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三十二章 先發制人

第三十二章 先發制人

    陶景宏年逾兩千歲,與郭松、赤松子是同時代的人物,雖說在云洲碩果僅存的十數天人境真君中,算是年齡極小,但陶氏自陶景宏往后,在東南域不知繁衍了多少代。

    陶思月是陶景宏的十七世孫,血緣關系已經是十分疏遠,不過陶氏后人里若有天資出縱者,在龍門宗依舊會受到優待。

    陶氏受惠于陶景宏,在東南域崛起,也是傳承愈兩千年的大宗族,就算沒有老祖陶景宏及龍門宗的庇護,宗族內也有一法相、五元丹六真人,遠非二三流的宗族、宗門能及。

    陳尋隨手一劍,赤虹金倪劍就崩壞米粒大的缺口,一柄好端端的地階靈劍,威力硬生生的損掉三四成。這是陶思月性命并修的本命法器,這次損傷,怕是要重新祭煉兩三年才能恢復如初。

    陶思月對陳尋恨得牙癢癢的,但也知道就算她與陳尋同是天元境巔峰,有無悟得道意,有著天壤之別。

    悟得道意,才堪稱天元境圓滿,假以時日尋得一處可以靜修的靈地,修成元丹只是時間問題。

    悟得道意、修成元神,除了靈元不及元丹真人所修的丹元凝煉、磅礴外,在修為境界上已無本質的區別,至少不會被元丹真人壓制得沒有還手之力。

    陳尋隨手一劍,看上沒有注入絲毫的靈元,卻將無上道意凝入其中,借天地之力毀她的赤虹金倪劍。

    陶思月雖然知道她與陳尋之間,隔著一道道意的鴻溝,可能需要她花費數十年苦修才有可能跨越,而且她鐵了心想找陳尋晦氣之前,也預料到此人如此狂妄,還能在西北域活這么久,自有他狂妄的資本,但她遠遠沒有想到,陳尋這一劍所凝聚的道意,會是如此之強,竟予她有將天地鎖住的錯覺,剎那間都忘了閃避,或在那瞬時,根本無法閃避。

    不然的話,赤虹金倪劍也不會受這樣的損傷。

    宋玄異、趙惟楚二三十年前就修成元丹,他們兩人,二三十年來銳志磨礪道意,道意所凝之勢,也未必有鎖百丈天地之威吧?

    ***************************

    魔族悍然出動,此時火燒眉頭,陳尋哪里會再顧及陶思月的小心思?

    赤松子、胡太炎率神宵浩然宗弟子主力,要坐鎮天柱峰大本營;趙承恩、蘇守思等人統率一萬精銳蠻武,在南麓封禁防陣內隨時待命。

    陳尋、常曦率六組能演煉玄衍戰陣的劍修、武修,分乘七輛玄雷戰車,隨紀烈趕往鐵星堡,就近觀望魔墟口的魔物異動。

    這已經四宗及滄瀾侯府能集中起來最強的機動力量。

    六組劍修、武修,都以天元境強者率隊,玄兵戰甲皆是地階法器,都堪與元丹境后期強者一戰。

    其中又以蘇竣元、宗圖等十二人最強,攻擊力談不上多強,但作為最頂級的地階法器,玄衍靈甲十二套一組,以玄衍戰陣聯結,接天地之力,防御力堪能承受法相境強者的攻擊,出入魔物之海,有如巋然不動的礁石。

    七輛玄雷戰車,共有六十名還胎境巔峰弟子藏身其中御使,更是強如七名專修雷系術法的元丹真人。

    更不要說,紀烈半步踏入法相境,大逍遙劍浸淫百年苦修之功,戰力絕不在伏炎、蒼牙子、元武侯姜矍等人之下;常曦一柄春風化雨劍,早已晉入一念御百的境界,更不要說虛元珠內藏有百余強大傀儡戰兵,老夔一根捆仙索使得神出鬼沒,虛元珠更有種種妙用……

    只是陳尋心里清楚,他們集結起來的力量看似極其強大,但面對從煞陣洶涌而出的魔物之海,猶渺小如一粟。

    千魔沙海,還有數以萬計的青焰流火分散各處,沒有熄滅,也看不出熄滅的樣子。

    狂暴的風雪,降落到距離地面千丈之內,就消失一盡,千魔沙海還是那么的酷熱、干躁,與天柱峰周邊的冰雪天地,仿佛兩個世界。

    陳尋他們僅用一柱香時間,就馳及鐵星堡。

    駐守鐵星堡的元丹真人是玄都教的弟子褚月真人。

    鐵星堡雖然堅固,但極為狹小,陳尋他們不會擠到鐵星堡里去,就在距鐵星堡二十里的距離停下來。褚月真人親自趕過來,與陳尋他們匯合,與紀烈等人行禮:“紀真人、翠微仙子、陳閣主……”

    陳尋雖然沒有修成元丹,但負責守御鐵星鐵一年時間來,褚月真人心里自然清楚陳尋在滄瀾的作用及地位有多高。

    既然陳尋受夏相宜伏擊,身陷焰海七年而不死,就有足夠的資格贏得西北域諸宗門的重視。

    此外,四宗及滄瀾侯府,與伏炎、元武侯府姜矍的關系極為惡劣,以致別起灶爐,不聽都護府的號令,伏炎、姜矍也視四宗及滄瀾侯府為眼中釘,但對于玄都教出身的褚月真人來說,實在沒有必要與四宗及滄瀾侯府視同水火。

    實際上,褚月真人非但沒有同四宗及滄瀾侯府視同水火,私下交情也頗為不錯,都護府那邊有什么大的動靜,褚月真人都會及時告之。

    不僅西北域諸宗,玄都教也都希望西北域能有制衡元武侯府的勢力存在,這樣才最符合北域首宗玄都教的利益,這實際叫玄都教成為西北域、北域首宗。

    西北域大量天資出眾的弟子以及天材地寶,自然而然的就往玄都教匯聚。

    褚月真人,對陶思月等人的態度反而要冷淡一些。

    龍門宗的實力、底蘊雖然要強過玄都教,但同為六宗之列,龍門宗又遠在東南域,褚月真人確無興趣去討好龍門宗這些眼高于頂、視西北域如蠻荒的弟子。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紀烈看浮光鏡所映照的魔物,就像綿延百余里的黑色洪流,涌到南面的金辰堡,沒有直接進攻金辰堡,而是一分為二,化作兩股洪流,繞過金辰堡,繼續往南挺進。

    這一幕,叫眾人目瞠口呆,遠超百萬之數的魔物,這明明是放棄魔墟口煞陣,傾盡全力去攻打都護府位于滄瀾大裂谷北側的重地老龍潭。

    元武新城,位于南嶺的深谷盆地之中,距離魔墟口超過三千里。

    這些年來,涂山除有限的區域外,陸續都叫積雪、冰川覆蓋。

    除了天元境巔峰修為的強者外,普通修士想頂著如此猛烈的寒煞,在涂山絕嶺之巔,奔行三千多里的距離,亦是極困難的事情。

    而從西北域及云洲匯聚而來的人與物資,若是先往元武新城匯聚,再轉輸到千魔沙海來,有諸多的不便。

    十年前,都護府在滄瀾大裂谷中段以北的山嶺腹地溶洞里,在一座地下湖時發現兩頭戰力比天妖級魔將更強的結丹蛟龍,將其地稱之為老龍潭。

    斬殺這兩頭蛟龍之后,都護府發現那處的地下溶洞,除了巖層猶其的堅厚,方圓百里范圍內,更有十數條靈脈匯聚,是少有極適合建造大型城寨的靈地。

    近十年來,都護府傾盡全力建設老龍潭。

    都護府經營老龍潭,不僅能分四宗及滄瀾府在涂山北嶺之勢,就算將魔墟口徹底封印掉,也會賴在那里不走;同時確實也極方便組織前鋒防線。

    唯一的弊端,就是離魔墟口太近,相距僅八百余里,還有一道深三千余丈的闊谷,能從千魔沙海直接通過去。

    元武侯府為挽回聲望,也將西北域唯一的一座鎮魂山河陣,從元武新城拆來,布設在老龍潭。

    都護府此番想強攻魔墟口煞陣,從六宗及西北域中小宗門進一步征集過來的修士,也都集中在老龍潭。

    包括玄都教的太上長老苦庵真君等人逆天強者,此時都在老龍潭坐鎮。

    百萬魔物竟然撇開金辰堡、鐵星堡等前鋒防線的堅壘,直接進攻老龍潭,怎么能叫陳尋、紀烈他們不震驚?

    魔族難道都得了失心瘋,竟然妄圖以百萬魔物硬撼布設有天地法陣的老龍潭?

    不要說老龍潭所布設的天地法陣,可能借千里天地之力,堪擋涅槃境至尊強者的攻擊,苦庵真君、伏炎、姜矍等一干天人、法真境強者,率數萬還胎境上的修士,十數萬真陽境弟子,集結在老龍潭,就絕非百萬魔物輕易吞沒。

    陳尋驀然想到一事,震驚的問褚月真人:“都護府是不是計劃將老龍潭的鎮魂山河陣,拆到金辰堡來?”

    褚月真人聞言亦是心神震蕩,說道:“我聽說都護府確有此意,但到底何時拆,何時南移到金辰堡重新布設,除了苦庵真君、伏炎將軍及幾名法相真人,并無他人知悉詳情啊……”

    封禁法陣,防御時要抵擋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要保證足夠的防御力,防護靈罩通常會維持方圓數里到十數里不等的狹小范圍內。

    而倘若封禁法陣,要將匯聚的天量靈氣集中到一點,轉為攻擊之勢,即使延伸到百里之外,攻擊力猶不弱于元丹境巔峰強者;數里之內,攻擊力則不弱于法相境強者。

    這就是護山法陣之威。

    鎮魂山河陣,屬于天地法陣級數。

    守,可將百里之地守得固若金湯;攻,攻勢延伸千里之外,依舊可殺法相境之敵。

    從金辰堡到魔墟口相距兩百余里,都護府若將這座鎮魂山河陣布設在金辰堡,即使在靈氣供給會稍略不足,亦將強力支撐都護府重兵強攻魔墟口煞陣。

    陳尋亦不難猜到都護府會將鎮魂山河陣撤下來南移,但何時拆、何時南移,絕對是都護府機密中的機密。

    不要說天柱峰那邊一點消息都沒有,就連鎮守鐵星堡的褚月真人也不清楚詳情,魔族怎么可能抓準出兵強攻老龍潭的機會?

    要說苦庵真君以及伏炎、姜矍等法相真人暗中與魔族勾結,陳尋也絕不相信。

    姜矍是貪權勢,但魔族是要徹底的吞噬云洲,魔龍乾余骨闖入云洲,一天之間就吞殺數千萬生靈,姜矍這些人再蠢,都不至于蠢到與魔謀皮去。

    再者,億萬魔物傾泄而出,云洲所有的生靈都將被吞滅,姜矍、姜彬就算登上帝位,又有何益?

    陳尋不相信苦庵真君及伏炎、姜矍等法相真人會有人泄密,但就眼前的形勢,魔族必然是獲得極關鍵的消息,才會悍然出動,先發制人……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