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或是疑計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或是疑計

    “此時都知道一切皆是始魔宗的陰謀布局,但太煥境有關六界神石藏有入圣之秘的說法,在太煥境剛開始傳播時,我柯氏一族的老祖靖源天尊苦苦滯于金仙境巔峰已有數百萬年,卻也是難以抵擋一窺入圣之秘的誘惑,從而被拖入這場陰謀之中;想必梅山天尊、蘇源神帝也皆是如此……”

    柯清作為柯氏一族的領袖,又作為羿族神庭山的大煉師,在谷之華身邊伺奉這么多年,窺得乾坤大道的本源境界,所知道的秘密,自然比陳尋他們所推測的要完善得多,

    “雖說其他還有誰參與當年事,柯某也不詳知,但想來此時擁梅山天尊彭澤方竊占神庭山稱帝的諸宗族強落,多少都脫不開關系。而自六界神石所煉制的六道輪回碑共有六塊:兩塊被少君逃離太煥境時帶走,兩塊神秘失蹤,想必是落在谷之華及始魔宗手里,但在谷之華竊奪帝位之后,他為拉攏彭氏及柯氏,最后兩塊六道輪回碑,就由彭氏、柯氏兩族保存。這是柯氏保存的那塊六道輪回碑,此時自當獻給帝君……”

    柯清從儲物寶戒里取出六道輪回碑,散發出灼灼神華,拱手奉于陳尋的身前。

    陳尋沒想到竟會有一塊六道輪回碑落在柯氏的手里,他看著眼前這方縮為數寸的六道輪回碑,沒有急著接過來……

    雖說柯氏老祖靖源天尊早就殞落于業火之劫,但此碑牽涉之事太深、太復雜,他此時將這碑接過來,就是答應將柯氏以往的罪孽都斬斷掉,許柯氏一個全新的開始。

    陳尋往左右看去,終了還是將這塊完整的六道輪回碑接過來。

    道虛想要恢復修為,需要一件完整的仙階法寶衍化本源靈識才行,而道虛此前將本源靈識寄附到六道輪回殘碑上,參悟輪回大道也有三千余載,神魂靈識與這塊完整的六道輪回碑也必極為契合。

    即便無法立時恢復到金仙境巔峰,能得這塊六道輪回碑,讓道虛的本源靈識轉移過去,也能為紫微神庭再添一員金仙天尊級的戰力。

    而柯清代表柯氏一族的投附,陳尋此時也不能拒絕。

    他們在鐵河峽雖給魔蠻以重挫,但終究沒有傷及魔神殿及始魔宗的根本,魔神殿在西線集結的魔蠻大軍,實力猶遠遠在紫微神庭一脈之上。

    雖然柯氏自老祖靖源天尊殞于業火之劫,再無天尊級數的超級強者問世,但柯清修煉的是三千大道排第四的乾坤大道,他準金仙境的修為,實力絕不比尋常的金仙境初期的天尊神侯稍弱,此外柯氏及附庸宗門、宗族,也有十數梵天境強者……

    柯氏作為羿族北境六郡的強藩宗族,投附紫微神庭,對羿北六郡的示范作用是絕不容小窺的。

    梅山天尊在東南諸郡強藩的簇擁下,竊居神庭山自立為帝,陳尋也是鞭長莫及,甚至都不指望羿北六郡的宗門、宗族投附過來后,就立即對紫微神庭忠心耿耿、甘效犬馬之勞,但只要羿北六郡的宗門、宗族愿奉紫微山為神庭,那六郡凡民的眾生愿力就能源源不斷的匯聚過來……

    此外,谷之華從神庭山失蹤的消息雖然已經傳開,但諸多細節猶不為外人所知,陳尋想要判斷谷之華及魔神殿接下來可能會有的動作,沒有誰能比柯清提供更詳細的細節情報了。

    ********************************

    “羿、夏兩族頻頻滋息戰亂,玄修弟子想往來兩地,頗為困難,但消息傳遞還是迅速得很。鐵河峽一戰的消息,次日就傳到神庭山。梅山天尊會同南瞻天尊、廣持天尊、傅承天尊趕到神庭山質詢此事時,叛帝谷之華已不知去蹤。好在羿神殿與神庭山祖脈融為一體,早已生下根來,未被谷之華帶走,而九龍神柱等仙寶皆不知所蹤,想必是已被叛帝谷之華帶去與魔神殿主力匯合去了……”

    柯清也是有條不絮的說起來鐵河峽之戰帶給羿族神庭山的驚世劇變,

    “除此之外,羿族境內共有三十六名梵天境玄修差不多同時失去蹤跡;而神庭山連接諸多附庸下境大世界的古傳送陣,也在谷之華離開之時被摧毀。”

    “什么,神庭山與諸多下境大世界相通的古傳送陣,在谷之華離開之時,都被摧毀了?”方嘯寒等人皆震驚不已,沒想到谷之華敗露之后,竟然將神庭山與諸多下境大世界的古傳送陣都摧毀了。

    諸多跡象都表明羿族神庭山與玄辰境之間極可能有古傳送陣相通,陳尋也判斷魔蠻大軍的主力后期極有可能會迅速轉移到東線,然而貼著蒼莽山脈東麓席卷南下,經神庭山借道,直入玄辰七域,恢復太古魔神黑梵。

    他們在紫微山另立神庭,與炎北聯軍及太叔氏結盟,就是想要在蒼莽山脈掐住魔蠻大軍南下的脖子,但沒有想到谷之華逃離神庭山,竟然先就將諸多古傳送陣都摧毀了!

    “谷之華摧毀古傳送陣,或是深思熟慮之舉,”

    陳尋沉吟良久,蹙著眉頭說道,

    “神庭山的古傳送陣,所連接的諸多下境大世界,有多家受始魔宗暗中操控的傀儡宗門。谷之華不摧毀古傳送陣,則意味著神庭山即便不迎少君遺族為帝,梅山天尊、南瞻天尊等也不會容忍這些傀儡宗門的存在,而會借古傳送陣調兵遣將摧毀之。再其次,始魔宗及魔神殿的陰謀既然已經公布于世,神庭山也大可以在魔蠻大軍發動之前,主動摧毀這些古傳送陣,使魔神殿失去最重要的目標……這些古傳送陣之所以有用,那是谷之華真面目沒有暴露,神庭山還落在他手里時,才有用。”

    “即便谷之華有可能去西線,與魔蠻大軍主力匯合,但其他失蹤的三十余梵天境魔使,亦有極大可能大部分都去了玄辰七域!”姜晨歌蹙起眉頭,神色凝重的說道。

    除去魔神殿有可能潛藏在神庭山、潛藏在谷之華身邊的力量外,僅三十余在鐵河峽一役后無故失蹤的那么多梵天境玄修,要是都借古傳送陣去了玄辰七域,與始魔宗在玄辰七域的潛伏力量,與魔墟之魔族匯合,依舊有實力在極短時間內撕開或玉衡、或天鈞、或瑤光、或玄辰的人族防線,再次在玄辰七域掀起血海魔劫,從而積攢力量為太古魔神的復活做最后的準備……

    特別是他們懷疑有準金仙境修為的北辰仙人魏陽,與皇曦宗太上長老赤霞,極可能是始魔宗的魔使。倘若懷疑成真,魏陽、赤霞與三十余魔使匯合,再與三千年來龜縮回魔墟休養息的億萬魔兵魔將合流,產生的破壞力就太強了。

    更何況,谷之華、即墨池丘都有可能已經直接去了玄辰七域,并沒有西進與魔蠻大軍主力匯合!

    陳尋他們此前不是沒有推測這種情形的發生,但真正看到始魔宗極可能已有大批梵天境強者潛入玄辰星域,即將在玄辰星域再掀更大規模的血海魔劫,他們心里猶難接受。

    更關鍵的問題,他們要如何應對?

    紫微神庭即便是與太叔氏為首的炎北聯軍結盟,力量也要弱魔神殿一截,此時分兵增援玄辰星域,只會令蒼莽山脈的防線更加空虛。

    何況他們此時并不能確定谷之華、即墨池丘及其他三十余魔使的行蹤,不能確定他們中大部分是真去了玄辰七域。

    摧毀古傳送陣,極可能是谷之華所施之疑計,目的就是要誘使紫微殿分兵,從而方便魔神殿更輕易的撕開蒼莽山脈防線,席卷南下——魔神殿并非一定就急于復活太古魔神,它們完全可以將太煥境人族毀滅之后,才從容不迫的復活太古魔神。

    “紫微神庭在紫微的兵馬無需分兵,這時候就有一支現成的兵馬可借來增援玄辰七域,我與柯師可助神庭去取!”久久未言的蘇旦,這時候說道。

    “蘇師是說被困玄曜境的熊弼、祝炎兩部?”陳尋問道。

    “熊弼這些年追剿少君遺族,并無半絲破綻露出,可見他真是愚忠于神庭山,而非魔族奸細;倘若紫微神殿將真相告之,并赫免其罪,他會怎樣的選擇?”蘇旦問道。

    陳尋沉吟著微微點頭。

    熊弼、祝炎以及靈源宗,梵天境強者超過二十人,所統率的涅槃境精英玄修也多達五六千眾,是一支不可低估的戰力。

    倘若能令熊弼、祝弱及靈源宗投附紫微神殿,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玄辰七域,確實能壓制住血海魔劫不成大禍。

    “我陪柯大師、蘇旦去玄曜境!”方嘯寒說道。

    “我所布下的虛空大陣,還不完善,需要我在進入虛空中繼續開辟空間通道,才能順利抵達玄曜境——而此行我不能帶走虛空神殿,到玄曜境后之后,我同樣還需要與柯大師一起重新布置虛空大陣,開辟新的空間通道,才能以最快速度增援玄辰七域,”

    陳尋打定主意親自趕回玄辰七域,說道,

    “但即墨池丘在漁陽郡崛起十數萬年,集結一郡之資源,耗費數萬年之功,煉制歧天島,應有更深的目的,而即墨池丘最后還是將歧天島帶走了。我懷疑谷之華極可能已經與魔域聯系上了,很可能從北域遁入魔域的星路并不艱難,你們留在蒼莽山脈,還要防范圍魔神殿隨時從西線魔蠻大軍抽調大批精銳,借助歧天島遁往魔域,然而再借魔域的虛空法陣直接撕開前往魔墟的通道;真要發生這樣的情況,你們也要當機立斷,抽調精銳,借虛空神殿遁援玄辰七域……”

    陳尋此時不會忘記魔域的上古祭壇,實際就是一座虛空大陣,他當初從魔域到太煥境時,可惜還沒有實力將虛空祭壇摧毀。

    “不錯,魔域、蒙天境距離太煥境的星域距離并不太遠,”柯清說道,“谷之華手里所持的虛空神印,雖然不及虛空神殿這么完善,但輾轉前往蒙天境及魔域,并不需要多少年……神庭山已失古傳送陣,太煥境諸郡人族又不是那么容易就全面摧毀的,魔神殿極可能調派大軍,繞道蒙天境、魔域,前往玄辰七域……”  

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