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八十章 初戰

    武奕真人、葛同起初心里還有所擔憂,但隨姜南柯拜見玄都教掌教陽坤真人,提及邀請玄都教選派弟子進入天爐秘境修煉,從陽坤真人那難以掩飾的驚喜神情中,他們能看得出陳尋與玄都教此前并沒有默契。

    葛同猜測梧山或許是畏懼人心難測,才主動將半座青梧嶺讓出來的吧?

    梧山四宗在青梧嶺伏殺赤眉真君及田族強者一事,對三十六神將宗裔的震動極大,之后誰都不敢再輕易妄動,而等策天府出面協調天火山脈的分割。

    最終除了梧山四宗獨占青梧嶺外,其他三十六神將宗裔在天火山脈所分占的靈脈,實際上都不及梧山一半,心底怎么可能沒有一點想法?

    現在梧山將青梧嶺半數靈脈讓給玄都教、龍門宗,既然消減他人的不滿跟忌恨,又能拉攏實力在云洲算是極強的兩大宗門,也算是一舉兩得。

    慶王府不需要付出什么,就能獲得玄都教、龍門宗的支持,也算是第三得。

    世子姜南柯率部增援周武山,主要就是想拉攏玄都教,沒想到還沒有進剿黑陰嶺,這個目標就超前完成了。

    ****************

    慶王府兵馬趕到,諸宗集結周武山的兵馬就基本上算是到齊了。

    百萬魔族聽上去數目極大,但黑陰嶺縱橫萬余里,不比滄瀾稍小,山勢險峻,常年籠罩在陰煞魔瘴之中,百萬魔族及諸多鬼物藏在黑陰嶺之中,想要跟云洲諸宗捉迷藏,想找到其主力所在也是極難。

    魔族僅僅在黑陰嶺最深處的幾處險峻之地,建有堅固壁壘、布下煞陣。

    諸宗集結于周武山的數十萬兵馬,不可能深入黑陰嶺數千里深處,去強攻魔族經營數十年、固若金湯的深山壁壘。

    而黑陰嶺連通千魔境的空間裂隙,距離黑陰嶺的邊緣不足千里,具體方位,玄都教與諸宗都反復確認過。

    此次進剿黑陰嶺,目的十分明確,就是推進到空間裂隙處,迫使魔族主力從黑陰嶺深處出來交戰。

    此役有陶景宏、苦庵真君、玄火老祖、春陵君等六位天人境強者坐鎮,就算千魔境再有魔龍一級的強悍魔物撕開虛空,直接闖入云洲,在空間法則的壓制下,也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

    倘若魔族主力不從黑陰嶺深處出來,此役能夠封印掉空間裂隙,諸宗也算是獲得初步的勝利。

    陳尋根本就不奢望就能解決掉魔劫的威脅。

    此前與魔族的兩次大戰,都是策天府派人主導,然而兩次大戰都出現重大失識,以致西北域將數十萬修士喪命魔族蹄下。

    這一次名義上還是以代表策天府的春陵君為主將,但龍門宗、玄都教、慶王府、梧山四宗在具體戰略戰術的制定及執行上,寸步不讓,絕不會聽從策天府的擺布。

    事實上,此戰龍門宗為首的東南域諸宗、玄都教為首的北域諸宗以及慶王府、梧山,才是絕對的主力。

    只要這四家牢牢抱成一團,春陵君也只能“從善如流”。

    靈天軍兩萬甲卒加上從其他數域集結來的援軍,加起來也就比梧山稍強些。

    春陵君不能“從善如流”,他就會被踢到一邊去。

    玄火老祖雖然跟春陵君走得親近,但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也不敢有絲毫的馬虎跟扯皮。

    此前與魔族兩次大戰,數以百計的宗門破碎滅亡,十數億民眾淪為魔族腹中血食,玄火老祖心里有再多的算計,也不敢拿自家數千徒子徒孫的性命冒險。

    *******************

    攻守之道,只要不心存僥幸,就沒有那么多的險計可用。

    諸宗進巢黑陰嶺的第一步,就是要在空間裂隙的南面,緊挨黑陰嶺的邊緣山地,建立起一座大型據點,作為往空間裂隙所在峽谷層層推進的中轉站。

    魔族必是早就猜出云洲諸宗的意圖,在諸宗修士動起來之前,也在空間裂隙的南面山嶺之間聚集大量的魔兵鬼卒。

    小撮修士想進入黑陰嶺,陰煞魔瘴是最難克服的難題。

    而十數萬兵馬、上千輛戰車、數百艘浮空戰船一起出動,兩三千里方圓的靈氣都被攪動匯涌過來,瞬時間就將黑陰嶺邊緣區域的陰煞魔瘴沖散掉。

    玄都教、龍門宗、梧山所煉制的種種戰車,聚靈禁制都完全嵌入防御級法陣之中,即使有大量的陰煞魔劫匯入聚靈禁制,對在戰車中主持法陣的修士影響也是有限。

    除了八荒旗外,玄都教、龍門宗手里都掌握少許能接引地脈玄煞的天器法寶。

    黑陰嶺雖已是極寒之域,但地底深處還是藏有巖漿地火,用撼地道符震裂地殼,引動巖漿地火,同樣能驅散陰煞魔瘴。

    總之,集中這么多宗門世族的力量,能想的辦法、能用的手段極多。

    陳尋站在赤海張開的巨翼上,看著黑陰嶺北麓的山坳里,數千身穿玄黑戰甲的玄都教弟子,正迅速的將一塊塊巨大的銅城模版從浮舟上御下來。

    玄都教為這一戰也投入極大的資源,前后籌備了數十年,就等著今日大發光華。

    每一塊銅城模版都重逾千萬斤,一塊塊拼接起來,能迅速形成一座千丈方圓的銅城。

    整座銅城怕是要耗用數百億斤赤精銅才能鑄成,城墻密密麻麻的鐫刻金剛玄元符篆,汲取靈氣之后,在一個時辰之內,城墻每一點、每一面的防御力都堪比地階靈甲,而銅城周圍十六座塔樓,所煉入的陣法禁制,更是能直接與地脈相接。

    雖然塔樓法陣不能從地脈接引出磅礴無比的玄冥煞氣,但銅城落地后直接與地脈相連,落地即生根,就算是撼地道符都無法將銅城撼動。

    就算魔族有魔帥、魔師級的強者,不要命的接近銅城,短時間內也只能摧毀銅城的局部,而諸宗集結在銅城之中的修士,也不可能會袖手旁觀。

    玄都教作為分治云洲的七宗之一,作為北域首宗,宗門就有三名天人境強者,家底自然是極厚實,還不是驟然崛起的梧山所能及。

    銅城內部看似沒有特別厲害的陣法禁制,但在這種大規模的戰事之中極為實用。

    換了梧山,其他什么事都不做,將一兩百年的資源都集中起來,或許能鑄成這么一座銅城。

    當然,羿族戰魂殿若能修復如初,自然是要比眼前這座銅城強上百倍不止。

    到時候遇到眼前這種“小場面”,打都不用打,數十萬兵馬藏在羿族戰魂殿,直接飛壓過去,什么戰略要地都能在眨眼間搶占過來。

    羿族戰魂殿根本就不是中千天域宗門能對抗的強大戰器。

    當年神宵宗的鎮山之寶赤陽殿,也僅百丈方圓而已。

    僅僅是算體積,赤陽殿僅有異族戰魂殿的幾百分之一,更不要說異族戰魂殿內部的陣法禁制多達純陽道器的九重極致,赤陽殿內部僅煉有五重陣法禁制。

    純陽道器相比尋常法器,是一個極大的跨越,而不同的純陽道器,差別極大。

    三重陣法禁制可稱得天階法寶,但內部煉有四到九重陣法禁制的法寶,才可以稱得上是純陽道器,四重陣法禁制跟九重陣法禁制的差距之大,就像是拿符器跟天器法寶相比。

    純陽道器,依照內部陣法禁制重數的不同,共分六階。

    青鱗族手里的圣器七珍煉神塔,以及春陵君手里的仿山河圖,都僅僅是一階純陽道器。

    姜氏王族手里真正的山河圖,則是件五階純陽級的上古遺寶,傳說是從天鈞境的一座靈脈上截取十數里方圓的山川煉入畫卷之中。

    這樣的重寶,在天鈞境也是極為罕見。

    而赤陽殿是二階純陽道器,陳尋手里的玄將印是三階純陽道器,而羿族戰魂殿則是最高級的六階純陽道器。

    戰魂殿內那堆碎得不能再碎的玄元圣碑,更是超越純陽道器的先天靈寶。

    玄元圣碑碎到不能再碎了,而羿族戰魂殿想要修復如初,就需要搞來一套天地級護山法陣,才能在天柱峰南麓打開連接天爐秘境的空間通道,將天火山地底的天炎罡煞接引過來。

    現在不是妄想這些的時候。

    前方戰鼓擂動,陳尋腳踏赤海巨翼,使他往前飛去。

    陳尋當然能在陰煞魔瘴的黑陰嶺上空御空飛行,但與魔族的大戰當前,能節約一點真元法力,陳尋倒是不怕他人嘲笑的。

    為保護玄都教弟子能在黑陰嶺邊緣山區以最快速度組裝銅城,形成對黑陰嶺進退有據的基地,諸宗兵馬已經層層往黑陰嶺百里深處推進。

    再往北就是一座巖山嶺,陰煞魔瘴蕩除一盡,但寸草不生的烏黑山巖就像是被潑了墨似的,氣溫也是極寒。

    前方有陣陣廝殺吶喊隱約傳來,陳尋眉頭微蹙,讓赤海往戰鼓擂動的方向駛去。

    聽戰鼓傳遞的信息,在梧山四宗負責的方向上,已有數萬魔兵鬼卒從峽谷中沖殺出來。

    趙承恩、胡太炎留在陣中坐鎮,紀烈直接趕到前鋒線參與陣前廝殺。

    陳尋不承擔統兵之責,與火猿妖猿、北玄甲、紅茶、赤海他們作為機動力量,負責與玄都教、龍門宗、慶王府聯絡。

    這是防止在四家負責的方向有可能會出現重大漏洞,有能快速轉進的機動精銳,就可以最快的速度相互增援。

    此時龍門宗、慶王府、玄都教所負責的方向都一片平靜,梧山前鋒已經與魔兵鬼卒接戰,陳尋閑來無事,自然是趕到陣前去誅殺魔物,減輕前鋒陣列弟子所承受的壓力。

    前鋒陣列已經推進到一座峽谷之前,六千甲卒簇擁三十輛玄雷戰車,占據一座石嶺構筑前鋒防線。

    數以千計的魔物正從南面的峽谷像潮水一樣涌,高逾十數丈的骸魔,數量雖然不多,但夾雜在那些多魔物之中,氣勢依舊駭人之極。

    紀烈在前鋒陣列坐鎮,此時還沒有直接出手,蘇棠、千蘭、雷萬鶴他們則劍氣縱橫,北斗玄兵也都祭了出來,往從峽谷像洪水一般瘋狂涌出的魔物撕成碎片。

    青璇將青蓮古燈擲在頭頂之上,射出淡紫色的離火靈暈,將她整個人都罩在里面,然而驅使初步煉制成的傀儡魔兵,像一部切割機似的,殺下從峽口涌出的數千魔兵鬼卒之中。

    蘇棠則祭出玄兵印,直接化變玄兵法相,守在山嶺之下;青鸞在蘇棠的頭頂上空盤旋,見有人突圍防線,逼迫蘇棠身前,青鸞就一個伏沖,噴出一團烈焰將魔兵吞沒。

    千蘭身周九九八十一柄靈劍,雷光閃爍、雷霆滾滾,一道道雪白的劍芒從劍陣中變出,往涌入山腳下的魔物劈殺過去。

    低等魔物純粹就只剩下噬殺血食的本能,看到這邊有人族出沒,喉嚨里都發現怪異之極的響聲,奮不顧身的往三千甲卒防衛的石嶺撲來。

    玄兵法相、傀儡魔兵再強,也不可能將綿延十數里的防線守得滴水不漏,大量的魔兵鬼卒繞過玄兵法相、傀儡魔兵,直接強攻石嶺,就需要滄瀾甲衛及其他子弟奮力防御……

    常曦此時也還沒有直接出手,站在嶺嵴之上,看著左右的戰事。

    在寸草不生的石嶺中,常曦身后有一莖靈木沖天而起,透漏濃郁的靈氣,將陰煞魔瘴驅散,同時透漏淡淡的青色靈光護罩,將三千甲卒護在里面。

    只是覆蓋兩三千方圓的術法,法力無窮的蘇曦也難扶持多久,雖然陳尋專門給常曦一瓶儲滿元液的聚元靈瓶,還不能過早的隨意浪費掉。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