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真陽無敵

第一百一十三章 真陽無敵

    (關注更俗微信訂閱號,關注《縱橫世界》手機游戲,可以掌控沈淮、宋鴻軍、宋華等角色,縱橫游戲,還可以將陳丹、成怡、孫亞玲等人收入后宮蹂躪,這個有些殘暴了……更多信息,加下游戲群:367674935)

    “他怎么突然又蠻干起來了?”千蘭觀戰,心如鹿撞,急得直跳腳,好不容易見陳尋拖了這么久,甚至都能扳回劣勢,想著只要陳尋能再拖上片刻,拖到樓礁命元耗盡,自然能鎖定勝局,卻不想陳尋竟然發起狠來,這時候竟然想要跟有巨魔傀儡術加持的樓礁以硬碰硬。

    青璇也想不透陳尋怎么就蠻干起來,難道真狂妄到以為以為一對肉拳,就能將樓礁身上加持的巨魔傀儡術轟碎掉?

    蘇靈音微微一笑,說道:“樓執事輸了……”

    “為什么?”千蘭這時候注意到蘇孚琛長老、樓離臉色都變得極其難看,情知他們都看出微妙所在,但她不明所以,問師父蘇靈音。

    青璇更覺不可思議,心想只要樓礁身上加持的巨魔傀儡術不瓦解,陳尋的拳腳力道再強,都難傷樓礁的根本,以傷換傷,只可能是陳尋先撐不住。

    “我也沒有想到,陳尋隨你叔祖,真將氣血修煉圓融無礙的境界,”蘇靈音淡淡的說道,“樓執事雖有巨魔傀儡術加持,但巨魔傀儡術并非無源之水,無根之木,最終還是要調動周身氣血維持,因為氣血消耗極大,真陽境修者才需要額外消耗命元維持此術。樓礁氣血運轉到胸腹處會有一絲停滯,陳尋與樓礁纏斗已久,應是發現了這處的破綻,所以以傷換傷,擊拳都攻在樓執事胸腹之間,只要打亂他的氣血搬運,巨魔傀儡術就難再維持下去……”

    然而能看出其中微妙的人實在是少,聚在四樓窗前的散修,就見陳尋與樓礁對轟三拳,就滿口噴血。

    就在大家都覺得陳尋將要支撐不住之際,未曾想陳尋突然的一個欺身上前,就將樓礁碩大無朋的身體從腰肋處抓起,毫無猶豫的轉折,將他狠狠的砸在石嶺之上。

    即使隔著三四里遠,眾人都能清晰的聽見樓礁骨骼崩碎的聲音,過了片晌,樓礁顫巍巍的立起,但已強弩之末,就見陳尋沖著樓礁的右胸又是一拳。

    眾人就覺這一拳似打在自己的心臟之上,直覺這一刻的時光已靜止了一下,樓礁站立在石嶺之巔,也紋絲不動。

    而下一刻就見摻雜碎裂器臟的無數血肉碎塊,從樓礁身后噴射出來,化作肉雹血雨灑落數十丈遠。

    見樓礁強如神魔的肉軀被陳尋一拳轟出諾大的血洞,在滄月小樓觀戰的眾人,帶睪丸的情不自禁的一緊,心里都想:這一拳要是打在自己的身上,會不會連一塊完整的肉塊都找不到?

    誰都沒有想到,樓礁身上加持的巨魔傀儡術,竟然被陳尋的雙拳硬生生的打垮掉,誰都難以想象陳尋那一拳到底打出多大的氣力。

    一萬斤、兩萬斤,亦或三萬斤?

    本該有的歡呼聲都壓在喉嚨眼里,化作死一樣的沉寂。

    就算對陳尋極有信心的北山少年,這時候也為陳尋一拳打崩樓礁的巨魔傀儡術而震驚不已。

    隔一年多再見,左丘見陳尋修為毫無精進,心里甚至還有些暗暗得意,以為陳尋在試煉之途上建立起來的威望,會慢慢的消弱,他會取代陳尋成為北山九族新一代的核心,未曾想陳尋看著修為毫無精進,肉身之強悍遠超他的想象。

    他不禁想,要是已晉入還胎境的叔父,赤手空拳與陳尋相搏,又能有幾分勝算?

    難怪陳尋如此面對樓爻代樓適夷邀請,會如此狂妄。

    他確有狂妄的資格。

    真陽境無敵!

    這就是真陽境無敵的境界,真陽境無敵就是無敵,跟什么七層、八層、九層還是真陽境巔峰都沒有丁點的關系。

    難怪陳尋有自信挑戰鬼奚部所有真陽境的子弟!

    古劍鋒、古風等人則是激動得渾身顫抖,他們剛才還在為陳尋的性命提心吊膽,這時見陳尋一拳擊斃曾叫他們高不可攀的樓礁,也是激動得說不出一句話來。

    宗崖自始至終都堅信陳尋會贏,這時也是緊緊的抱住樓礁押上賭的佩刀跟符甲,發出一絲聲音。

    四樓堵在北窗前觀戰的散修,怎么都沒有想到上階蠻武的肉身修煉能如此之強悍?看此時的陳尋,站在城外的殘雪石嶺之巔,有如神魔一般不可匹敵,氣勢侵凌天地!

    千蘭、青璇都同樣震驚莫名!

    陳尋這就勝了?千蘭莫名想哭,轉過身去,不敢再看城外的陳尋一眼,怕自己真哭出來,那一定要被師父訓斥道心不堅了。

    青璇嬌艷朱唇微啟,半天也不知道要說什么,但見樓爻、樓離以及蘇孚琛長老都黑著臉,身上都浮透殺氣,心想他們這時候大概想將陳尋千刀萬剮了吧?

    姜冰云也是久久不語,美眸凝視,望著城外那孤立天地之間的少年。

    陳尋輕輕的伸出手,在身亡道消的樓礁頭上推了一下,氣機斷絕的樓礁尸體,就從石嶺滾落下去。

    陳尋渾身浴血的站在石嶺之巔,平靜的看著靜寂無聲的滄月小樓,又俯下身捧起一堆殘雪,將身上的血跡擦拭干凈,露出一道道猙獰的創口,直覺渾身的氣血耗盡。

    這時滄月小樓有三道流影掠來。

    樓爻隨樓離縱入山谷,將暴尸橫躺在谷底的樓礁尸體抱起來。

    樓離陰狠的眼神仿佛一把鋒利的刀,要將陳尋千刀萬剮剁成碎片。

    蘇靈音懸立嶺巔不言,一縷劍氣仿佛游魚一般,纏繞周身游動。

    “你說要邀戰鬼奚部所有真陽境子弟,此話可還作數?”樓離聲音陰惻惻的問道。

    “鬼奚部不會現在就想一哄而上吧?”陳尋哂然笑道,“能不能容我歇口氣啊?”

    “學宮弟子大考,不限部族真陽境子弟參加,你若還有今日之膽氣,鬼奚部可在大考之時奉陪到底。”樓離說道。

    陳尋不知道為什么學宮弟子三年一次的考核,其他部族的真陽境子弟都可以參加,疑惑的看了蘇靈音一眼。

    蘇靈音眼望天地之外,她隨樓離、樓爻出城,是怕他二人含憤出手,殺了陳尋。

    陳尋是不是接受鬼奚部的邀請,她亦不想多說什么,畢竟陳尋剛才證實了他還有一點狂妄的本錢。

    即使陳尋要入魔道,她也不會阻止;畢竟跟她毫無干系。

    從蘇靈音那里得不到半點暗示,陳尋撓了撓后腦勺,慢悠悠的說道:“怎么說都是我吃虧啊!這樣吧,鬼奚部有哪些真陽境子弟想來送死,跑過來跟我說就是……”

    “你記住今日這話,不要反悔就行。”樓離語調平靜的說道,只是猙獰扭曲的臉暴露他內心的激憤。

    他當即就與樓爻抱著樓礁的尸體,連滄月小樓也不回,直接掠過野馬溪,往東城而去。

    **********************

    陳尋滿身血痕的走回滄月小樓,滿樓都爆發雷霆一般的滿堂喝彩。

    北山子弟自然是熱血沸騰,激動得不能自已,像洪水一起涌來,將陳尋圍在當中,有著千言萬語都不知道要怎么問出口。

    陳尋與樓礁一戰,前后持續有兩柱香的工夫,除了滄月小樓聚集百余散修目睹陳尋有如神魔一般的神勇,滿城的散修也都聞訊趕來,或爬到高樓頂,或聚到城頭觀戰。

    在這個以強者為尊的天域,散修只能在宗門、強族的屋檐屈膝求存,甚至一個眼色不對,就被那些宗門、強族子弟喊打喊殺。

    即使有幾人有膽氣抗爭,也都被視為邪修,遭宗門、強族聯手誅殺。

    平時活得太憋屈,這一刻的熱血都給陳尋點燃,群星拱月一般,看著有如神魔一般歸來的陳尋。

    “陳尋,你不愧是北山小蠻神,鐵心桐敬你這杯酒!”一名大漢給眾人擠在外圍,但仗著人高馬大,隔空遞來一只滿斟美酒的青玉盞。

    “蠻武修行,如浩渺星空,陳尋窺得一二,哪里敢當小蠻神之名?”陳尋謙虛的說道,心里想,蠻神就蠻神啦,為什么前面還要加個“小”字,這名號還不如送給阿青?

    他接過隔空徐徐飛來的青玉盞,將杯中美酒飲盡,又將青玉盞還給那名大漢,心里想,這人叫鐵心桐,與鐵心梅是什么關系?

    “赤手空拳打崩巨魔傀儡術,北山小蠻神之名,你就當得!”眾人皆喝彩道。

    左丘心想也是,換千蘭父親左崇谷,晉入還胎境之后,強在靈力、法器修煉,赤手空拳都未必能將樓礁一拳打死,蠻武修煉到陳尋這境界,可以說是極致了。

    “蠻神,三五雌黃小兒,就想封蠻神之名,真是笑掉天下人的大牙?”陰冷的一聲譏笑,從頂樓傳來,仿佛冰雪澆到眾人的熱血之上,而緊接著一股奇寒氣息沛然而至,眾人直覺血液在這瞬時要被冰僵掉。

    陳尋抬頭見學宮長老蘇孚琛眼藏怨恨,情知他殺樓礁,叫鬼奚部在北山顏面大跌,有可能斷了鬼奚部給他的供奉,叫這紅胡子胖老頭心里對他滋生怨恨。

    “蘇長老訓斥的是,陳尋有幾斤幾兩,自家心里清楚。”陳尋恭恭敬敬的說道。

    他眼下激怒鬼奚部,是要亂掉鬼奚部的方寸,借機消弱鬼奚部的實力,也要在戰前試探一下,此時的樓適夷到底有多強,但沒道理叫蘇孚琛這級的人物找到對他出手的借口。

    陳尋轉眼變了臉,變成謙謙少年,蘇孚琛心頭也是憋得慌,想出手教訓一下這狂妄小子都不能成,目露精芒在陳尋身上打量,冷笑道:“你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就好!”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