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十七章 伏殺

    陳尋不想去管紫衫女的死活,但紫衫女卻無放過他之意。

    紫衫女在半空氣急敗壞大叫,頓時就有幾道靈識從空中掃來,想必是姜行空等人引起警覺,怕此地真藏有紫衫女的同伙。

    陳尋靜伏沙堆之中,一動不動。

    沙海荒漠,沙堆有深有淺,淺者挖開十數米就能看到巖石跟干涸的土壤,深者本來就是數百米深的深谷,吹填沙粒而成。

    陳尋所藏的這處沙堆位于石山之下,不深,但也有一百多米。

    沙堆不比堅實的巖層,但也能削弱靈識感應。

    陳尋本來就擅長藏蹤匿形,老夔在滄瀾萬年都沒有被人發覺,更是藏蹤匿行的老祖宗。陳尋跟老夔一切磋,水平暴增,不然也無法化身苦奴藏在赤楓堡大半年都叫衛瓘等人毫無察覺。

    此時紫衫女氣急敗壞大叫,自然會叫姜行空等人警覺,但陳尋知道,姜行空要想將紫衫女留下,根本不可能停下來一寸地一寸地的仔細搜查。

    就憑著這倉促之間的靈識掃視,陳尋才怕姜行空能發覺他的藏身之處;相反,紫衫女的大呼小叫,更有可能叫姜行空懷疑她是在聲東擊西,故意擾亂他們的注意力。

    真有同伙埋伏在此,誰會傻乎乎的在敵人面前道破?

    陳尋就想著等紫衫女將姜行空他們引遠,他再往反方向逃命去,不然以他這點實力,摻合到紫衫女與姜行空的惡斗中去,純粹是嫌命長。

    異獸鐵蹄有如重逾萬鈞的重錘,擂動天地,砂石飛騰,狂風大亂,轉瞬之間就踏到陳尋的頭頂之上。

    力道經沙堆分散,再傳到陳尋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然而此時,陳尋腦海閃過一個念頭,就像一道閃電將他劈中。

    紫衫女為何不收起青玉車,騎上烏鱗狡逃命?

    烏鱗狡就算沒有結丹,就算遍體鱗傷,驅使雷光翼掩曳青玉車踏空而行,也要行比異獸稍快;倘若將青玉車收起來,紫衫女直接踏烏鱗狡而行,不是更省力一些、更快一些?

    陳尋陡然想到他為什么現在都沒有看見李余的身影!

    不是被紫衫女拋棄,實際上李余就在車里!

    要不是李余身受重傷,不得不用青玉車載他,紫衫女確是可以逃得更快一些。

    陳尋沒想到紫衫女竟然沒有將身受重傷的李余拋下不管,心想她總算是有些良心,這么看來,她之前的藥毒之論,確定沒有說謊。

    陳尋心思也簡單:你不棄我,我不棄你。

    陳尋心念閃過,手里動作也是不慢,雷隕劍斬出一道劍芒就將藏身的沙堆劈開。

    馳至沙堆之上的黑甲騎將雖然驚惶沙下真有埋伏,但動作也不稍慢,陳尋剛從沙坑騰身躍出,四桿烏黑長戟就閃電一樣刺來。

    陳尋以劍當盾,被四桿長戟打得差點吐血,但唯有硬扛這一記,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將手里六枚青焰霹靂子一起往四面八方擲出。

    能不能幫紫衫女解圍,能不能活命,就看這六枚青焰霹靂子能不能發威了。

    “霹靂子!”

    想來黑甲騎將吃過青焰霹靂子的虧,看到陳尋將六枚黑鐵珠子像閃電一樣擲出,都大呼小叫起來,然而眾人卻無閃躲,手里同時斬出十數道槍芒劍氣,一起劈往那些黑鐵珠子,想要將這些青焰霹靂子壓向陳尋,一心想著反過來將埋伏沙堆之中的小子炸他娘的粉身碎骨。

    紫衫女通過萬里追蹤符,能清晰感應到陳尋的所在,故而直接從他頭頂飛過。

    黑甲騎將緊追不舍,自然也是控馭異獸,直接從石嶺躍至陳尋的藏身地,未料陳尋劈沙鉆出,就在他們最密集的陣勢之中,也恰好將他們密不透風、遇神殺神、遇鬼殺鬼的玄奧陣勢破掉。

    以前的青焰霹靂子是簡陋貨,只能當鐵珠子扔出去后就無法控制,只要不讓其近身或者提前用劍芒劈裂,就能限制青焰蓮爆的殺傷力,手腳足夠快,甚至還可以打回反制。

    黑甲騎將是從紫衫女手里見識過青焰霹靂子的威力,也知道以槍芒劍氣打回反制是最佳的應對之策,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陳尋擲出的這六枚青焰霹靂子卻是升級后的版板,是純純正正可以通過靈識控馭的法器。

    六枚青焰霹靂子在空中劃過詭異的曲線,閃過斬來的槍芒劍氣之后,就轟然炸開……

    以陳尋為核心,青黑色的蓮焰仿佛一張巨大的黑幕,極速往四面八方擴散,一瞬之時遮閉天地……

    十數黑甲騎將陣勢被破,純粹只能靠自身實力抵擋青焰蓮爆的沖擊力,一個個都如流星殞石往后飛墜……

    陳尋如蛆附骨、如影附形,分影云遁齊施,緊追一名黑甲騎將之后,手起劍落,就朝那人脖子割去。

    那名黑甲騎將被青焰蓮爆打得神魂暗昧,都沒有覺察到有人逼近,首級就嘩啦從沙堆滾落下去……

    “惡賊找死!”姜行空看到這一幕,眼珠子差點瞪爆,然而他緊追紫衫女不舍,人在兩三千米的半空之中,轉身劈出一道滅空劍芒。

    姜行空暴怒之下,滅空劍芒長愈百丈,劈天蓋地而來,更透漏兇惡煞殺之劍意。

    陳尋見識過千劍宗四代祖師融入山門石像之中的大逍遙劍意,在那道橫臥天地之間的大逍遙劍意之前,姜行空的劍意實在是有些不夠看了。

    陳尋渾不受姜行劍意影響,而他此時還胎境初期已臻至圓滿境界,毫無費力就化身六道神魂虛影。

    滅空劍芒疾劈三千米外,猶能以一化七,可見姜行空修為是何等的強悍。

    然而陳尋此前就能扛住四分一道滅空劍芒,就算此時姜行空暴怒之下,用出全力,然而陳尋修為也要比數月前精進數分,叫姜行空七分之一道劍芒打了一個跟頭,恰好也滾到下一個黑甲騎將落馬處,手起劍落,又收割一顆頭顱!

    姜行空氣血翻涌,暴跳如雷、嗷嗷大叫。

    “人劍如龍姜行空,十三黑甲追敵蹤!”

    十三黑甲人人都有還胎境中期巔峰以上的修為,組成八荒騎陣能扛天元境巔峰強者退辟三舍;姜行空手持八荒陣,與十三黑甲部將曾有過打退元丹真人的驚天戰跡。

    姜行空也是因此戰而名動天下。

    十三黑甲竟然叫眼前這小賊如切瓜剁菜一般殺死兩人,姜行空胸臆怒火騰起,氣得神魂欲狂。

    陳尋手底下絲毫不慢。

    十三黑甲騎將都有玄甲護身,修為又都極強,青焰蓮爆想將他們擊斃沒有可能,但在這么近的距離炸開,除了陳尋所處六枚青焰霹靂子的核心,能正好抵消掉沖擊力之外,其他人都難逃神魂振蕩、玄甲破裂的噩夢。

    而最大的噩夢就是陳尋離他們都不到二三百米距離。

    陳尋將分影訣、云遁術施展到極致,百米距離僅需半息時間,差一點就能破音速了,而這點時間還遠不夠黑甲騎將從神魂振蕩中恢復過來。

    姜行空想救部屬,但紫衫女怎可能容他輕易脫身?一對誘人心魄的魔足,踏出數朵靈元青蓮往衛澈擊去,更是將靈元狂注鎮魂降龍樁中,往姜行空轟砸而去……

    紫衫女修為比姜行空還略勝一籌,她只怕姜行空與十三黑甲騎將所組成的八荒騎陣,此時見陳尋切瓜剁菜,瞬眼間竟然殺死三名黑甲騎將,八荒騎陣擺不出來,紫衫女哪里還會畏懼姜行空半分?

    陳尋想殺第四名黑甲騎將時,這名黑甲騎將已經從神魂振蕩中恢復些靈識,拳腿如雷往陳尋轟來。

    陳尋情知屠殺黑甲騎將的時機已逝。

    倘若他被拖在這里,姜行空暴怒之下,只要有一絲可能,哪怕承受紫衫女全力一擊,也有可能出手將他擊斃。

    時機已逝,陳尋毫無猶豫往右翼疾掠。

    恰好烏鱗狡拖曳青玉車飛來,陳尋跳上車頂,與紫衫女匯合。

    姜行空虎目怒瞪,但十三黑甲轉瞬之間就殞落其中,八荒騎陣被破,就算有衛澈相助,也無法將紫衫女留下;要是還緊追不舍,反而有可能將剩下十名黑甲都折損掉。

    姜行空想收手,紫衫女卻不如他所愿,祭出聚靈山河陣,吞吸云氣,在昏黑的暮色之中,青色靈氣從昏沉暮色中分離出來,如有匹練往青玉車纏繞而來。

    紫衫女消耗怠盡的靈元,再一次迅速的恢復。

    姜行空那張如拿雕刀精心琢出的英俊臉龐,猙獰扭曲,虎目眼瞼欲裂,就是這交戰之時還能源源不斷吞吸天地靈氣的聚靈法陣,叫他們始終無法將紫衫女拿下。

    而在同一區域呢,誰有能力吞吸更多的天地靈氣,也就意味著有更強的持久力、更強的戰力。

    強者恒強、弱者恒弱,弱肉強食。

    姜行空再不甘心,也只能從懷中掏出落地就生半年之根的八荒旗插下沙地,瞬間化作千丈玄黑冰原,一條黑色蛟龍,仿佛幽靈一般從八荒旗中脫形而去,瞬息滋長百丈,嘯天龍吟,響徹天地,天地間的云氣在瞬時被龍吟撕得粉飛,狂風挾裹黃沙,形成更為巨大的沙龍,往青玉車卷來。

    這一瞬時,陳尋神魂一昏,差點被這一聲龍吟震落青玉車下,紫衫女連續踢出十數朵靈元青蓮,才將沙龍震碎,散入暮色之中,然而黑色蛟龍卻夷然無損,頭顱猙獰的橫空殺來……

    聚靈山河陣汲足靈氣,紫衫女催動靈元,亦從四柱降龍樁幻化四頭青蛟,往黑色蛟龍纏殺而去。

    而烏鱗狡趁著這片刻時間,則將青玉車以及站在車頂的紫衫女、陳尋拖出兩三千丈之外。

    “你那破球,再給我幾枚!”紫衫女朝陳尋伸手討要青焰霹靂子。

    見紫衫女說這話時,竟然舔了一下嫣紅嬌唇,眼眸里露出兇焰,陳尋打了一個寒顫,心想紫衫女過去這些天,大概是給姜行空率部追狠了,這會兒極欲殺人泄憤吧?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