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五十四章 殺赤眉

第五十四章 殺赤眉

    (難得有第三更,求點月票)

    谷陽子眥睚欲裂,眼瞳幾乎要爆出來,眼睜睜的看著激退到半空的赤眉真君被數十道神力鎖鏈同時纏住,下一刻神力鎖鏈就直接穿過法袍、靈甲,勒入赤眉真君百骸之中。

    捆仙訣,還是赤眉真君千年前從上古殘卷中悟得,曾是谷陽宗的不傳之秘,尋常護體神通、靈神,都逃不住神力鎖鏈的纏裹;就算是常曦當年都沒有得到傳授,而早就身死魂滅的夏相宜,當年也僅僅得到一件照捆仙訣煉制的法器而已。

    谷陽子怎么都沒有想到,在這一刻能看到宗崖、蘇守思、蘇棠、青璇四人同時施展捆仙訣,還是借四座玄衍大陣施展。

    他這時已經明白,那件用赤陽殿殘片煉制的捆仙索,沒有在千魔沙海的焰海中消失,而是落入陳尋的手里。

    宗崖、蘇守思等人所施展的捆仙訣,必是從那根捆仙索中參悟出來的。

    任赤眉真君早就恢復了天人境修為,整個人在這一瞬也被鎖在半空中,動彈不了半分。

    姜彬在這一刻心驚欲裂、氣血逆流,差一點就走火入魔,沒想到這一切竟然都是陳尋設下的陷阱,更沒想到陳尋竟然敢設下陷阱,伏殺天人境強者。

    為了達到一擊必殺的目的,他們分批從缺口潛入青梧嶺。

    赤眉真君修為最高,直接破土入地,潛入谷口,等待襲殺陳尋的機會;谷陽子、蒼牙子以及田氏的兩名宗老,修為次之,在三千丈之外就停止繼續靠近,以免泄漏氣機,叫陳尋等人提早覺察。

    姜彬、田橫等一干元丹真人,離得更遠。

    姜彬怎么都沒有想到,他們如此部署,卻給陳尋直接誘殺赤眉真君的極佳機會。

    赤眉真君裂地而出時,谷陽子、蒼牙子、姜彬、田橫他們也一起出動,但形勢變化短于一瞬。

    待火翼妖猿反手殺向赤眉真君,三十六道神力鎖鏈同時纏住赤眉真君時,谷陽子、蒼牙子等四名法相真人距離石嶺還有兩千丈距離,姜彬、田橫等組成山河戰陣的二十六名元丹真人,更在五千丈之外。

    火翼妖猿摧動紅蓮焰海已經將赤眉真君吞沒;陳尋摧動的劍氣之海隨后浪涌而來;北玄甲摧動金甲戰將,已經將第一重碎星拳直接進行三層疊加;四百名披甲弓手,已經拉開弓弦……

    下一刻,赤眉真君身上的法袍靈甲撕裂粉碎,露出玉石一般晶瑩剔透的無瑕肉身,承受紅蓮焰海的燒灼,也夷然未損。

    這才是真正堪比神魔金身的天人之軀。

    修煉之道,殊途同歸。

    法相境巔峰之后,凝聚玄陽真火、玄陰真水反復淬煉百骸肉身,修成天人之軀后,不比神魔金身稍差半分。

    最大的區別,就是尋常修士,只能從氣血真陽中凝聚玄陽真火,從丹元法力凝聚玄陽真水,不像陳尋深悟陰陽演變之道,能直接從玄冥真煞與天炎罡煞中凝聚玄陽真火、玄陰真水。

    更大的區別,九劫煉體秘法在神魔金身及天人之軀往上,還有更高層次的三重境界。

    陳尋雖然沒有學得直接用玄陽真火、玄陰真水淬煉肉身百骸的秘法,但能直接用真火、真水塑造一朵朵青蓮,防御力直逼天人之軀。

    火翼妖猿神力無力,也無法直接將一朵青蓮捏碎;赤眉真君所施展的金色焰爪,也無法將一朵朵青蓮擊碎,直接斃殺陳尋。

    陳尋由玄陽真火、玄陰真水凝聚的青蓮戰甲,更可以說是此界第一護體神通,比萬相青蓮的法相護體,還要略勝一籌。

    這也是赤眉真君最郁悶的地方。

    他以天人之境的戰力,竟然不能在第一時間內撕開陳尋的防御斃殺之,以致落入必死陷阱之中,也是心灰意冷到極點。

    陳尋摧動大逍遙劍訣,劍勢如浪濤怒涌,開始第四層疊加,摧動玄陽真火、玄陰真水直接注入玄辰靈劍之中……

    重重棍影之下,火翼妖猿紅蓮焰海的范圍沒有繼續擴大,反而極劇縮小,在瞬息間從千丈方圓驟減到百丈方圓,但焰海中的烈焰卻由紅艷轉為金白色,差半步就要轉為琉璃烈焰……

    北玄甲一口精血往眼前的玄兵印噴去,嘗試將第一重碎星拳進行四層疊加。

    紅茶將斬龍戟疊加到第六層,裸露在外的肌膚開始寸寸龜裂,崩裂的肌膚滲入紅血,就將紅色的蛛網覆在她嬌艷的臉跟修長的頸子上。

    赤海振蕩骨翼,蛇無心騎在金狼的背脊上,摧動蛟龍鼎,往石嶺南崖的谷陽子、蒼牙子等人撲去,他們要為陳尋等人爭取更多的時間。

    最終的敗負,可能就是一瞬間的時間。

    四百名披甲弓手開始第二次拉開弓弦……

    如此暴烈的一輪狂攻濫打,僅在赤眉真君身上留下數道幾乎看不見的細微裂痕。

    蘇棠、蘇守思、宗崖、青璇口鼻都有血跡滲出,組成玄衍大陣的諸多弟子,更是七竅皆傷。

    捆仙訣雖說威力驚人,但終需要眾人用神識維持。

    法力還是其次,更重要是神識壓制。

    四名元丹真人、四十八名天元境修士、五百二十八名還胎境弟子,神識匯聚到一起,經過捆仙訣的加持后,竟然僅能勉強壓制住赤眉真君,這是何等的駭人聽聞。

    雖然赤眉真君對捆仙訣熟悉無比,但也能看出赤眉真君的神魂修為,是何等的驚人。

    當年魔龍乾余骨破碎神宵宗,赤眉真君能活下來,又能在策天府的幫助下,快速恢復修為,可以說不完全是僥幸。

    陳尋劍勢進行第五層疊加,反噬之力,叫他感覺像有一座千丈崖峰壓在他的身上,肉身百骸最深處再次出現崩潰的征兆,像千刀萬劍在他的竅脈亂刺亂捅。

    陳尋不管這些,今日殺不死赤眉真君,青梧嶺就是他們的葬身之地,他斷沒有可能放棄梧山四千弟子獨逃。

    “哈哈,真痛快啊!”

    火翼妖猿朝天長嘯,雖說才眨眼間的工夫,卻令它有百倍于前的痛快,仿佛激戰到此時才迎來真正的高潮,胸臆間的戰意也是澎湃到極點,手里的石棍這時竟有青蒙蒙的霧氣散出,融入紅蓮焰海之中,焰海中心的烈焰在這一刻完全轉為純粹的琉璃之色……

    琉璃烈焰。

    火翼妖猿在這一刻,再次突破此前的修為瓶頸,它是從炎火中所生的先天靈物,與青鸞神鳥可以說是一脈,本命神通就是天炎之道,只是它不擅術法神通,喜以強悍妖軀迎敵、殺敵。

    唯有如此,才能給它最大的快感。

    四百名披甲弓手,第三次拉開弓弦。

    赤海、金狼、蛇無心已經與谷陽、蒼牙子以及田氏的兩名宗老撞到一起,重重金焰掌影、道道烈劍流光撲天蓋地覆來,赤海、金狼、蛇無心卻絲毫無懼。

    姜彬、田橫等二十六名元丹真人,已在兩千之外。

    這一刻,赤眉真君的天人之軀終于像瓷片一樣寸寸龜裂,蛛網狀的恐怖裂痕遍布周身。

    看到這一幕,谷陽子仰天怒喝:“陳尋,你今日敢殺師滅祖,玉虛子祖師回歸云洲重建神宵宗之日,必是你粉身碎骨之時!”

    玉虛子是神宵宗第九代掌教祖師,四千年前悟徹大道,離開云洲,遁入大千天域,赤眉真君是玉虛子留在神宵宗的幼徒。

    只是玉虛子離開云洲,沒有直接去天鈞世界,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而在烈陽殿破碎后,沒有道標,玉虛子想重返云洲千難萬難。

    四千前年,姜氏已經統治云洲,要是玉虛子遇到從天鈞世界出去的涅槃境強者,卻也有轉道天鈞大世界重返云洲的可能。

    不知道谷陽子是不是虛張聲勢,還是真的已經與云游天外的玉虛子祖師取得聯系,但今日不殺赤眉真君,就是他們身死魂滅之時,豈能有半點留情的余地?

    就算玉虛子重返云洲,又如何?

    涅槃境強者,必需要封印掉自己的部分修為,才能直接進入中千世界,除此之外,以身外分身返回云洲,頂多也就天人境巔峰修為而已。

    陳尋心想,老子都被你們撕破臉殺上門來,難道這時候還要顧忌日后有可能會殺來的玉虛子?

    蒼牙子、田氏的兩名宗老,這一刻都膽顫心驚,誰都沒有想到,赤眉真君的天人之軀,在三個呼吸之間,就被陳尋他們破掉。

    那頭妖猿不說,青蓮焰箭齊射的威力不提,陳尋此時施展的劍勢,可不是就有天人強者的威力?

    這怎么可能?

    陳尋頂天就元丹境巔峰修為,就算手里的靈劍是純陽道器,就算他修煉的是堪比大日蒼穹劍的九品劍訣,靈劍之威,也不應該有直追天人境初期強者的戰力!

    戰力橫跨整個境界,就已經是絕世妖孽了,陳尋的戰力竟然能強到能橫跨二個境界的邊緣?

    難怪赤眉真君、元武侯要除之而后快,這樣的妖孽留在世上,對誰都是威脅!

    “陳尋,赤眉真君是策天府府君,你勾結妖物殺他就是謀逆,就是造反,你不怕策天府滅梧山滿門嗎?”三千丈外,姜彬怒喝道,他實在無法想象赤眉真君被斬殺當場,會引發怎樣的混亂。

    春陵君所有的部署,都有可能被打亂掉。

    陳尋眼瞳閃出一絲寒光。

    府君?

    赤眉真君要是想著他策天府的府君身份,就不應該偷雞摸狗,潛入青梧嶺來襲殺他。

    赤眉真君他自己鉆入彀中,身死道消也是他咎由自取。

    熹武帝要是這點道理都不講,也不要想姜氏能坐穩云洲的帝位。

    他不僅要殺赤眉真君,今日潛入青梧嶺的這些龜孫子,誰腳下逃慢半分,他都要留下他們的性命。

    這就是殺給春陵君他們看的。

    春陵君敢往他身上扣謀逆的罪名,他大不了先率眾人在天爐秘境,跟這些龜孫子打游擊!

    都他媽被直接殺上門來,他還能再忍氣吞聲?

    陳尋收斂劍氣,聚入玄辰靈劍之中,化為一道劍光,往赤眉真君的脖子一繞,就將那顆從頭到尾沒吭一聲、沒有求過一聲饒的諾大頭顱割了下來,揮劍指向蒼牙子、姜彬,滿眼血紅、殺氣騰騰的喝道:“你們敢入侵青梧嶺,今日就殺你一個片甲不留!”

    看到赤眉真君頭顱滾地,姜彬已經是魂飛膽喪,毫不猶豫就掉頭奔逃!

    蒼牙子、谷陽子都知大勢俱去,他們留下來連那頭火翼妖猿都對付不了,何況四艘金鱗船已經兩翼包抄過來……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