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十六章 星鐵魔軀

第十六章 星鐵魔軀

    紫衫女與李余,還有那頭烏鱗狡走后,陳尋清靜下來。

    而紫衫女專程去找姜行空的麻煩,陳尋也不用擔心姜行空還閑工夫找到這里來,在外面設了幾個隱秘禁制,就專心藏在石穴里煉制青焰霹靂子。

    短短大半年的時間,陳尋的煉器水平可以說是突飛增漲。

    以前兩三個月才能煉制一枚的青焰霹靂子,他此時三五天就能煉制一枚,甚至在青焰霹靂子上多加兩層陣法禁制。

    表面禁制,叫青焰霹靂子看上去像是普通的火雨法珠,汲足靈氣能施展三道覆蓋三四丈方圓的普通火雨術,威力甚至都不及烈炎沖擊術,但內核同樣是可以儲存九枚青焰蓮火的空腔,而隔開空腔的鐵片則鏤刻熔斷禁制,僅需透入一點靈識,就能將隔片熔斷,激活青焰蓮爆……

    陳尋煉制了六枚青焰霹靂子,都不見紫衫女與李余回來,而殘寨外百許里都不見異常,他則將那具從虛元秘殿帶出的星鐵魔軀掏出來。

    星鐵魔軀并不僅外表損毀嚴重,傀儡戰魂的殞滅,才最為要命。

    陳尋神魂修煉,遠沒有常真那么強,沒有傀儡戰魂的輔助,以他的靈識根本就驅動不了這具殘缺不全的傀儡魔軀為他作戰。

    不過,再復雜的法器、法陣或者傀儡戰兵,都是由不同的禁制陣法組成,而傀儡魔軀所涉及到的禁制法訣,都涵蓋在玄衍訣之中。

    而當初老夔勸服常真同時將玄衍訣授給陳尋,也是將修復這些守殿戰兵的希望寄托在陳尋的身上。

    陳尋想要修復損毀最嚴重的星鐵魔軀,非要將玄衍訣徹底悟透不可,但陳尋從虛元秘殿帶出來的這具傀儡魔軀,可以說是最完好的一樽。

    陳尋以前對玄衍訣的參悟遠遠不夠,而他這段時間來,對禁制煉器之道的理解,實際上都不止上升了一個臺階。

    陳尋花了三天時間,將這樽傀儡魔軀好好的研究了一遍,發現其表面所穿的衣甲、玄兵損毀嚴重,但內部的禁制構造大體保存完好,沒有遭到嚴重的破壞。

    最為重要的,這樽傀儡魔軀自身帶有的修復禁制,沒有一點損毀。

    這個發現也叫陳尋暗自心驚,一樽能自我修復、用星辰秘鐵煉制的傀儡戰兵,再配上常真這種級數的傀儡戰魂,是個什么概念?

    只怕比常真肉身未毀之前,實力還要強大許多吧?

    陳尋急于修復一樽星鐵魔軀,也是有原因的。

    老夔肉身損毀之后,殘魂只能寄依在虛元秘殿之上茍延殘喘,甚至就連天元境后期的玉瑤子反擊,都能叫他深受重創,最終不得不寄望陳尋借虛元珠將虛元秘殿從玉柱峰下移出。

    陳尋要是能修復一樽星鐵魔軀,叫老夔的殘魂能寄附其上,老夔不僅能將星鐵魔軀的威力真正的發揮出來,同時老夔也能脫離虛元秘殿活動。

    如此一來,至少在百年之內,陳尋他們守護虛元秘殿的實力將得到極大的增強,甚至有元丹境強者過來找事,也不足為懼。

    陳尋此時的修為,還不足以驅動這樽魔軀,但他此時開始參悟玄衍訣的第二層法訣,重新激活魔軀體內的修復禁制則不是什么問題。

    差不多將大半靈力注入禁制之中,就見星鐵魔軀周身電光流轉。

    接下來,陳尋只要將源源不斷的往修復禁制里注入靈力,那周身流轉的電光就自動熔煉九幽鐵,將其導流到魔軀殘缺之處……

    看到這一幕,陳尋暗暗興奮,真要能將這樽星鐵魔軀修復,實不冤他這三年多來吃那么多的辛苦。

    不過星鐵魔軀完全具形后,有三丈多高,一桿完好的星桿長槍怕有四丈多長,哪怕用九幽鐵修復這桿長槍也是天數。

    出售夔龍天圖,陳尋前后總計獲得四十萬斤赤烏金、四萬斤九幽鐵,這雖然遠遠抵不上那副夔龍天圖的真正價值,但放在云洲也是駭然聽聞的數字。

    陳尋在石穴外設下禁制,紫衫女與李余遲遲未歸,他陸續將四萬斤九幽鐵耗完,星鐵魔軀才修復殘軀部分,衣甲還沒能補全。

    星鐵魔軀完全具體之后,半截星鐵長槍就像一根烏黑的短鐵棍,浮現密密麻麻有如星圖一樣的玄符秘紋,只是長槍禁制沒有補全,無法發揮

    然而除九幽鐵之外,陳尋將赤烏金熔煉后滴到星鐵魔軀之上,則全無反應。

    看來星鐵魔軀極為挑剔,在云洲珍異無比的九幽鐵,已經是其認可的最低級修復材料了。

    只是這樽星鐵魔軀的攻擊禁制,都在星鐵長槍之上。星鐵長槍沒能修復好,根本就無法將這樽星鐵魔軀的威力真正的發揮出來。

    就算如此,星鐵魔軀完全具形之后,重愈二三十萬斤,驅動舉手投足就有山岳傾壓之勢,實不比還胎境后期甚至天元境初期的蠻武稍弱,現在就差一個能將星鐵魔軀驅動的傀儡戰魂。

    ************************

    李余不回千劍宗,就有求死之志,陳尋不會過度牽掛他的安危。

    而紫衫女嘛,陳尋寧可她死在姜行空手下,他正好得到解脫。

    陳尋等了一個多月都不見紫衫女與李余返回,就走出殘寨,轉身往涂山東嶺方向,往茫茫沙海的深處走去。

    沙海荒漠深處,光禿禿皆是狂風砂石,常常走上數百里都看不到一點水跡,偶爾落一場小雨,不多的雨水也是眨眼間叫沙海吸盡,但也生存一些生命力極為強悍的荒獸。

    陳尋沒去赤楓堡看熱鬧,進入沙海深處,就是要取這些沙海荒獸的魂魄,煉制傀儡戰魂。

    陳尋此時才開始修煉融魂秘術,只能找鐵鱗蜴、沙蛇這類低級荒獸融煉魂魄。

    前后吃了一個月的辛苦,陳尋煉制出一個初級傀儡戰魂,將其禁錮到星鐵魔軀之中。

    陳尋將星鐵魔軀具形到與他差不多高的程度,然而初級傀儡戰魂置入其中,就像擋車的螳螂一樣脆弱,陳尋靈識控制星鐵魔軀往前“吱呀”走出兩步,傀儡戰魂就崩潰化作碎芒散溢……

    陳尋想到那面九相靈旗。

    很多法器、道法玄訣都是老夔到云洲之后,陸續收進虛元秘殿的,故而也都稀疏平常得很。

    唯有九相靈旗、星鐵魔軀等物,是自虛元秘殿墜入云洲之前就存在的法器,雖然數量極微,卻都是真正強大的天道至寶,不過絕大多數都嚴重損毀。

    陳尋心想,他此時要是有九相靈旗相助,融煉妖獸魂魄,再融入他自身的神魂命元,說不定就能夠煉制出高級貨來。

    不過世事沒有后悔藥可吃,要不是九相靈旗轉移滄瀾學宮等勢力的注意力,指不定湖澤荒原早已經叫人挖了一個遍。

    失敗乃成功之母,初級傀儡戰魂僅能支撐星鐵魔軀走出兩步,這恰恰證明星鐵魔軀的強大。

    陳尋盤膝坐在石嶺之巔,看著石坳子里一動不動的星鐵魔軀,心想以后叫虛元魔兵這個名字,或許聽著更威風一些,以后沒事做,就煉制一千樽虛元魔兵殺到滄瀾城下,到時候不知道蘇孚琛、蘇竣元這些人臉色會變得多難看……

    想到這里,陳尋嘴角掛起邪惡的微笑,就覺這個理想真是激勵人心,振衣而起,想要到沙海深處繼續尋找能融煉傀儡戰魂的沙獸。

    隱約有霹靂轟天一些的響聲傳來,抬頭遠望,就見極遠天際有數道流光快如閃電往他這邊掠來。

    陳尋將虛元魔兵收入須彌戒,取出雷隕劍、青焰霹靂子就藏身石后,轉眼前就見紫衫女的座騎烏鱗狡拖曳那輛霞光流溢的青玉車破空掠來……

    陳尋始終沒能看透那頭烏鱗狡體內有沒有結丹,但當初與姜行空等人接戰時,烏鱗狡敢朝姜行空手下的十三黑甲騎將橫沖直撞,其戰力不在尋常天元境武修之下。

    而此時烏鱗狡遍體鱗傷,鮮血淋漓而下,仿佛噴落的巖漿,瞬息時變化赤紅烈焰燃盡消散;烏鱗狡的后背展出一對長達十數米的巨翅,巨翅之上雷光流溢,雷風鼓動,竟然是一對翅形飛行法器,拖著青玉車如電疾行。

    陳尋就知道紫衫女的囊中藏有很多好東西,不管是不是從元武侯府搶過來的,這對翅形飛行法器實在是叫陳尋羨慕,要是能搞一對給阿青戴上,實在是威風。

    紫衫女衩落衣殘,鴉色秀發迎風狂亂,遮住她似玉花顏,而紫色羅裙截掉半截,露出晶瑩剔透的雪白小腿,她赤足站在青玉車頂,祭出鎮魂降龍樁頻頻往青玉車后狂轟爛打。

    姜行空、衛澈在其后緊追不舍,各祭法器靈劍抵擋紫衫女的狂轟爛打,頻頻暴出烈焰強光,將昏晦的天際耀得有如雷霆貫頂。

    看不到李余的身形,而除了姜行空、衛澈、紫衫女三人在空中纏斗之外,還有十數人騎馭異獸貼身而行。

    那種異獸高愈兩丈有余,渾身裹覆烏黑的鐵鱗,兇眼露出赤焰光芒,在昏晦的暮色仿佛從地平線浮起來的幽暗鬼火,鐵蹄踩沙踏石而行,火星四濺,行速竟不比姜行空、衛澈、紫衫女三人御空飛行慢不了多少。

    看這情形,姜行空、衛澈是想將紫衫女纏住,然而等眾人合圍上來,合力將紫衫女擒住。

    還胎境修士雖然也能御氣踏空而行,但速度有限,還不如騎獸貼地狂奔。

    紫衫女往這邊逃,必然是通過萬里追蹤符知道他準確的方位,是想跟他匯合,擺脫姜行空等人的追圍,而姜行空、衛澈等人不可能知道他在此地……

    陳尋才不去管紫衫女的死活,當下就整個人就鉆進石山下的沙堆里。

    眨眼過后,陳尋就聽到紫衫女人在半空中氣急敗壞的大叫:“你個混蛋,還不出來幫我?”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