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五十二章 碎星拳

第五十二章 碎星拳

    陳尋的靈海之上,青蓮元神法相綻放五彩霞光,五十七瓣蓮葉在靈海之上層層疊疊的舒展開來,形態各異。

    數年時間流逝,仿佛一滴水滑落。

    當外界的雷霆衰弱到再無法撕開虛元珠的空間玄壁,再沒有多余的雷霆之力引入體內煉化,陳尋沉醉于無盡道意之中的心神才“驚醒”過來。

    沒有足夠的雷霆之力經陰陽璇元中和,大量的玄冥煞氣如黑色的洪水在竅脈之間肆意沖擊,陳尋再晚“醒”過來片刻,玄冥煞氣就會給他的百骸竅脈造成難以逆轉的損傷。

    陳尋這才發現,此時接引入體內的玄冥之氣,要比以往磅礴十倍。

    好在這還在他的控制范圍之內,他忙內生純陽之火,運抵雙足,切斷玄冥煞氣涌入體內的通道,繼而將體內的玄冥煞氣逼出。

    此時他的身周百丈內,玄冥煞氣瞬時化為堅厚無比的玄冰。

    “好冷,好冷!”赤海大聲嚷嚷著,與北玄甲振翅飛開,在半空中掙扎了好一陣子,才將身上覆蓋的一層玄冰震碎。

    陳尋睜開眼,見蛇無心、杜良庸都對玄冰避之不及,大片的草木在瞬時被冰斃,陳尋后悔不迭,問道:“我這次閉關有三五個月了吧?”

    老夔站在百丈之外,攤手說道:“我們困在雷霆霞云之中,也不知道外面的日月運轉,感覺像是才過去三五個月,但良庸已經再度修成元丹散去……”

    “啊!”陳尋微微一怔,虛元珠中靈氣再濃郁充足,杜良庸重修元丹,怎么也需要三五年的時光,沒有想到他們被困虛元珠中,都已經過去這么久了,他竟然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陳尋站起身來,要與老夔走到靈湖邊說話,穿過鳳血木林,才發現虛元靈地已經從此前的百丈方圓擴大到千丈,面積足足增加到一百倍,靈湖的面積也要比以往擴大三四十倍,暗感難怪剛才涌入體內的玄冥之氣要比以往磅礴十倍。

    這也是陳尋不敢在虛元珠之外接引玄冥煞氣的原因。

    云洲數百萬里縱橫,地脈錯綜復雜,所生發的玄冥之氣無比磅礴,根本不是他此時所能駕馭。

    虛元珠外的雷霆雖然已經衰弱許多,無法再撕開虛元珠的空間玄壁,但猶未停息。虛元珠猶被一團雷光包裹在里面,陳尋等人神識無法透過雷光的包裹,感知外界的變化。

    “雷霆減弱,紅茶或許能出虛元珠看個究竟……”數年修煉,紅茶受鴻蒙、仙靈之氣洗淬,身形已經縮小到兩丈左右,百骸妖軀卻要比以往倍加強悍。

    陳尋搖了搖頭,就算紅茶此時能力敵法相境中后期的強者,但沒有其他的護體神通,此時走出虛元珠,進入雷光之中,猶極為兇險,稍有不堪就有可能粉身碎骨。

    既然他們都已經被困虛元珠中三五年,就不用在意再多困三五年,反正也不耽擱修煉。

    “我乃仙人魂魄所生,除了漫天雷瀑外,雷霆銅柱不會主動攻擊我,”北玄甲甕聲說道,“我從虛元珠中出去,就算有什么兇險,我也能祭出玄兵法相抵擋……”

    北玄甲乃北斗仙人殘魂所孕生,北斗仙人殘魂震散后所化的仙靈之氣,他受益最多,此時已經與翼魔妖軀完全靈肉相融。

    北玄甲的肉身修煉,雖然要比赤海、蛇無心他們差一些,更不能跟紅茶相提并論,但他祭用符兵玄印幻化玄兵法相,比靈肉初步融合的老夔,戰力都只強不弱。

    不過,陳尋還不知道北玄甲此時到底強到什么程度,問道:“玄兵法相是否還具有其他神通?”

    北玄甲此前只是北斗玄印的器靈,本來是沒有辦法長時間脫離北斗玄印的。

    器靈的存在,主要是輔助修者御使法器,本身無法將法器的威力全部發揮出來。

    北玄甲從北斗玄印脫離出來,借天地初生所孕的鴻蒙之氣,與翼魔妖軀融合,可以說是奪舍重生。

    由于他是在北斗玄印中孕生,神魂與玄印完全契合。

    北斗玄印可以說是他肉身百骸的延伸,也可以說是他的本命法器,既然北斗玄印不需要消耗靈元法力,理論上北玄甲此時就能將北斗玄印的威能徹底發揮出來……

    見陳尋有意考較他此時的實力,北玄甲也毫不吝嗇的將北斗玄印祭出。

    三寸大小的玄印懸在半空中,被水色濛濛的黑色玄冰包覆,極速旋轉間化作四丈見方,下一刻,無盡的靈氣從虛空之眼傾泄而出,圍繞玄印化成一樽四十余丈高的金甲戰將,除了右手橫持古紋巨戟,左手捏拳,拳鋒涌動的金色焰光透出無盡的威壓,讓人毫無懷疑其一拳將千丈方圓的虛元靈地轟成粉碎。

    真正堪比天人境真君的實力。

    陳尋心里驚駭,要是北玄甲一開始就有如此的威能,他就算祭用煉神塔能勉強抵擋,虛元靈地也會先一步被轟塌,他們最終難逃敗亡的結局。

    “金光焰拳是什么神通,氣勢竟如此之強?”陳尋震驚問道。

    “戟是斬龍戟,拳是碎星拳,”北玄甲說道,“只是北斗玄印分三種,符兵玄印所附帶的碎星拳神通,僅只有第一重威能。唯一的那枚符帥玄印,損毀后,仙人沒有煉制第二枚,但你倘若能進入開陽宮的地下秘殿,找到符將玄印,應該會附帶第二重境界的碎星拳……”

    陳尋眨巴眼睛,沒想到開陽宮的地下還有一層秘殿,更沒有想到,開陽宮禁地真正的異寶還沒有問世,而是藏在地下秘殿里。

    當然,更叫陳尋心動的是碎星拳,第一重境界就有如此的威勢,修煉到大成境界,豈不是真能碎滅星辰?

    這比夔龍一族的雷霆龍爪,只強不弱啊。

    陳尋以九劫煉體秘法,修煉左手,正缺乏一門真正強大的煉體神通。

    “北斗仙人將碎星拳的玄訣藏在哪處禁地里?”陳尋抑不住激動的問道,暗感他若能將碎星拳的玄訣拿到手,瓏山的其他法寶一件不取,此行都沒有丁點遺憾。

    “開陽宮是仙人收藏玄將、玄兵的道宮,我也就記得開陽宮的一些事情,”北玄甲抱歉的說道,“不過,仙人不止瓏山這一處仙府,即使其他禁地收藏一些道法玄訣,仙人也未必會他修煉的根本神通藏在瓏山……”

    就連老夔都聽過北斗仙人的赫赫威名,陳尋猜想北斗即使在三千大世界也應該是罕見的強者,符兵玄印可能僅是北斗仙人手里層次最低的一批法寶。

    想到不大可能在瓏山找到碎星拳的玄訣,陳尋心里略有遺憾,問北玄甲:“你能將碎星拳第一層功訣傳給我們?”

    北玄甲顧視左右,說道:“我要效命你一千年,你要我傳授碎星拳第一重功訣,我自然會從命,但除非具備仙靈之體,他人怕是無法修煉碎星拳……”

    陳尋嘿嘿一笑,說道:“既然不違你的道心,那你將碎星拳第一重功訣傳授給我們;能不能修成,是我們的事情。”

    他是玄元圣體,比仙靈之體只強不弱;蛇無心、赤海他們在虛元珠中,長期受鴻蒙之氣的洗淬,肉身純粹到接近先天生靈,也應該不會比什么鬼撈子仙靈之體差多少。

    北玄甲修為有限,無法直接將玄訣打入他人神魂之內,但他可以將北斗玄符內蘊藏碎星拳第一重功訣的那部分陣法禁制幻化成相,供陳尋他們參悟……

    不過,除了陳尋、老夔之外,杜良庸、赤海、蛇無心以及紅茶的神魂修為,都沒有強大能參悟碎星拳玄訣的地步,僅觀悟片刻神識就差點迷失在層層疊疊的玄符迷宮之中,還是陳尋以夔龍天音功將他們震醒,神魂才沒有遭受重創……

    相比較碎星拳,斬龍戟神通則要差許多,甚至都未必及得上大逍遙劍訣。

    不過陳尋是來之不拒,多多益善,他自己用不上,將來還可以授權鐵心桐、古劍鋒、宗崖他們。

    **********************

    陳尋足足化了三五個月,才將碎星拳第一層功訣參悟透徹。

    作為煉體神通,除了仙靈之體,非要神魔煉體有一定基礎之后,才能修煉碎星拳,修煉功訣也有諸多相通之處。

    陳尋閉關觀參道意之時,大量的靈氣在他體內循環交匯,雖然沒有刻意修煉九劫煉體,但天地初生所孕的鴻蒙元息、仙靈之氣也在不斷的洗煉他的百骸竅脈。

    不僅他靈海竅脈之間,如春潮涌動的靈元都要比以往倍加凝煉、磅礴,他的百骸筋骨已經進入九劫金身第二重境界,左手更是進入九劫金身第四轉境界,堪堪能夠修煉碎星拳第一重功訣……

    陳尋這些年醉于武道修行,修煉碎星拳入手卻是簡單,修煉月余,左手就有青色光焰涌出,杜良庸身上所穿的地階靈甲都能一拳轟碎,法相境初期強者也不過如此,但這還只是碎星拳第一重入門境界。

    碎星拳就算是第一重功訣,也分入門、小成、精通、大成等境界,修煉到大成境界,就堪比天人境真君。

    而符將玄印附帶碎星拳第二重功訣,修煉到大成,就足以能撕裂虛空了。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