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九十七章 洞府

第九十七章 洞府

    夏相宜失魂落魄的隨谷陽離去;羅鈞真人、趙承恩、常曦、雷萬鶴也相繼告辭離開赤陽殿,僅留陳尋與內門長老胡太炎在赤陽殿聆聽掌教郭真人的教詣。

    “為師俗家名諱郭松,求道修行兩千年,猶愚頑不靈,難窺天道,性子也疏懶之極,門下唯你與方嘯寒兩徒修行,”郭松淡然而道,“嘯寒生性孤傲,心性卻是不壞,他若回山門,諸多修行事,你可找他多加請教。修行,看根骨、看悟性,看機緣,更看有無大堅持、大毅力……”

    掌教郭真人頭頂雷云冠、身穿云龍法衣,三縷長須頷下飄然,雙目有如星辰幽潭,十分的仙風道骨,然而嘮叨起來,就像是個碎嘴的老頭子,絮絮叨叨說了半個時辰,才讓陳尋隨胡太炎離去。

    紫宵峰是神宵山的七大主峰之一,比周邊的奇嶺絕嶺都要突兀高出三四千丈來,但籠罩在護山大陣之中,即使站在紫宵峰絕嶺之巔,也感覺不到絲毫的寒意。

    而陳尋心里清楚,一旦護山法陣撤開,紫宵峰絕嶺之巔,僅罡風寒煞就非普通修為所能承受。

    自郭真人五百年前接任掌教一職,赤陽殿也懸停紫宵峰山巔之上的虛空之中,紫宵峰自然就是七峰之首。

    紫宵峰峻傳無比,巖奇石秀,林樹蔥郁,到處都是靈草奇樹,靈禽靈獸在山嶺里嬉戲,視弟子如無物。

    傳功院、煉器院、內門長老院都坐落山腳下的山谷里,平時遮在云霧之中。

    陳尋即使兩次登上紫宵山巔,亦看不清楚山腳建筑群的全貌,此時隨胡太炎前往,才看到山腳下密密麻麻的座落著上千棟院子。

    看這些院子上空都隱隱透漏禁制光華,想必是額外設了法陣。

    平時諸峰都會派遣一名元丹真人,到內門長老院任職,協助掌教處理宗門大小教務。胡太炎本身就是紫宵峰出身的內門長老,故而陳尋轉錄紫宵峰、開辟洞府等事,他都能一力承接下來。

    陳尋拜入神宵宗,都是修行虛元秘殿所得的道法玄訣,還沒有正式修行神宵宗的道法。

    而想修行神宵宗的基礎道法,甚至紫宵峰的道統秘傳紫微星訣,則都需要到紫宵峰傳功長老那里去領授法訣。

    特別是秘傳紫微星訣,就算是掌教真人也不能繞過傳功長老授傳門人。

    當然了,除了紫宵峰的道統傳承外,掌教郭真人求道修行兩千年,私貨也是極多。

    剛才在赤陽殿,郭真人嘮叨了半天,倒是說陳尋此時修煉的夔龍煉陽術、雷音劍訣等道法玄訣,也都是極高深的正法道訣,沒有此時必要改修他法,倘若遇到瓶頸,再改修紫微星訣也會事半功倍。

    修行如逆水行舟,想要有大成,前一百年最為緊要,等修成元丹,有上千歲的壽元,到時候想做什么,有的是時間,兼修幾門道法都不再話下。

    陳尋即使要改修神宵宗的根本道法,最好也是要等到修成元丹之后,除非確認他此時所修的道法根本無法修成元丹。

    對弟子所遇機緣的問題,神宵宗歷來的態度,就是鼓勵弟子將在外所得的道法玄訣獻給宗門。

    這樣的神宵宗的道法傳承變得更加完善,但不會強求。

    神宵宗七峰秘傳,只要天賦足夠,都可以修煉到天人境、涅槃境,掌教及其他六峰宗主若是不想**出去開宗立派,自然都不宵去強奪他人的機緣。

    而到掌教郭真人執掌宗門教務之后,更是鼓勵修為有成的弟子脫離神宵宗另辟宗門。

    掌教郭真人門下雖然才收有兩徒,不過除陳尋、方嘯寒外,紫宵峰另有七名真傳弟子,在其他長老門下修行。

    “你今日成為真傳,又拜入掌教師兄門下,本應要通告宗門,但為免谷陽子師兄臉面難看,有些事都是能省則省,”胡太炎說道,陳尋根骨與方嘯寒不相上下,悟性之高更是千年難遇,他對陳尋也是越看越滿意,離開赤陽殿后,說話都不再把陳尋當外人看待,“我先帶你去拜見諸位在家的長老,再去幫你選一處洞府……”

    神宵山縱橫三四千里,選洞府自然不會每個地方都跑一遍。

    陳尋隨胡太炎先去拜見紫宵宗未閉關修煉的諸真傳弟子、長老,又跑到內門長老院拜見諸位在家的內門長老,最后走進山腳下一座石窟。

    石窟位于紫宵峰山腳,外表古樸,卻設有極為凌厲的禁制法陣,看這禁制法陣,陳尋也知道這里是神宵宗的重地。

    陳尋隨胡太炎走進石窟,里面卻是開闊的多重石殿,看規模幾乎挖進紫宵峰兩三百丈深的樣子。不過,相比較紫宵峰的巨大,石窟所占的位置還是極小一處。

    走入一座偏殿,胡太炎從守殿長老那里取來一幅卷軸,鋪展開,卻是神宵宗的靈脈分布圖。

    紫宵、谷陽、丹陽、天刑、天璣、春谷、玉陽等七峰為神宵山的七峰主脈,仿佛神宵山的四只龍爪、兩只猙獰的龍頭、一條龍尾分布神宵山各處,要是飛到足夠高處,就能看得出,七峰主脈組成一頭巨大的猙獰巨龍,蟄伏于云洲西北域的山嶺之中。

    紫宵峰并不是神宵宗的正中位置,實是南麓主峰。

    一定要確認神宵山的主峰,位居正中的谷陽峰更合適一些,七峰主脈最終的匯聚處是在谷陽峰。

    谷陽峰同時也是神宵宗護山法陣中樞所在,七峰各司其職,谷陽峰最大的責職就是守護中樞法陣。

    除去七峰主脈外,神宵山各處還分布三四百處大大小小的旁系靈脈。

    “這些紅色標識,說明這些地方都已經被人開辟為洞府;灰色的標識,是宗門長輩坐化后留下來的洞府,但宗門暫時還沒有人能繼承其衣缽,所以封閉起來以待有緣之人。紫色、金色標識的靈脈頗為稀少,但靈脈最為充裕,需要你修成元丹、法相才能入駐,真傳弟子只能在綠色與藍色標識的靈脈中選擇開辟洞府的地址,”胡太炎耐心給陳尋解釋神宵山諸多靈脈的區別,“藍色標識會略好一些。”

    陳尋看靈脈分布圖,綠色、藍色標識的靈脈還有五十余處剩余,連山名都沒有,想必要真傳弟子開辟洞府之后,自行命名。

    神宵宗的護山法陣,籠罩近三千里縱橫的山嶺,護山法陣內靈氣充裕,陳尋有聚靈法陣,其實在哪里修煉都一樣,他心想神宵宗內部形勢要比他想象的錯綜復雜,他即使身為掌教的嫡傳弟子也不能大意,方嘯寒孤傲難以想處,以后有事還是要跟大當家互為援助才好。

    陳尋就選了一處距離翠微湖最近的山峰靈脈,說道:“我就在這里修行好了。”

    “取什么山名,可有想好?”胡太炎問道。

    陳尋從須彌戒里取出那枚青梧實,沉吟片晌,說道:“就叫青梧峰吧——求道需發大愿,而我半生飄零不定,都在生死線上掙扎求存,天道于我實在渺茫。一定要許下大愿,那我在山里種下這顆青梧子,希望今生能見青梧長成、開花結籽,引來神鳥青鸞……”

    陳尋想在蘇棠心里那枚青梧實,不知她此時能晉入天元境。

    胡太炎聽掌教師兄說陳尋是有大機緣之人,他沒有懷疑掌教師兄這話,能隨隨便便就悟得大逍遙劍意,不是大機緣又是什么?

    沒有想陳尋隨隨便便就拿出一枚青梧實,胡太炎也是嚇了一跳。

    不過青梧要長成后才有大用,胡太炎聽陳尋所許大愿,心里感慨:非天人境不能活到青梧花開結籽之時,近千年來神宵宗會再有真君問世嗎?

    “洞府所在峰谷,十里方圓以后都是你的私人禁地,后續建設,都要你自己投入,”胡太炎說道,“你誅殺蛇妖,調查魔蹤都有大功,我幫你算了算,你大概能換一座小型的封禁法陣……”

    法陣說到底就是布設于靈脈、靈穴之上的成套法器。

    一座封禁法陣,再簡單,也價值連城。

    陳尋還以為能拜入掌教門下,就是對他最大的獎賞,沒想到額外還有獎賞,心想處于神宵山宗門之內,他也不需要多強的封禁法陣,甚至不設封禁法陣都成。

    何況常真已經傳授他玄雷陣的煉制之法,有這種機會,他應該多換一些他暫時還無法煉制的實用法器才是要緊。

    陳尋將他的想法說出之后,胡太炎點頭道:“都是可以的……”

    胡太炎身為元丹真人,也不能跟在陳尋屁股后面當跟班,他負責將陳尋轉錄紫宵峰、以及洞府選址之事確定下來,就喊來一個叫陳赤松的執事,協助陳尋處理之后的事務……

    看陳赤松身具天元境修為,然而樣貌則蒼老不堪,臉皮皺得跟松樹老皮似的。

    晉入還胎境,修士壽元就會極大增加。

    哪怕在晉入還胎境之前,都已經老態龍鐘,一旦沖破玄竅,隨著修為的加深,就會有返老還童的跡象發生。

    比如說宗圖,此時雖然年過六旬,而且在沖破玄竅之前,就因為勞心勞力而蒼老不堪,但晉入還胎境之后,他年過六旬僅相當于壯年,只要他愿意,樣貌就隨時可以恢復到中年人的樣子。

    不過很多修士都習慣原來的樣貌,除非少數在意自己容貌的女修士外,很少人會讓自己變得更年輕一些。

    但這不是說修士不會衰老。

    修士走到壽元的盡頭,又不能突破更高的境內,除了身體會衰老外,各方面的修為都會大幅下降。

    看到陳赤松這樣子,陳尋嚇了一跳,心知他雖然有天元境修為,實際剩下的壽元則極為有限,心想他這樣的人,即使無法修成元丹,也應該返回家族享受幾年的清福,怎么還在宗門干這種繁瑣差事?

    陳尋也是初來乍到,不會亂打聽什么,胡太炎將陳赤松喊過來幫他處理雜事,他只是客氣的行禮招呼:“麻煩陳師兄了。”

    陳赤松哈哈一笑,白眉顫動,說道:“郭松都得喊我師兄,你再喊我師兄,就亂了輩份,你得喊我師伯。”

    陳尋嚇了一跳,掌教真人兩千年前就進入神宵宗,眼前這人頂多天元境修為,哪里可能活過兩千歲,再看他這樣子,也不像是什么精怪化形,不明所以的看向胡太炎。

    胡太炎笑道:“赤松師兄少時得緣吃過一枚赤朱仙果,壽元遠超常人。是神宵宗的老壽星。”

    “除了活得長些,其他都一無是處。”陳赤松哈哈笑道。r1058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