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八十五章 死里逃生

第八十五章 死里逃生

    (月票榜被拉下來了,哭!兄弟們手里還有月票不?求月票!)

    那道黑影,周身似叫黑色濃霧裹住,陳尋看不清楚黑色濃霧時藏著是人是獸,神識也只能隱隱捕捉到濃霧之中有一道巨大的扭曲身影,正以快到極致的詭異身形,往他們這邊殺來。

    撲面而來的騰騰殺氣,仿佛狂風巨浪卷來,蘇房龍、蘇青峰、宗崖等人皆受殺氣所襲,手足僵立。

    在蛇谷時,陳尋神魂就在與妖蛇殺念爭鋒中獲勝,此時心神更是澄澈,不受絲毫的影響,一片空明,九道劍氣在極瞬之間升騰而起,化作一道雷光,就往滾滾沖來的黑霧劈去。

    噼啪巨響,濃霧瞬時散去,當年在蛇谷深洞所見的那頭天蛇,仿佛頂天立地的巨人。

    雖說蛇尾已化成人形雙足,但猙獰的面目絲毫未變,站在百丈外,足有四丈高,遠遠透來的氣息就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蛇妖手里托著一只古銅巨爐,當空就往陳尋擲來。

    周陽的乾坤煉爐!

    當年在蛇洞深處,周陽將他吃飯的家伙都拿出來,將蛇妖鎮住,才為大家逃命多爭取了關鍵的數息時間。

    蛇穴一戰,諸宗子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除了乾坤煉爐外,捆仙索、八荒旗等頂極的地階法器,都遺失蛇穴之中。

    沒想到蛇妖再次出現在滄瀾荒原,竟然將乾坤煉爐煉化了。

    有八名學宮修士坐在車里摧動聚靈山河陣,蘇青峰、蘇房龍站在戰棚之下,摧動靈劍往古銅巨爐殺去。

    古銅巨爐摧發到極致,就像一座石峰,蘇青峰、蘇房龍所摧動的靈劍撞上古銅巨爐就被打得粉碎,擋住古銅巨爐不到一瞬時間。

    受反噬,蘇青峰、蘇房龍都口噴鮮血。

    常曦剛才大喊“蛇妖”,他們還沒有將涂山深處那頭巨蛇天妖聯系起來,此時則心如死灰,在如此魔物之前,他們還有幸免的可能嗎?

    “防!”看乾坤煉爐如山岳壓來,陳尋大喝真言法咒,九口靈劍即騰空而起,茫茫劍氣散溢而出,極瞬之間組成一道劍網護罩。

    乾坤煉爐壓來,劍網即被撕開一道口子,要將陳尋碾壓在肉渣。

    陳尋靈海、百竅處就像數百臺功率強勁的抽水機,瘋狂的抽取靈氣。

    陳尋心里苦澀,才知道他與天妖魔物之間的差距有多大,雷音劍陣雖然玄奧強大,但如此瘋狂的靈氣抽取,他頂多只能支撐三四息的時間,就會精盡靈散。

    常曦人在天空化作一道流光,侵凌而下,不再御劍,而是人劍合一,往蛇穴劈去。

    陳尋緩一口氣,顧不得玄龜元丹是何等的珍異,掏出一枚就吞入腹中,誰曾想玄元丹剛入腹中,靈元就像滔天洪水一樣滾滾而去,沖向百骸靈脈……

    玄龜蟄伏龍湫潭靈脈極深處近萬年,在蟒牙嶺主靈脈深處修煉上萬年,才也修成三十多枚玄元丹,每一枚玄元丹幾乎需要吞吸靈氣二三百年之久才能煉成,所蘊靈元自是精純、磅礴到極點,遠非尋常元丹能比,靈元之充裕,甚至超過十倍、百倍。

    陳尋已經晉入還胎境后期,洗煉開辟出十二條靈脈,靈海所化的玄冰火湖也擴大近倍,但也容不下如此磅礴的巨量靈元。

    常真也告誡過他,絕不能直接吞服玄龜元丹,只是此時,陳尋哪里能顧上許多?

    “啊……”陳尋就覺靈脈、靈海要撐成珠網狀的裂紋,再拖一刻就要將靈脈撐爆掉。

    百骸靈竅隱隱欲現,陳尋想到他臻入還胎境中期圓滿時的那一幕,體內過剩的神魂命元、靈元,都會從靈竅泄出。

    這是修士自保,避免靈脈、靈海被過剩靈元沖毀的一種本能。

    也只有開辟靈竅的修士,才會有這種本能神通。

    只是,他服用玄龜元丹,是需要磅礴的巨量靈元支撐雷音劍陣,來拖住這頭蛇妖,靈元怎么可以白白泄掉?

    不可以!

    陳尋將所有的心神魂意都沉浸靈脈、靈海,拼掉命要將這磅礴的靈元束縛住!

    這一刻,他靈海之上仿佛有一縷火苗燃起來,那粒細微如微塵的明識種子,綻放無比耀眼的光明神華。

    陳尋在古仙道虛顯身之時所感受到的那無盡蒼茫之道意,與他在千劍宗山門之前所感悟到大逍遙劍意,皆在這粒明識種子之中。

    大逍遙劍意!

    這是陳尋在千劍宗山門前所參悟到的大逍遙劍意。

    此時陳尋就像溺水捉住一根稻草,心想他神魂從靈識修煉到神識階段,或能摧動劍意了,也不顧大逍遙劍意與雷音劍陣是不是風馬牛不相及,能抓到一根稻草,怎么都要試一下。

    不然的話,他們怎么都難逃全軍覆滅的慘烈結局?

    神識摧動劍意融入雷音劍陣之中,這一瞬時,磅礴狂涌的靈元仿佛找到出口,隨劍意牽動,一起往九口靈劍狂涌而去,一道粗壯十倍不止的雷光瞬時成形,就往蛇妖劈去!

    天地風云變化。

    這一刻常曦這一刻嬌軀再度被打得橫飛而起,人在空中鮮血狂噴。

    蛇妖剛要騰空將常曦這么威脅最大的敵人一巴掌拍成渣子,見雷光劈來,渾不意的劈掌拍去,雷光接觸之際迅速化作無數電蛇往蛇妖周身纏去……

    “嗷!”蛇妖痛得大叫,他怎么都不想到小小還胎境修士竟然能夠傷他?

    電蛇雷光倒也罷了,那霸氣侵凌的道之真意是怎么回事!

    蛇妖頭痛欲裂,大逍遙劍意仿佛千劍萬刃在他神魂深處劈來砍去,殺得他神魂欲滅,肉身也被天數電蛇腐蝕露出筋骨,體內好不容易才壓制住的天焰這時候更是不失時機的蠢蠢欲動起來。

    見三座精銅戰車皆有三頭靈氣蛟龍幻化成形攻來,蛇妖只得抬手將乾坤煉爐招回,含恨退去。

    除雷隕劍外,八口雷音靈劍皆碎,陳尋脫力跪地,他怎么都沒有想大逍遙劍意竟是如此的犀利!

    不過看蛇妖疾掠遠退,陳尋也無余力追殺。

    常曦衣裳破碎,聚集一團云氣遮住半裸嬌軀,臉色蒼白的落到地上。

    三座精銅戰車不敢稍有松懈,將陳尋、常曦護在當中,蘇房龍走過來見陳尋臉色慘白的跪地,半天都站不起來,擔憂的問道:“有沒有事?”

    “他強服元丹施展禁術,靈脈受傷不輕,倒是死不了。”常曦說道。

    陳尋將唯一完好的雷隕劍撿起來,苦笑道:“今天沒死,真是僥幸啊,沒想到那頭蛇妖,竟然也潛入滄瀾荒原。”

    “得幸虧這頭蛇妖傷勢還未痊愈。”常曦想想也是后怕。

    結丹即為妖獸,但除了極少數的荒古異種之外,尋常結丹妖獸并不難纏,想當年陳尋還沒有沖破玄竅,在即將結丹的妖蟾手下,也能勉強活命。

    而化形天妖則完全是另一個概念。

    天妖化形,生發靈慧,甚至能變化人形,融入人類世界,實際上就能像人一樣修煉神通,祭御法器,實力會急劇增長,甚至都可能有堪比法相真人的實力。

    陳尋他們今天能僥幸一人不死,實際上是這頭蛇妖三年前被天焰流火擊傷,到此時傷勢還沒有痊愈。

    此時繞過蟒牙嶺西南麓,沿白狼河下游的河谷,往上游馳行,陳尋他們再不敢有半點松懈。

    三座聚靈山河陣隨時幻換三條靈蛟環護千丈范圍。

    陳尋箕坐在車廂里。

    雖說最后一刻,大逍遙劍意將靈元全部導出,但他體內靈脈所受的傷勢猶是不輕,差點就被撐爆掉。

    常曦臉色也有些蒼白,短短數招之間,她的消耗也是甚劇,一邊吞服丹藥,一邊借聚靈山河陣所匯聚的靈氣調息。

    “這頭蛇妖可能一直都跟在我們身后,本無意現形殺我們幾個小嘍嘍,但我拿出血河魔劍時,讓他感應到氣息了。”陳尋猜測道。

    如果千魔境空間裂隙、魔煞、天妖、魔災、血劍門,都跟千魔宗余孽有關,陳尋他們攜血河魔劍南下,叫這頭蛇妖感應到,確實極有可能是這頭蛇妖不顧現蹤露形也要出手殺人的一個關鍵原因。

    他們能擊退蛇妖,真是僥幸。

    “你竟然都掌握道之真意?”常曦傳音問道,明媚如藏流霞的眼眸盯著陳尋的臉,似乎完全無法置信,陳尋神魂修煉到神識階段不說,竟然還掌握了道之真意。

    作為掌握道之真意的人,常曦相信她剛才一幕沒有看走眼。

    陳尋若非掌握道之真意,在那瞬時根本不可能駕馭那么磅礴的靈元,將蛇妖擊傷。

    甚至就算陳尋修煉出神識,也不足夠;除非陳尋已經將神魂修煉到元神階段。

    但陳尋絕非像是晉入天元境、修煉出元神的樣子。

    唯一的可能,就是道之真意在那在極瞬之間,駕馭如此磅礴的靈元轉為術法神通施展出去。

    陳尋也沒有想到,大逍遙劍意竟然能將一枚玄龜元丹所蘊藏的磅礴靈元,在瞬時都化入雷音劍陣之中,化為電蛇雷光擊出。

    除了雷隕劍外,其他八口靈劍都承受不住如此巨量的靈力更粉碎。

    “我當年送紀東澤回千劍宗,在千劍宗山門之前,參悟到大逍遙劍意。不過,紀宗主說過,參悟道意,跟掌握道意,是不能相提并論的。”陳尋很多事都稀里糊涂,也沒有來得及跟常真請教。

    不過他所參悟的大逍遙劍意來歷光明正大,就算在神宵宗掌教面前都沒有必要隱瞞,自然沒有必要瞞著常曦不說。

    但說到掌握道意,陳尋想到三年前在蛇穴時所經歷的那一幕。

    那一次,在他神魂差點被蛇妖侵入的殺機所滅之時,他從古仙道虛身上所領悟到的那種無盡蒼芒之感與大逍遙劍意徹底融合成一粒明識種子。

    常曦臉上露出萬千感慨,傳音道:“紀烈說的沒錯,參悟道意確實不能跟掌握道意相提并論,你現在靈臺之上的明識種子還很弱小,只是剛剛能將大逍遙劍意融入雷音劍訣而已,離真正掌握還有一段差距。不然的話,你一劍就能將蛇妖劈成兩半。不過,數千年來,好像就只有龍門宗祖師陶景宏一人,在千劍宗山門前觀悟到大逍遙劍意。紀烈怎么舍得讓你加入神宵宗的?換了是我,綁也要逼你拜入千劍宗……”rg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