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二十五章 死別

第二十五章 死別

    陳尋走入虛元殿,寄附星鐵魔軀的常真,元神此時已經是孱弱不堪,仿佛風中之燭,生命之火隨時都會熄滅。

    過去七年,陳尋與老夔被困焰海,梧山實際就是靠常真一人支撐。

    他帶領周陽、左青木他們在這幾年,一共煉制十六座玄陰重水陣、三十輛玄雷戰車;將完整的陣法禁制從殘破的星鐵魔軀拆下來,籍此煉制出五百余件地階法器、靈甲;在梧山南北麓解除靈脈封印、主持修建十七座城寨;同時煉制數以十萬計的丹藥,同時還指導左青木、周陽、姜冰云、鐵心桐、古劍鋒、宗崖等人修煉,用秘術助蘇竣元等人強行塑造元神。

    此時夔龍閣自左青木以下,四十余煉器師、百余弟子,可以說集中了四宗以及滄瀾學宮弟子里,最具煉器資質的人,都是常真親自挑選,十年來精心培養。

    這些年來,這么多的事都壓常真一人身上,極大透支他所剩不多的壽元。

    “我也該歸祖靈之地了,”見陳尋走進來,常真雙手置于膝前,認真的說道,“此間事都交給你與老夔了,我也無憾。”

    雖然天人境以上的修為,神魂遁入輪回后,有覺醒前世記憶的可能,但常真的族土,與云洲相隔無數天域,常真死后,神魂想回祖靈族地轉世,希望極其渺茫。

    陳尋猜測谷陽子等人手里,多半還會用赤陽殿殘片煉制的法器,他此時已經將滄瀾侯的權柄交了出去,四宗又擰合在一起,他沒有什么牽掛,就打算與老夔聯手,伏殺谷陽子或者誰,奪取一兩件赤陽殿殘片,給常真續命。

    常真不讓他們去搏險,而他對生死早已看淡。

    若非擔心老夔獨自難以謀大事,他在一萬年前就會撒手而去了,不會寄附在星鐵魔軀中忍受萬年之久的孤寂。

    此時的夔龍閣雖然還很弱小,但由陳尋接手,常真亦無遺憾,說道:“不是不將我族之事說給你聽,倘若我等在此私談族事,我族悟透天地大道的大能,極有可能會生出感應。到時我族大能,橫跨無數天域追到云洲,討回虛元殿,實非云洲之福。我在族中資質愚鈍,玄衍訣也僅悟透第四層,對你的修行再沒有更大的幫助。然而,你絕不可輕言放棄,亦不要為世俗權勢牽絆。待你突破元丹境的瓶頸,老夔就會將我族之事,說給你聽……”

    陳尋修為突飛猛進之時,皆受益于常真的教誨。

    想到常真即將撒手而去,此時還不忘諄諄教誨、交待后事,陳尋滿心激蕩,在常真跟前跪下,說道:“我入神宵宗,掌教郭真人待我為嫡傳,然而我有諸多事皆瞞著他,直至他老人家死,我都沒有真心誠意喊他一聲師尊,心里抱愧至今。常先生于我有授業解惑之恩,不想再留遺憾,請師尊受陳尋一拜……”

    陳尋當下叩了三個頭,抬頭淚水已流下兩頰。

    “好,好,我去之無憾了,”常真顫巍巍說道,“老夔,你送我一程吧……”

    常真、老夔走入里面的大殿,陳尋長跪望著空蕩蕩的巨殿。

    許久過后,里層大殿傳蕩龍吟虎嘯之音,巨殿雖然深埋地下,殿頂依舊有風云卷動的異相,陳尋知道常真最后孱弱不堪的元神就此崩解而去了……

    而除左青木寥寥數人,梧山蒼龍脊絕大多數人甚至都不知道這些年是常真在幕后支撐這一切。

    ************************

    接下來數月,千魔沙海的戰事陷入膠著之中。

    左青木等人修煉玄衍訣第一、第二層法訣有成,特別是修煉凝神咒都有所成,不用擔心靈智會受魔煞侵蝕、陷入邪途。

    陳尋在蒼龍脊,也就將煉制精魄以及修煉身外神魂、元神等秘術,作為夔龍閣的秘傳,都傳授左青木及夔龍閣的其他弟子。

    當然,普通弟子僅僅傳授煉制精魄、控御傀儡等術,而修煉第二神魂、身外元神等秘術,僅傳給左青木、雷萬鶴等少數人;目前也僅有他們數人有資質修行。

    陳尋有守護蒼生之念,但無意成為一方霸主。

    夔龍閣就算招收有煉器資質的弟子,之后也會將大部分修煉有成的煉器師,派到千劍、蒙山、神宵浩然宗以及滄瀾侯府專司煉器等事,蒼龍脊這邊只會留下少量精銳弟子。

    如此情形下,蒼龍脊及白狼城的守御力量就相對薄弱了。

    而單純想靠梧山城內外八座法陣防御,很容易會被敵人找到致命的漏洞。

    雷萬鶴、左青木等人皆不擅搏殺戰技,若遇魔物圍攻,所能發揮的實力,或會不及修為境界要差過他們的宗崖、古劍鋒等人。

    左青木、雷萬鶴等人修煉身外元神及傀儡術,則是快速增強蒼龍脊防御戰力的最佳手段。

    不要說洗煉隱脈了,還胎境后期能洗煉十二靈脈的天經通資質,整個云洲加起來也就三五十人。

    就西北域,年輕一代里,也就陳尋、方嘯寒、常曦三人具此資格。

    左青木、雷萬鶴他們都無法直接御使十二頭甚至更多的傀儡妖軀,演煉玄奧無端、戰力強橫的玄衍戰陣,但他們一人同時控御七八九頭傀儡妖軀都不成什么問題。

    這意味著左青木等四十余煉器師、百余弟子,必要之時,能控制三四百頭強橫的傀儡戰兵,參與防御梧山城的戰事。

    而數百頭生前都有天元境巔峰武修實力的魔物妖軀,恰恰是陳尋在千魔沙海惡戰的最大收獲之一;此外還有數百枚煞丹,神宵浩然宗那邊全無用處,都叫陳尋拿了回來。

    陳尋煉制精魄不擔心會損元神修為,早就煉制數以百計的精魄,與數百頭魔物妖軀數月來一直放在虛元珠中滋養靈肉。

    此時陳尋將這些傀儡妖軀拿出來,只要左青木他們將自己的少許神魂命元煉入現成的精魄,就能控制御敵。

    而左青木、雷萬鶴等人,修煉第二神魂以及身外元神等秘術,后續更可以用九劫煉體等秘法,對這些魔物妖軀作進一步的淬煉,甚至可能將魔物妖軀煉制成身外化身。

    就算他們日后修成元丹,這些魔物妖軀作為身外化身,都將他們身邊最強、最忠心的護衛。

    ********************

    每個月陳尋都會去一趟天柱峰,將神宵浩然宗弟子殺死的魔物裝入虛元珠,帶回蒼龍脊。

    魔物甲皮與筋骨,都是煉器制弓制甲的絕佳材料,都護府那邊也在大量的收集。

    只是他人絕想不到,陳尋除了收集魔物甲皮筋骨用于煉器外,還將這些魔物的血肉用作滋養虛元靈地的養料。

    陳尋精力還是要放在煉制法陣上,僅老夔一人在虛元珠中,煉化魔物血肉消融后附帶的魔煞,速度有限。

    每月大約數萬頭低級魔物,在虛元珠內消融為至正至純的虛元靈氣,靈地也在一畝兩畝的擴大。

    此處,虛元珠最大的變化,就是陳尋將那頭蟄伏龍湫潭靈脈愈萬年的玄龜收入虛元珠中,玄龜在吞吸虛元靈氣后,能吞吐蜃霧。

    蜃霧能迷惑人獸心智,是玄龜覺醒的天賦神通,玄龜在虛元珠中,相當天然形成一座幻陣,而更關鍵的,有霧就能生水。

    而蜃霧所生之水,與從外界攝入虛元珠中的水截然不同,而是虛元境的原生之水,可在虛元境之上進行水霧云氣轉化,可在虛元靈地形成水澤溪泉……

    此前,除了鳳血木等極少數靈木,置入虛元珠中不會被融解外,待虛元靈地形成水澤溪泉,石蛇蓮、龍血藤、奇金草等靈草、靈木,都可以移種到虛元珠中。

    除了魔物血肉之外,陳尋煉器之余,會直接將虛元珠投入玄陽火穴之中,他藏身虛元珠,以陰陽璇元之神通,直接吞服煞丹,用玄陽之火煉化。

    可以說用玄陽之火煉化煞丹所含的魔煞元息,也可以反過來說用魔煞煉化玄陽之火。

    總之兩種極性截然不同的靈氣,在陳尋靈海所化的玄冰與焰海陰陽交匯處,不斷的融合、生成至純至正的靈元,又經百骸靈空釋出虛元境中,化為虛元靈氣……

    此時涌入云洲的,還是以低級魔物為主,數百頭、數千頭低級魔物中,才會有一頭修煉煞丹的魔族,就算如此,四宗近十個月來,輪番進入千魔沙海誅殺魔物,前后獵奪煞丹不下千枚。

    煞丹純粹是魔族凝煉魔煞修成,用處有限,但陳尋取來煉成虛元靈氣,卻頗為有效。

    千枚煞丹引玄陽之火煉化,兼之持續不斷的煉化魔物血肉,虛元靈地在十個月后,終于擴大到五十丈方圓。

    ***************************

    一日,陳尋與左青木等人正在地宮煉制玄雷戰車所用的六雷法印,數名神宵浩然宗弟子乘坐一艘浮舟,攜來赤松子的符書,緊急趕到蒼龍脊來見他。

    赤松子在符書里沒有說發生什么緊急事,只是要陳尋見信立即動身趕去天柱峰議事。

    蒼龍脊距天柱峰不路兩千里,陳尋僅需一個時辰就趕到天柱峰。

    看到紀烈、谷問天、常曦等人都讓赤松師伯喊了過來,陳尋耐著性子走進議事的石殿,才問道:“發生什么事情了?”

    赤松子從懷里取出乾坤袋,翻手一倒,卻見一名六爪翼魔從里面滾出來。

    六爪翼魔人首禽身,往前尖突的臉猙獰丑陋,兩頰覆蓋青黑色的鱗甲,額頭往前高高的隆起,就像是生了一只怪角。

    骨翼與六只利爪的尾端,生有暗金色的密紋,是與陳尋他們此前所見六爪翼魔最大的區別所在。

    這頭翼魔,五識都叫赤松子封住,神魂不知的躺在石殿地面上;陳尋蹲下來,拿手指敲了敲翼魔的爪子,“鏗鏗”作響,就像是敲在一塊赤精元銅上,顯然這頭六爪翼魔,比他們以往所見的,更高級、更強橫。

    陳尋將神識從翼魔的眉心處透入,窺見其百骸靈空處竟然有一座黑光升騰、兇相畢露的元神法相,嚇了一跳:“竟是一頭修成元神的魔將了!怎么抓到的?”

    四宗一直試圖擒獲一頭修成元神的魔族,以便獲得魔墟口煞陣內以及千魔境更多的信息,陳尋沒想到拖了十個月,赤松師伯他們才成功抓獲這么一頭。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