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十四章 惡斗

    (大家投紅票、收藏不積極啊,以后每天保底兩更,當天紅票累積超過六千,加更一章;收藏超過一千五百,加更一章,直到存稿用光為止……)

    陳尋沒想到這里遠不是蟒牙嶺的最深處,就能遇到青眼巨雕這么難纏的兇禽,暗感這蟒牙嶺的深山,還真不好闖。

    雖說巨雕在崖洞外凄厲嘶鳴,但只是打爆右眼,不至于叫兇禽致命,反而有可能加倍激起它的兇殘;相比較之下,陳尋的傷勢要更嚴重一些。

    矛斷劍殘,右臂筋骨在第一擊時就給震傷;左臂豁大的創口,骨頭更是差點給巨雕的紅鱗利爪整根切斷。

    陳尋現在除了雙腿完好外,兩手算是暫時廢了。

    這樣的傷勢,叫陳尋暗暗心驚。

    四到六層中階蠻武的修練,更主要的是從氣血中汲取真血神華,淬練筋骨皮肉。

    蠻武達到第四層顛峰境界,渾身皮肉將比蠻牛老皮還要堅韌,堪比身上穿了一層堅硬的皮甲。

    開悟蠻魂之后,陳尋如今赤足在怪石嶙峋的山嶺間疾走,也不會像以往那般會被割得到處是傷,這說明他已經有蠻武四層巔峰的修為。

    陳尋也沒有想到,他與青眼雕兩下交鋒,他看似堅如蠻牛老皮的皮肉,在青眼雕的鐵喙、利爪抓擊之下,竟然薄如絹紙、不堪一擊,心想即使修練蠻武到第四層顛峰,將皮肉練到堅如木石,實際也遠遠擋不住神兵利器的鋒利。

    青眼雕雖然不是蠻荒異種,但也遠非山豬野狼這些尋常猛獸能及,那對紅鱗鐵爪跟鐵喙,真是無異神兵利器。

    陳尋這時候也是越發看到神兵利器的重要性,心想他要是從宗崖那里,將烏鱗狡的那對長牙拿過來隨身攜帶,也許在崖洞口的第一下,就直接將青眼雕的鐵頭捅穿。

    但想到剛才持矛與青眼雕相擊,一擊之下,骨矛斷成數截不說,右臂筋骨也都差點給反噬的巨力震碎,陳尋也知道實力想更上一層,還要盡快突破蠻武第四層境界。

    唯有到蠻武第五層境界,具相蠻魂,才能更傾重的淬練全身骨骼。

    他要能練到第五層顛峰,全身骨骼堅硬有如鐵鑄的程度,再與青眼雕搏殺,就算矛斷,也絕不會像這般狼狽。

    而到第六層,就是中階蠻武的巔峰,具相蠻魂將更傾重淬練全身筋腱。

    舉鼎用力、力由筋生。

    對蠻武來說,淬筋練力是最關鍵的一步。

    阿公宗圖說他剛剛開悟蠻魂,雙臂能抱起兩千斤的重物,等淬筋練力到蠻武第六層的巔峰,雙臂說不定就能四千斤的神力。

    陳尋真要到了淬筋練力的第六層蠻武境界,擒殺崖洞外的這頭青眼雕,也就不是什么難事了。

    然而,中階蠻武顛峰,對絕大多數的蠻族武勇來說,都是一道難以跨越的檻。

    烏蟒有千年傳承,近十年來也只有烏桑、南獠兩人跨過這道檻,晉階為上階蠻武。

    除烏桑、南獠之外,烏蟒的中階蠻武有十四人,但大多數人到中年,都還沒有跨過這道檻。

    ***********************

    見巨雕也不敢再輕易闖進崖洞,陳尋用膝蓋頂住兩塊巨石推到前面充當門戶,他再坐到崖洞里側。

    勁敵青眼雕盤旋洞口,雙臂傷勢嚴重,陳尋也顧不得吝嗇,從懷里拿出兩株魚陽草,一起嚼咽下去,觀想具相,煉化藥力療傷。

    崖洞里外良久沒有動靜,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滋滋滋”一陣異響,驚擾陳尋的心念。

    睜開雙目,卻見一條七八米長、水桶粗細的青鱗大蛇從石隙里鉆進來,碧磷磷的兩只蛇眼比雞蛋還大。

    陳尋嚇了一大跳,連爬帶跳的站起來,就見巨雕展翅人立崖洞之外,正拿完好的左眼往崖洞里看。

    操!操!操!

    陳尋哪里想到這頭扁毛畜牲,不敢再往崖洞里闖,竟然抓了這么一條巨蛇扔進來!

    他越想越后怕,要不是這扁毛畜牲剛才輕敵,以它的智慧,要是在開闊山谷遇上,都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活路。

    好在那頭青鱗大蛇給巨雕抓到半空扔進崖洞,早就摔得五葷七素,暈頭轉向,還本性畏懼后面的巨雕,貼地往里游,兇性被壓制住。

    陳尋窺準一腳沖著青鱗蛇的七寸狠踩下去。

    “哧”青鱗蛇的七寸被踩實,才陡然翻身蜷動,比大腿還粗的蟒身順著陳尋的腰腿就纏過來。

    陳尋腳如鐵樁,一腳下去,石碎地裂。

    青鱗蛇看著巨大,但終非異獸,叫陳尋堅如鐵柱的一腳踩實,七寸處頓時也是血肉模糊,椎骨斷成碎片,但青鱗蛇臨死的反擊,還是差點將陳尋勒斷氣。

    這本是巨雕鉆進崖洞、撥開巨石、擊殺陳尋的良機,然而巨雕吃過一次虧,生性變得多疑,不知陳尋是不是有詐,利爪扒在洞口的崖石上,遲疑著沒有立即鉆進來。

    陳尋好一會兒才緩過氣來,見巨雕還在洞口遲疑,慢悠悠的將纏在身上的青鱗巨蟒拔下來,拿著斷劍,從蛇腹處一條白線處剖開鱗皮,先將毒囊割下來,確保毒囊沒有破損,嘴巴就湊著斷開椎骨,吸食蛇髓……

    青鱗蛇算不上蠻荒異種,但一枚蛇膽也堪比一株魚陽草,蛇髓也多少有些滋養藥效,能壯氣血。

    巨雕力大無鵬、頭骨堅硬,除開天生異種之外,想來也是日日吞食蛇蟲所致。

    “謝謝雕兄你啊!”

    雖說滿嘴腥澀欲吐,飽食過蛇髓后,陳尋還是將比他拳頭還大一倍的蛇膽摘下來,沖著巨雕耀武揚威。

    要想安全離開這片山嶺,最好是能將巨雕誘進狹窄的崖洞來擊殺,一旦到開闊山谷給這頭兇禽纏上,陳尋暗想自己怕是真沒有多少逃命的機會。

    巨雕兇殘厲嘯,但還是不敢輕易往崖洞里鉆。

    一人一雕,就這么對峙著,天很快就徹底黑了下來。

    滿天星輝灑在洞口,雖說巨雕不在崖洞前守著,但陳尋知道巨雕就停在崖頂的枯樹上,只要他從洞口露臉,巨雕就會以雷霆之勢撲來。

    他盤膝打坐休養生息,但也保持三分清醒意思,絕不敢真睡過去。

    蛇髓、魚陽草相對滋補,一夜過去,陳尋兩臂的傷就好了七七八八,他經六臂巨魔改造過的身體,傷口愈合遠比常人快,隨著修為精進,效果也越發明顯。

    他用斷劍割下一段蛇身,裹著獸衣,就往洞口推出。

    果不其然,蛇身剛出洞口,凌厲罡風就撲襲而來,紅鱗巨爪從崖頂厲如雷電的探出,抓住包裹獸衣的蛇身就撕成兩截。

    陳尋想也不想,具相蠻魂,沛然巨力涌入雙臂,右拳有如雷霆般轟出。

    巨雕右翅根就像給重錘砸中,無數黑羽碎成雪片亂飛,飄飄揚揚的灑落。

    雖說此計得逞,一拳傷了巨雕,但洞口離地面有四五十米高,陳尋也不敢在半空就撲殺出去,趁勢斃了這頭兇禽,就站在洞口叉腰看著這頭兇禽在半空慘嘶痛鳴。

    見兇禽重整旗鼓,振翅又要撲來,陳尋就再躲回崖洞。

    巨雕吃過虧,利爪扒住洞口的崖石,殘了右眼的猙獰雕頭,探頭盯住崖洞里陳尋的一舉一動。

    有防備之后的巨雕動作也甚是敏捷,陳尋拋出兩塊巨石,都叫巨雕輕松躲過。

    陳尋也不再作無用功,回到崖洞里側,從蛇身上剝下兩片鱗皮來。

    青鱗巨蛇雖不是蠻荒異種,但鱗皮堅韌異常,要不是七寸要害處叫陳尋一腳踩斷,還要狠費一番手腳才能收拾。

    陳尋將剝下來的兩塊鱗皮,用繩子綁在兩臂上,倒是很好的一副護臂,臨了又拿斷劍,割下一條蛇肉慢慢嚼著。

    也虧得巨雕扔這么一條青鱗巨蛇進來,不然陳尋藥簍里的獸肉就夠他吃兩天的,沒有辦法躲在崖洞里跟這兇禽打持久戰。

    現在陳尋吃飽喝足,就到崖洞口,與巨雕打一場。

    一雕一人,動作都疾捷無比。

    尋常戰技難傷巨雕,但陳尋具相蠻魂之后使出來的大鵬秘拳五勢力大勢沉,威力兇猛,重重拳影之間,隱有蠻魂煞華閃現。

    蠻魂煞華,有如元氣外放,融入拳勢之中,威力無窮。

    唯一的缺點就是具相蠻魂之后,若無靈藥補充,氣血的消耗極大,三五招交鋒還能勉強支撐,再過就會被壓榨過度,陷入虛弱。

    不過,巨雕也是全憑鋒稅無比的利爪、鐵喙與陳尋相斗,洞口又相當狹窄,叫巨雕無法展開保持平衡,一擊不成,雕軀也是往外翻滾,不作纏斗。

    這樣,陳尋與巨雕說是大打一場,其實每次接觸也就電光火石之間的事情。要么是陳尋被巨雕抓得皮開肉綻躲回崖洞,要么是巨雕給陳尋打得羽飛如雨,翻翅逃走。

    這一天下來,在崖洞口反復纏打十數次,此前只有一人稍高些的堅石洞口也給扒開一倍大不止。

    陳尋給六臂巨魔血淬練過的身體,這時候就體現出優勢來。

    他不僅傷口愈合迅速,只要不被傷到要害,幾乎不損戰力,而貼身還剩幾株魚陽草、一枚烏蟒丹,更是他保命療傷、及時補充戰力的靈藥。

    崖洞里又有六七百斤的蛇肉可以充饑,打到最后,陳尋是越打越勇。

    巨雕卻是羽殘毛毀,到黃昏時,渾身禿了好大一片,露出來的翅身血肉模糊,飛在半空中也搖搖曳曳,身姿不穩,關鍵還要守在崖洞外,一天都沒法進食。

    陳尋也不容這頭兇禽飛走覓食,每看到這頭扁毛畜牲要飛遠,他就從崖洞鉆去,作勢要往崖頂爬去搗它的老巢,迫它不敢遠離。

    不過這頭巨雕也是狡猾,不能飛遠覓食,便捉它平時絕看不眼的兔貍小獸來看,還撲到溪里捉魚來吃,叫陳尋也是無奈。

    巨雕不飛遠,他還真不敢暴露在光禿禿的陡崖上,往上面爬。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