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六十一章 說放就放

第六十一章 說放就放

    (感謝hyh62、dcte、和尚、學彈琴、鳳語夜歌、凡樂等兄弟們的慷慨捧場……)

    轟然巨響,六道虹影先后裂地而出。

    開陽谷的地下道宮沒有防御禁制的守護,根本禁不住法相境強者的摧殘。

    百丈深的玄武巖層早就布滿滿道道裂縫,這時候更是碎得不成樣子,碎石被巨大的沖擊力帶上高空,又像雨點似的一樣落下。

    只是這些成塊的玄武碎巖,不少有上百萬斤重,從高空落下來的聲勢,無不驚天駭地,天元境修士稍有不慎,都會被砸成一團肉泥。

    陳尋站在開陽谷中,卻夷然不懼,身形閃動,輕易就避開那些勢不可擋的巨石,稍小的碎石,一拳轟碎,躲也不躲。

    春陵君懸立半空中,有如天神降臨,從虛空中透出兩只天羅巨掌,直接就將兩樽四五十丈高的北斗玄兵攔腰抓住。

    四頭妖禽所化的艷姬飛身而上,靈劍、法器各逞神通,不停的攻擊這兩樽北斗玄兵。

    他們只要將所附的仙人殘魂震散,春陵君就能將這兩樽北斗玄兵收入囊中重新祭煉。

    碧波殿主元青裳更是直接將兩樽北斗玄兵收入七珍煉神塔中,但看七珍煉神塔頻頻暴出刺眼的霞光,可見碧波殿主就算憑借煉神塔,也無法輕易將兩樽北斗玄兵鎮伏,但這是遲早的事情。

    四樽北斗玄兵沒有陳尋的份,他也不眼饞,看著開陽谷里露出的裂縫直通殘破的玄兵殿,就與常曦循著裂痕再度鉆入地底。

    這地下數十間大殿,每間大殿禁制都是一座獨立的防御法陣;整個玄兵殿,更是設有一座頂級的封禁法陣。

    瓏山靈力耗盡后,這些法陣無法正常運轉,但大多都是完全無缺的。

    即使地下這數十間大殿此時都已經殘破,會有不少法器破損,但陳尋相信湊全十幾二十座最頂級的防御法陣,應該不成什么問題。

    夔龍閣號稱西北域第一煉器宗門,左青木他們每年能煉制玄雷法陣、玄雷戰車,也不足十件,此時還沒有煉制封禁法陣的能力。

    陳尋怎么會嫌好嫌差?

    陳尋讓北玄甲與顧馨月等人留在開陽谷外,他與常曦鉆入地底,看到有靈光閃動,不管是殘墻斷壁,還是碎石破瓦,都直接收入虛元珠中。

    魏玄成、少奚延很快就明白陳尋的用意,也帶人破石掘土,鉆入地下。

    他們手里沒有儲存空間極大的洞府法器,玄兵殿隨隨便便一面斷墻,都有十幾丈大小,他們隨身攜帶的儲物法器,可裝不下多少。

    他們只能先將銅鐵所鑄的殘墻斷壁破開,將煉入其中的成套法器取出,才能收入儲物袋中。

    雖然這些銅鐵所鑄的殘墻斷壁,在魏玄成、少奚延這種級數的強者面前,比雞蛋殼硬不了多少,但比起效率來,他們兩邊加起來,都要比陳尋差得太多。

    而魏玄成、少奚延棄之不取的殘墻斷壁,陳尋與常曦也都當成寶收入虛元珠中。

    仙人用來鑄造地下道宮的銅鐵材料,再差勁也比赤精銅要強些,魏玄成、少奚延他們不是嫌棄,實在是裝不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都讓陳尋收走。

    他們實在也想象不出,陳尋那件其貌不揚的洞府法器,內部到底有多大的空間,看上去怎么都填不滿的樣子,也難怪千魔沙海一役,四宗能事先將兩千余精銳弓手藏在其中,成為攻破煞陣的關鍵。

    **********************

    陳尋他們將地底稍有價值的東西都收刮一空,才再次鉆出地面,此時地面上的戰事也都到了尾聲。

    春陵君、碧波殿主各將兩樽玄兵印收入囊中,他們對地底發生的一切了如指掌,神色怪異看向陳尋,沒有吭聲說什么。

    陳尋在地底收入虛元珠中的破銅爛鐵,雖然能煉出十數億斤的赤精銅鐵來,但價值也絕不能跟北斗玄兵這樣的頂級天階法器相比并論。

    “陳尋,你百般不愿到本君座前來議事,原來是想留在開陽谷竅取仙人秘寶啊,”春陵君陰惻惻的看來,“你四宗的面子夠大,竟然能將冷月尊者這樣的法相修士收入旗下,本君以前還真是小看你了。”

    陳尋心里冷冷一笑,這不是廢話,爺爺我事事對你言聽計從、俯首聽令,還能喝到一杯羹嗎?

    “春陵君謬贊!發現地下秘殿,純屬巧合,絕無欺瞞春陵君之意,這點少奚前輩可以作證。”陳尋故作糊涂、百般抵賴道。

    少奚延哼了哼,沒有說什么。

    他能說什么?

    “陳尋,本君此時有事要你去做,你還會推托嗎?”春陵君問道。

    “春陵君素來都是明理之人,不會讓陳尋去做有違道心之事,但有什么吩咐,敬請說來……”

    “真的嗎?”春陵君沒想到陳尋這關口說話都滴水不漏,不屑而笑,說道,“我現在讓你將少奚燕嵐放了,你也聽我的命令?”

    陳尋心里暗挫挫將春陵君的祖宗十八代都操過一遍,暗道春陵君收斂起那狂妄自大的性子,還真是難對付。

    看情形,春陵君也看清楚了形勢,曉得他手下這點人馬,無法獨占瓏山的仙人遺寶,此時轉而傾向跟青鱗妖族合作。

    他此時要再扣押少奚燕嵐為質,春陵君很可能會先與碧波殿主聯手將他拿下……

    “春陵君所令,陳尋怎敢不從?”陳尋當即取出虛元珠,就將數年來被他封住五識的少奚燕嵐放出來,用一道玄光裹住她的嬌軀,徐徐送到碧波殿主元青裳跟前,說道,“九年前,我將燕嵐姑娘從開陽谷救出來,少奚世子知道她當時受傷有多嚴重,相信元前輩看到燕嵐姑娘此時的狀況,也能體諒我對燕嵐姑娘的一片苦心……”

    春陵君微微一怔,沒想到陳尋如此光棍,說將少奚燕嵐放了,竟然連一點猶豫都沒有。

    元青裳臉色陰晴不定,她從康兒口里已知九年前,燕嵐受到七星雷霆陣所幻化的雷電巨龍兩次重擊。

    當時正是瓏山靈力最盛之時,就算是她,若無煉神塔護身,都未必能扛得住雷電巨龍的兩次重擊,燕嵐當時受傷有多嚴重,她絲毫不難想象。

    然而此時燕嵐除了五識被陳尋用奇異手段封閉住外,除了修為暫時還沒有恢復之外,百骸妖軀非但沒有一點舊傷,竟然還進一步的脫胎換骨,透出些許的仙靈氣息。

    這是怎么回事?

    陳尋必是拿出最頂級的天階仙丹給燕嵐服下,才會有這樣的情形發生啊。

    少奚延飛過來,看燕嵐此時的狀況,也是一怔。

    他此惱恨陳尋扣押燕嵐為質,但這時又豈能說陳尋半點不是?

    或許數日前,恰好是燕嵐服化仙丹最關鍵之時,真不能受外界半點干擾?

    陳尋微微一笑,問道:“元前輩、少奚前輩,此時能體諒陳尋的苦心否?”

    這些年少奚燕嵐被他封閉五識,關在虛元珠中不能自行修煉恢復傷勢,但虛元珠內生發鴻蒙元息,仙人殘魂震散后轉為至純的仙靈之氣依舊叫她受益匪淺,效果不亞于服下多枚能洗脈伐髓的天階靈丹。

    少奚燕嵐此前所受的傷勢,也早就痊愈了,此前就絕對稱得上妖孽的修煉資質,此時則更進一層。

    陳尋不知道少奚燕嵐醒過來,會不會有吞吃他的心思,但相信元青裳、少奚延兩人心里對他的惱恨應能減輕不少。

    元青裳也是無語,她雖然惱恨陳尋兩次扣押燕嵐為質,但兩次實際上也都是形勢所迫。

    特別是第一次,陳尋扣押燕嵐為質,實是要迫使赤星宮、少奚氏、散修與青鱗諸將能在瓏山通力合作,不然的話,康兒這么多人,絕不可能在瓏山撐過九年。

    雖說她身為天人境強者,威嚴不容他人侵犯,但要是一點道理都不講,也無法統御族眾。

    元青裳冷冷一哼,說道:“燕嵐之事就算了,但希望你接下來,還是少使陰謀詭計……”

    “多謝元前輩體諒。”陳尋行禮道,看到元青裳伸手觸及少奚燕嵐的額頭,他還是與常曦往后再多退出百余丈,實在不知道被他用神力鎖鏈困住元神、封閉五識達九年之久的少奚燕嵐醒過來后,會有怎樣的反應。

    *************************

    九年來,少奚燕嵐元神始終保持清醒,但被捆仙訣所化的九道神力鎖鏈困在靈海之中,半點都掙扎不得,無法修煉恢復傷勢,更不要說通過五識感知外界的一切。

    這絕對是比坐牢更難煎熬百倍的九年。

    當九道神力鎖鏈被數股熟悉的精神異流摧毀,少奚燕嵐睜眼醒過來,先是看到娘親、王父關切的眼神,淚水就控制不住流下來。

    堂堂法相境強者,都控制不住淚水,可見她這九年所受的委屈有多大。

    緊接著她就看見陳尋鬼鬼祟祟的站在數百丈,滔天恨意從心間洶涌而出,不顧靈海之中沒有半點法力,咬牙切齒的就要往陳尋撲去。

    少奚燕嵐從空中直跌下去,還是元青裳眼明手快,聚在一團霞云,將她裹住。

    “娘親,殺了這賊子!”少奚燕嵐整齊如貝的牙齒咬得嘎崩響,任誰都能聽出她心間的滔天恨意,臉頰上的淚水都顧不得擦拭。

    “燕嵐,莫要任性!”元青裳輕喝道,掏出一瓶靈丹,先讓燕嵐恢復法力。

    少奚燕嵐不知道她被陳尋困了多少年,也不知道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但她看向陳尋的眼神,絕對是要將他殺一萬遍,都不能稍解心間的恨意。

    娘親、王父都不愿替她出手,她接過靈丹服下,只想盡快恢復修為,好早日報仇雪恨。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