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真君傳人

第一百四十七章 真君傳人

    姜冰云嫣然而笑,卻叫陳尋不寒而栗,他警惕的往后退,不叫姜冰云有機會拉近距離。

    雖然姜冰云害怕施展強大法術會將神犼引來,但姜冰云修為臻至還胎境中期巔峰,真要想殺他,冒著暴露行藏的危險,必有手段能瞬息之際叫他萬劫不復。

    “青璇那條理由,還不夠嗎?”陳尋見溪谷兩側各十數頭青狼占據,而姜冰云又混在二三十頭青狼之中,朝他逼來,他只能往孤崖石柱方向撤退。

    “當然不夠,青璇不跟我們一起走,只是疑點而已……”姜冰云見群狼已經將溪谷圍實,不怕陳尋能有缺口逃走,她反而不著急起來,更想知道陳尋到底知道多少細情。

    “那青陽子怎么確信我說樓爻、樓適夷相互殘殺,是在騙大家?”陳尋問道。

    “適夷師弟隨身所攜的無影千雷劍,附有師尊一縷神念,適夷真要身首異處,師尊即時便知,你想怎么欺瞞他?”姜冰云冷笑道。

    陳尋聽姜冰云稱青陽子為師尊、稱樓適夷為師弟,才恍然大悟,原來姜冰云所出身的千幻門、滄月樓,實際跟鬼奚部一樣,都是青陽子暗中培植的勢力。

    而此前姜冰云借滄月樓助蘇青峰壓制鬼奚部、壓制蘇全,實際都是青陽子一手主導的一場戲。

    實在不能怨蘇家愚蠢,竟然如此輕易就掉進青陽子與玄寒宗合謀挖下的陷阱中去,實在青陽子算計太深。

    “現在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姜冰云纖纖素白將一頭體形頗大的青狼劈翻在頭,水潤潤的眼珠子猶盯住陳尋,想知道陳尋到底是怎么看出破綻的。

    從青陽子出面阻止蘇孚琛對他用搜魂之刑,陳尋就猜到青陽子沒那么好騙。

    而青陽子單獨派出樓離后,陳尋就懷疑實是青陽子秘令樓離暗中找到機會殺他。

    繼而修為要比樓離更勝一籌的姜冰云,主動提出要陪他一起去牯牛嶺找宗崖他們,青陽子又都沒有任何阻攔的表示,陳尋要再看不出姜冰云有問題,就蠢到家了。

    見姜冰云此時竟然都沒有想通其中的關竅,陳尋露出一臉的鄙夷。

    姜冰云見陳尋臉上竟然露出鄙夷之色,心肺都差點氣炸,靈風幡釋出數道細如繩索的旋風,朝陳尋周身纏來。

    陳尋連番施展分影訣、云遁術,都沒能擺脫風索的糾纏,可見姜冰云就算用秘法將境界壓制在青陽境,但靈念轉動之速,遠非他所能及。

    數道風索纏住他的手腳之后,就合成一股風卷,瞬息之間將陳尋罩在其中,陳尋就覺得有無數風刃從飛速旋轉的風卷之中釋出,將他身上的衣物割得支離破碎。

    雖然姜冰云怕驚動遠處的神犼,不敢施展還胎境以上的強大法術,但風刃狂卷也叫陳尋絕不好受,心知姜冰云作為還胎境中期的強者,所能有的殺敵手段,也遠遠超乎他的想象。

    陳尋無法掙扎風索的束縛,筋骨皮肉再強悍,風卷釋出的風刃再弱,也都有水滴石穿的一刻,而且姜冰云用風索束縛,竟是一點點將他往孤崖石柱那邊推,顯然是想借孤崖石柱之內的那頭兇獸,將他擊死,又順利將周遭的群狼駭骨,好讓她借助脫困。

    “最毒婦人心!”陳尋心里惡狠狠的罵了一聲,以前還以為她對自己青睞有加,沒想到一切都是她在演戲迷惑蘇青峰。

    陳尋強催氣血,心想他用沉如山岳的刀勢將周遭的氣流徹底打敵,自然就能限制黑色小旗繼續施法。

    陳尋的想法不錯,但姜冰云借助這面黑色小旗,釋出風索的速度之快,超乎想象,陳尋每劈出一道亂流,亂流瞬息之際就生出新的風索纏來,陳尋就這樣一點點的被迫退到孤崖石柱之下。

    “你去死吧!”姜冰云咬住紅唇,惡狠狠的說道,黑色小旗釋出一道風墻,直往陳尋壓來,叫陳尋躲無處躲,只能往孤崖石柱腳下退去。

    陳尋心里想,要是殿中妖沒有釋出電蛇雷光殺他,姜冰云又該是怎樣的表情?

    然而就在這里,尾附其他撲來的青狼之中,忽有一道青色身影撲出,轟出一道巨大無比的拳形虛影,將毫無防備的姜冰云打得橫飛出來。

    看到樓離一臉的得意以及姜冰云滿臉的驚駭跟悲憤,陳尋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想哈哈大笑起來,心里想:姜冰云大概怎么都不會想到,叫青陽子早一刻派出的樓離,竟然就潛伏在附近,趁機將她也殺了吧?

    陳尋隱約聽見到一聲輕嘆,緊接著就孤崖石柱的頂端釋出兩道電蛇雷光,往他與姜冰云狂卷而來……

    *********************

    陳尋醒過來時,躺在一處石頭洞窟之中,更準確的說,應該是一處洞穴的入口,在前面不遠就是一個黑幽幽的通道,往下不知道通到哪里去。

    陳尋只覺身上有說不定的酸疼,好像全身筋骨都什么東西錘過一遍似的,但沒有受什么傷,手腳都是完整的,沒有像上回那般,整個后背的血肉都給蝕成灰燼,金色魂海也波瀾不興,應該是沒有發生什么大的變故。

    他昏迷之前馳射而來的電蛇雷光,只是看著聲勢駭人而已,實際上并沒有傷到他,還將他帶進這個陌生的洞窟中來。

    烏蟒先祖在秘境圖里所書的百余鳥篆古字,實在太過簡陋,陳尋也無從比較,這是不是烏蟒先祖當年所進的洞窟。

    他手撐著石地,轉頭卻見姜冰云就躺在他的身邊,嚇了一跳,跳出來就想一拳將姜冰云美艷到極致的臉蛋拍成稀巴爛。

    “她被縛神訣鎖住神魂,五蘊皆閉,對外界不會有半點知覺……”

    一道神念從洞穴深處傳來,直接傳出陳尋的鉆入腦海之中。

    陳尋對這神念異常熟悉,就是那秘殿大妖,心想這秘殿大妖終是出手救他。

    他丟下姜冰云,矮身鉆入黑黢黢的通道之中,往洞窟深處走去,走到通道的盡道,卻是一座巨大無比的洞穴,洞頂離地底差不多有三十余丈,而在洞穴的中間,有一個身形奇偉無比的男子,背對他的坐在洞窟中間的石椅上。

    石椅足有四五丈高,陳尋猜不到那個男子站起來,會不會有二三十米高。

    竟然是個人!

    陳尋看到此人的背后,心里驚駭異常,他此前猜測孤崖石柱是所藏是異獸是大妖,但沒有想到竟然是個人。

    “我不是人族!”

    石椅連著坐在其上的奇偉男人緩緩轉過來,陳尋赫然看見這具奇偉無比、站起來可能有三十多米的身軀之上,竟然擺著一只頗大無朋的龍頭。

    龍!

    陳尋此時的腦子就像給閃電劈了一下,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要是個人,他還能接受,沒想到竟然是一頭龍在這秘殿之中!

    那龍首男人見陳尋竟然被他嚇得一屁股坐地,忍不住笑了起來。

    而他的笑容在陳尋看來詭異到極點,額外支出兩根玉質犄角,眼珠子仿佛夜明珠一般熠熠生輝,似乎是這洞穴里唯一的光源,但將高三十丈、周圍百余丈的洞穴照得透亮。

    此時,眼前這龍頭男人,給陳尋異常蒼老之感。

    陳尋乍然又想到他剛給六臂巨魔帶到這方天域時,曾看到有一條龍形生物裂地而出,在紫宵神雷的轟擊之下,血肉盡消,僅乘一副骸骨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

    相當長的時間,陳尋都以為他當時看到的是幻覺,沒想到進入石窟,竟然會真看到這方天域存在人身龍首的大妖。

    他轉念又想,玉柱峰距離蟒牙嶺不過兩千多里,不會兩千多里地,就藏有兩頭神龍吧?

    “六臂魔君攜你帶這方天域,你所看到那頭龍形巨獸,就是我,”龍首巨人從石椅上站起來,能直接窺透陳尋心中所想,也是太久沒有說話,還是直接用神念陳尋的腦海進行交流,“但我不是龍,上古人類稱我們為夔獸,也可以說是夔龍,比起真正的八部神龍,要差得很遠,你可以叫我夔……”

    陳尋坐在地上,突然之間闖入他腦子里的信息太多,有些轉不過彎來。

    這夔龍七年前潛伏在蟒牙嶺的地下,差點被紫宵神雷所滅,這就意味著他其實能自由進出秘殿,而不是以往他與其他人所推測的那般,他是被困在石柱之中的兇獸。

    這夔龍嘴里的六臂魔君,如果沒有猜錯,指的應該就是六臂巨魔,看上去他跟六臂魔君好像很熟的樣子!

    陳尋伸手敲了敲屁股底下的石地,空空有聲,問夔龍:“這里明明是處銅殿,你怎么搞成石洞的樣子?”

    夔龍蒼老的一笑,揮手撤去幻象,露出銅殿的真容來:

    “近萬年以來,陸續有些人機緣巧合的闖進來,不想他們有太多的貪心,故而才布置成石窟秘道的樣子,希望他們找到一兩處機緣就能知足而退。不過,這是幻術伎倆,實在是瞞不過六臂魔群的傳人……”

    陳尋見姜冰云跟死尸一樣,就躺在銅殿外,再想剛才他沿著黑黢黢的通道一階一階往下走,感覺又是那樣的真實,心想這幻術,只怕還胎境的強者困在其中,都沒有什么任何的感覺。

    他之所以能識破,實在是他與千蘭明明挖到赤精銅所鑄的巨大銅墻,自然不會再為幻想所惑。

    不過叫陳尋更想不到的,眼前這夔龍竟然有討好他的意思,真是叫人奇怪。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