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三章 棄徒風雪歸

第三章 棄徒風雪歸

    茫茫飄雪遮天閉日,神宵山的殘墟覆蓋在皚皚白雪之下。

    常曦隨龍門宗祖師陶景宏南下之后,陳尋他們也踏上西進的歸途。

    陳尋他們沒有御空飛行,百余人皆穿披孝黑袍,裹著風雪,御獸西行。

    丹藥所剩無幾,要是御空飛行而大量消耗靈元、靈力,想要補充回來就需要較長時間的修煉。

    從今日起,他們都是神宵宗的棄徒。

    他們若在半途遇人趁火打劫,背后就再沒有強大的神宵宗可以撐腰了。

    而赤眉真君、谷陽子甚至都巴不得能有誰跳出來,將他們半道都殺個干凈,好解心頭之恨。

    寧可走得慢些,也要為保證隨時隨地大家都有充足的戰力。

    陳尋他們從荒野收攏一些零散、未被魔龍吞噬掉的騎獸、駝獸代替腳力,完全不像往日站在眾人之上的天驕修士,就像百余踏上必死征程的離家將卒。

    山門殘破,神宵宗所剩兩千多弟子,最終僅有四百余人愿隨赤眉真君、谷陽子前往涂山,與元武侯府共同鎮守南嶺;大半人都選擇返回原先的宗門、宗族,但亦有部分的弟子,跟趙承恩一樣,都出身于神宵山周邊的宗族。

    神宵山破碎,周邊數十座城池也無一能幸免于難,近千萬人丁都喪命魔龍腹中;趙承恩等人的親族,皆死于此難。

    這些弟子都無家可歸,但他們不管修為高絕,還是低微,都不屑隨赤眉真君、谷陽子寄于元武侯府籬下。

    他們亦無意去投靠其他宗,都選擇隨陳尋、趙承恩、陳赤松、胡太炎等人西進。

    他們都清楚,此行不是為了修煉,十幾年二十年等待他們的,極可能是另一場滅頂之災。

    但他們無畏。

    但他們無懼。

    千魔宗余孽打開了千魔境通往云洲的通道,此時只是被焰海漩渦堵住此端的出口而已。

    陶景宏估算涂山天焰最快會在十年后就會徹底消失。

    到那時,千魔境數以億萬的魔物早就磨拳擦拳十數年,云洲諸宗倉促之間還想用布設天地法陣將空間通道封印住,是根本不可能的。

    此時就需要有兩根釘子,釘在涂山南北嶺,在魔潮洶涌而來時,充當第一道防線。

    元武侯府有鎮魂山河法陣,有赤眉真君、谷陽子率神宵宗殘部同鎮南嶺,有兩名法相真人,有十數名元丹真人,有號令西北域諸宗的權勢,

    他們修為低微,沒有強大的法器,亦無強大的天地法陣可以依賴,僅有一顆無畏無懼的心而已。

    回頭望風雪中神宵山殘墟,看諸多沉默而行的黑袍弟子,陳尋淚眼婆娑。

    最快十年之后,他們就要在涂山北嶺,面對洶涌而來的第一拔魔潮。

    他們都許下大愿,寧可骨骸粉碎,亦絕不撤出涂山一步。

    許下如此大愿,眾人心里都清楚,就算擋住魔潮,他們中能活下來,也將寥寥無幾,絕大多數人都會粉身碎骨、尸骸無存,甚至神魂俱滅,輪回都難再入。

    沒有天人境的修為,重入輪回亦不可能覺醒前世的記憶,神魂俱滅就神魂俱滅吧,大家心里都如此想,對死亦無畏懼。

    陳尋看著這一幕,沉聲吟道: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于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于興師……”

    趙承恩沉浸于陳尋悲壯的沉吟聲,神魂深處似有一顆種子在萌生,見陳尋停下吟唱,他側頭問道:“這是什么曲子?”

    “豈曰無衣。”陳尋從容不迫的解釋,但他的神識則凝成一線,往被茫茫風雪遮閉的前方透去。

    趙承恩這才發覺他沉浸于陳尋這悲壯的沉吟聲中,竟然都沒有意識到前方有人接觸。

    諸多弟子祭出法器,退后集結。

    陳赤松、胡太炎、陳尋、趙承恩四人御獸停在眾人之前。

    尋刻過后,無數獸鳴就像雷霆震響,就見數十黑甲騎將身跨猙獰騎獸,簇擁兩輛精銅戰車從風雨馳出。

    姜彬面無表情的站在一輛精銅戰車的頂棚之上,沉聲喝道:

    “策天府律令,西北域散修皆受元武侯府節制號令,共御魔潮!爾等隨我駐守涂山南嶺,若有違抗,則與策天府、與熹武帝朝及七宗為敵……”

    陳尋將雷隕劍橫在胯前,瞇起眼睛瞅著剛剛修成元丹的姜彬,以及他手里那面煉有夔龍真身法相的九相靈旗,以及那柄金龍纏繞的策天府令牌。

    策天府令牌本身就是一件極頂地階法器,然而九相靈旗雖然是偽裝的夔龍天圖,卻正而八經是天階至寶,不然當年也無法瞞天過海。

    九相靈旗在天元境修士手里,頂多能發揮兩三成的威力,但姜彬今日已修成元丹,九相靈旗在他手里就能發揮出四到六的威力。

    作繭自縛啊,這或許是他要償還的因果吧?

    陳尋回頭望了一眼,眾人臉色卻無畏無懼。

    既然選擇離開神宵宗,又怎么可能會去聽元武侯府的號令?

    陳尋心里長嘆,他們還沒有返回蟒牙嶺呢,就要有許多人長眠于此了。

    “我們只是神宵宗的棄徒,這就到西荒淪為蠻人,策天府算什么鳥,能勒令西荒蠻族?”陳尋哂然一笑,就解開黑袍,將藏入儲物袋中的十一頭魔狐傀儡悉數釋出。

    陳尋此時最強的,不是以玄衍戰陣御使十二頭妖軀傀儡,亦不是以雷音劍訣御使雷音靈劍,而是他以大逍遙劍意御雷隕劍,與十一頭妖軀傀儡共同結成玄衍戰陣,與敵搏殺。

    陳尋輕輕彈了一下雷隕劍,指向姜彬,笑道:

    “聽說姜世子已修成元丹,除了在策天府擔當要職外,也即將冊封選帝侯。咱們廢話也不多說了,姜世子若能贏得我手里的這柄破鐵劍,跟我身邊這幾頭死狐,陳尋自當就將頭顱奉上,絕不擋姜世子的登龍之路……”

    姜彬臉迎著風雪,對陳尋的挑釁默無回應,眼神只是冷峻如此的掃過趙承恩、胡太炎、陳赤松等人。

    陳尋竟然能與所御使的傀儡魔兵組成玄奧戰陣,這樣的傀儡術,姜彬還真是聞所未聞,這正說明陳尋從玉柱峰秘窟所得的傳承,是何等的強大。

    而陳尋兼之已悟得大逍遙劍意,陳尋就算僅天元境修為,姜彬亦無必勝的把握。

    就算他有九成的勝算,又何必以身犯險,與此豎子生死搏殺?

    “哈哈,你手持天階至寶,又修成元丹,都不敢與我一戰,我看你還回你娘懷里叨著奶頭啃去得了。”陳尋哈哈笑道。

    “你……”姜彬長眉怒蹙,與他往來的修士,即使心存怨恨,有誰會眼前這雜碎如此淫言穢言。

    “你若能接我三劍,今日就放你們回蟒牙嶺去!”左側銅車無風自閉,一個白衣青年從中飄然而出,身背一柄平淡無奇的靈劍,懸停半空之中,憑白無故就就有一縷若有若無的劍氣從虛空中飄蕩而出。

    面對這縷劍氣,陳尋御無可御……

    法相境!

    此人雖然沒有將元神法相透出,但憑一縷劍氣就能叫陳尋難受極點的人,西北域元丹境諸尊中,怕就只剩紀烈一人了。

    陳赤松陡然揮出背后的松紋劍,一縷劍意透出,替陳尋擋住白衣青年這龐然莫御的劍勢。

    “赤松子,你兩千多歲,今日是活膩味了?”白衣青年冷眼喝道。

    陳赤松閉嘴不言,他與法相境強者在靈元上的差距太大,與陳尋、胡太炎、趙承恩聯手,或能擋住眼前此人三劍吧!

    至于三劍之后……

    眾人都視死如歸,陳赤松才不會去想那么久遠的事情。

    “歲月如刀,神仙易老,唯有一壺濁酒,夢中逍遙。輕舟流水,兩岸青山、半畝靈桃,生與死皆寂寥……”

    忽的一縷豪邁到極點的歌聲破雪而來,緊接著就仿佛有一輪烈陽從風雪中冉冉升起,萬丈金光直逼白衣青年身前。

    紀烈踏劍懸于半空,盯著白衣青年,說道:“蒼牙子,你今日一定要動手,你的對手是我。”

    看到紀烈出來,陳尋欣喜道:“紀宗主怎么會在這里?”

    “陶真君無法約束元武侯府,就怕有些人心眼太活,特地傳信讓我盯著某些人的動靜。”紀烈說道。

    陳尋沒想陶景宏雖帶常曦先行返回龍門宗,但終究放心不下,還特意暗中傳信紀烈對他們照顧一二。

    棲云山的蒼牙子姜蜀,實是元武侯姜矍的叔祖,與姜矍都是西北域唯數不多的法相境強者,未曾想將近兩千歲的他,相貌竟像一個白衣青年。

    姜蜀是棲云山唯一存世的法相真人,但此前棲云山的主流還是想保持**的道統傳承,不至于事事都叫姜蜀及元武侯府牽著鼻子走。姜蜀、姜矍也只是極力培養姜彬等人,加強對棲云山的控制。

    而這次魔災,山門靈脈被損,棲云山宗門之內也就再沒有人能站出來阻止元武侯府的吞并了。

    兼之此前吞并赤焰峰等宗門,神宵宗破碎后,元武侯府一舉躍為西北域諸宗之后。

    就算如此,元武侯府亦只能算二流的宗門世族,不要說躋身七宗之列了,與這幾千年來那些新崛起的一流宗門亦有極大的差距。

    元武侯府想進一步擴充實力,最好的手段就是吞并神宵宗的殘部,繼而再逐一收編神宵宗在西北域的外門勢力。

    唯有如此,元武侯府才能躋身一流宗門之列,姜彬才有望角逐帝權。

    只是沒有想到第一步還沒有實施,神宵宗殘部就因陳尋幾人就鬧得分崩離析,最終愿意隨赤眉真君、谷陽子到涂山,與元武侯府共同鎮守南嶺的神宵宗弟子,竟然都剩不到四百人。

    倘若不給陳尋等人血淚教訓,元武侯府還要怎么去想收編蒙山宗那些神宵宗的外門勢力了?

    至于陶景宏會不會高興,元武侯府完全不需要理會。

    陶景宏雖為天人境真君,但云洲的天人境真君又不是僅有陶景宏一人;陶景宏雖然貴為龍門宗祖師,但龍門宗與西北域隔著千山萬水。

    元武侯府名義上只聽從策天府調令,何需理會陶景宏這個老匹夫?

    只是沒有想到陶景宏離開西北域之前,竟然暗中通知紀烈庇護陳尋一行人。

    蒼牙子雖有法相境修為,但在號稱西北域元丹第一人紀烈面前,并無必勝的信心,冷眼威脅道:“紀烈,你今天鐵心庇護這些神宵宗的棄徒,就不怕千劍宗滿門遭殃嗎?”

    “滔天魔劫當前,蒼牙子,你以為還能再拿千劍宗滿門老小威脅我嗎?”紀烈問道。r1058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