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六章 殘墟

    沒有那么多的儲物袋,沒有那么多能越嶺如平地的駝獸,大量的物資都要從蒙山運往涂山深處,神宵浩然宗的弟子就肩挑背扛。

    數萬斤的物資用棕繩綁得結結實實,就像是一座石山般,壓在眾人的肩背上,經赤楓堡西進,翻越烏騰沙海,一步一挪的往涂山北嶺深處移動。

    誰能想象,他們都是站在眾生之巔的天之驕子?

    烏騰沙海金黃色的荒漠已經拋開身后,陳尋抬頭看向遮蔽視野的第一道山脊,回頭看赤松子、胡太炎、趙承恩等人。

    眾人皆神色肅穆,他們心里都清楚,十年之后,億萬魔物將如洪水涌出,而他們都許下大愿,踏出這一步,他們中絕大多數人,都不可能活著走下涂山。

    谷問天、紀烈送行到這里,也就將返回山門。

    赤松子將率神宵浩然宗的弟子,在焰海漩渦的北部邊緣扎下一顆釘子,除非粉身碎骨,絕不會撤出涂山一步。

    然而僅以神宵浩然宗的這些弟子,是無法徹底將空間通道的口子徹底封堵住的。

    此時的神宵浩然宗,一窮二白,僅有的一座六十四柱山河陣,亦是策天府不情不愿拿出來。

    大家手里大部分的法器、靈甲,都是陶景宏真君與千劍宗、蒙山宗所湊。

    跟撿破爛似的,諸多弟子自然很難選到合手的法器,實力都受到極大的限制。

    他們只能像一顆釘子,釘在空間通道口的邊緣,叫億萬魔物無法放肆的涌入云洲,但想要徹底封堵住魔物屠戮云洲生靈的通道,更要依賴蒙山、千劍宗等宗門在外圍建立第二道防線。

    而在蒙山、千劍宗后,西北域諸宗還將要構筑第三道防線……

    南嶺有元武侯府與赤眉真君所率的神宵宗殘部弟子,所布設的鎮魂山河陣,是堪比純陽道器的天地法陣,壓力相對最輕。

    蒙山、千劍宗根基都要薄弱得太多。

    他們雖然遠不如神宵浩然宗隨時都有玉碎傾覆的危機,但想要守住這第二道防線,依舊要承受極大的壓力,同樣也是退無可退。

    陳尋將他所悟的第一層玄衍陣勢秘圖以及凝神咒,交給千劍宗、蒙山宗,交給師伯赤松子。

    常真雖然說過玄衍訣的秘傳不能輕易泄漏出去,但倘若不能將魔物封鎖在涂山之中,一旦叫億萬魔物漫天蓋地的鋪開,就算沒有魔龍一級的先天魔神出現,云洲都難逃滔天魔劫。

    陳尋從老夔的記憶圖卷中,看到過千魔境的真實場面。

    焰海之下的空間通道即使極為脆弱,限制天妖級以上的魔物進入云洲,但天妖級以下,哪是實力僅相當于真陽境巔峰的魔物,數以億計的涌入云洲,又有哪個宗門能扛?

    能指望策天府嗎?

    蟻多咬死象啊!

    云洲傾覆,他到時候守著個玄衍訣,有個鳥毛用?

    千劍宗以劍修為主,武修、劍修弟子最適合演練玄衍戰陣。

    哪怕是第一層的玄衍陣勢圖,就需要十二名劍修弟子修煉到心意完全相通,才有可能去借天地之勢。

    僅僅十年時間,千劍宗都未必能有幾組弟子修成玄衍陣勢,然而一旦修成玄衍戰陣,威力則是無窮。

    當年在龍淵潭,陳尋就是靠使御十二頭妖軀傀儡演練玄衍戰陣,就如磐石一般守住谷口。

    而他化身玄衍戰陣之中,更是給予巨蛇天妖最后的致命一擊。

    修煉凝神咒,不能克制魔煞對神魂的侵蝕,更是修煉神識的秘法。

    十二名還胎境劍修,若能心意相通演化玄衍戰陣,威力將堪比天元境巔峰;要是有一名天元境劍修主持,甚至能擋住元丹真人的攻勢。

    千劍宗的劍訣,弟子修煉,相對容易沖破玄竅。

    即紀烈主持宗門之后,數十年時間里,千劍宗的還胎境弟子就超過三百人。

    千劍宗弟子皆是劍修,晉入還胎之后,就直接要磨礪劍意。

    這對還胎境弟子的跨步就太大了,相當于神魂還沒有修煉到神識階段,就直接去悟道修元丹了。

    以致千劍宗這些年,都沒能有一名弟子能晉入天元。

    紀烈不是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但千劍宗百余年前的大亂,傳承斷了太多,而修煉神識的秘法,放在哪個宗門都是不傳之秘,紀烈千方百計所搜羅的一些修神玄訣,實際都是極普通的大路貨。

    陳尋對千劍宗寄望極大的期待,但紀烈再強,在紀烈與諸多還胎境弟子之間出現這么嚴重的斷層,也根本無法在滔天魔劫涌來之際,發揮出應有的實力來。

    傀儡術,陳尋沒有交給千劍宗、蒙山宗。

    一來煉魂秘術一旦失控,遺害甚劇,二來沒有修煉出十二條靈脈,不能以傀儡術演化玄衍戰陣,威力反而不如千劍宗的強大劍訣。

    千劍宗、蒙山宗也約定,所有有劍修潛質的弟子都轉入千劍宗,所有適合修煉金剛太玄訣道修資質的弟子都轉入蒙山宗!

    最快可能都剩不到十年時間,怎么還可能抱有以往的門戶之見?

    沒有時間留給大家傷感、道別,紀烈、谷問行身站浮云之中,朝著百余神宵浩然宗的弟子長輯大禮,就折身往各自宗門飛去。

    神宵浩然宗這百余弟子,都悟得浩然天道的真意,靈臺之上都結成明識種子!

    放在其他宗門,意味著百年內將有百位元丹真人問世,但神宵浩然宗這百余弟子,誰都不清楚十年后,能有幾個人活下來。

    但他們不能退,他們的承接浩然天道,就是要守御這億萬山河,守護這億萬蒼生。

    他們有粉身碎骨以拒魔劫的心志、大悟,他們靈臺之上明識種子才如此堅不可摧、綻放光明。

    數千西北域的修士,尾隨到這里,也停下步伐。

    雖說浩然天道顯形,叫無數人心神撼動,但明知十年后將不會有幾個能活下來,而毅然決然愿隨神宵浩然宗進涂山、修行浩然天道者僅寥寥百余人。

    “望云洲兮,蒼生苦,萬里沃土皆白骨;天道難補,青鸞亦化塵與土……”

    數千西北域修士待要辭行返回時,一陣歌聲從眾人身后傳來。

    陳尋亦轉頭看去,卻是一個毫無修為的老書生,深一腿淺一腿走到前面來,朝赤松子揖禮:“老神仙,神宵浩然宗收不收凡人弟子?”

    數千西北域修士都哂然而笑,眼前這老書生都半截入土了,臉皮子煞得跟腌黃瓜似的,竟然還想入神宵浩然宗修行。

    “有為億萬蒼生而不惜粉身碎骨之志否?”赤松子肅然問道。

    “然。”老書生點頭道。

    當即有一名神宵浩然宗弟子走過來,攙住老書生走進他們的隊列之中。

    有老書生這么一個例子,尾隨數千西北域修士之后的數百凡人,都一涌而來,加入神宵浩然宗弟子的隊列之中,毅然決然的走上這條看不到一絲光亮與生機的道路。

    *******************

    曾經的涂山地底迷穴,已經徹底坍塌。

    陳尋他們無法進入焰海漩渦之中,神識亦無法透入焰海漩渦去感應空間裂隙的存在,只能從焰海邊緣地形的破碎程度,判斷焰海覆蓋范圍的山嶺已經完全破碎成千里方圓的深谷。

    當年數十頭火狐窩居的地火溶洞倒沒有垮塌,只是地火溶洞之上覆蓋的山體已經崩潰成數百丈厚的碎石。

    在地火溶洞北面三十里,有一處靈脈出口。

    這處靈脈雖然談不上有多優質,但足以布設六十四柱山河陣。

    而他們想要限制億萬魔物涌入云洲,神宵浩然宗釘釘子的地方,就不能距離空間通道出口太遠。

    陳尋會回來與赤松師伯、與胡太炎、趙承恩他們并肩作戰,但在此之前,蟒牙嶺那邊他亦要安排好。

    千劍宗、蒙山宗在涂山以東構筑第二道防線,元武侯府在南嶺,但涂山以西的滄瀾荒原以及滄瀾荒原以西的絕域,照樣滋息繁衍億萬生靈,他們就要聯合蘇氏、滄瀾學宮,在蟒牙嶺構成西面的第二道防線。

    滄瀾城毀,除滄瀾學宮三千弟子及時撤出外,逾百萬人喪命魔龍腹中。

    蘇家老祖蘇淵,到最后一刻都想試圖憑借六十四柱山河陣抵擋住魔龍,蘇淵身死道消,最終未愿撤出滄瀾城的蘇房龍、蘇青峰等人皆死。

    陳尋只身一人先趕到滄瀾城的殘墟祭奠故人亡魂,城垣斷碎、縛龍山垮塌,幾乎找不到半點有他熟悉的地方存在。

    蘇守思、蘇竣元等人率數千滄瀾學宮弟子以及倉皇逃出的蘇氏弟子,此時都駐守在白狼城中。

    離開滄瀾殘墟,陳尋直接前往白狼城。

    要在涂山以西構筑第二道防線,龍湫潭與白狼城是最關鍵的兩個點。

    在見蘇守思前,陳尋想先見一見蘇棠或蘇靈音。

    陳尋在白狼城外找了一處崖洞,即將神識往白狼城里散去。

    “天道!神宵浩然宗就算秉承天道又如何,天道神雷可曾轟殺魔龍嗎?能轟殺十年后就將如潮水涌出的億萬魔物嗎?宗主,你與蘇棠要考慮宗族之存續啊!”

    陳尋神識延伸到城主府,就聽見蘇竣元極為激烈的說話聲。

    陳尋心里悲嘆,神宵浩然宗稟承天道又如何,天下修士能幾人有視死如歸的壯志?

    面對生死大考,數十年、數百年來一心想求長生逍遙之道的修士,甚至都遠不如凡人能坦然面對生死。

    陳尋心里微微而嘆,聽蘇竣元如此激烈的話意,也能知道蘇家絕大多數人應該都主張去投元武府吧?

    元武侯府雖然這次灰眉土臉,顏面盡失,但西北域諸宗修士以及滄瀾學宮、蘇家的選擇又是極現實的。

    蘇家倘若堅守白狼城,十年后能活下來的人,可能十中無一。

    有幾人能坦然面對如此慘淡的未來?

    “你們若想去南嶺重立蘇氏,我不會勸你們,但你們在南嶺所立蘇氏,也不再與我有半點關系,你們亦不要攔我留在此間。否則不要怪我翻臉不認人!”蘇棠不容拒絕的聲音傳來,叫陳尋心里涌入一陣溫暖。

    “我、蘇靈音,與蘇棠留在白狼城,我以后亦不再是蘇氏之宗主。守陽即將突破,你們就推守陽為宗主,帶你們去南嶺重建蘇氏吧,”蘇守思聲音里透著無盡的疲倦,說道,“你們也清楚,必需要有人在這里盡可能的攔住魔物,你們才有可能在南嶺重建蘇氏,你們也不要跟蘇棠爭了……”

    “那青鸞幼鳥……”蘇竣元問道,言下之意竟要將那頭青鸞幼鳥帶走。

    “你們亦都看到,青鸞是稟承浩然天道而生的神鳥,就算你們想將青鸞幼鳥獻給元武侯府換南嶺立足之地,你們以為元武侯府就敢收嗎?”蘇守思問道。

    “……”蘇竣元長嘆一聲,也知道這個話題不合適,又問道,“學宮三千學子呢?”

    “愿走愿留,皆由他們自行決斷;但自此之后,蘇氏就一分為兩,兩個蘇氏就再沒有瓜葛了……”蘇守思說道。

    聽到這里,陳尋心里微嘆,暗感能留下來的人,大概會寥寥無幾吧?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