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十七章 天炎之道

第十七章 天炎之道

    看宗崖、古劍鋒、鐵心桐、宗圖等人退入梧山城中,紀烈才黯然而退。

    看梧山城已然峙立在蒼龍脊的南麓,蔚然成了氣候,紀烈更是悲痛,情知姜矍絕不會容陳尋在梧山羽翼豐滿,但此事怎么都沒有辦法替陳尋討到真正的公道。

    夏相宜已然滅口,赤眉真君、谷陽子將一切都兜下來,將一切都咬死是神宵宗門內的恩怨,其他人能奈他們何?

    就算陶景宏真君出面,也牽扯不到姜矍、伏炎的身上去。

    當前形勢之下,千劍宗該何去何從?

    宗崖、古劍鋒入城就再了抑不住心間的悲慟,放聲而哭;宗圖、鐵心桐臉色鐵青,強抑心里憤怒,卻無處發泄。

    滿城軍民皆不知發生了什么事,萬余蠻武突然回撤,梧山眾人都滿臉悲戚,卻不見滄瀾侯陳尋的蹤影,心思稍敏捷者,都心生大事不妙之感。

    周陽、雷萬鶴、左青木、蘇竣元等留守梧山的眾人,皆沉默不語,直接帶著宗崖、古劍鋒、鐵心桐等人,從滄瀾侯府后院,走下地宮。

    在煉房里常真身穿黑色罩袍,將冰冷的星鐵魔軀遮住,平靜的看向眾人,說道:“陳尋沒有死,此時應是被困在焰海之中無法脫身,我們不能自亂陣腳!”

    “陷身焰海,怎么還能安然無事?”古劍鋒驚喜之余,猶覺得難以置信。

    左青木說道:“陳尋隨身有一件法器,平時雖無大用,但應能抵擋天焰的煉化。陳尋只要及時藏身這件法器之中,就能逃過一劫。而陳尋留在秘殿的神魂印記未滅,也說明他此時沒有生命危險。我們無法助陳尋從焰海脫困,只能坐等焰海消失的那一刻到來。”

    梧山眾人,除蘇棠外,實以左青木、鐵心桐、姜冰云、千蘭四人天資最高。

    左青木早年是苦于沒有修煉的玄訣,一直滯留在真陽境后期無法突破,但就算如此,他早年亦創出聚靈禁制的基本陣法。

    僅以此成就,左青木就堪稱煉器宗師。

    在這點上,周陽比他也有極大的不如。

    沖破玄竅,晉入還胎境后,左青木修煉夔龍煉陽術、修習玄衍訣,無論是法力還是煉器術,都突飛猛進的提升,此時也已經修成神識。

    若非此時的夔龍閣離不開他與周陽協助常真主持大量法陣、法器的煉制,他也已經閉關去修靈元了。

    就算左青木還沒有晉入天元,但在梧山的聲望卻是極高。

    他這么說,大家的心思就鎮定下來。

    確實,陳尋這二三十年來,所經歷的兇險不少,每每都能險相還生,此時只要沒有生命危險,只是被困焰海,他們不至于立時就慌了陣腳。

    蘇竣元想想也是,陳尋從虛元殿拿出多少奇珍異寶出來加強梧山的實力,他隨身有一兩件護身的法器,實屬正常。

    眼下最關鍵的,還是他們這邊不能自亂陣腳,叫姜矍、伏炎等奸人有隙可趁。

    左青木說道:“我們此時要對外封鎖消息,緊守城壘,對梧山子民就說滄瀾侯閉關修煉;梧山以外的一切事,我們都不要有任何的回應……”

    蘇竣元想到一事,說道:“陳尋此前從南嶺帶回法陣、玄兵靈甲,倘若元武侯府要我們繼續供應聚靈禁制,怎么辦?”

    陳尋從南嶺帶回五萬柄破甲重鋒矛、五萬件金剛玄甲、五座山河封禁法陣,這是都護府從梧山購買兩百套聚靈禁制的定金。

    梧山擁有五座山河封禁法陣以及這么多的玄兵靈甲,實力陡然拔高一節,但此時猶不能與西北域都護軍對抗。

    他們肯定不能將五座山河封禁法陣以及這些玄兵靈甲都還回去,但賴帳不交出聚靈禁制,只會讓伏炎、姜矍有借口進剿梧山,而想到要將兩百套聚靈禁制交出去,叫伏炎、姜矍擁有兩百輛威力極強的山河戰車,眾人心里又怎么甘愿?

    “那就給!”宗圖咬牙切齒的說道,“只要保住梧山根基不失,忍一時之辱,又能如何?”

    ************************

    陳尋被捆仙索束縛,被焰海巨大吸力扯入其中時,也是心神大亂。

    雖然他有虛元珠可以藏身,但他陷身焰海之后,并沒有從捆仙索的束縛中掙扎出來。

    此時虛元珠被捆仙索束縛在他的神魂深處動彈不得,就連老夔都無法從虛元珠中掙扎出來助他一臂之力,他自然無法從外面躲入虛元珠中。

    青焰烈火狂涌而來,巨大的漩吸之力,又帶著他往焰海中心不斷的陷落。

    陳尋一時掙扎不出捆仙索的束縛,只能拼命摧動靈元,化成夔龍靈甲抵御青焰烈火的燒煉。

    夔龍靈甲是九氣煉陽訣修煉到大成,就具備的神通,是靈元所化,靈元不絕,靈甲不滅。

    除夔龍靈甲外,陳尋身上的衣甲很快就被青焰燒成灰燼,腰間的儲物袋堅持的時間稍稍久些,但也在三五息時間內,連同里面的法器、丹藥以及諸多煉器材料、傀儡妖軀,一起被青焰煉成一堆堆純得不能再純的砂粒散落。

    焰海青焰,看著與陳尋修煉的青焰蓮火,沒有多大的區別,唯有居身其中,才能清楚知道往他裹來的青焰烈火是何等的暴烈。

    這才是真正純粹的青蓮天焰。

    陳尋修煉幾百年,都未能能將青焰蓮火修煉到這水平。

    陳尋體內靈元之磅礴,可以跟元丹境強者媲美,此時就像是打開了一個大缺口,拼命的往外狂泄。

    偏偏捆仙索在青焰的煉化之下,絲毫無損,還透漏五彩霞光,像五花大捆似的將他緊緊的束縛。

    “操他娘!”

    陳尋此時已然明白,夏相宜這根新的捆仙索,必然是用純陽道器赤陽殿的殘片煉制,威力不下天階至寶,就算捆仙索內僅存夏相宜的殘念,亦能在這無盡的焰海之中,亦將他的肉身與神魂都緊緊捆住,動彈不得。

    陳尋沒想到赤眉真君、姜矍這些人為了殺他,竟然下這么大的本錢,唆使夏相宜動手不說,還將純陽道器赤陽殿價值連城的殘片都搭上,只是為了致他于死地。

    這他媽都什么怨什么仇啊!有必要下這么大的本錢嗎?

    陳尋沒時間在那里怨恨,他體內的靈元只能維持十數息時間,一旦他體內的靈元耗盡,夔龍靈甲難以維持,等待他的唯一下場,就是筋骨皮肉連同神魂都會被這無邊無際的青焰之海煉成灰燼。

    一切的交鋒都在魂海之中。

    只要他的神魂能掙脫出捆仙索的束縛,就能祭使虛元珠藏身其中。

    老夔亦在虛元珠中,以元神猛烈撞擊虛元珠的出口。

    然而捆仙索在陳尋神魂深處,化成九條金光閃爍的神力索鏈,將虛元珠死死的縛住。

    大逍遙劍意。

    浩然道意。

    陳尋靈臺之上,兩枚道意所結成的明識種子綻放光華,像是一道道虛無劍氣往那九條神力索鏈斬去,卻難斬動捆仙索分毫。

    陳尋的道意修煉、磨礪太有限了,換了紀烈,必能輕易將神力索鏈斬斷。

    “老夔,算了,等我死后,你將這條捆仙索收入虛元珠中煉化了,然而將赤眉真君、谷陽子以及元武侯府滿口老小都殺個干凈,給我報仇!”陳尋直覺得玄冰火湖內所儲的靈元就要耗盡,而百骸靈竅內的靈元僅能讓他多支撐三五息的時間,剩下這點時間,他要用來交待后事了。

    “還沒有結束!”老夔困在虛元珠內怒吼道,更猛烈的沖擊虛元珠的玄壁,然而除了在陳尋靈海之上,暴出一團團金光之外,沒有更多的作用。

    玄冰火湖內的靈元隨即耗盡。

    “梧山力量薄弱,無法力敵元武侯府,而赤松師伯、趙承恩他們又受浩然天道的束縛,不可能替我報仇血恨,亦不可能繼承虛元殿的道統;常曦性子太急,不擅忍辱謀算,亦不是主持大事之人。你脫身之后,就去找紀烈。紀烈就算不能繼承虛元殿的道統,以他的心胸以氣度,必然保虛元殿不落入奸佞之手……”

    陳尋都絕望了,一邊回想這些年的往事,一邊通過神念跟老夔安排后事,心道,

    “希望我叫天焰煉化,死得不要太慘!咦,我怎么還沒有死?”

    “怎么可能?你竟然能煉化天焰!”老夔在虛元珠內狂吼起來,“你小子是不是還有什么秘密,瞞著我?”

    陳尋這時才注意到身外的青焰雖然還在瘋狂的涌動,隨時都會將他的小身子骨摧毀,但他身外的夔龍靈甲卻不再像被沸水澆透過的積雪一般瘋狂消融,反而在緩緩融合那無盡的青焰!

    不要說老夔了,陳尋他都傻在那里。

    夔龍靈甲僅僅是夔龍煉陽術第二層法訣附帶的神通,真要有這么牛逼,夔龍早八輩子就打得乾余骨連老娘都不認得了。

    顯然不是夔龍煉陽術出了岔子。

    怎么回事?

    “第三枚明識種子!”

    老夔元神在虛元珠內停下來,他安靜下來,不再瘋狂從里面撞見虛元珠,難以置信的看到,除了大逍遙劍意、浩然道意之外,陳尋的靈臺之上竟然有第三枚道意種子在綻放光華。

    無盡玄奧的玄符秘篆,從第三枚道意種子里不斷的透漏出去,融入夔龍靈甲之中,所有瘋狂涌來的青焰,都被這無盡玄奧的玄符秘篆融入靈甲之中。

    天青色的靈甲在數息時間就轉為純粹的琉璃焰色。

    “琉璃焰海!”老夔驚喜的大叫,“青鸞是天炎神鳥,所修的是天炎之道!天焰、青蓮焰、琉璃焰,皆是六大天炎之一!青鸞身死之前,將道意種子灌注給你,你小子卻沒有發覺。你趕緊用琉璃焰煉化捆仙索,捆仙索汲取的靈力有限,只要提早一步將捆仙索的靈力耗盡,你就能掙脫束縛。但一定要快,一定要快。你的修為有限,還不足以煉化太多的天焰,不然你的下場就會跟青鸞一樣,被太多的琉璃焰撐爆掉,更不可能在天焰之中停留太長時間……”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