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五十八章 玄兵殿

第五十八章 玄兵殿

    少奚延、少奚康不走,陳尋懷疑他們已知開陽谷地下藏有秘殿之事。

    陳尋留在開陽谷,少奚延、少奚康同樣也是暗暗焦急,但又不便明著趕他們走人。

    陳尋見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請少奚延借一步說話:“少奚前輩,是不是在等我們先走,你們好獨自進入地下秘殿取寶?”

    少奚延微微一怔,問道:“你們怎么知道開陽谷地下藏有秘殿?”

    陳尋自然不會北玄甲的事情據實相告,微微一笑,說道:“我從雷光脫困而出時,瓏山靈力還沒有耗盡,地下有些微的靈光透出,自然知道地下還藏有蹊蹺,卻不知道少奚前輩對瓏山知之甚詳……”

    “……”少奚延心里震驚,沒想到地下秘殿之事終是沒能瞞得住陳尋。

    “碧波殿主故意率青鱗族眾聚往中麓山嶺,看似要與春陵君聯手剿殺蜃獸奪寶,實是要引開春陵君的注意力,好讓少奚前輩有機會進入地下秘殿取寶,”陳尋繼續試探說道,“以此看來,少奚前輩與碧波殿主早就知道瓏山七處禁地地下都另有藏寶的道宮?”

    少奚延雙眸驀然睜開,眼瞳就像藏有兩團熊熊燃燒的烈火。

    陳尋袖手一笑,面對少奚延透出的殺機夷然無畏,說道:“此時就春陵君還蒙在鼓里,少奚前輩大概不會想在這時翻臉,殺我們滅口吧?”

    少奚延臉色陰晴不定,壓著聲音問道:“滄瀾侯,你想怎么辦?”

    “想讓春陵君永遠蒙在鼓里很難,但瓏山中麓以南的三處禁地,我們還是可以悄然聲息進入地下秘殿的,”陳尋嘿然笑道,“秘殿有多少件仙人遺寶,還不得而知,但想必是足夠我們兩家分的。而且我們才區區數人,就算進入地下秘殿,必然也是少奚前輩拿得多,我們拿得少,這時候實在沒有必要將桌子掀翻了,大家都沒有飯吃。少奚前輩,你覺得呢?”

    少奚延心知陳尋實在是難纏的角色,承認他說得有理,與陳尋分享秘殿遺寶,總是要比提早驚動春陵君好得多,當下就與陳尋約法三章,進入地下道宮兩家各自機緣取寶,所有秘寶誰先入手先得,不得出手爭搶。

    *********************

    防止春陵君及云洲諸修提前察覺,陳尋與少奚延布下一座幻陣,將開陽谷遮閉起來,然后再將堆滿開陽谷的碎石往外清理。

    以陳尋等人的修為,挖地百丈是輕而易舉之事,難的是不驚動春陵君等人。

    很快開陽谷地下露出一個黑黢黢的甬道,濕漉漉的青玉臺階不知道延伸到地底多少丈深處。

    少奚延也是讓其他弟子都留在開陽谷,率領少奚康等二十余天元境以上修為的子弟,與陳尋一起進入玉階甬道。

    一座高逾二十丈的古銅巨門矗立在玉階甬道的盡頭,門楣上刻有“玄兵殿”三字古篆。

    開陽谷外天翻地覆,地下道宮竟夷然無損,可見瓏山靈力耗盡之前,地下道宮的防御禁制有多強。

    但地下道宮整體上不是一件法器,故而價值還不如單個的北斗玄兵來得大。

    陳尋早就知道開陽谷地下道宮是北斗仙人收藏符兵玄印之地,但也是故作一臉驚駭,蹙眉道:“玄兵殿!這地下道宮里要是再有幾樽北斗玄兵印,怕是沒那么容易對付啊……”

    聽陳尋如此說,顧馨月、少奚庸等人都心有余悸。

    少奚延微微蹙眉,說道:“此地是上古仙人收藏玄兵秘寶的道宮,北斗玄兵沒有人御使,需要通過一定的陣法禁制才會激活,我們進入后見機行事,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就是。”

    陳尋點點頭,說道:“開陽谷外的八樽北斗玄兵,也是有人不聽勸告,強行攻擊陣法禁制所激活。我幾年被困無邊雷霆之中,無所事事,有些事情卻是想明白了。北斗玄兵印與外層陣法禁制,實際上僅有一絲極微弱的神魂感應相聯系。我們只要能事先切斷這絲神魂感應,之后再強破陣法禁制,就能將北斗玄兵印收入囊中……”

    少奚康身邊也有擅長煉器、陣法的修士,不難想出破解之法,陳尋索性就將一些注意點,提前告訴少奚延,也顯得他很有“誠意”。

    少奚延對老奸巨滑的陳尋,自然不會全無保留的信任,但也不怕陳尋能玩出什么花樣來,他相信以少奚氏、青鱗族對瓏山的了解,怎么都不可能輸給陳尋。

    陳尋神識透過古銅巨門,感知門后沒有異常,推出雙手將沉重異常的巨門推開,就見一道走廊往地下道宮深處延伸,直到巨大的雷霆銅柱橫在眼前,走廊才一分為二,從雷霆銅柱左右繞過去。

    陳尋神識延伸過去,發現雷霆銅柱后的走廊還有近二百丈長;走廊兩邊分布有十數間巨大的宮室,但有些微的靈光透出,說明地下道宮里還有一些陣法禁制在發揮著作用。

    天地生發元息,靈脈、靈穴聚之,是為靈氣。

    換言之,天地才是最大的聚靈法陣、靈池法陣。

    云洲大地無窮無盡,所生發、匯聚的靈氣才能無窮無盡。

    瓏山是三四千里縱橫的一方小世界,靈氣才有耗盡之時。

    不過,就算瓏山經年累月匯聚的巨量靈氣耗盡,但只要內部的地脈靈穴不被摧毀,就始終會有新的靈氣生出、匯聚,還是能滿足瓏山最基本的陣法禁制運轉。

    看到甬道里靈氣閃爍,少奚延眉頭微蹙。

    說是切斷神魂感應,就能將北斗玄兵收入囊中,但這些陣法禁制上附有的是仙人殘魂,哪怕極其薄弱,又豈是那么容易切斷的?

    他們在開陽谷停留太久,而不去跟青裳匯合,春陵君再蠢,也能猜出一些問題來。

    見眼前這條直通地下道宮最深處的走廊沒有什么防御禁制,陳尋與少奚延說道:“少奚前輩,咱們兵分兩路,你們從這頭開始,我們直接到走廊的最里面破解這些陣法禁制可好?這樣省得兩家為爭秘寶鬧不愉快。”

    少奚康眉頭微蹙,想說什么,少延奚卻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下來。

    看到陳尋與顧馨月、常曦等人往走廊深處走去,少奚庸傳音問他父親:“地下道宮若是真藏有大量玄兵印,多半也是最厲害的藏在深處,王父怎么同意他們先從里面破解禁制?”

    “這些陣法禁制上的神魂氣息再弱,也是仙人殘魂,不是那么容易切斷的,”少奚延說道,“再說破解過程當中,萬一發生什么意外,激活北斗玄兵怎辦?”

    少奚庸恍然大悟,說到底王父對陳尋的人品還有些不放心。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性命都不保,得到最多的法器又有何益?

    *************************

    陳尋與常曦、顧馨月等人直奔地下道宮最深處,停下在一處巨殿之前。

    “宗主,你就不怕少奚延父子故意激活幾樽北斗玄兵害我們葬身此地?”顧馨月問道。

    陳尋見顧馨月此時對少奚延、少奚康父子充滿成見,嘿然一笑,說道:“這么做對他們沒有什么好處?”

    北玄甲雖然只保留北斗仙人部分記憶,但對這處地下道宮熟悉無比。

    玄兵殿最多時藏有八百樽北斗玄兵,但絕大多數都不知被北斗仙人帶到哪里去了,甬道兩側絕大多數巨殿里都是空的,但不破解掉巨殿外的防御禁制,神識根本透不進去,也不會清楚里面的詳情。

    除了開陽谷里的八樽北斗玄兵外,地下道宮里總共就剩七樽玄兵印,有四樽在甬道外側第二間大殿,有三樽在最里側第三間大殿。

    最關鍵,也是唯一的一樽玄將印,卻在最里側第三間大殿內……

    陳尋的目標就是那樽唯一的北斗玄將印。

    而且陳尋也根本不用去破解什么陣法禁制。

    陳尋盯著外面,讓北斗甲直接頂開大門走進第三間大殿,伸出利爪直接將四樽巨大的玄兵印抓到走廊里。

    顧馨月、容纓、顧元暢看到這一幕,都傻在那里,這么容易就將仙人遺寶取出來了?

    “……”陳尋詭異一笑,做了一個保密的手勢,說道:“這些陣法禁制上所附的都是仙人殘魂,雖然極其稀微,你們若能煉化為己用,益處極大。少奚延父子在外面還要費一番手腳,我們也不要浪費時間了……”

    這些防御禁制上所附的仙人殘魂,是遠遠不能跟玄兵印同日而語的,但聊勝于無。

    北玄甲乃仙人魂魄所生,沒有半點雜質,能夠不觸動陣法禁制直接進入大殿之中。

    這一點只怕是北斗仙人事先都沒有預料到的事情,畢竟仙人附在法器上的殘魂,能滋生出自我靈識,也是概率極小的一件事情。

    只要北玄甲以后用玄兵印御敵,少奚延等人就很容易猜出這個秘密。

    陳尋此時不瞞著顧馨月等人,實際也是要看她們是不是徹底對少奚氏、赤星宮寒了心。

    顧馨月心有所思的點點頭,暗感有時候機緣、氣運真是玄妙莫測,當即盤膝坐下,煉化附在這些陣法禁制上的仙人殘魂,也知道這對她恢復修為,幫助極大。

    陳尋使北玄甲、紅茶守在外面,他與常曦進入虛元珠中,去煉化那四枚新得的玄兵印……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