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五十七章 拉攏

第五十七章 拉攏

    陳尋此時要邀請冷月尊者請到夔龍閣擔任客卿長老,看似會叫少奚延惱怒異常,但退一萬步想,冷月尊者絕意不回赤星宮,從今往后與少奚氏再無瓜葛,加入夔龍閣,并非少奚延難以接受的結果。

    陳尋扣押少奚燕嵐為質,暫時能叫碧波殿主元青裳、濟月國主少奚延投鼠忌器,但他要是以為從此就能對元青裳、少奚延等絕世強者氣使虞指,就太愚蠢了。

    在離開墜星海之前,還是要將少奚燕嵐放回去的,但這樣的話,與少奚氏、青鱗族即使不會結成死仇,關系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少奚氏也斷沒有容忍歸海閣在鬼頭礁立足的可能。

    倘若冷月尊者真能加入夔龍閣,陳尋心想他與少奚氏之間關系,或許能多一絲緩和的可能。

    陳尋看少奚延對冷月尊者糾結難舍的樣子,心里想,這兩人當年怕是不僅同門修煉這樣簡單,說不定還雜夾著諸多因愛成恨的狗血。

    少奚延氣得額頭青筋直跳,但又拿陳尋無計可施,早知道就不該阻攔青裳一掌將這小子劈成肉渣。

    東華真人等一干散修,看此情形,都無奈而笑,心想堂堂滄瀾侯也是宗門之尊,脾氣還真是邪性得很啊,往死里得罪少奚延不說,夔龍閣才多大的山門,竟然妄想將法相境強者撬回去?

    四宗這些年來在西北域聲名頗顯,也有赤松子、紀烈等一干強者,但根基終究是極淺。

    除根基淺薄之外,四宗弟子有鎮守千魔沙海與魔墟之職責。

    千魔沙海諸役,四宗弟子傷亡近半,之后不知道何時就又會與魔族發生慘烈之極的惡斗,此時誰要是想加入夔龍閣等四宗,是怕四宗的炮灰不夠多嗎?

    他們卻是不知道,冷月尊者此時心灰意冷到極點。

    赤星宮弟子在瓏山傷亡如此慘重,雖然不是少奚氏、青鱗族直接下手,但跟他們也有莫大的關系,她沒想到鎮守宗門的志尚師兄竟如此輕易就向少奚延屈服了,沒想到在瓏山同生共死的諸多弟子,竟然都毫不猶豫站到少奚延那邊去。

    冷月尊者抬起頭,看向陳尋,問道:“隨我脫離赤星宮的弟子,夔龍閣都能一視同仁?”

    “冷月尊者,請你放心。入我宗門,同守宗門之責任,自當是一視同仁。”陳尋說道。

    冷月尊者為人孤傲一些,實際上陳尋也不指望堂堂的法相境強者會對修為低微的散修有多平易近人,但冷月尊者在諸多生死存亡之刻,都能不棄弟子獨生,為人處世的底線,實在要比策天府的那伙人高得多。

    冷月尊者不屈服于少延氏,能加入四宗,實為四宗一大強助。

    而在如此困境之下,還能矢志不逾追隨冷月尊者的諸多弟子,修為高低不論,但皆是節高志潔之輩,陳尋掃榻相迎都還不及,怎么會歧視對待?

    唯一可惜的,就是這次在瓏山生存下來的大多數天元境或元丹暫毀的修士,都選擇隨少奚延返回赤星宮,僅有兩名天元境弟子乃矢志不逾的跟在冷月尊者身邊。

    “西北域苦寒之地,魔劫也遠非平息,梧山絕非大道修行靈地,馨月,請你三思啊……”少奚延拿陳尋沒轍,只能苦勸冷月尊者。

    “梧山是否大道修行之良所,馨月不得而知,但九年前,我等進入開陽谷,無意觸動北斗玄兵而無力對抗之際,是陳閣主不惜性命危險,陷入無邊雷霆之中,為眾人贏得脫身的機會。少奚氏,你修為雖高,但你能如此對待門下弟子?”冷月尊者心如枯石,對少奚延的苦勸再也無動于衷,說道,“我相信陳閣主對少奚燕嵐,也絕無惡意……”

    少奚延默然無語。

    少奚康站在一旁,尷尬而笑。

    少奚氏這次在瓏山能有百余子弟掙扎存活下來,能有十余青鱗妖將活下來,這確是要承陳尋的情。

    這次瓏山之行,少奚氏、赤星宮傷亡雖然極大,但能活下來的都是精銳弟子。

    這些弟子要是都死在瓏山,對少奚氏、赤星宮的打擊才真正是傷筋痛骨。

    故而陳尋此時仍然扣押燕嵐為質,少奚康雖然也極氣憤,但也能夠忍受。

    陳尋不管少奚延的臉色有多難看,徑直問冷月尊者:“瓏山靈力耗盡,外層的陣法禁制暫時都起不了什么作用,但還有瓏山上還有七族蜃獸絕不會束手就擒。修為低微及傷勢嚴重的弟子,是不是暫時先退出瓏山?”

    追隨冷月尊者的赤星宮弟子,要么修為低微,要么被困瓏山多年,法器俱毀,身受重創。

    接下來瓏山之中不知道還會有怎樣的兇險,陳尋不希望再有不必要的傷害,希望這些弟子先撤到外圍海域休整。

    “一切謹遵閣主吩咐。”冷月尊者說道。

    陳尋就讓杜良庸攜帶赤海金鱗船,帶著諸多赤星宮弟子先撤出瓏山,停在外圍海域觀望形勢。

    虛元珠暫時容下四五千人都沒有問題,但人多嘴雜,陳尋還不想虛元珠的秘密過早|泄漏出去;再者,虛元珠內,仙人殘魂所化的仙靈之氣有限,暫時無法讓這么多人都受益。

    這些年,陳尋在杜良庸的協助下,對赤海金鱗船進行改造升級。

    除了此前煉入的巽風法陣之外,還煉入新的浮空禁制、玄雷法陣,赤海金鱗船已經能夠在三百丈以內的低空飛行,可以說是名符其實的浮空戰艦。

    杜良庸主持,再有三四十名赤星宮弟子輔助,兩三名法相境強者都休想能將赤海金鱗船擊毀……

    冷月尊者與一個叫容纓、一個顧元暢的兩名天元境弟子,沒有隨赤海金鱗船撤出瓏山,決意留下來,助陳尋探尋瓏山禁地。

    他們身上法器俱毀,身上靈甲、法袍都殘破不堪。

    常曦她們這次過來,準備頗為充足,拿出三件地階法器、法袍,不管趁不趁手,給他們先用上再說。

    冷月尊者俗家姓名叫顧馨月,入赤星宮修煉已有一千兩百年,脫離赤星宮后,就會恢復俗家姓名。

    顧元暢是顧氏宗族子弟,隨顧馨月入赤星宮修行有兩百年。

    容纓是顧馨月收|養的孤女,也是貌美異常,入赤星宮修行才百年,就已經有天元境巔峰修為,修煉資質在龍門宗這樣的大宗門,都有資格列入真傳。

    陳尋拿出丹藥,讓顧馨月、容纓、顧元暢他們調息休整,同時將一頭煉入精魄戰魂的妖禽傀儡,放入萬丈高空,隨時監視著瓏山之中的變化。

    陳尋神識能感知方圓三四百里的微小氣息變化,但遠不如一頭妖眸凌厲的妖禽,在萬丈高空監視的范圍廣。

    瓏山靈力耗盡,此前困擾眾人的外層陣法禁制都已失效,但陳尋并不覺得整個瓏山從此就門戶大開,任人族修士、青鱗族妖將自由進出。

    除了七大禁地的地下秘殿外,七星雷霆陣與瓏山地脈以及鎖困瓏山的那頭蜃龍,到底會不會有新的變化發生,陳尋還不得而知。

    此外,瓏山尚有七族數以十萬計的蜃獸,還有十數修成真身法相的蜃妖。

    此前發生在開陽谷的驚變足以證明,蜃妖也在極力爭奪北斗仙人留在七處禁地之中的遺寶,蜃妖對禁地之中的情形,要遠比他們熟悉。

    陳尋控御妖禽傀儡往北飛,位于瓏山中南麓的兩處禁地,都已經叫蜃獸破開,而南麓大群的蜃獸,正密密麻麻的往中麓山嶺遷移……

    近水樓臺先得月。

    細看中南麓兩處禁地殘留下來的痕跡,看得出蜃妖早就趁瓏山靈力微弱時,將這兩處禁地強行破開,僅剩孤零零的雷霆銅柱還留在原地。

    碧波殿主元青裳說雷霆銅柱與地脈相連,陳尋相信蜃妖也是因此才沒有辦法將雷霆銅柱拔出來……

    陳尋同時又想,七根雷霆銅柱,會不會是困住上古蜃龍的最終禁制?

    一旦將七根雷霆銅柱摧毀或拔出,上古蜃龍就會從瓏山脫困?

    陳尋控制妖禽傀儡繼續往北飛,陳尋看到北麓的蜃獸也在往中麓山嶺聚集。

    春陵君的攆舟飛速甚疾,載著云洲諸修,此時已經抵臨中麓山嶺的高空之中,暫時沒有進一步的動作,看他們的架勢,應該早就知道北斗仙人留在七處禁地的遺寶,都已經落入蜃妖手里,此時應正謀劃誅除蜃獸,奪取仙人遺寶。

    而看大群蜃獸往中麓山嶺聚集的勢態,七族蜃獸、十數蜃妖似有聯手、抵抗人族與青鱗族之意。

    十數蜃妖都修成真身法相,又提前從禁地獲得上古仙人的遺寶,實力不容小窺,令春陵君及云洲諸修都不敢輕舉妄動。

    除了碧波殿主所率的千余妖將外,在霧海消散后,更多大群的青鱗妖獸從兩側接過瓏山中麓山嶺。

    十數萬計的青鱗妖獸攪動海水浪涌奔騰,聲勢不小。

    開陽宮除此被蜃獸奪得的仙人遺寶外,北斗玄兵印這一級數的天階至寶就有八件,其他六處禁地落在蜃獸手里的仙人遺寶會有多少,這還需要去想象嗎?

    陳尋心里一笑,知道春陵君絕不會輕易收手,但眼前的勢態又迫使他們只能與青鱗族聯手,這場戲還真是有的看。

    陳尋見少奚氏困在瓏山多年的弟子大多調息完畢,但少奚延、少奚康等人卻無率眾北上與碧波殿主元青裳匯合之意,眉頭微微一蹙,心想,難道少奚延知道開陽谷地下藏有秘殿之事?r1058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