了,掌心瞬時轟出上百道雷光,先將堪堪要將王騰整個人都吞沒的毒焰黑煙震散……

    “天下不知死活的賤種還是真多——你們也都給本公子進來。”

    陳尋一句“綠袍蛤蟆”已經徹底將綠袍公子激怒,看到陳尋他們所乘的琉璃寶船作勢要逃,冷聲怒喝,當即分出一股煙龍,將琉璃寶船也卷了進來。

    毒焰黑煙似乎也能瞬穿虛空,數千丈距離都肯定不需要什么時間,瞬時就能抵擋,將一切強敵都卷進去。

    情知動手勢不避免,王青長、趙道臨、楊宗諱、曲南音他們也都毫不猶豫將最強法器祭出。

    滔天綠光從綠袍公子體內洶涌而出,殺氣凜冽侵至眾人心神,毒焰黑煙漫卷,就像是荒古洪流吞沒過來,避無可避。

    陳尋他們不僅六識被封禁在毒焰黑煙之內,就連神念也延伸不出去,毒焰毒煞洶涌澎湃,瞬時間就堪堪要把琉璃寶船的防護靈罩沖破。

    王青長第一時間祭出十六盞琉璃寶燈,噴薄而出的琉璃天焰,在王青長身前匯聚成一條琉璃色的天河往前方狂卷,與毒焰黑煙撞在一起,瞬時間將封閉空間的毒焰黑煙沖開一道口子。

    一頭巨蛟金延猛出從這道口子里撲出,猙獰之極的張開巨嘴,似要將琉璃寶船整個的吞入腹中。

    趙道臨祭出覆天印,急速變成百丈大小,往前砸去。

    “嗷!”

    覆天印被射出一道雪亮光柱瞬時間將那頭金色巨蛟定住一瞬,接著就猛砸下去。

    陳尋不知道覆天印是何種材料煉制,絕對要比普通的銅鐵沉重百倍、千倍。

    覆天印砸中巨蛟的瞬時,整個空間都震蕩了一下。

    三四百丈長的巨蛟,被打得墜入風暴海劇烈翻滾,痛嘶衰鳴,卷起數千丈高的巨浪水柱,似乎這一記令它吃虧不小。

    楊宗諱、曲南音各掣一柄靈劍,化作兩道纏繞并行的赤霞光華,往古戰車所在的方位怒轟而去,似乎不用神識感應,也能鎖住綠袍公子的準確方位。

    綠袍公子隨手釋出兩道玄光,就將楊寶諱、曲南音合御的赤霞光華震散,但對毒焰黑煙的控制終是出現一線破綻。

    天音天人此時出手更是不留遺力,祭出玉琵琶,如玉素手拔彈,眨眼間就有千萬道音波迸射而出,似劍煞寒芒將空氣刺穿,鋪天蓋地往外轟去,與王青長一起,將卷入琉璃寶船的毒焰黑煙撒裂得支離破碎。

    天音夫人實力果然不容小窺,陳尋心想他就算御使第三重小千劍陣,御使雷霆劍光,能做到的程度也就比天音夫人略強些吧。

    他情不自禁的想,南宮薰要是被迫現出原形,實力又將提升幾何?

    雖然毒焰黑煙有禁錮空間的異能,但同樣禁錮不了天地氣機的變化。

    在毒焰黑煙被震散之前,陳尋就感應到有三頭巨蛟從左翼掠來,摧動真元法力注入赤血冥蛇劍,眨眼間就發出上百道玄冥幽雷,將三頭巨蛟想偷襲的巨蛟轟得暈頭轉向……

    這一幕叫王青長、趙道臨等人看在眼里,也是驚駭,還以為陳尋憑借難以持久的千殺劍陣,才能在瞬時爆發出這么強大的戰力,真沒有想他竟是如此的輕重若輕。

    此時王沖、王騰、姜矍三人也聯手將毒焰黑煙震散,元武侯姜矍與王騰嚴陣以待,但還沒有大肆出手,但就見王沖雙手伸出,掌心間不斷有極其細微的針形雷光射出,漫天飛雨似的,往襲向他們的四頭巨蛟覆去。

    綠袍公子座前的九頭巨蛟,每一頭都要比雷云島守護雙蛟都要強大數倍,但王沖射出的針形雷光卻是無孔不入、無堅不摧,輕而易舉就破開巨蛟的護體玄光,洞穿巨蛟妖軀,打得四蛟鱗飛如雪……

    這些針形雷光洞穿巨蛟妖軀后,卻沒有消散無形,重新在王沖的頭頂上方凝聚成一支雷光爍動的太乙雷光神針,針尖煞芒吞地,直指站在古戰車上的綠袍公子。

    **********************

    “九獄神王誅魔戰車!”

    此間眾人,唯有王沖才對綠袍公子有實質性的威脅,這也是剛才綠袍公子不問青紅皂白,就搶先攻擊王沖、王騰的緣故,他心里想,只要將此人斬殺,剩下的這些散兵游勇,還不都得任他宰割?

    此時見王沖聚成太乙雷光神針,綠袍公子見再難從容殺敵,大吼一聲,他身下的古戰車神光滔天洶涌起來,九道火焰形如九天神龍似的射出,往王沖等人卷去。

    這九道火焰神龍,比那九頭巨蛟的氣勢還要強出數倍,熊熊天焰燃燒,虛空玄壁在這一刻似乎都要被燒穿,就連海墟入口處的神宵神雷,都被火焰神龍的吸引,滋長數萬丈,似要往這邊劈來。

    看火焰神龍,赤紅鱗甲栩栩,猙獰妖瞳兇戾殺戮,讓人都分辨不出真假。

    王沖大感頭痛,他修為境界與綠袍公子相當,修煉的太乙雷光神針,要比綠袍公子這樣的妖修秘密要玄妙、強大一些,卻不知道這頭死蛤蟆從哪里搶得這么一乘九獄神王誅魔戰車,竟然是天鈞境都極其罕見的三階道器。

    虧得九獄神王誅魔戰車原先的器靈早就神魂俱滅,綠袍公子還沒有來得及給誅魔戰車煉出新的器靈,以致綠袍公子就算是全神貫注御使誅魔戰車,也只能發揮三四成的威力。

    不然的話,王沖心想他也只能撒腳逃跑了,甚至都未必能顧忌元武侯姜矍的安全。

    王沖雖恨陳尋奸滑,將他們拖入是非之中,但想到他今日要真能斬殺綠袍公子,不僅這頭死蛤蟆全身都是煉器的極珍材料,更有可能在進入海墟之前,就搶得一件三階道器。

    要是如此,就算他們就此打道回府,也算得上收獲圓滿了。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