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八十四章 拜師青陽子

第八十四章 拜師青陽子

    (昨天收到六百張紅票,感謝兄弟們……)

    人情債要還,陳尋手里這枚九元養竅丹也是過了這村,沒有這店,古護沉吟片刻,跟陳尋說道:“這枚九元養竅丹,以及途中劍鋒所服的那枚靈丹,總價應不會低過兩千枚聚血丹。黑山部一時拿不出這么多來,能不能容我們每季還兩百枚聚血丹?”

    古護此時不好意思再占陳尋的便宜,知道兩枚九元養竅丹,折算兩千枚黑山部所煉制的聚血血,都是極廉價的,但黑山部此時除了劍鋒身上那件金剛玄甲外,根本就拿出交換九元養竅丹的東西來,他就只能打起分期付款的主意。

    而入門大典,蘇棠露面鬧得全城沸沸揚揚,古劍鋒自然也就知道,宗崖給他所服的那枚九元養竅丹,他們都猜是陳尋從蘇棠那里獲得的。

    此事雖然不宜大肆宣揚出去,但也不再是什么絕密。

    古劍鋒在問過陳尋后,就將試煉之途所發生的一些事情,原原本本的都說給父親古護知道。

    外人所不知道的,蘇棠在離開湖澤荒原之時,一共替陳尋煉制了三十九枚九元養竅丹。

    要是這個消息透漏出去,不要說黑山部了,滄瀾城只怕都會有半城的人瘋掉。

    只是,誰又知道大孤峰荒獸殘殺,到底有多少堪比還胎境強者的荒原雪猿及其他荒獸,搏殺死在溪谷之中?

    正是因為采集到那么多的獸心血、那么多熊心猿膽,才能合藥煉出近四十枚九元養竅丹來,差不多抵得上學宮小半年的產量了。

    由于事涉大孤峰的一些秘密,陳尋還不能讓此事泄漏半點出去。

    聽得古護要將古劍鋒所服用的那枚九元養竅丹,也要折價還他,忙推辭道:

    “劍鋒與我等情同手足,試煉之時劍鋒所服用的那枚九元養竅丹,也是為了保護宗崖他們的周全。要是劍鋒不能突破六層,我獨力也不能將樓適夷擒下,渡過此劫。同甘共苦之事,阿叔怎可以再提?至于這枚九元養竅丹,黑山部先拿出用,以后按季總共給我一千枚烏蟒丹即可……”

    陳尋也不貪心,一千枚烏蟒丹,黑山部分兩年半給他,加上烏蟒所給,兩年半時間里,他每個季度就能穩定有一百三十枚烏蟒丹的收入。

    這樣他就可以心無旁鶩的修煉,而不用為丹藥之事分心。

    還有主要的原因,就是在這次試煉之中,黑山部有潛力的少年子弟損失極大,當前開悟蠻魂、晉入中階蠻武的黑山部少年子弟,僅剩古風一人。

    這枚九元養竅丹給誰服用,黑山部內部還會深思熟慮,但陳尋猜想,只要古風能在十六歲之前,成功晉入六層巔峰,黑山部沒有理由將這枚九元養竅丹給他人服用。

    古風與他們一路上同甘共苦,走過試煉之途,也是以后能夠信任的人。

    就算黑山部不付出他一千枚烏蟒丹,他以后也會想辦法,送一枚九元養竅丹給古風。

    現在算是兩全齊美,也該讓黑山部出點血。

    “多謝。”古護哪里知道陳尋這張看似稚氣的臉,背后藏著那么多的心思,聽陳尋堅持只要一千枚低級靈丹,心里滿是感激,情知每季額外拔出兩百枚聚血丹,對黑山部來說壓力還是極大,甚至會影響到其他族人的修煉,當下說了聲謝,也不再客套,大家就把這事給定了下來。

    古辰此時對陳尋也是心悅誠服,實在想象不出,換了其他人,誰會輕易放棄一千枚低級靈丹?

    這幾乎是黑山部以前六七年的產出啊!

    古護又跟陳尋、宗圖說了黑山部以后在滄瀾城里的安排。

    黑山部首先是全力支持九族聯合,擰成一股繩,才有可能在滄瀾城稍稍站穩腳,其次古辰陪同古劍鋒會留在滄瀾城。

    古劍鋒雖然這次沒有進入滄瀾學宮,但他年僅十六歲,就晉入上階蠻武,未來突破晉入還胎境,成為天蠻強者的可能性極高。

    黑山部這次也是要豁出一切,要將修煉資源都堆在古劍鋒身上。

    無論是爭取三年后進入滄瀾學宮,還是作為一名散修,留在滄瀾城里修煉,所能獲得的資源,都要遠遠超過窮鄉僻壤的蟒牙嶺北山。

    黑山部雖說能煉制的靈丹不多,但人多勢眾,能用來交易的貨物數量,要遠遠超過烏蟒。

    古辰留下來,一是主持黑山部在滄瀾城里的事務以及貨物交易等事,更主要的就是全力保護古劍鋒專心修煉。

    另外隨古辰、古劍鋒留下的,還有古元、古風等人,都是陳尋認識的。

    烏蟒以后在滄瀾城的事務不會多,宗圖也跟古護明說了,烏蟒以后在滄瀾城,會以宗崖為主,諸事還會有賴黑山部的支持;陳尋會在滄瀾城自立門戶。

    見宗圖不但不將陳尋挽留在烏蟒,反而支持他自立門戶,古護心里還是有些遺憾,他此前還更希望陳尋能留在烏蟒。

    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

    陳尋還才十三四歲,就表現出如此不凡的實力跟智慧,再有數年修煉,極有希望晉入還胎境,甚至能成為壓制鬼奚部諸尊、縱橫蟒牙嶺的強者。

    更難得的是陳尋極重恩情、對北山諸族又都心存大義,古護更希望到時候能擁護他,成為北山九族聯盟的核心,而不是將所有希望寄托在左棘部的那個丫頭身上。

    只是陳尋往后要自立門戶,與九族的淵源削弱,古護的這層心思就難以實現了。

    ********************

    這邊說好之后,古護又提出一起去西邊的院子,拜訪左棘部的左崇谷。

    九族聯合之事,需要左棘部牽頭,以后九族在滄瀾城的事務,自然也要以左棘部的人為核心。

    還沒有走到西邊的院子,陳尋就覺院子上空罩著淡淡的靈光,似乎加了額外的防護禁制。

    陳尋心里奇怪,未曾想左棘部左崇谷身邊的人,竟然還有人能布低級法陣,左棘部的實力,實比想象的要更強一些。

    也不知道是法陣太過低級,還是陳尋修煉靈識有成,他凝聚心神,仿佛刺破水波一般,他的靈識就穿透那層淡淡的防護靈光,將院子里的激烈爭執聽得一清二楚:

    “陳尋雖然與滄瀾天女蘇棠相識,但蘇棠在滄瀾城、在蘇氏,看著地位崇高,說到實權,甚至不跟宿武左尉蘇全相比。而此門大典之事,傳到蘇家老祖的耳朵里,據說蘇棠也受訓斥,只怕陳尋以后想托庇蘇棠翼下極難……”

    陳尋聽不出這聲音是誰,但想來這人在左棘部的地位不低,暗道他們在院子上空加防護禁制,應是怕爭執叫他們聽見。

    陳尋也沒有想到左崇谷等人剛進滄瀾城,內部就因為他產生分歧。

    緊接著,左丘的聲音傳來:“要是旁人不顧忌陳尋與蘇棠的關系,何至于故意將消息放出來,讓我們知道?”

    左丘的質問簡潔有力,問得先前那人無話相對。

    過了片晌,又有人說道:

    “鬼奚部的實力自不用說,而樓適夷身具荒古血脈,此時已經拜入青陽子門下。他與陳尋的仇恨絕不可能輕易化解。到時哪怕是看在青陽子的面子,蘇家都給樓適夷一次報仇血恨的機會。蘇棠到時候都難阻擋,難道陳尋真有機會戰勝在青陽子門下修煉有成的樓適夷?”

    陳尋這一個月多來,都閉關修煉,也不知道青陽子是誰,但聽院子這人的口氣,青陽子在滄瀾學宮的地位絕對不低;看來他之前的推測,完全沒錯。

    只是有心人故意泄漏給左棘部知道的消息,他聽了也是心生寒意:

    樓適夷在青陽子門下修煉有成,到時候公然來找他以雪前恥,他該如何應對?

    “我們現在撇開烏蟒,還有可能獨善其身。其他七族的工作,我來去做……”院子里有聲音傳來。

    宗圖看到陳尋停下腳步后,眉頭就蹙了起來,問道:“怎么了?”

    陳尋并不覺得左棘部內部產生分岐有什么不正常的,想當初要不要將金狼尸體交出,宗圖跟南獠還鬧得不可開交呢。

    陳尋此時更關心左崇谷跟左丘的態度,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想將烏蟒踢出九族聯盟?

    要是烏蟒被排斥在外,麻煩就大了。烏蟒得不到修生養息的機會不說,他想在滄瀾自立門戶、安心修煉,也是妄想,難道真的要被迫逃離滄瀾嗎?

    陳尋沒有跟阿公宗圖明說院子里左棘部的人在爭執,只是聽下腳步,繼續聽院子里的爭執。

    古護、古辰、古劍鋒聽不見西邊院子里有一點動靜,自然也知道里面有古怪,都跟陳尋放緩腳步。

    院子里沉默了許久,才又聽見左丘的聲音從屋里傳來:

    “與烏蟒聯合,是利不弊,我不知道;樓適夷修煉有成后,陳尋會如何應對,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千蘭為了能與陳尋他們在一起,甚至放棄進學宮內院的機會。我們此時將烏蟒踢開,將來如何面對千蘭?”

    左丘的勸說發揮了作用,左崇谷緊接著一錘定音:

    “阿丘說得對,雖然千蘭現在修煉要緊,不能跟我們見面,但我們要考慮千蘭的意見。”

    千蘭才是左棘部未來的希望所在,也只有千蘭才能左右左棘部的態度。

    樓適夷身具荒古血脈,千蘭也身具荒古血脈,左棘部實沒有必要因為畏懼樓適夷將來修煉有成,而寒其他八族的心。

    左崇谷這么說過,院子里沉默了許多,就再沒有掙執聲傳出來,應是統一了意見。

    陳尋暗道,左丘說服他人,還真是有一套本事。

    他也知左丘是可以信任之人,當下就跟阿公宗圖點點頭,示意這時候可以進去了。

    叩門而入,左棘部也只有左崇谷、左丘父子留下來,跟陳尋他們談事情。

    宗圖、左護表態,烏蟒、黑山部都擁護左棘部成為九族聯盟的核心,諸事都遵從左棘部的協調。

    聽得陳尋會自立門戶,左丘頗為詫異,但左崇谷倒是少了一分擔心,當下就約好,明日一起到葛異住處拜訪,希望能通過葛異,將九族聯合之事,稟告給蘇青峰知道。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