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荒蠻神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上師蘇旦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上師蘇旦

    早初之時,魔蠻內部還沒有整合起來,分散成無數的中小部族,就近對炎、羿、夏三族的北境諸郡頻頻發動襲擾;而當時三族神庭正值鼎盛,北境諸郡都有天尊宗門坐鎮,魔蠻都根本算不上肘腋之患。

    而在魔神殿于北域崛起之后,魔蠻諸族勢力統一,威脅才日益嚴峻起來。

    最先受到魔蠻大舉侵襲的是羿族青濯部統治的北境八郡,其中有兩郡被徹底打爛,成為魔染之地,以致清濯部的領地縮為六郡;在這個過程中,谷之華、寇司陽等人崛起,谷之華繼承清濯神王之位,繼而篡位神庭山帝位;而寇司陽在谷之華接掌清濯部……

    魔蠻大軍從羿族北境撤出后,但對炎、夏二族的北境侵襲則一直都在持續,而到問墨學宮、歧天島、齊天宮等夏族北境的天尊宗門崛起,魔蠻大軍才陸續從夏族北境撤出……

    世人此時才搞清楚谷之華、寇司陽以及即墨池丘,竟然是魔神殿滲透進來的奸細。

    魔蠻大軍對羿、夏兩族北境的侵襲與撤出,除了大肆屠戮、增強魔神殿的實力之外,還有一個主要目的就是要從外部扶助谷之華、寇司陽及即墨池丘等人在各自的勢力范圍內上位。

    而谷之華、寇司陽、即墨池丘獲得權位之后,特別是谷之華、寇司陽利用羿族神庭及清濯部所控制的古傳送陣,在諸多依附于羿族神庭及清濯部的下境大世界,扶持傀儡宗門,加速魔族對這些下境大世界的入侵,這才使得魔神殿及魔蠻在北域的真正崛起。

    魔族以魔域為根基,將以蒙天境為首的十數下境大世界視為養殖場,上百萬年來,特別是谷之華篡奪清濯部神王羿族神庭帝位之后的這些年,前后培養出無數的魔神強者,不斷的輸送到北域,輸送到魔神殿的麾下,此時魔神殿明面上就擁有十六位都天魔尊級的存在,而魔帝級的魔蠻悍將更是將近六百……

    而這些年來,魔神殿集結如此強悍的戰力,主要都用在對西線炎族北境諸郡的入侵上。

    炎族北境八郡慘遭屠戮,生民百不遺一,絕大部分地域都被打殘打爛,但也促使炎族北境八郡的宗門、宗族徹底的擰合到一起,在太叔氏的統帥下,擰成擁有六大金仙天尊、四百余梵天境仙君的炎北聯軍,也是目前太煥境最為主要的御魔力量。

    太叔氏宗主太叔少瑞,作為太叔氏的族主,受封斬海神王,是炎族北境聯軍的領袖,也是當之無愧的炎族北境之王;而此次東入紫微殿的玄影天尊陸天齊,則是炎族北境聯軍七大金仙天尊之一。

    太叔少瑞遣使入紫微山,并不令人意外;即便太叔少瑞不遣使入紫微山,陳尋也會派人趕去炎北聯絡太叔氏,商談聯手誅魔諸事。

    經過始魔宗這么多年的布局,整合魔蠻諸多部族之后的魔神殿勢力之強,早就遠非當年從三十三天逃出的那一撮魔子魔孫。

    若無炎北聯軍在西線牽制魔神殿,讓魔蠻大軍主力從容東移,往蒼莽山脈碾壓而來,陳尋即便是能徹底的整合四郡諸宗諸族的力量,也沒有能力抵擋魔蠻大軍席卷支離破碎的羿族諸郡……

    不過,神庭山大煉器柯清的到訪,就有些令人意外了。

    **********************

    谷之華篡奪神庭山帝位,并非一蹴而就。

    而從最早襲滅修羅神族,以及到推翻罪帝蘇源、追剿少君遺族、大肆屠戮夏族東境諸郡,這種種血腥之事,并非完全只是谷之華與始魔宗的陰謀所致。

    羿族諸多宗族強藩,梵天境、金仙境仙君天尊,甚至包括被谷之華推翻的前帝蘇源,或多或少都有參與這些血腥之事,并從中攫取大量的血腥利益。

    谷之華及始魔宗的陰謀、真面目被揭穿了,但不意味著這些年來追隨谷之華的羿族諸藩勢力,就會洗心革面,就會痛改前非的跑到少君遺族的跟前請罪,迎請少君遺族回神庭山繼承帝位。

    天下沒有這么便宜的事情。

    鐵河峽大捷之后,谷之華失蹤,梅山天尊彭澤方就在諸多宗族強藩勢力的簇擁下,為確保他們以往所犯的罪孽以及現有的利益不受清算,占據神庭山自立為帝,這才是最血淋淋的現實。

    神庭山大煉師柯清,所代表的柯氏一族,也應該是他們中的一員。

    柯清這時候卻帶著幾名弟子,突然跑到紫微山來了,陳尋他們自然也是覺得相當意外。

    *************************

    紫微殿在龍牙山頒行誅魔功德令,太叔氏暗中控制的商會,就攜帶大量的魔骸,先后從紫微殿換取近二十萬件中下品道器;只是此前不曉得紫微殿幕后是羿族少君遺族,炎夏又兩族有別,雙方才沒有正式的接觸。

    谷之華與始魔宗的陰謀揭穿之后,鐵河峽一役雖令魔神殿勢力受損,但距離最后的魔劫大爆發也越發迫切。

    太叔少瑞此次直接派出玄影天尊陸天齊如此重要的人物,查驗始魔宗罪孽諸多鐵證無誤之后,就直接商談雙方結盟、在龍牙山與三清山構建傳送法陣諸事……

    與玄影天尊見過面后,陳尋才有時間去見柯清及隨行弟子。

    畢竟都是羿族神庭山一脈,陳尋特意讓兕師、常暨、常真、老夔、徐崢、蘇棠、千蘭、蘇守思等人出面作陪。

    梅山天尊、柯清等人,當年都有參加推翻罪帝蘇源之事,徐崢、常暨、常真對柯清也是滿腹怨恨。

    即便這時候要以大局為重,不能再提此前的血仇,但也沒有人愿意到驛舍去迎接柯清等人,而是讓侍者直接將柯清及弟子領入大殿。

    然而在柯清及弟子跨入大殿、看清楚柯清及諸弟子的臉時,兕師、常暨、常真等人卻是心魂震顫,再也無法在長案后安坐。

    蘇棠、千蘭更是直接激動的站起身來,走到柯清身后的一位中年人模樣、臉上有數道疤痕的青衫弟子面前,跪下泣道:“沒想到蘇師竟然轉世回神庭山了,蘇棠、千蘭還以為此生無法再見蘇師了呢……”

    “你二人如今皆是帝妃,而我轉世在柯師門下修行,不過是初入涅槃的小修,實在是受不得你們的大禮。”青衫中年人笑道。

    “好你個蘇旦,將我們丟在天鈞,你自己卻先回太煥境了。”兕師素來是冷清的性子,這時候也激動得大叫起來;常暨、常真都站起來,爭著要將蘇旦拉到身邊來入座,詢問個究竟。

    “好你個狡滑的蘇旦!”陳尋也是大感意外,拍著大腿而笑。

    他沒想到在天鈞從未有機會相面的蘇旦,在將修煉十萬年的大道印記傳給蘇棠、千蘭、斬斷因果之后,竟然直接在神庭山、在谷之華的眼鼻子底下轉世了,竟然還拜入神庭山大煉師柯清的門下修行。

    這也實在是太令人意外了,但細想蘇旦的權謀,這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這時還沒有人能夠想明白,蘇旦到底是怎么做到這一點的。

    不過,想也不用想,柯清此行入紫微山,也一定是蘇旦的主意了,沒有蘇旦這個保證,柯清怎么敢就毫無顧忌的直入紫微山呢。

    既然一切都是蘇旦的安排,眾人此前對柯清一行人虎視眈眈的敵意,自然也是風消云散,消散一空,趕忙重新給柯清、蘇旦等安排了上座之席。

    陳尋還將蘇清影、方嘯寒、陳徹、姜晨歌、道虛他們都喊過來,與柯清、蘇旦等人相見。

    少君遺族最終能在天鈞扎下根,而神宵宗最終能夠崛起,最終能聯合諸宗諸族勢力,抵御血海魔劫,陳尋是居功第一,但了除了蘇旦之外,卻是沒有人敢自夸居功第二了。

    “你怎么才修入涅槃境?”兕師將蘇旦拉到他身邊坐下,疑惑的問道。

    蘇旦是轉世仙軀,又拜入柯清門下,三千年過去,恢復梵天境修為應是輕而易舉之事,卻沒有想到他才剛剛修入涅槃境。

    “不將此前修煉的大道都舍棄掉,怎么瞞過谷之華,在神庭山轉世啊?”蘇旦倒不為此時的修為低微而拘束,笑著問道。

    聽蘇旦這么說,陳尋他們都是長吁一口氣。

    他們當初還以為蘇旦只是為了斬斷因果、才入輪回轉世,但至少也會保留一條大道印記,萬萬沒想到蘇旦所有三條大道,兩條大道印記分別傳給蘇棠、千蘭,還有一條大道印記早就已經破碎掉了,而他放棄所有的大道修為,也只是為了瞞過谷之華,在神庭山轉世。

    蘇旦繼續講起這些年碾轉太煥境的緣由跟前因后果,說道:“當初與少君分別時,少君有保命之法,但少君遲遲未在天鈞轉世,我就懷疑是谷之華動了手腳,畢竟早年神庭山就神秘失去兩塊六道輪回碑,如果不是落在谷之華的手里,也想象不出會落到別人手里了。可惜我在神庭山轉世,也沒能與少君見上一面,但想必你們已經與少君相見了吧,不然你們也不會這么快,就將始魔宗的秘密搞清楚?”

    蘇旦轉世神庭山,雖然沒有與靈筠仙子見面,但他拜入柯清門下修行,不難將前后諸多事聯系起來。

    蘇旦雖然錯失與靈筠仙子見面的機會,修為也極低微,但也不是一事無成。

    柯清作為神庭山為數不多繼承玄衍真訣傳承的人,在乾坤大道的修煉上已經觸及到大道本源的境界,也因此對蒙天境諸域所發生的事情早有所察覺,但苦無實證。

    另一方面,柯清及柯氏一族這些年來,也參與倒伐罪族、清剿遺族以及侵凌夏族西境諸事,無法撇清自己。

    在蘇旦千方百計拜入他門下之后,在蘇旦的勸說下,柯清才掃除內心障礙,決意不再為谷之華所用。

    而黑衫軍借道玄曜境時,谷之華曾調梅山天尊率部前往攔截,也是柯清、蘇旦用疑計,離間梅山天尊與谷之華的關系,最終使梅山天尊拖延行程,沒有前往玄曜境。

    不然的話,陳尋當初也沒有那么順利,能將黑衫軍接到龍牙山來,組織鐵河峽突襲戰事。

    這一次,蘇旦更是勸說柯清直接入紫微山,談柯氏投附之事……  

炒股大赛