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二十八章 修練要吃藥

第二十八章 修練要吃藥

    (第二更,大家紅票投起、收藏點起!)

    陳尋小心翼翼的趴在雪堆里,用一把骨鏟將冰雪掘開,將給凍實的兩株地葵,連著冰塊挖出來,這么一來,煉制烏蟒丹的十六味藥草就齊全了。

    陳尋跟隨阿公宗圖煉制巫藥,早就熟知烏蟒丹的煉制方法,但蠻魂需修練到神華外放的程度,他才能利用蠻魂神華融合藥力,煉制烏蟒丹。

    這兩株地葵全株長十三瓣葉,根部的四五片莖葉已呈深紫色,想來在這湖澤深處,已經生長了四五十年都不止。

    陳尋這時深入湖澤荒原才兩百多里,所尋都是生長有好些年頭的藥草,心想自己這次能煉制出來的丹藥,比尋常的烏蟒丹要勝上數籌都不止。

    陳尋換了一處地方,挖出一個雪洞鉆進去,放下藥簍子,取出小刀、石研棒、石缽,將十六味藥草,依著次序研碎搗成汁液,用雙層麻布濾去殘渣,取青液與青銅瓶裝的烏蟒蛇涎,在青銅藥爐里攪絆、混合……

    青銅藥爐僅有六寸高矮,三足立地,兩側是蟒首獸耳,鑄制得十分精美,腹壁雕刻鳥獸圖紋以及諸多比蠻文還要古老的字符,透漏神秘氣息,是烏蟒族祖傳之物。

    烏蟒石殿之中,也就一大一小兩樽煉制丹藥的青銅藥爐。

    陳尋將那些多的兵甲獻給寨子后,巫公宗圖就將小號的煉丹藥爐送給陳尋。

    南獠、宗桑他們也無異議,青銅藥爐雖是烏蟒祖傳珍物,但那些重鋒矛、烏鞘、鐵胎巨弓、鱗甲,更為珍貴,更是烏蟒此時所急缺之物;他們不能平白要陳尋這么多東西,只能將小青銅藥爐拿出來交換。

    陳尋鉆出雪洞,看周遭都無異象,就鉆回雪洞,就用雪封住洞口,將青銅藥爐放在柴炭之上,燃火熬煮。

    待藥汁熬煮到粘稠之際,陳尋口含一枚聚元丹,盤膝觀想九幽蠻魂,黑幽神華自雙手透漏而來,在雙手之間結成烏黑有如實質的蓮瓣煞化。

    青銅藥爐中靜伏不動的藥液,此時受到氣機牽引,驟然間滾沸起來,無數液汁似要從藥爐中沸騰出來。

    陳尋小心翼翼的將雙手探入藥爐之中,忍受藥液的灼燙,看著雙手透漏而出的黑幽神華一點點的融入粘稠藥液中。

    待粘稠藥液不能再融入蠻魂神華,陳尋就再合上青銅蓋慢火熬煮。

    異樣藥香撲鼻而來,在陳尋藏身的雪洞里翻騰,使這處平淡無奇的雪洞,就像藏有什么奇珍之物,仿佛靈天洞府;還有些許靈蘊藥氣從冰雪中溢出,叫陳尋擔心會不會引來什么兇禽猛獸。

    只是他身上的聚元丹就剩下三枚,他還想在湖澤雪原上再滯留大半個月回寨子,只能在冰天雪地里煉丹,才能支撐接下來大半個月的消耗。

    待藥液熬成藥膏,靈蘊藥氣完全收斂進藥膏,不再溢出,陳尋才松了一口氣,知道這爐藥算是煉成了。

    看藥膏呈烏青色,表面自然凝出奇異玄奧的紋路,品質果真是比尋常的烏蟒丹要遠勝一籌。

    這倒不是阿公宗圖煉制烏蟒丹的能力不行,實是烏蟒族人三十年來都在寨子周遭百里的山嶺里采藥,哪里還有多少靈氣充足的藥草可摘來煉藥?

    烏蟒丹與蘇氏所制的聚元丹,都只算最低微一級的靈藥,靈蘊藥氣畢竟有限,熬成膏狀就算藥成,不會自行散聚成丹。

    陳尋當下熄了柴炭,將藥膏小心翼翼的揭起,裝入一只青銅小瓶里,僅留一小些拿手指抹了含在嘴里,就覺藥力化作滾滾暖流散入百骸,氣血幾乎要沸騰起來。

    果真比尋常的烏蟒丹,藥力要強上一倍不止;只是這一小瓶藥膏,不成丹,又是烏青之色,在色澤上倒更像滄瀾蘇氏所煉的聚元丹。

    或者叫聚元膏,更合適些吧,陳尋心里暗想。

    這一小瓶聚元膏看著不多,但足以支撐他在湖澤的湖澤雪原再修練大半個月。

    觀想蠻魂,與敵搏殺,消耗極為劇烈,甚至施展一次逆鱗,就要榨干陳尋周身的氣血,但蠻魂修練,利用蠻魂神華淬體,要將蠻魂神華一絲一毫都融入筋骨皮肉之中,淬除雜質,過程卻非常的緩慢。

    沒有那能吞噬獸魂的烏蟒蠻像輔助,陳尋他自行通過觀想蠻魂,想要充分的煉化一枚聚元丹,差不多也需要一天的時間。

    這樣,接下來大半個月,陳尋白天狩獵采藥,夜里就挖個雪洞鉆進,口含相當一枚聚元丹劑量的靈膏,觀想蠻魂修練。

    身藏雪洞之中,雖然不受寒風吹襲,但深夜極寒,寒氣直往陳尋筋骨里鉆,修練要比平日在寨子里放緩許多。

    蠻魂神華與玄寒之氣在周身筋骨深處交鋒,使得筋骨的淬練更為深入、堅密,似乎有一絲玄寒之氣緩慢的融入筋骨之中。

    透入肌理的玄寒之氣,普通人不堪承受,尋常蠻武也不敢輕易讓寒氣侵入體內,但青木道人在《道蘊殘解》里,則認為玄寒之氣實為天地玄息靈氣的一種。

    沒有晉入天蠻之前,普通蠻武不能直接汲引天地靈氣淬練己身,但身處極寒之地,人自然會受極寒玄息的侵襲,只要控制得當,同樣能利用玄寒之氣淬練筋骨皮肉。

    當然了,要是控制不好,讓玄寒之氣透過百骸,侵入五臟六腑,就會形成極嚴重的不治內傷。

    烏蟒蠻武,越是酷暑或極寒天氣,越會刻苦修練,就是這個道理。

    陳尋也是知道這個道理,才沒有說急著采完藥就趕回寨子,而是將采藥之旅當成一次苦修。

    在神魂識海之上,玄寒之氣也非無形,而是呈淡青色的毫光神華,只是遠沒有那次在溪谷具六臂巨魔相聚引月華那么濃郁,就在他周身骨骼之中,與從氣血溢出的蠻魂神華對抗交鋒,陳尋能清晰的感覺到,周身骨骼受到雙重的淬練,一點點的變得更加堅密。

    或許這個過程一直持續下去,骨骼終有一天,能真正的堅硬堪如金剛骨。

    只是在半個月后,陳尋再藏身雪洞中修練蠻魂,就發覺骨骼淬練就不再有任何的精進。

    在晉入天蠻之前,蠻武利用蠻魂神華,對周身筋骨皮肉的淬練都是有限度的,這說明他經過大半個月的苦修,已經達到蠻武五層巔峰。

    陳尋又想,不同的蠻武,即使同為五層顛峰,身體淬練后的強化程度也有極大的區別,這僅僅是因為個人天賦的不同嗎?

    陳尋試著用心念引導蠻魂神華,將透體而入的玄寒之氣往體表逼去,在他以為早已經淬練到極致的皮肉處,蠻魂神華在玄寒之氣的壓迫之下,竟又雙雙緩緩的往百骸皮肉里滲透,被皮肉融合吸收……

    果真是如此。

    陳尋想起他以前通過壓榨身體極限進行修練,心想利用蠻魂神華淬體筋骨皮肉,大概也需要不斷的嘗試極限,淬練才會越發精純。

    陳尋原想修練到蠻武五層巔峰,就返回寨子,現在發現自己對皮肉肌理的淬練,遠沒有達到極致,甚至隨著氣溫的進一步降低,天地之間的玄寒之氣越發濃重,周身骨骼還有進一步淬練的余地。

    陳尋就更不急著返回寨子,當下就又用這半個月來采得藥草,又煉了一爐聚元膏。

    藥成,在陳尋雪洞里里也是筋疲腳麻,看著些微毫光穿透雪層,照進洞里來,陳尋心想又是一夜過去了啊。

    陳尋剛想要推開蓋在頭頂的雪頂,忽的一陣心悸,嚇得他手腳麻痹,當即明白有極強橫的兇獸就在雪洞之外徘徊。

    陳尋不敢打開青銅小瓶,只是在神魂識海之上觀想大鵬拳勢,收斂氣息,靈識散出,“觀見”數匹身形巨大的狼形兇獸,正圍著雪洞外警覺的嗅來嗅去……

    青狼!

    而且每一頭青狼,散發出來的氣息,旺盛得都像一團熊熊燃燒的狼形青焰。

    隨著修為的精進,陳尋靈識感應越發敏銳,二十米之內,即便是螻蟻的氣息也能敏銳感應,更不要說像這幾頭青狼散發出來的兇焰,旺得跟夜中明燈了。

    定是剛才煉藥散溢的靈氣,將這幾頭青狼誘來。

    陳尋在蟒牙嶺深山處遇見的那兩頭青狼,有牛犢大小,他此時的修為,力敵那樣的一兩頭青狼不成問題,但雪洞外的五頭青狼體大如牛,像鐵胎弓一樣彎起的背脊,能有一人高矮,這他娘的叫他怎么力敵?

    幸虧早一刻心生警覺,不然從雪洞里走出去,跟這五頭青狼大眼瞪小眼,那真是連抹鼻子大哭一場的機會都沒有。

    藥成,靈蘊藥氣就極少溢出,陳尋斂住氣息,雪洞之上覆蓋著厚厚的雪層,雖說不能完全遮住氣味,但五頭青狼或許以為冰雪里是頭冰死的鳥獸,嗅了一圈,不見其他異常,沖著北方長聲嗥吼……

    狼吼滲骨,陳尋并沒有五頭青狼掉頭南下,就輕松下來。

    過不久,就有千軍萬馬奔騰而過的狼蹄,震動冰雪,從北往南而來。

    狼群!

    剛才五頭青狼,只是狼群的前哨。

    冰雪震塌下來,陳尋被埋在雪洞里,就覺有千萬匹青狼從他身上踏過。

    陳尋心里駭然,這邊離蟒牙嶺就三四百里。

    這么龐大的狼群,幾乎都不用一天時間,就會抵達蟒牙嶺的外圍丘嶺,要是烏蟒石寨叫狼群一頭撞上,該如何是好?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