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六十章 爾虞我詐

第六十章 爾虞我詐

    地下道宮玄兵殿的大門無意間關上,陳尋他們在玄兵殿的走廊里,絲毫沒有覺察到外界的異常,就直接讓人氣勢洶洶的闖了進來。

    少奚氏子弟都猝不及防,“嘩”的散開,祭出法器,一時間靈光暴閃,撐出層層疊疊的玄光靈罩,在將十數策天衛堵在玄兵殿走廊外側,不叫他們能越雷池半步。

    十數策天衛,身穿黑鱗鎧甲,手里所提的刀戟閃爍寒光,還有鮮血從刃口滴下,血滴在光滑如鏡的玉石臺階上,“叮咚”微響卻如巨鼓在眾人心頭擂動。

    陳尋他們進入地下道宮,但少奚延令修為低微的弟子都守在地面上,沒有讓他們一起進來,看策天衛殺氣騰騰的樣子,想必是突然闖入開陽谷,將守在地面上的少奚氏弟子殺散,令他們連傳訊示警的機會都沒有。

    陳尋眉頭微蹙,沒想到策天府這些人還真是跋扈,好在他事先讓杜良庸率領追隨顧馨月的赤星宮弟子先撤出瓏山,要是留在開陽谷里,叫這些囂張跋扈的策天衛強闖進來,不知道要死傷多少。

    少奚延立身而起,眼睛陰沉著策天衛手里還在滴血的兵刃,臉色鐵青的問道:“魏真人,你這是何意?”

    “要不是我們有人留在山中找尋靈草,還發覺不了這地下竟然另藏玄機,少奚延,你倒是瞞我們好緊!”為道的法相真人,陰惻惻的說道,“少奚延,你留在谷口外的那些廢物,都還留著一口氣。你要是不顧那些廢物的性命,可以跟我大打出手。”

    “少奚氏弟子技不如人,怨不得魏真人你出手教訓。”少奚延臉色雖然難看,但只要守在外面的少奚氏弟子沒有事,這口氣倒不是不能忍下,示意少奚康先出去看外面的弟子傷亡情況。

    “滄瀾侯真是好心計,剛才也是唱了一出好戲”魏真人往雷霆銅柱這邊看來,眼瞳透出湛然神光,似要將陳尋的五臟六腑搜個干凈,“你竟然膽敢與少奚氏、青鱗妖族勾結,欺瞞春陵君!”

    陳尋見姓魏的跑上來就給他扣一頂與妖族勾結的帽子,心里冷笑,他在瓏山不怕春陵君能拿他怎么樣,但回云洲,被春陵君栽贓與妖族勾結的罪名,事情就有棘手了。

    “地下道宮是我與少奚前輩無意間發現,既然瞞不過魏真人,魏真人要進來分一杯羹,我們也無話可說。說什么勾不勾結的話,魏真人你可唬不倒誰。大家進入地下道宮取寶,各憑本事、機緣,難道魏真人會說春陵君這趟進瓏山與妖族勾結?”陳尋舉步往長廊外側走去,冷眼盯著魏真人的眼瞳,對方雖然法相境中期的修為,但透出的威壓對他卻無絲毫的影響。

    “此人出身魏氏,名玄成,道號玄成子,是春陵君座前六大_法相強者之一。”常曦從虛元珠出來,將春風化雨劍拿在手里,傳音將魏玄成的底細說給陳尋知道。

    魏玄成與陳尋在瓏山也是初次見面,但早知道他是個膽大妄為的主,沒可能拿三兩話就唬住他,不然的話赤眉真君也不會恨他之骨了。

    魏玄成目光往長廊兩側的大殿掃去,僅有兩間大殿禁制被破解開,看來他趕回來還不晚,冷笑一聲,看向少奚延,問道:“進入地下道宮,是否各憑本事、機緣爭得秘寶?”

    少奚延自然是希望能瞞過策天府,但魏玄成都率眾趕來,無法驅逐出去,也只能忍下這口氣,讓他們一起參與進來。

    見少奚延沒有意見,魏玄成身后所負的劍匣“鏗”然一聲龍鳴,就見一道流光劍影竄出,直接往第二間大殿劈去。

    第二間大殿里就有四樽玄兵印。

    陳尋不管這四樽玄兵印是落在少奚氏還是策天府手里,但魏玄成要將第二間大殿直接轟開,勢必會將這四樽玄兵印激活。

    陳尋離魏玄成最近,一拳就將馳至大殿門前的那道流光劍影轟碎。

    一柄靈劍震鳴著往魏玄成身前飛回。

    魏玄成雖說沒有失出全力,卻也沒有想陳尋一拳就將靈劍所斂聚的流光劍影轟碎,暴怒之際,身后所背的劍匣里,七柄靈劍一起掣出,懸在他身周,劍尖都直指陳尋的眉心,像是七條惡蛟隨時要將陳尋撲殺,怒喝道:“陳尋,你這是何意?”

    “魏真人,你走進來也能看到走廊外寫有‘玄兵殿’三字古篆。你們輕舉妄動,若將這地下道宮里的北斗玄兵都激活,我們要如何應付?”陳尋冷聲問道。

    “開陽谷外僅有八樽玄兵印守護,地下道宮里又能藏有多少?”魏玄成見陳尋原是怕他輕舉妄動激動北斗玄兵印才突然出手,冷笑道,“不然像你們這樣,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將這地下道宮里數十間大殿一一搜索過來?”

    陳尋心神一動,魏玄成才從外面闖進來,怎么可能知道他們破解陣法禁制、搜索玄兵印的情形?又怎么可能確定少奚氏剛剛搜索過的第一間大殿空無一物?

    看來必是魏玄成走進長廊之后,有人暗中傳音,將地下道宮里發生的一切都說給他知道了。

    陳尋心思轉動極快,心想顧馨月、容纓、顧元暢三人應不會是策天府的眼線,他們剛才在他身后,應無機會與魏玄成傳音說事,而追隨顧馨月加入夔龍閣的三十余弟子,先一步隨杜良庸撤出瓏山,他們既不知道開陽谷地下還另藏有秘殿,更不會知道地下道宮里所發生的事情。

    陳尋看向少奚延,少奚延轉念也明白他身邊有策天府的眼線、內應。

    這眼線內應會是誰?

    不大會是少奚氏的嫡系子弟,也不大可能是赤星宮的嫡傳弟子,倒是有可能是在瓏山好不容易活下來的十數名散修。

    但這些散修是怎么跟春陵君搭上線的?

    是先跟春陵君匯合的宋玄異等人嗎?

    修士能秘音傳話,還能直接通過神念交流,真要出現內奸,還真是難查出來。

    魏玄成剛才說云洲諸修有人留在山里采集靈藥,才無意發現他們留在開陽谷的秘密,這不過是魏玄成的說辭而已。

    少奚延臉色頗為難看,他猜測自己身邊少說有兩名策天府的內應,才有可能叫魏玄成知道這么多事,但此時卻不便當著魏玄成的面,將這兩人揪出來。

    魏玄成看到陳尋、少奚延神色變化,也知道他剛才說漏嘴,岔開話題說道:“地下道宮即使藏有少量北斗玄兵激活,我等聯手若不能鎮伏,春陵君與碧波殿主返回也不需一炷香的時間;這總要比一間間破解陣法禁制搜索要快得多……”

    少奚延花費一天時間打開第一間大殿,看到里面空無一物,也就有些失去耐心。真要照陳尋所說的辦法,先切斷大殿禁制上所附的仙人殘魂,才一間間的搜索,將玄兵殿整個搜索過來,只怕要一兩個月才夠……

    七族蜃獸會有什么異動還說不清楚,在這里浪費這么多時間,另外六處禁地道宮,還要怎么探尋?

    另外,瓏山靈力耗盡后,還是會慢慢恢復的。

    他們在這里浪費的時間越多,進入第二、第二處禁地道宮所需要的陣法禁制將會越強。

    少奚延說道:“是不是等春陵君與青裳過來,才強破禁制?”

    碧波殿主元青裳此前率青鱗族主力北上,不過是想轉移春陵君的視線,好獨占地下道宮內所藏的仙人遺寶。

    此時地下道宮的秘密既然都揭開了,還是等春陵君、元青裳等人返回開陽谷,才強破大殿禁制更有把握些……

    “少奚延,你能如此想,那是再好不過,”魏玄成說道,冷眼看向陳尋,問道,“陳尋,你怎么說?”

    陳尋冷冷一笑,他還能不明白魏玄成那點心機算計?

    魏玄成無非是想,春陵君與元青裳兩名天人境強者返回開陽谷,叫他連碗湯都喝不到嘴里去,他們卻不知道,早就有額外的三樽玄兵印、一樽玄將印叫他收入囊中了。

    “魏真人、少奚前輩說什么就是什么,但我們勢單力薄,可不敢跟北斗玄兵力敵,不管等不等春陵君、碧波殿主返回,是否先容我們退出去?”陳尋說道。

    第二間秘殿里就有四樽玄兵印,他與常曦自然不畏什么,但在如此狹窄的走廊里,顧馨月、容纓、顧元暢才有天元境修為,稍有閃躲不及,就是肢殘骨斷。

    他暫時不想讓虛元珠里的秘密被太多人知道,還是先退出去為妙。

    少奚延也示意少奚康率眾先退出地下道宮。

    陳尋他們回到地面,看到此前留守在外面的少奚氏弟子都傷殘遍地,魏玄成留有余手,僅僅是沒有將他們都殺死而已。

    一柱香后,春陵君那艘巨大的華麗攆舟,就從瓏山中麓返回,但春陵君這次除了四名妖禽所化的艷姬相隨后,沒有將策天府與云洲諸修都調回來。

    七族蜃獸在瓏山中麓匯合,春陵君要將策天府的人手與云洲諸修留在那里牽制七族蜃獸。

    碧波殿主更是手持煉神塔,只身返回開陽谷。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